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六章说从前事
    “居然有这样的剑鬼?这还真是见鬼了。”

    冥皇说道:“把你的剑鬼唤出来看看。”

    井九说道:“我还没有养成剑鬼。”

    冥皇看着他似笑非笑说道:“没有养成剑鬼,你如何知道你的剑鬼与众不同,只能自行修练?”

    井九说道:“我不会用这般可笑的理由来骗取魂火之御。”

    但他也没有说出真相的意思。

    冥皇说道:“如果你不说,我便不会帮你。”

    井九说道:“陛下如果愿意帮我,自然不会是因为我说出的秘密,只能是因为别的。”

    “别的?难道是与你师父的旧日情谊?”

    冥皇大笑起来,身体里的那些光流转动的更加快速。

    井九知道,这代表着愤怒。

    笑声骤止。

    冥皇抬头盯着井九的眼睛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我落到今天这个下场,全部是因为你那个背信弃义的师父?”

    两千年前,青山宗纯阳真人与当时的神皇联手在大泽击败冥部大军,之后双方再无大战。但没有大战并不代表太平,人间与冥部之间依然冲突不断,尤其是数百年前,经常会有冥部强者来到地面,引出极大的风波。

    就在那个时候,一位青山峰主叛出师门,来到冥间,成功地获得了冥皇的信任。

    那位青山峰主没有要求冥部帮他复仇,也没有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只是与当时还很年轻的他成为了好友。

    冥皇死后,他本应直接登基,却被那位青山峰主说服,为了万世太平,为了冥部强者的最终出路来到人间。

    同游二十载,谈判断断续续,眼看便要有成果,人族却忽然翻脸,通过某些手段,把他关进了镇魔狱里。

    那位青山峰主,自然便是要谋万世太平的……太平真人。

    ……

    ……

    井九知道这件事情。

    生擒冥皇是师兄当年立下的大功之一,与之相比较,柳十岁做的事情真算不得什么。

    当年动手的是云梦山与一茅斋,甚至可能还有更高处的存在。

    冥皇被关进了镇魔狱里,冥部自然秘而不宣,却也没有办法再做什么,双方之间获得了真正的太平。

    除了冥师入青山那次,再也没有血流成河的场面发生。

    这件事情怎么看都是人族理亏,而且终究是冥皇,人族应该给予相应的尊重,他才在镇魔狱里有这样的好日子。

    这个好日子自然需要打上引号。

    对人族来说,太平真人确实是立了难以想象的功德,但对冥皇来说,这当然是最惨烈的背叛。

    冥皇盯着井九的眼睛说道:“你是太平的徒弟,你觉得我会帮你吗?”

    井九说道:“他当年其实没有抓你的想法,只是局势陡变,他只能顺势而行。”

    当年师兄第一次被关进剑狱,他与尸狗前去探望,亲耳听到师兄如此说。

    在那个时刻,他说的话自然是真话。

    冥皇身体里的流光转运的越来越快,脸色越来越苍白,说道:“……好一个顺势而行。”

    井九说道:“如果你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或者能够平静些。”

    冥皇嘲弄说道:“想来他已经成为青山掌门,人族的真正君王,快活至极,偶尔流露些追悔怅然之意?”

    井九摇头。

    冥皇忽然神情微变,说道:“难道他飞升了?”

    “不,他就像你一样,被幽禁在剑狱里,终年不见天日。”

    井九看了看四周的翠谷风景,说道:“虽说比你少关了三百年,但就遭遇而言,其实比你更惨。”

    听着这话,冥皇怔住了,问道:“谁能把他关这么多年?”

    以他对太平真人的了解,如果上界的修行强者联手,事先做好准备,再祭出那些可怕的人族法宝,或者可能轰杀。

    但想要抓住太平真人并且囚禁如此多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以他的智谋与坚韧,剑狱再如何森严,也一定能被他找到逃离的方法。

    井九说道:“他之所以会被抓住,是因为他像你一样遭遇了背叛。”

    冥皇更感兴趣,问道:“谁背叛了他?”

    井九平静说道:“我。”

    冥皇看着他,不解说道:“就凭你?”

    井九没有解释,依然平静。

    冥皇确认他没有说谎,沉默了很长时间后忽然失笑。

    “太平啊太平,原来你也有今天!”

    笑声渐敛。

    冥皇看着井九说道:“所以你觉得我与他之间的仇恨没有道理落在你的头上。”

    井九说道:“不错。”

    冥皇说道:“但你背叛自己的师父,并不是为我报仇,所以我可以不恨你,但也没有理由帮你。”

    “我说过,如果你愿意教我魂火之御,自然不可能是因为我说的,而是因为别的。”

    井九说道:“我把这些告诉你,只是希望你不要因为仇恨而失去理智,影响到我们接下来的谈判。”

    冥皇的眼睛越来幽冷,像极了无底的深渊:“谈判这个词便会让我失去理智。”

    当年他正是受太平真人的邀请来到人间谈判,才会得到如此下场。

    井九说道:“也许你会喜欢我开出来的条件。”

    冥皇说道自由。

    井九再次摇头。

    冥皇盯着他眼睛说道:“你背叛了自己的师父,你明知道来见我对人族有害无益却还是来了,说明你是个无情之人,只要你能得到足够多的好处,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带我出去又算得了什么?”

    井九说道:“你对我的看法有一定道理,但任何事情都需要计算,任何好处对我来说都不足够。”

    这句话的意思非常清楚,他追求的目标太过高远,来自他人的帮助终究有限。

    冥皇说道:“除此之外,就算你拿万物一来换,我也不会答应。”

    井九说道:“我可以答应你把太平重新抓回来,或者杀死。”

    冥皇听到这句话没有吃惊,反而有些释然,说道:“果然没有谁能把他关一辈子。”

    然后他笑着说道:“但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井九说道:“你希望冥皇传承到你这一代便终结吗?”

    冥皇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井九说道:“冥师一脉都是他的人,你说他接下来会怎么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