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一章神龙见首不见尾
    天空里的裂痕越来越多。

    蓝天与白云变成碎片坠落。

    幽暗的黑色鳞片变成天空的主要颜色。

    苍龙竟是强行撞破大阵,闯了过去!

    如果是皇城里的大阵或者还能拦住苍龙一段时间,但朝歌城的大阵哪里拦得住它。

    眼看着便要杀死井九忽又遇着异变,距离反而被拉长了些,苍龙愤怒至极,对着上方喷出一道龙息!

    龙息是苍龙最珍贵的本命精华,所以哪怕威力极巨它也很少使用,但今日它被井九连番戏弄,已经被怒火冲昏头脑,哪里还顾得那么多。

    天空忽然变得寒冷至极,明明没有水汽却也结成了无数万朵冰晶,如雪花般笼罩住井九所在的空间。

    哪怕是破海境强者,被这道龙息喷中也会被冻僵。

    井九怎么办?

    ……

    ……

    最开始的时候,地面上的人们还能看到那个小黑点,后来便只有越千门这等境界深厚的强者能够看到苍龙追杀对方的画面。当井九与苍龙先后破开朝歌城大阵,去往更高处的天空后,就连他也看不到了。

    不过越千门现在已经平静,镇魔狱离开地底,龙神现世,那么不管敌人是谁都必死无疑。

    景阳真人已飞升,女王在北方,当今朝天大陆没有谁比龙神更强。

    神皇能够看到极高处天空的画面,所以他的神情有些凝重。

    他把手伸到胡贵妃的身前。

    胡贵妃早已没有牵着神皇的衣袖,双手收在袖子里小心翼翼地捧着那颗朱雀玉卵,用掌心的温度暖着。

    看着神皇的动作,她赶紧把那颗朱雀玉卵放到神皇的掌心里。

    神皇拿起那颗朱雀玉卵送到唇边。

    对付苍龙,他一人足矣。

    这里是景氏皇朝的朝歌城,景家的皇宫。

    但如果当着如此多的人面镇杀了那条贪龙,必然要与即将赶到的中州派掌门真人对上。

    他需要吃掉这颗朱雀玉卵。

    即便如此,最好的结局大概也就是惨胜。

    只希望青山宗能尽快赶来,果成寺放弃中立,强行请回刀圣,然后他在病榻之前说服布秋霄,将南天池也赐于昆仑,集合各派之力再去诛杀了白真人。

    如果一切都能顺利进行,那最后应该任命谁为中州派掌门,才能收拾好这个烂摊子?

    白早。

    中州派掌门夫妇的独女,深受师长宠爱,同门敬惜,更重要的是,她对井九情意深种。

    嗯,那接着还要去说服赵腊月,从赵家着手,似乎意义不大。

    ……

    ……

    神皇的禅宗功法已经修至圆满,神通惊人,想这些事情只需要一闪念。

    在这种时刻,他却在想这些荒唐的事情,只可能是因为一个原因,那就是紧张。

    想着朝天大陆稳定多年的格局将会就此崩塌,父辈苦心孤诣数百年才造就的盛世将会就此消失,谁不紧张?

    他是神皇,所以他更紧张。

    看着神皇唇边的朱雀玉卵,胡贵妃心想陛下要自己暖这个蛋,原来是不想吞进腹中的时太凉?

    在这种时候想着这些事情,自然也是因为紧张,她苍白的脸色也是证明。看着天空里的那条黑色巨龙,身为狐妖的她,自然生出对神兽的无限恐惧,如果不是站在神皇身边,说不定这时候尾巴都吓得露了出来。

