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六章壶中天地
    第六十六章壶中天地

    镇魔狱里传来囚徒们凄惨的叫声与愤怒的骂声,不知道有多少间囚室骤然变小,把里面的囚徒直接压成肉团。

    那些凄惨的叫声与愤怒的骂声,随着天地距离的收缩急剧变近,然后渐渐远去——不是因为天地再次分开,而是因为倒塌的悬崖与急剧上升的潭底搭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由岩石组成的密闭空间。

    天地距离急剧变近,万物都被压缩,那些岩石也同样如此,变得无比紧密坚硬,没有任何缝隙。

    以冥皇的能力,想要打开也非常困难。

    紧密而坚硬的岩石表面非常光滑,碧绿色的潭水在其间生起无数水浪,青苔渐碎,生出无数泡沫。

    看上去就像有只无形的巨手正在摇晃着一只酒壶,壶里绿色的酒水不停摇晃。

    冥皇与老者便在这只酒壶里。

    看着这幕画面,冥皇想起很多年前与自己在冥河畔吃火锅时,太平说过的一句诗——绿蚁新醅酒。

    冥皇笑了笑,拂袖而起,离开碧绿色的潭水,来到半空里。

    受到他的神识感召,镇魔狱里的无数万朵魂火再次高速移动起来,变成无数万个小冥魂,向着那些裂口里钻入。

    老者痛的闷哼一声,脸色变得极度苍白,飘过潭水形成的浪山,双手如闪电般探出。

    镇魔狱里的空间正在急剧缩小,山潭变成了酒壶,而且没有壶嘴。

    冥皇无处可避,竟是被老者抓住了双手,重新拉回了潭水里。

    “吾乃龙神,能行云纵雨,大如山川,亦能小如微尘,只要你离开我的要害,我便要让你看看真正的仙家手段!”

    老者厉声喝道。

    冥皇被困在石壶里,身上的魂火薄膜被潭水侵蚀,越来越薄,但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畏惧的神情。

    “不就是白家的壶中天地,算什么仙家手段?你也算是通天大物,却只敢藏在地底用这种小手段,哪里还有远古神兽的半点风采?当年朱雀鸟怒投天火,与它相比你始终就是个虫子。”

    老者说道:“陛下莫要激我,只要能够得寿无穷,藏在地底怕什么,小手段又怕什么?”

    冥皇认真问道:“化身镇魔狱,终年不见天日,难道你就不会觉得无聊、孤单寂寞?”

    “壶中自有天地宽,在这里与在外面有何不同?”

    老者知道冥皇是在拖时间、思索逃走的办法,但他并不在意。

    没有人能够从壶中天地里逃走。

    壶中天地确实不是仙家手段,却是人间法功最强的神通之一。

    苍龙使用一次也要耗损三百年修为,所以他从来没有想过用这种手段来对付井九,因为不划算,但用来对付冥皇却不同,只要事后能把冥皇吃了,三百年修为能够轻松补回。

    山崖与潭底形成的巨壶更小了,再没有留下任何空间,老者与冥皇都浸泡在潭水里。

    碧绿色的潭水拍打着冥皇的脸,青苔挂在他的耳边,加上他没有眉毛,看着有些滑稽。

    更多的是凶险。

    他手指处的魂火薄膜已经被潭水侵蚀出一道小口子,潭水浸了进去,手指皮肤出现溃烂,冒出一道白烟。

    老者的情况也很糟糕,镇魔狱急剧缩小,承受的魂火攻击密度更大,痛苦更难承受,他的脸苍白的就像是鬼一样。

    “这片碧潭应该便是你的胃,这些潭水就是你的胃液,能够腐蚀万物。”冥皇看着他说道:“你虽是神魂所凝,但已是半实体,同样危险。你我之间有何深仇大恨,竟让你不惜付出如此大的代价也要杀我?”

    老者忽然大笑起来,说道:“你我之间并无仇恨,这一切只是因为我想吃你。事实上我早就想这样做,但是白先人把你放进了太常狱,让我无法动手。今日天赐良机,只要我把你吞入腹中,放眼天下,还有谁是我的对手?你没想到吧?今日你与那个青山小贼做了这么多事情,却是把自己送到了我的嘴边!”

    冥皇微笑说道:“原来如此,但你有没有想过,你连送到嘴边的他都没办法吃下去,又如何吃得了我?”

    话音方落,他双手一翻反过来抓住了老者的手腕。

    老者有些吃惊,却不明白他为何要这样做。

    最开始的时候,他抓住冥皇的双手是不想壶中天地启动的时候被干扰。

    现在冥皇被困在壶中天地里,被浸泡在幽绿的潭水里,随时可能成为血水消散,却反过来要抓着自己的手做什么?

    难道你想让自己也被幽绿的潭水化为血水?这想法真是荒唐可笑。

    老者正想着这些事情,忽然感觉有些不对,低头望向二人的手间,神情微变。

    他的手指正在慢慢陷进冥皇的手腕里,触感腻滑至极,就像是陷进奶油或是腐肉。

    同时冥皇的手指也正在陷进他的手腕里,慢慢地破开皮肤与血肉,直至手指背面快要被淹没。

    无论是感觉还是画面,都无比恶心,连他都觉得恶心。

    这是怎么回事?

    老者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

    壶中天地已成,冥皇再如何强大也无法逃出,老者便准备离开。

    只要他离开这里,不管冥皇还有什么手段,都只能在剧毒的潭水里变得虚无。

    他是苍龙神魂,从理论上来说,可以从镇魔狱里的任意一处消失,从任意一处出现,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

    先前井九用幽冥仙剑也无法摆脱他,便是这个原因。

    这时候老者却发现自己无法离开。

    无论他怎样摧动神识,施展神通,最终还是留在了潭水里,还是站在冥皇的身前。

    “你是神魂。哪怕是苍龙的神魂,终究也只是一道神魂。”

    冥皇看着老者微笑说道:“而说到对神魂的控制……天下地下,我最强。”

    这才是真正的魂火之御。

    老者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苍白,不是因为伤口处传来的痛苦,而是因为冥皇的话以及隐约可见的未来。

    那个惨淡而可怕的未来,那个他曾经赐予很多囚徒的未来。

    他会被冥皇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