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三章龙牙之痛
    (发现说什么都好像会带来不便和麻烦,真是抱歉啊,祝大家看书愉快。)

    ……

    ……

    井九从碧潭底部向着上方浮去,看到了一些冒着气泡渐渐消失的残骸,然后看到了一张脸。

    准确来说那是一张脸皮,上面残留着不甘与悲愤、绝望的情绪。

    曾经桀骜不驯的邪道高手,最终的结局只是某个神兽无聊时的食物,这当然是难以接受的羞辱与幻灭。

    那张脸在潭水里荡了荡,便慢慢消失。

    看着这幕画面,井九神情不变,继续向上浮出水面,手里提着铁剑来到潭边。

    这把铁剑被他遗失在碧潭里已经三年,神奇的是居然没有消失,只是表面的锈垢消失了很多,在雪原里燃烧六年留下来的灼痕,被潭水洗的更加光滑。这没有让铁剑散发出水洗银枪般的光采,反而更显难看,就像是排泄物一般。

    井九没有不满意,能在腐蚀性与毒性如此之强的潭水里坚持了三年都没有被融化,便是仙阶飞剑也不过如此。

    他用剑火蒸发干净身上的剧毒潭水,取出一件新的白衣穿上,用剑罡遮住容颜,然后转身望向极高的崖上。

    山崖上满是湿漉的青苔,看着就像是一条发霉的绿色绸带。

    老者站在崖上居高临下看着他,杂乱的头发飘舞不定,神情漠然,唇角残着血渍。

    井九已经猜到对方的身份,能在镇魔狱里自如行走的生命只有这位,而且对方杂乱头发里的两处突起也很明显。

    他进出镇魔狱,做了非常缜密的安排准备,其中最重要的便是不要惊动这位,没想到结果还是失败了。

    是谁告诉了中州派?那人有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

    就在他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危险已经来临。

    老者没有与他对话的兴趣。

    山崖间有狂风生起,呼啸穿梭,仿佛利刃一般封住天空。

    青苔被风刮落,带着腥臭的泥土满天飞舞。

    一道难以想象的霸道气息,降临在碧潭上空。

    不要说井九,即便是青山破海境的长老也无法抵挡这道气息。

    在镇魔狱里,没有人能战胜这位老者。

    当年不老林想要暗杀鹿国公时,鹿国公说在太常寺没有人能杀死自己,其实便是一样的道理。

    心意一动便天地大动。

    谁能逃到天地之外去?

    碧绿的潭水带着那只大妖残留的骨骸,如暴雨夹着冰雹般向着井九袭去。

    剑光闪动。

    满天绿雨里,井九化作剑光高速游走,闪避着威势惊人的攻击,同时试图找到霸道气息里的薄弱处。

    老者站在崖畔,看着穿梭在毒雨里的那道身影,面无表情。

    能够瞒过他的感知进入镇魔狱最底层,自然不是普通人。

    嗖的一声轻响。

    井九举剑向天,破开毒雨,向着崖上飞来。

    看着这幕画面,老者心情微异。

    这种驭剑方式远古时多见,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用了。

    更关键的是,井九的境界比他先前察觉地还要更弱,那他如何知晓镇魔狱最大的秘密,还敢亲自前来?

    老者不愿再想。

    没有人会考虑蝼蚁在想什么。

    如此弱小,那便直接吃掉好了。

    老者伸出右手向着夜空里遥遥一抓。

    一道无形的力量从黑暗的天地间生出,从四面八方而来,如一道网落在崖前,然后收拢。

    疾飞的井九忽然停在了空中,还保持着举剑向天的姿式。

    那道无形的力量作用在他的身上,让他的衣服微微变形,身体里发出嘎吱的声音,骨头似乎随时可能断裂。

    那道力量来自四面八方,所以他身上沾染的潭水没有像雨一般落下,越发深入衣衫,蚀出或大或小的圆洞。

    微湿的头发耷拉着,衣衫破烂,姿式可笑,无论怎么看,画面里的他都很狼狈可怜。

    老者站在崖畔,与井九静静对视。

    境界差距有如天地的二人,至少在高度上是平等的。

    气度也是如此。

    井九很平静,眼里没有任何惧意。

    老者稍觉意外,问道:“你就是那只鬼?”

