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八章改派立教
    连三月境界与辈份都极高,可不知道为什么没能突破通天境.

    这是修道界的常识。

    井九却平静淡然、干净利落地说——这是假的。

    医馆里的空气忽然安静,满是尴尬的意味。

    大夫的神情变得有些窘迫,说道:“知道是知道,谁都知道,但水月庵没有昭告世间,没有承认,我们便不敢这样认为,便如贵派剑律一般,而且若连三月早就已经通天,闭关那便只可能是为了最终大道,我们更不敢评价。”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继续。”

    “十五年前,过冬忽然出现在水月庵,说自己是连三月的关门弟子,连三月闭关不出,从哪里收的徒?但不知为何庵主与太上长老都默认了她的身份,而且据说她在庵里的地位颇为特殊,没有谁管她,任其自由行事。”

    大夫继续说道:“她第一次在世人眼前出现便是您也参加过的那次梅会,拿了琴道第一,其后行踪依然飘忽不定,只是多次被人发现在白城里出现,但您知道的……那间庙我们不敢离的太近,所以具体情形不知。”

    井九问道:“另外那件事?”

    大夫取出另一件玉玦握在手里,说道:“三年多前云台覆灭,童颜其时已经不在云梦山,不知去了何处,半年后自西南归来,依然守口如瓶,直到前些天,白早去朝歌城,童颜在寒食谷里设宴送别,桌上有盘红菜苔。”

    井九不吃东西,自然不觉得那盘红菜苔有何特别。

    “不是当季食物,寒食谷四季分明,就算可以用阵法培育,也不值当用来种红菜苔。”

    顾清在他身后轻声解释说道:“童颜自西南回,再加上红菜苔,他可能在宝通禅院停留过。”

    大夫看了他一眼,很是佩服,心想不愧是顾清。

    井九问道:“三年前西南可有什么大事?”

    “云台覆灭偏北,除此之外还有几件事情值得注意。”

    大夫把那几件事一一说来,接着又说道:“玄阴少主苏子叶不知为何忽然出现在益州,被不老林下毒刺杀,所有人都以为他必死无疑,谁曾想现在他还活着,还成了西海剑派的客卿,此事已经得到正道诸派的默认,算他是弃暗投明。”

    顾清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这真是越投越不明。”

    井九起身道谢,带着顾清离开了医馆。

    顾清有些不解,心想没见着师父给对方些什么,就这么走了?

    卷帘人的情报向来很贵,而且今天他们给的消息很值钱——过冬还好,主要是童颜方面。

    从西南归来以及一盘红菜苔,这两个看似不起眼的消息,落在有心人眼里,便可以推算出很多事情。

    井九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当年他开始与卷帘人打交道的时候,双方会用信息互换,可能是因为他给的信息太过古老或者有用,卷帘人对他一直有结好之意,但后来卷帘人对他的态度越来越恭敬,甚至可以说是予取予求,就像是他开的一般。

    夜色里的居叶城依然热闹,街道两侧到处都能羊肉的味道。

    井九带顾清走进一间酒楼,要了间最高处的包厢,点了个鸳鸯火锅,一半是清水,一半像火焰。

    当年与赵腊月在世间游历的时候,他养成了每至一地便要点个火锅的习惯,但并不会真的吃。

    就像他看见井梨与景尧这种小孩子偶尔会问要不要抱,但不会真的抱。

    顾清是他的徒弟,也不怎么吃东西,不宠小孩子。

    师徒二人坐在桌子两侧,看着大葱段与那几颗花椒在两种颜色的汤水里不停沉浮。

    酒楼下方,老板把那片金叶子从嘴里拿出来,忍不住抬头看了顶楼一眼,心想真是两个怪人。

    井九与顾清不是对着火锅发呆,而是在思考,同时也是在听酒楼里那些食客的谈话。

    居叶城地处大陆北方,天气严寒,与冷山和雪原都比较近,相对危险。

    城里没有太多普通民众,旅商、武士与修行者数量却不少。

    这里的消息更加繁杂,自然远远不如卷帘人,但偶尔也会出现一些有用的东西。

    ……

    ……

    镇魔狱的事情隔了十余日,终于传到了居叶城,酒楼里的人们自然谈的便是此事。

    “那条苍龙只怕有百里来长,横在朝歌城上,就像是海市蜃楼把昆仑山搬了过去,我家主公在城外看着那画面,险些昏了过去!四掌柜连夜写信来与我说,最后苍龙与冥皇大战三百回合,谁都奈何不得对方,只能同归于尽,冥皇被天火烧死,苍龙落下尘埃,当时只听得一声巨响,半座朝歌城的房子都被压垮了,地面裂开无数道裂缝,其中最深的那条足有数百丈深,地河倒灌而成,现在竟是变成了一条大河!你们莫要不信,将来去朝歌城便能看见。”

    “真是荒唐!就算苍龙是云梦山的神兽,也没可能这么长,不然他平时停在朝歌城何处?”

    “先前就对你说了!苍龙平时就藏在地底!它就是传说里的镇魔狱!那些囚犯都在龙腹里!”

    这句话说出来又引起酒楼里一阵惊呼,顿时变得更加热闹。

    有人语带唏嘘说道:“听说最后苍龙被冥皇控制住神魂,死得极惨?”

    有人冷笑说道:“活该!中州派自诩名门正派,居然纵容苍龙吃人,这算什么神兽?比妖怪都不如!”

    “我呸!那些邪派妖人与冥皇的话如何能信?龙神于人族有大功,你们竟敢侮辱它,真是令人发指,不得好死!”

    话不投机,又有烈酒助兴,持着不同观点的人们激烈地争执起来,最后很自然地演变成了一场乱斗。

    酒楼里顿时乱作一团,拳风与碗碟乱飞,只是不管是哪方都没有动兵器,更没有动用修行手段。

    那些支持中州派的外地客商竟是吃了大亏,被赶出了酒楼,因为和幸灾乐祸的人比起来他们的人数实在太少。

    居叶城是风刀教的地盘,风刀教当年能够在北境立足,便是强行镇住了昆仑派,这里的人们怎么会喜欢昆仑派的靠山?而且这里离冷山很近,城里很多修行者与商家与那些邪派、散修都有瓜葛,怎么会站在玄门正宗中州派一边?

    那些支持中州派的外地客商被赶走后,酒楼很快便回复平静,打翻了的铜锅重新被支起,新切的鲜羊肉带着热气被端了上来,划拳的声音取代了先前的骂娘声。

    酒楼外的街上忽然响起密集的蹄声,夜空里隐有飞鸟破空之声,紧接着响起的便是惊呼声。

    “出事了!出大事了!”

    一名男子从街上冲进了酒楼,对着楼里的众人喊道,满头是汗。

    有认识他的食客递过去一碗米酒,问道:“什么事情?”

    那名男子把米酒一饮而尽,喘着气说道:“三日后,玄阴宗改派立教!”

    人们本没有当回事,依然吃着喝着,指着那名男子笑着说些什么。

    听到这句话后,酒楼里的吃喝声忽然消失,变得一片死寂。

    玄阴宗要改派立教?

    对朝天大陆别的地方的人来说,改派立教只是改个名字,算不得什么。

    但对于这些熟知冷山历史,与邪道散修们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居叶城民众来说,这当然是大事。

    不是所有邪派都有资格称为教,或者说,教这个字不能乱用。

    风刀教当年是不入流的小门派,如果不是曹园横空出世,只怕也会因为名字惹来大难。

    因为,当年朝天大陆曾经有过一个血魔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