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五章吞剑者
    井九此生修剑,可以说得上是顺水行舟,一往无前,气吞山河。

    在突破相对困难、只能靠时间的抱神境界后,如果他能一直保持如此,赵腊月不见得能比他更快进入游野境。

    但在承意境圆满,准备破境入无彰之前,他便已经预知到了问题。

    所以究竟何时进入无彰境,他犹豫了很长时间,与赵腊月在世间游历三年,也始终没有下定决心。

    直到那年青山试剑,柳十岁经脉尽断,被逐出山门,他终于做出了决定,然后证实了自己的猜想没有错。

    他确实顺利地进入了无彰境,问题在于,他没有办法把飞剑收入体内,只能裹着布背在身后。

    梅会琴战的时候,很多修道者看着他身负长剑的画面,都很吃惊,桐庐还曾经嘲讽过他,哪里知道他的不得已。

    井九自然明白原因,只是不曾想到,如果要冲击游野境,这个问题会变成真正的大麻烦。

    从无彰境进入游野境,需要更加充沛的剑元,更加宁静的道心,最关键的是,修道者需要将神魂附在剑丸之上,与飞剑共养,直至心意真正相通,渐生灵意——这便是传说里的剑鬼。

    游野境现在的意思指的是此等境界能够剑出百里,修道者更能驭剑轻松游遍四野,但事实上最开始的时候,游野境指的就是修道者的剑鬼能够离开身体,由剑意驱动,在四野里自在游走。

    剑鬼在某些宗派也被称为剑妖、剑灵,能够完全承载修道者的神魂,可以说是第二化身,便如道门玄宗的元婴一般。

    道门玄宗的元婴是修道者最隐秘的存在,剑鬼也同样如此。

    与修道者本人相比,剑鬼很是弱小,很容易受到伤害。

    当然,随着修道者的境界提升,剑鬼也会变得越来越强大,越不容易催毁,若修道者成为通天境的大物,剑鬼带来的剑意甚至可以凌厉如实物,几乎可以等同于先天无形剑体!

    除了修道者自身的境界,剑鬼强大与否也与飞剑的材质有极密切的关系。

    仙阶飞剑当然更容易生出强大的剑鬼。

    而且剑鬼是修道者与飞剑的共魂,一朝产生,修道者与飞剑便再难分开。

    所以说修道者如果想要用层阶更高的飞剑替换原有的飞剑,最好在进入游野境之前便要完成。

    赵腊月破境入游野之时,虽然弗思剑不在身旁,但它早已认主,而且神末峰里到处都是它的剑意。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赵腊月还能成功生成剑鬼,不得不说,她在剑峰上的数年苦修才是真正根本。

    她是后天无形剑体,想要生成剑鬼,当然要比别的剑道修行者更加方便。

    井九的情况更麻烦。

    他没有想过换剑。

    莫仙师留下的这把铁剑最初阶层确实不高,但他两世修剑,非常清楚剑随人起的道理。

    只是他现在无法把铁剑收入剑丸里,如何以神魂养之?如何生成剑鬼?

    问题已经确定,他现在要做的事情便是找到方法把这道铁剑收进体内。

    静思十余日,他想出了七十余种方法,用剑识诸一演化,最终却全部失败。

    当初在柳家所在的小山村里,他用一年时间推演计算了很多事情,却唯独没有算过这件事。

    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修行有问题,却偏偏在这上面出了问题。

    这个事实让他有些尴尬。

    他看着眼前的铁剑,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张开了嘴。

    幸亏他很快便醒过神来,觉得好生荒唐,心想自己又不是玩杂技的凡人,想什么吞剑!

    ……

    ……

    连番失败,井九已经确认自己此生修的剑道,与青山宗乃至朝天大陆所有剑宗的道都不一样。

    他必须走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数日时间过去,他做出了决定。

    这一次他不再试图把铁剑召回体内以神魂养之,而是用了血魔教的离魂秘法,把神魂抽离出身躯。

    这种局面下,即便是邪派功法他也要试一试。

    他还没有到游野境,按道理来说神魂应该很弱小,根本无法离体,但因为精神与剑识太过强大的原因,他的神魂竟真的飘了出来,看上去就像是无纸而生的一团幽火,在空中随风起落。

    井九看着那团火,沉默不语。

    如火般的神魂缓缓飘落到铁剑上,发出嗤的一声响,就像是一滴水落入炭炉里。

    井九毫不犹豫动念。

    神魂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他的身体里。

    但还是晚了。

    一口鲜血从他嘴里喷出,落在石墙上。

    神魂遇到的所有伤害,都会毫无延迟、毫无减弱,甚至会放大无数倍地直接作用在意识里。

    只是一瞬间,他感受到了比凌迟更加可怕的痛苦,脸色苍白。

    但哪怕是这种危险至极、痛苦至极的情况,他依然不发一声,眼神还是那样平静。

    他闭着眼睛开始调息,确认神魂只是稍显虚弱,并无大碍。

    数十息后,他睁开眼睛,望向石壁上的斑驳血痕,隐隐有些忧虑。

    这不是他第一次流血,当年青山试剑,他折断过南山的蓝海剑时也曾经流过血。

    他不是在担忧方景天。

    当年他选择回到青山重新修行,除了方便更重要的原因便是安全。

    柳词与元骑鲸都在这里,不可能看着他出事。

    问题在于现在看来,就算是柳词与元骑鲸也解决不了他在修行上遇到的问题,这该怎么办?

    ……

    ……

    远方的果成寺里,柳十岁也面临着与井九相似的问题。

    他没有修行佛法的经验,连禅宗的知识都没有接触过。

    当年井九就教他读了一年书,如果不是后来西王孙教了段时间,只怕他现在连这篇经文都看不懂。

    当然就算他能看懂这篇经文的字面意思,也依然无法弄懂其间真义。

    他对着那篇经文日夜不停地思考,越来越焦虑,头发都快掉了。

    小荷很是担心他这样下去会不会真的变成一个僧人。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深冬已至,黄寺染雪,柳十岁依然没有进展。

    某天他忽然感觉到身体里的那些真元已经隐隐骚动起来,知道快要发作了,神情有些凝重。

    小荷犹豫片刻后说道:“要不……我去偷偷带个和尚回来?”

    柳十岁惊的说不出话来,就像刚生吞了一把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