    ……

    ……

    不是所有人都在紧张,或者恐惧。

    在太常寺废墟一角,斜搭着的石板下面藏着一只白猫。

    暴雨混着烟尘落在它的身上,长毛上淌着泥浆,看着很是狼狈。

    它的眼神却是那样的冷静,没有任何情绪。

    就像在镇魔狱里险些变成焦炭,依然让人觉得是白衣翩翩美公子的井九。

    白猫的尾巴竖着,就像是旗竿,这是它在极度懒散或是极度认真的情况下才会展露的姿态。

    废墟不停地震动,烟尘不停生出,然后被地底喷出的暗河水浇落,那是因为黑色龙躯与地面的高速摩擦。

    是的,苍龙的头已经到了极高的天空里,甚至可能进入了虚境,但它的身体还没有完全离开地面。

    黑色的龙躯极粗,就像是黑色的城墙,鳞片不停闪动,有些刺眼。

    白猫眯着眼睛,看着那边,时刻准备发出攻击。

    虽说绝大多数家猫都有着莫名其妙的狂野自信,但不惧龙威甚至想着要去咬龙一口的白色长毛猫自然只有一位。

    青山镇守白鬼。

    别名刘阿大。

    刘阿大盯了苍龙整整三年时间。

    二者之间的仇怨更是不知道已经持续了几千年。

    没有谁比刘阿大更清楚苍龙的弱点。

    苍龙的弱点也就是它防御最坚固的罡门。

    所以它一直在等苍龙的身体完全离开地面,龙尾出现在眼前。

    所以它一直在默默给井九加油,希望他能飞得更高些,这样才能让苍龙飞得更高些。

    然而数息时间已经过去,苍龙只怕已经飞出去了三十余里,为何龙尾还在地底?

    刘阿大微微偏头,看着黑色的龙躯,有些疑惑,心想难道傻大个又长个了?

    至于井九,它丝毫不担心。

    苍龙的龙息的主要杀伤力是极端低寒,便是它都不怕——在神末峰抱着寒蝉睡了这么久,应该是不怕了吧?

    井九在雪原六年,在上德峰几百年,更是早已习惯了寒冷,绝对不会被冻死。

    就如刘阿大想法,井九焦黑的身体表面覆上了一层冰晶,但速度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很快便摆脱了龙息。

    苍龙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撕裂空间,继续向上追击。

    很快他们便穿过了可怕的罡风,来到了虚境里。

    虚境里没有空气,也没有天地灵气,自然没有任何声音,安静的令人心悸。

    只有破海境以上的强者,才能够在虚境里生存。

    井九神情如常,像平时那样。

    他不需要呼吸,也暂时不需要天地灵气。

    晨光从远方的天边投来。

    像无数明亮的线条,涂满天空。

    黑色龙头被照亮,龙须无声飘舞,格外恐怖。

    井九也被照亮,变成一颗很小的星星,在龙须之间无声飞行。

    如果何霑在这里,应该会很高兴。

    井九眨了眨眼睛,在心里想着。

    冰晶离开他的脻毛,无声无息变成更小的星星。

    苍龙如山如海。

    井九如星如尘。

    双方体量的强烈对比,在金黄色的光线照耀下,自然生出一种神圣的意味,肃穆而令人动容。

    此情此景,可以入画。

    井九忽然向远方望去。

    数道难以想象的强大气息,正在向朝歌城聚拢。

    来的自然是朝天大陆的通天大物。

    镇魔狱出事,冥皇可能逃走,他们怎能不来?

    来得最快或者说离朝歌城最近那道气息,在西北方。

    那里正是云梦山所在。

    留给井九的时间不多了。

    他忽然停下,飘在虚境里,回首望去。

    苍龙离他只有数十丈。

    他甚至可以看到苍龙眼眸里自己的身影。

    井九的眼神很平静,没有任何情绪,仿佛已经算透一切。

    “就到这里了。”

    他对苍龙说道。

    虚境里没有空气,也没有声音。

    苍龙只能看到他的嘴形。

    不知为何,它也停了下来,就在快要追到井九的时候。

    庞大龙躯从虚境下方带起来的罡风,无声而狂暴地落在井九的身上。

    井九身上的焦糊和冰晶,遇着罡风渐渐剥落,露出白嫩光滑的肌肤,就像是新生的婴儿。

    ……

    ……

    (我们这些作者朋友聊天或者听故事时,听朋友说到某些传奇人物或有趣故事,就会激动地喊道:这可以入书。我在写书的时候,经常想到某些场景,便会浑身发抖,对领导说:这镜头可以吧?以前就与大家聊过,我写书是写故事,但是我自己的快感,主要是来自于故事里会出现的某些画面,比如真肃美的菩萨打架,比如黑骑三千里,雨里法场,比如机甲点烟,星辰大海,沉睡于广场,坟头点烟,比如一步一星,万剑成龙,肖张骑着风筝来,大道朝天自然也不例外,从进镇魔狱开始后的每一场戏都是我要的画面,直到多天后这段大情节完全结束,那个画面当然还没写到,提前预告是吹笛子,仔细一想我还是很爱大家啊,这么多美好的画面我都拿来分享了,当然你们也给了钱,所以你们也是爱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