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三章亿万个小冥皇
    镇魔狱就是苍龙。

    这里自然见不到天日。

    地底深处数十里也是漆黑一片,前方却隐约有抹光亮。

    那抹光亮在深渊的那边,在极为遥远的下界,不知道是冥河的火焰,还是喷涌的火山。

    罡风吹拂着冥皇的衣衫,微微作响。

    曾经五彩斑斓的衣服,不知何时早已变成黑色。

    他的身形有些矮小,却气度庄严,仿佛天生的君王。

    冥皇静静看着深渊,那边是家乡,是童年的河水,是忠诚的臣民。

    他看得如此深情。

    深情是一种力量。

    这种无形的力量,隔绝着罡风的伤害,把他与深渊那边的下界,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在这道力量的加持下,冥皇变成了一只铁锚,让大船静静地停泊在狂暴的海洋里,变成了一根钉子,把苍龙的尾部死死地钉在地底深处。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地面的震动传到了此间,四周的崖壁簌簌落下碎石。

    冥皇有些不舍地再次看了眼深渊那头,转身望向幽长通道。

    罡风变得狂暴起来,苍龙神魂凝成的老者,随风而至,来到冥皇的身前。

    此时的老者浑身是血,衣衫破烂,看着极为凄惨。

    看着冥皇,老者的表情有些怪异,说道:“原来你真的出来了。”

    冥皇微笑说道:“是啊。”

    老者捂着还在淌血的额头,沉默了很长时间。

    然后他忽然笑了起来,说道:“那又如何?难道你以为自己能逃出去?”

    冥皇认真说道:“我出不去,你也出不去。”

    “你在我腹中六百年,与天地隔绝,日夜魂火被吸,短短三年时间,不足以让你恢复到与我抗衡。”

    老者盯着他的眼睛寒声说道。

    冥皇依然微微笑着,因为没有眉毛,显得更加可爱。

    “你的境界确实很高,活的也更久,神魂能凝为实体,但想要用神魂的状态杀死我,还是有些困难,不然你早就已经杀了那名年轻人,怎么会想到用如此暴烈而愚蠢的方法?那么只要我留在你的身体里,便是安全的。”

    老人叹了口气,说道:“现在回想起来,我今天表现的确实太过愚蠢,不止丢了脸,还受了重伤,说不得要再吃几百个囚徒才能恢复,但是……你们做这样的事情有什么用呢?你们终究还是杀不死我,他们来了,你还是死路一条。”

    只要冥皇留在苍龙的身体里,苍龙便很难杀死他,但是苍龙可以让人族强者进入它的身体来杀他。

    冥皇的脸上没有任何惧意,依然笑着,说道:“你确定可以坚持到那个时候?”

    老者听不懂他的话,心想以你现在的境界,难道还能直接杀破龙?

    对话的时候,冥皇的双手一直背在身后,直到这时候也没有变化。

    忽然间,无数朵极其细小、看似微弱的魂火从他的身体里冒了出来。

    如果仔细望去,可以看到那些魂火都是人形,身体微暗,火苗微亮,五官与冥皇有些相似,而且没有眉毛。

    每朵魂火就像是一个穿着黑衣的小冥皇。

    看着这幕画面,老者神情微变,说道:“你想做什么?”

    冥皇微笑不语,右手自身后拿出,对着前方轻轻一挥,就像是一位统帅,向麾下的千军万马发出总攻的命令。

    无数朵魂火,化身成为无数个小冥皇,逆风飞扬,向着幽长的通道那头而去,很快便消失无踪。

    没用多长时间,那些魂火便来到了镇魔狱——也就是苍龙腹内的每个角落里。

    那些角落或者有剑斩的痕迹,或者有垮塌的崖石,都是井九的铁剑留下来的伤口。

    剧毒的潭水还在向着伤口里不停侵噬。

    那些小冥皇毫不犹豫,便向着那些伤口里钻了进去。

    嗤嗤的声音在镇魔狱里各处响起,那些伤口被魂火点燃,泛着幽幽的光,就像是乱葬坡上的鬼火。

    夜色被照亮,镇魔狱里的囚徒们醒了过来,挤到囚室门前,看着点点野火,眼里流露出渴望的神情。

    镇魔狱最深处,冥皇静静看着老者,没有说话。

    他站在这里,却已经去往了别处,开始了攻击。

    这便是真正的、最高阶的魂火之御。

    老者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痛苦到了极点,颤声说道:“你竟敢如此对我!”

    冥皇说道:“别人如何对待你,你就应该如何回报对方,这是礼数。”

    井九曾经说过类似的话。

    这是他们这种人习惯的道理,做事的原则。

    当年冥皇来到人间,准备与人族共谋真正的太平,没有想到就在协议快要签署的时候,人族发起了无耻的背叛,把他关进了镇魔狱里。

    一关便是六百年。

    那片青翠山谷里假的,黑狱才是真的。

    六百年里没有风刀霜剑,但每天他必须承受更痛苦的事情。

    ——那些蚊子的叮咬,以及对冥部的负罪感。

    今天冥皇将要结束这些痛苦里的某些部分,同时要将另外的部分还给对方。

    对苍龙来说,井九的幽冥仙剑是蚊子。

    冥皇的魂火之御则是更加厉害的蚊子。

    只是瞬间,老者的脸便得苍白如雪,汗珠如豆般滑落。

    那些细微伤口本就又痛又痒,这时候又被魂火烧灼,不要说是他,只怕禅子来了也不见得能受得了。

    老者这时候才明白冥皇那句话的意思。

    ——你确定可以坚持到那个时候?

    人族的强者快要抵达朝歌城。

    苍老随时可以把他们迎进自己的腹内。

    到时候冥皇便必死无疑。

    但他能忍受无数朵魂火的烧灼到那时候吗?

    “我想我们可以谈谈。”

    老者看着冥皇说道,眼神非常诚恳。

    ……

    ……

    烟尘已静,狂风再作。

    强大的中州派道法齐出。

    地面的裂缝渐深,湖水倒流而回。

    那个大洞里的水面渐渐变低,隐约能够看到深处黑色的光影。

    越千门收起道法,再次掠至洞边,感受到龙神的气息有些虚弱,好在生机依然旺盛。

    他望向身后那位蓝衣书生,问道:“斋主到了吗?”

    蓝衣书生姓许,是一茅斋的强者,与他一样都是景辛皇子府的客卿,或者说供奉。

    许书生感知片刻,说道:“十七息。”

    听着这话,越千门终于放下心来。

    因为他知道掌门真人已经到了。

    ……

    ……

    朝阳自东方起,西方先被照亮,那里忽然出现一抹亮光,醒目却不刺眼,自然成为天空里的一部分。

    人来自天地,便能与天地合为一处,这便是天地遁法的最高境界。

    那里自然是中州派掌门,谈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