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三章下镇魔狱
    鹿国公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把这件事情禀告了神皇陛下,决意从今天开始变成最勤勉政事的官员,每天都坐在太常寺里喝茶。

    同时他给世子鹿鸣求了个南河州的差事,任期为三年。

    三年后如果没出什么问题,井九回来,那么鹿鸣才能回到朝歌城,不然他便会通过顾家的关系,直接投往青山。

    鹿国公再次端起茶碗,不着痕迹地瞥了屋外一眼。

    那辆蒙着黑布的车已经消失。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希望一切都好。

    那辆蒙着黑布的车来到太常寺深处,穿过一片竹林,顺着直道继续向前。

    直道由鹅卵石铺成,车轮碾压在上面发出格格的声音。

    声音渐渐变大,因为直道渐渐倾斜,变成了个缓坡,最终进入地底。

    这里的官员穿着黑色的官服,官服上绘着一只龙爪,看着威势颇足,明显不属于太常寺。

    几名官员用铁链把那车锁死在一处石壁前。

    石壁上刻着精美的仙人流云,不知是哪家宗派的祖师。

    光线忽然变暗,周遭一片暗沉。

    那辆车缓缓沉没入地面,就像是陷入泥沼的动物,悄无声息,却又惊心动魄。

    越往地底去,四周的气息越来越阴冷,再也看不到任何光线,一片黑暗。

    大概数十息后,车轮落到了实地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井九坐在车里,感受着四周的阴冷气息与无尽的黑暗,默默推算着方位与距离。

    如果将来他需要从这里逃出去,便必须记住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所有细节。

    车外有声音响起,应该是车轮碾压着地面,地面似乎铺着一层砂石,只是车轮承载的重量似乎有些过于沉重。

    伴着数声轻响,车上附着的阵法被解除,被锁死的车门被打开。

    即便身处绝对的黑暗,井九的剑目依然可以帮助他看到足够多的画面。

    在车门前出现了两个傀儡。

    傀儡身下装着由八个小轮组成的平盘,身体由最坚硬的玄金打造,上面绘制着极为复杂的阵图,难怪如此沉重。

    这里就像青山剑狱一样,气息黑暗阴秽,甚至更盛,哪怕是道心坚定的正派强者生活在这里也会被侵染,轻者道行大损、重则走火入魔,甚至有可能直接被那些黑暗阴秽的气息直接控制。所以就像青山剑狱一样,这里也没有人类存在。

    青山剑狱有尸狗。

    这里有傀儡看守。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朝天大陆有一个专门负责关押邪派高手与冥部妖人、雪国怪物的地方,那就是著名的镇魔狱。

    所有人都知道镇魔狱的存在,哪怕是凡人,甚至是三岁大的孩子,但知道镇魔狱究竟在哪里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即便是正道修行宗派与朝廷里,也只有很少人知道这个秘密。

    镇魔狱就是太常寺。

    具体位置在太常寺地底。

    鹿国公担任太常寺卿多年,很多人只想到清贵,哪里知道这意味着神皇对他的绝对信任。

    ……

    ……

    井九在想应该用什么方法随这两名玄金傀儡离开才会像一名囚徒。

    忽然,他感觉到遥远的某处传来一道非常可怕的威压。

    如此可怕的威压必然来自无比强大的神魂,一旦落下,可以轻易至极地碾碎或者镇灭一切非实质的精神存在。

    这道神魂即便还不如雪原深处那位,但层级也已经相差不远。

    井九没有望向那道威压起处,没有任何反应,因为当初在雪原他已经有过教训——他现在只是一个境界低微的年轻青山弟子,精神力量再强也无法正面对抗这样的存在,所以一定不能让对方发现自己的存在。

    他闭着眼睛,自守道心,任由那道威压落下。

    识海生起巨浪,狂暴地向着四周扑去,他变成汪洋里的一艘小船,所有的意识尽数沉于海底,

    那道威压很快变成席卷天地的飓风,于是他成为了风里那片柔弱而无声的落叶,所有的气息尽数随风而去。

    他就像一个很正常的修道者,被这道威压震至昏迷不醒。

    那道威压渐渐远离,那位存在不再关注这里。

    井九知道对方并没有发现自己,也不是试探自己,而是每个进入镇魔狱的囚徒都会经受这道威压的洗礼。

    不管你是冥部的妖人还是邪派的高手,经过这一关便基本上废了,精神直接崩溃,要很久之后才能清醒。

    如此一来,镇魔狱方面便不用担心这些囚犯刚被关起来时最容易产生的越狱或者自杀。

    这种手段非常粗暴,甚至可以说残忍,但想着那位在朝歌城里苦熬了这么多年……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比尸狗还要惨,所以井九可以理解。

    两名玄金傀儡把“昏迷”中的井九从车上拖了出来,在黑暗里飞行了很长一段时间,直至听到了很多声音。

    井九被关进了一间囚室。

    他睁开眼睛,没有去感知囚室的周遭环境,直接向着外界望去。

    黑暗的镇魔狱里没有一线灯光,却有无数声音在类似山崖般的世界里不停响着。

    山崖间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洞窟,到处都是凶险至极的阵图,不知道关押着多少囚犯。

    这里是镇魔狱的第一层,关押着的囚犯或者是实力不俗的官员,或者是不老林的刺客,或者是邪道的长老。承受过那道威压的冲击之后,有些人慢慢靠时间清醒过来,但还有很多人依然沉浸在破碎的精神世界里。

    那些人碎碎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唱着谁也听不懂的歌,说唱了很多年。

    听着夜色里那些细碎的、仿佛数万只虫子啃噬树叶的声音,意志力稍弱些的囚犯只怕会吓昏过去。

    井九站在囚室门前,听着那些声音,心情平静。

    镇魔狱里每个囚犯都会戴着元气锁,囚室里镇着阵图,精神又被那道威压震散,完全没有逃出去的可能。

    但这些对井九来说都不是问题,因为他带着两把钥匙,而且这间囚室里的阵图他早已经知道了解法。

    他取出钥匙解下元气锁,解开阵图,打开室门,走进了黑暗里。

    镇魔狱现在由鹿国公打理,这里自然困不住他,就像青山剑狱一样。

    他的运气一直都很不错,无论前世还是今生。

    但他还是必须保持谨慎,因为在镇魔狱鹿国公并不是最大的,皇帝也不是最大的。

    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没有呼吸,没有气息,没有心跳,就像个幽灵,行走在镇魔狱里。

    无论是那些已经清醒过来的囚徒还是感知极为灵敏的玄金傀儡,都不可能发现他的存在。

    黑暗的最深处是一道断崖,崖畔垂落着黑色的老藤,井九没有顺藤而下,而是直接跳了下去。

    如果有人能够看到黑暗里的画面,便能看到他的白衣随风而起,如花一般。

    事实上他的衣袂与动作连一丝风声都没有带起。

    原来不是花,是一朵云。

    崖下便是镇魔狱的第二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