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七章做简单人2
    中州派元婴长老曹成子暗杀赵腊月,然后被灭口,是那人的安排。

    浊水里的那头鬼目鲮以及西王孙的计划、继而引出柳十岁的那件事,也是那人的安排。

    这两件事情的背后都有冥部的影子,表明哪怕到了今天,那人依然对冥部有着足够的影响力。

    冥皇的脸色太过苍白,无法表现出难看,但从他眼里的异芒便能感受到他此时的愤怒。

    那些胆大包天的奴才、那些没用的废话,居然甘为一个人类所驱使……

    就在他准备痛斥的时候,忽然想到自己的遭遇,不由沉默。

    沉默片刻后,他问道:“太平的威望从何而来?难道那些奴才还不知道是他这个奸人害了朕?”

    井九说道:“三百年前他曾经再次入冥,以他的能力以及在冥部留下的那些根基,获得现在的威望并不是太难。如果没有人阻止他,待他恢复境界实力后再次入冥,谁都没有办法阻止他做什么?”

    冥皇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觉得太平会动摇冥部的根基?”

    井九说道:“冥部没有出现新的冥皇,是因为你没有办法指定继承者,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冥师打着你的名义拒绝再立新皇。不过如此一来,他也没办法再向人间开战,只能勉强维持局面,如果那人再次入冥,你觉得会如何?”

    那人可能会挑动冥部与人族之间的战争,就像挑动不老林与正派宗派之间的战争一样。

    井九到现在为止还无法确定那人想从不老林的覆灭里获得什么,但很确定那人想从冥部人间之战里获得什么。

    “我只要活着,冥皇的传承便无法断绝,至于可能到来的战争……又与我这个囚徒又有什么关系?”

    冥皇说道:“你拿人间的事情威胁我,真是太过荒唐,太平逃走,最担心的难道不应该是你们?”

    井九说道:“但你终究是要死的。”

    青翠山谷顿时变得幽静无声。

    井九继续说道:“待我境界足够便会入冥,把冥皇功法传给你指定的继承者,或者直接帮助他登上冥皇之位。”

    冥皇黑瞳微动,说道:“冥皇之玺在你里?”

    井九说道:“是的。”

    冥皇再次沉默。

    当初谈判的时候,人族忽然翻脸,向他发起围攻。

    事先他便隐有所感,避开了第一道攻势,准备用冥皇之玺震杀那个白姓女修,然后趁乱离开。

    忽然雷域之外落下一道伟力,直接轰的他魂火将散,险些直接身死。

    那道伟力之恐怖,难以想象,便是人族强者飞升时遇到的天劫也不过如此。

    他隐约猜到这道伟力的来由,绝望之余,冥轮稍乱,便被一茅斋的那枝笔困住,又被破云而出的一只角击昏。

    待他醒过来时,已经被关在了镇魔狱里,冥皇之玺已经消失无踪。

    这些年他时常会推算冥皇之玺落在何处,以为云梦山的可能性最大,谁曾想居然会在一名青山弟子里。

    他忽然想到一种可能,说道:“难道你们人族把朕的皇玺当作奖励给了太平?”

    井九说道:“不错。”

    冥皇大笑起来,笑声里满是嘲弄与轻蔑之意,说道:“原来那家伙比我还可怜,只不过是一条狗,拼命帮着主人抓住最大的猎物,却连口肉汤都喝不上,只被赏赐了一根永远都啃不动、嚼不烂的骨头。”

    修不成魂火之御,便用不了冥皇之玺。

    冥皇之玺当然是三界至宝,落在太平真人里,就是块石头,只是好看些。

    井九认同冥皇的说法,因为冥皇之玺在他里也就是块石头,直到这次才终于发挥了一些作用。

    冥皇忽然问道:“冥皇之玺在你里?”

    前面他问过完全一样的话,意思当然不同。

    井九说道:“我不愚蠢。”

    这句话也有几层不同的意思,比如对镇魔狱或者冥皇的警惕。

    总之都是说,冥皇之玺这时候不在他身上。

    冥皇背起双,沉默了一段时间。

    在这段并不是太长的时间里,井九做了些自我反省。

    对他来说,反省是很罕见的行为。

    所有这些事情在他青山闭关的时候便已经想好,并且做好了安排,不然他不可能找到冥皇。

    从叔父的称呼到后面的这番谈话,也是他事先便准备好的。

    现在他忽然发现,自己还是受了某些人的影响,把简单的事情变复杂了。

    谈判不需要像顾清那样面面俱到。

    冒充赵腊月那般心怀天下,像柳十岁的话那么多、元曲那么厚脸皮,更无意义。

    他终究不是一个年轻的青山弟子,再怎么学也学不像。

    所以他决定把事情弄得更简单些,哪怕明知道冥皇在做什么也没有阻止。

    ……

    ……

    冥皇忽然感慨说道:“某些方面你还真的很像你师父,只可惜还是年轻了些,难免有些天真。”

    井九已经做好了决断,自然懒得再说话。

    冥皇有些微异,还是说道:“我知道冥皇之玺就在你的身上。”

    井九静静看着他,还是没有说话。

    在冥皇看来,井九此时与先前截然不同的表现是以为自己在使诈,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我知道那片黑暗空间的可怕,在那里没有确定的位置,更没有方向,就算你师父与雪国女王过来都没有办法找到我,那你是怎么做到的?自然是因为你带着能与我心神相连的东西,那样的东西人间只有一样,就是冥皇之玺!”

    井九心想如此简单的推论,何必花时间再说一遍?

    冥皇面无表情说道:“你居然想骗过我,真是太可笑了。”

    井九忽然说道:“你是不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说话,所以特别想说话?”

    冥皇说道:“你想说什么?”

    “我知道你不是想说话,而是需要拖一段时间施出魂火之御。”

    井九看着他说道:“想来这时候,那些魂火已经通过你的脚底进入这方世界,变成一张大网困住了我。”

    冥皇黑瞳微缩,说道:“既然知道,你为何不点破,或者逃走?”

    “你与那人一样习惯控制所有事情,而且你最想要的我不可能给你,所以你一定会试图做些什么。可如果我点破你的计划或者逃走,接下来还会重复类似的事情,直到最后你放弃所有希望,那样不停的试很慢,而时间很珍贵。”

    井九说道:“所以让我们把事情弄的简单些,你赶紧做你想做的事情,证明没有意义,然后才好进行下一步。”

    冥皇的神情荒唐至极:“你如何知道胜的一定是自己?你的自信究竟从何而来?”

    (本章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