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四章幽冥仙剑的第一次登场
    ——这只是开始。

    如此掷地有声的一句话,按道理接下来便是转身而战,直至最后分出胜负乃至生死。

    井九说出这句话后,却向夜色里掠去,很快便消失无踪,如同鬼魅一般。

    老者松开捂着嘴的手,鲜血滴落在地,化作青烟消失。

    在他的掌心里,有一小截玉白色的事物,应该是龙牙的碎片。

    井九真的太硬,居然连龙牙都无法贯穿,反而崩了。

    老者抬头望向夜色,眼神怨毒,脸上却没有什么焦急的神情。

    镇魔狱最底层发生的事情他不知道,但在这里任何人都无法避开他的感知。

    他知道井九这时候已经到了何处,眼里的怨毒变成凛厉的杀意,双袖翻飞而起,夜色开始旋转。

    如同一道轻烟,只用了数十息的时间,井九便来到了那片断崖之前,只要掠上去,便能回到镇魔狱的第一层。

    他的身形骤然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断崖中段,下一刻,便来到了崖上。

    这里的风依然是那般的炽热,干燥的没有一点水分,井九看着脚下微微发红的沙砾,发现自己还是在第二层。

    他没有理会远处那些囚室里投来的视线,稍一思忖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他掠上断崖的同时,老者倒转了镇魔狱里的天地。

    这片天地都在苍龙的一念之间,想要逃走确实不容易。

    深沉的夜色被撕开,微凉的风稍微驱散了一些酷暑,很快便变得同样炙热。

    老者从夜色里走了出来。

    井九毫不犹豫向着另外的方向掠去,速度奇快无比,但没能走得太远,便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束缚住。

    这时候的他就像一只撞进蛛网里的飞蛾。

    老者在他身前出现,盯着他面无表情说道:“我说过,你逃不掉。”

    井九没有说话。

    老者感受着嘴里的痛楚,以为自己猜到井九在想什么,冷笑说道:“杀死一个人,有无数种方法。”

    话音落处,霸道的气息撕裂夜色,如狂风而至,天空缓缓降落,地面缓缓抬起。

    源自天地的无形压力从四面八方而来,就像是无数块沉重的铁板,向着井九的身体压去。

    再如何锋利、坚硬的事物,也只能对有形起作用。

    井九破烂的白衣被压成破絮,贴在身上,露出袖口的双手苍白至极,没有一丝血色。

    老者的眼神越发幽冷,天地压力越发沉重。

    井九的脸被剑罡遮住,看不清楚眉眼,却隐约能够看到有粉色正在渲染开来,应该是血。

    老者说道:“原来你是可以死的人。”

    “我是人,自然就会死。”

    井九看着他说道:“但我说过这只是开始,想杀死我你还需要更多时间,寻找更多方法。”

    说完这句话,他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就像是一团无形的火焰,正在随风摇摆,随时可能熄灭。

    嗡的一声轻响,天地压力落在了实处,激起无数烟尘。

    那团无形的火焰就此熄灭,下一刻,却在别处重新点燃。

    井九在老者的眼前消失,出现在数里外。

    看着这个画面,老者流露出不可思议的情绪。

    人在天地间,如何能够避开天地?

    更令人震惊的是,这名青山弟子的速度竟比飞剑还要快,近乎超越了时间的概念,他是怎么做到的?

    想着这些事情,老者向着夜色里踏去,一步便来到了数里外,出现在井九身前。

    他的神情凝重了数分,说道:“你确实很快,但是终究快不过我。”

    要说到身法与速度,中州派的天地遁法毫无疑问最强,老者更是把天地遁法修到了极致,便是麒麟与中州掌门都不如他。更重要的是,这里是镇魔狱,借助天地遁法的帮助,老者可以从任何地方出现,也是近乎无视时间。

    井九从龙牙之下逃脱,以及这次避开天地合围,用的都是在镇魔狱下层苦修三年的幽冥仙剑。

    幽冥仙剑的根基是魂火之御,所以才会如此缥缈不定、难以追寻,瞬间数里,如鬼魂一般。

    这是幽冥仙剑第一次在世间出现。

    这种诡异的剑鬼之术展现出了不可思议的效果与潜质,却遗憾的遇到了朝天大陆最快的苍龙。

    井九不遗憾,更没有挫败与绝望的情绪。

    他的眼神很平静,甚至些期待。

    这是很少见的事情。

    老者再次出手。

    天地再次合围。

    井九的身体再次变轻,仿佛虚化,如无形的火焰招摇,在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又已经是数里之外。

    片刻后,老者从夜色里走了出来,伸掌拍向他的头顶。

    如穹顶般的巨掌尚未及体,井九衣衫微飘,如幽冥般,掠至数百丈外。

    老者面无表情,右手握紧。

    那道巨掌带着呼啸的狂风,把数百丈方圆里的空间尽数捏碎。

    就在最危险的时刻,井九闪动远离,只留下一截衣袖,随风飘落于地,化作灰尘,混入沙砾不见。

    老者追了上去。

    ……

    ……

    黑暗的天地间,井九与老者的身影不停出现,然后消失,沉默地进行着最凶险的追击。

    镇魔狱终究是老者的主场,幽冥仙剑再如何诡异难测也无法每次都能避开天地的合围,井九被击中数次,受了不轻的伤。但他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总能用匪夷所思的身法避开最大的危险,甚至把老者甩的越来越远。

    老者的脸色很难看。

    以他在修行界的辈份与地位,用这么长时间还无法抓住如此弱小的对手,真是极其羞辱的事情。

    幽冥仙剑的厉害自然是主因。

    但也是因为老者在镇魔狱里无法使用真正有威力的手段,这让他很憋屈,于是更加愤怒。

    他甚至感觉到如果再这样追击下去,那个年轻人真有可能逃走。

    老者忽然停下脚步,闭上眼睛,张开双臂,散发出无比霸道的气息,与更远处的天地沟通。

    数十道线影变回实体,井九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断崖前。

    他衣衫微飘,仿佛仙人,又似鬼魂。

    忽然,整座山崖塌了下来,就像一座山迎面倒下,直接把井九压在了下面。

    一声轻响,就像是酒囊被刺破,崖石间出现一道圆洞,井九带着石屑飞了出来。

    天空上却有一片火海翻涌而至,直接把他逼的不停倒回,最终落在原野上。

    他浑身沙土,衣衫破烂,低着头咳了两声,看着很是惨淡。

    “你到底是谁?”老者盯着他的脸问道。

    对他来说井九的境界实力不值一提,速度却是快的难以想象。

    而且井九的身法不同于他知道的任何驭剑之术,也不是遁法,连他都无法看透。

    “如此年轻便已有元婴境界……用你们的话叫做游野,想来不是赵腊月便是传闻里柳词的关门弟子。”

    老者声音幽冷说道:“你是男子,自然就是卓如岁。”

    井九说道:“不用再问,因为我什么都不会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