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六章家长里短
    白早说道:“童颜师兄不知道,而且他就连自己去了哪里也不肯告诉我。”

    先前她感觉到有事将要发生,便与此有关。

    三年前,童颜曾经消失过一段时间,回山后对于发生了何事完全闭口不提。

    井九想了会儿,说道:“没事。”

    他说没事,白早便安心了很多。

    虽然她的境界要比他高很多,但或许是雪原上的经历,让她对他拥有难以想象的信任。

    她忽然注意到井九今天穿着一件布衫。

    她抬起手,手指在微显粗糙的布衫表面移过,好奇问道:“那件白衣呢?”

    井九说道:“白衣是用天蚕丝做的,比较少见。”

    其实神末峰顶还有很多件白衣,但是用一件便少一件。

    在镇魔狱里便毁了三件白衣,这让他有些不安,所以出来后便改穿了布衣。

    “天蚕丝……是不是雪原里,那个……茧里的丝?”

    白早脸色微红问道。

    井九说道:“应该差不多。”

    白早不知想到什么,看着他有些出神。

    井九没有留意,伸手接住梢头飘落的一朵海棠花,沉默不语。

    天蚕丝再如何珍惜罕见,终究还能找到,但当年那个用天蚕丝给自己做衣服的女子……肯定是不会愿意再给自己做了。

    此时暮色更浓,花瓣显现出怪异的颜色,就像是镇魔狱里那座青翠山谷里的五彩缤纷。

    井九想起冥皇,想起师兄的笔记,想起故人这两个字,忽然想去看看。

    无数年来,不管在上德峰还是神末峰,他都很少有去别处看看,探望故人的想法。

    今天这个想法在他的心里却出现的自然,而且无比明确。

    他不准备去见过冬。

    那个女人太麻烦。

    但他可以去看看她。

    当井九看着自己掌心里的花瓣时,白早在看他的脸,各有心思。

    夕阳下树,树下一对年轻男女,画面很是好看。

    忽然有清脆的铃声响起。

    白早转身望去,只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站在后园门口,神情有些紧张。

    想到自己痴痴望着井九的画面,可能被这个少年看了去,白早有些不好意思,对井九说道:“过几天再来找你说事。”

    井九说道:“我要离开朝歌城了。”

    白早以为他要回青山,有些失望但没有说什么,只是提醒他不要忘记几年后的云梦大会,便就此告辞。

    普通人告别时往往会说,不要忘记几天后的饭局。

    修道者的相约则往往会以数年为时间单位。

    二者之间的差别有时候会让人觉得心酸。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有心酸的部分与道理。

    白早离开井宅后,白猫从井梨身后踱了出来,颈间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

    井梨小脸涨的通红,都快要哭出声来,说道:“小……小叔,我不是故意的。”

    井九知道他肯定是被刘阿大逼着过来的,自然不会怪他。

    至于刘阿大为何要他来打断自己与白早的谈话,换作以前井九不理解,现在他则是早就已经懂了。

    “没事,去玩吧。”

    井九把白猫从地上拎起来,抱在怀里转身向房间走去。

    井梨确认了咪咪果然是叔父的猫而不是妖怪,开心地笑了起来,拍着手掌往后园跑去,声音就像铃铛一样清脆。

    ……

    ……

    暮色消退,黑夜来临,花厅里灯火通明,井梨与家人低声说着白天的事情,吃着晚饭。

    井九坐在房间的阴影里,看着手里的那朵落花,沉默不语。

    就在这时,顾清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从皇宫里回到了井宅。

    过去三年他一直都住在这里,只有最近十几天他与井家被赵府一道接了过去。

    说到此事,顾家商行有些不甘心。

    只不过这里是朝歌城,顾家做事再如何周到,再如何有钱,也没有与赵府争的可能。

    顾清先去了花厅,像往常那样关心几句井梨的学习、井商在太常寺里的工作,忽听着井梨的话,不由怔住了。

    他抱拳为礼,在井家人了然的微笑注视下转身出了花厅。

    他用最快的速度来到房间,推门而入,惊喜说道:“师父,你回来了?”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拜了下去。

    井九收起掌心里的那朵花,望向他说道:“起来。”

    顾清又是高兴,又有些好奇,还有很多担心,看着他欲言又止,最终什么都没敢问。

    “这三年我一直在镇魔狱里。”

    “剑鬼的问题解决了。”

    “从镇魔狱里逃出来的那个人就是我。”

    “冥皇是我放出来的。”

    井九用最简单的四句话解答了顾清心里的所有疑问,还没有忘了补充发问:“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做不对?”

    顾清这时候已经基本完全掌握了情况,猜到师父来朝歌城进镇魔狱,就是要去找冥皇学习解决剑鬼问题的方法。

    要说井九这些事情做的对不对?一名青山弟子居然私入镇魔狱,私会冥皇,学习冥部妖法,最后甚至把冥皇放了出来,直接导致中州派镇山神兽苍龙惨死……这些事情里有一个对的吗?

    顾清自幼便在两忘峰里做剑童,接受的都是顾家与青山的正统教育,怎样也无法理解井九做的这些事情。但他是徒弟,难道还能指责井九做错了什么?千言万语最后只是汇成了一句话:“师父……这样的事情太危险,以后还是要小心些。”

    回顾镇魔狱三年,最麻烦的时候自然是出来时忽然被苍龙的神魂截住,但直到那时候局面还处于控制之中,他相信冥皇知道自己的想法,就如自己知道冥皇的想法。

    真正最危险的时刻,其实没有人看到,包括当时在虚境里的那些通天大物们。

    那时候苍龙再次动用壶中天地,把自己变成泥水里的小黑蛇,白猫在废墟里盯着它,准备上前把它撕成数截。

    如果不是井九如鬼魅一般出现阻止了白猫,那不管他与师兄、皇帝、果成寺如何想,如何安排,都会失去效用。

    中州派与青山宗必然开战。

    好在那些事情没有发生。

    “我准备离开,你有什么打算?”井九对顾清问道。

    顾清想了会儿,说道:“弟子当然想回青山修行,但……如果师父需要我继续留在朝歌城,我便留下。”

    井九说道:“这边的事情还算重要,但总及不过你自己的修行,三年时间已经足够,你也回吧。”

    顾清很是高兴,心想终于可以回青山了,也不知道峰里的那些猴子现在过的怎么样。

    铃铛轻响,白猫跳上窗台,喵呜叫了一声,意思就是:快回,快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