    井九说道:“你就是那条龙?”

    “知道老夫身份,且全无惧意,看来果然有来历。”

    老者面无表情说道:我会让你在最好的状态下被吃掉,以此表示对你师门的尊敬。”

    井九知道这是当年让对方留在朝歌城的代价。

    这个代价就是……镇魔狱的囚徒死后,便会成为老者的食物。

    那些邪道强者、冥部妖人的真元与气息,会被老者消化转变成最纯净的能量,以此增延寿元。

    当初柳十岁体内气息冲突的时候,井九便曾经想到过这件事情。

    除了中州派的苍龙,便只有尸狗能把最阴秽、最复杂的妖魔气息直接转化成为最纯净的道家玄气。

    是的,这位镇魔狱里的老者,便是中州派的镇山神兽苍龙,或者说是苍龙的神魂。

    井九说道:“按照当初的协议,你只能吃死人。”

    老者有些意外他居然知道如此久远的事情,说道:“等我吃了你,你自然就死了。”

    井九想着先前潭水里那张满是悲愤不甘的脸皮,说道:“原来你一直都在违背协议。”

    老者说道:“活人当然要比死人更好吃。”

    井九说道:“你就不怕中州派门规惩处?”

    “没有人能活着离开镇魔狱,这是当初白先人给我定下的规矩,那么谁能知道我吃的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

    老者笑了起来,然后张开了嘴。

    他的嘴张的极大,比自己的身体还要大,看着就像是一条蛇准备进食。

    那道无形力量抓着井九送到崖畔。

    老者的嘴淌着涎液,腥臭难闻,血盆大口里满是突起的肉瘤,肉瘤上的纹路仿佛人类的大脑.

    更可怕的是,有四道锋利的獠牙从血肉里生了出来,那是龙牙。

    看着这些画面,井九神情不变,问道:“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何来此?”

    老者嘴里的一颗肉瘤忽然裂开,变成了一张嘴,发出极其难听的声音,满是轻蔑与嘲弄的意味。

    “你想说我也不问,因为我会直接用搜魂术夺取你的记忆碎片,那种极致的痛苦以及随之而生的恐惧,会让你的血气变得无比旺盛,我说过,你这样的美玉良材当然应该在最好的状态下被我吃掉,如此才算是物尽其用,将来你青山宗的师长如果知晓此事,应该感谢我才是。”

    搜魂术很难获得完整的生前记忆,但承受搜魂术的修行者则会经历最痛苦的精神折磨。

    老者根本不想听井九说,便要直接用搜魂术,便是想折磨他,或者正是因为他已经猜出了井九的来历。

    井九的下半身已经进入了老者的嘴里,锋利至极的獠牙对准了他的腰部,但他的神情依然平静,说道:“原来如此,你意图施在青山弟子身上的所有痛苦,都将回赠于你。”

    那是世间最坚硬的龙牙,即便是仙阶法宝都可以穿透。

    就算这对龙牙并非本体,也没有修道者可以用身体承受。

    老者的眼里露出一抹残忍而戏谑的神色,然后咬了下去。

    轰的一声巨响。

    崖前狂风呼啸,电闪雷鸣。

    那声巨响来自龙牙与龙牙的交错。

    一声凄厉的痛呼随之响起。

    老者捂着嘴,鲜血从指间流出。

    他脸色苍白,震惊异常。

    好硬!

    他望向身前。

    井九已经消失不见。

    老者惊怒交加,神识扫过,发现对方已经到了数里之外,厉声喝道:“你休想逃走!”

    井九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这只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