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八十一章潮来又潮去
    (按照昨天大多数读者的反馈,那我就先用大章了哈,以后还是每天晚上八点更新,有事会和大家说的。另外,虽然这章里写了一句大海都是水,但我有些愕然地发现,现在我写东西真的是毫不灌水啊,美丽极了。)

    ……

    ……

    翻滚的海浪激起无数水花,变成雾气笼罩着海面,随狂风卷动,让温度急剧降低。

    礁石上的青苔被浪头剥离,那只肥硕的海兽早已潜入海底。

    铁剑向着西海深处走去。

    水雾越来越大,渐与天空里的阴云相接,阳光都被挡在后面,天地一片阴晦。

    在惊涛骇浪之间高速飞行的铁剑很难被发现。

    井九看着西海深处,对顾清说道:“如果有事就扔猫。”

    白猫看了井九一眼,喵呜了一声。

    它不是在表示不满,而是在向井九发出警告。

    就算有水雾阴云与海浪的遮掩,但如果这般过去,还是会被对方发现。

    藏猫猫这种事情,当然猫最擅长。

    井九知道它说的有理,对顾清说了声坐稳。

    铁剑从高空急降,一头扎进了翻滚湍急的海水里。

    大海里都是水,阻力极大。

    井九坐在铁剑前端,抬起右手指向前方,一道柔润而清楚的剑意,从指尖散出。

    高速迎面撞来的海水就像是坚硬的石壁,但不知为何,遇着那道剑意便会变得异常柔软,伴着无数低沉的、雷鸣般的爆响,自行分开一条道路。

    当年穿过那片死寂的寒原时,井九也是同样的姿式。

    只不过那时他用的是适越峰的六龙剑法,今天用的是另外一种。

    看着这幕画面,顾清很吃惊。

    师父就连天光峰的承天剑都会,还传给了自己,他当然能接受师父懂得碧湖峰的潮来剑法,只是师父的潮来剑法使的未免也太好了些,只怕现在的碧湖峰主都不如他……

    有潮来自然有潮去,低沉雷鸣起,海水如潮般分开,在铁剑的四周形成透明的水墙。

    各种各样的鱼类与海藻高速后退,变成无数道颜色不一的线,偶尔还能看到相对远处海兽巨大而茫然的眼睛。

    黑色铁剑载着二人一猫在西海底高速前行,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铁剑速度渐渐变慢,雷鸣之声归于寂灭。

    远方海水里出现无数黑色的巨柱,看着就像是竖立的鲸鱼。

    那些黑色巨柱其实是浮岛淹没在海水里的部分。

    这里不是蓬莱神岛,而是西海群岛。

    直至今日,这片偏于西海深处的群岛在名义上依然属于鲛人所有,只不过多年前便被西海剑神抢为了山门。

    铁剑停在西海群岛外远处,没有任何声音,像截断木般继续下沉,直至来到极深的海底才停止。

    这里一片黑暗,看不到任何事物。

    井九向上望去,眼瞳里生出一抹剑火,便看到了碧蓝的天空。

    顾清现在的境界也颇深厚,学着师父的法子以剑火洗目,视线也终于穿透了眼前的黑暗,看到遥远的海面。

    从黑暗的海底望去,遥远的海面就像是一块蓝宝石,无比美丽。

    当然,那块蓝宝石也可能是天空。

    蓝宝石的表面有无数道裂缝。

    那是高空里的数百道白色的气流,也是海水里的线条。

    那些线条是由气泡组成的,连绵数里之长,正在缓慢地消散。

    顾清仰头看着这幕壮丽而神奇的画面,震撼的完全无法言语,甚至忘记了自己在海水里。

    这就是那两位剑道强者在天地间留下的痕迹吗?

    紧接着,又有剑光从极高处落下,没有任何声音。

    西海表面出现无数道极深的裂缝,最深的约有数百丈,离铁剑的位置已经很近。

    如此柔软的海水,在这些剑光之前仿佛改变了性质,似乎粘稠了无数倍。

    要知道这只是外泄的丝毫,可以想象那些剑光的真实威力是多么的恐怖。

    顾清曾经在朝歌城的皇宫里见过冥皇与苍龙之间的战斗。

    那场战斗是神魂相争,虽然玄妙,以声势论却远远及不上此时高空里的两道飞剑。

    剑光斩碎层云,海涛不平,远方一轮朝阳在其间沉浮不定,把海水照亮了些许。

    顾清看到了无数死鱼,甚至看到更远处有几只小鲸鱼的尸体正在缓缓沉降。

    他忍不住望向井九,神情有些紧张。

    他已经隐约猜到,两位绝世强者应该是西海剑神与无恩门的裴先生。

    问题是师父带自己来这里做什么?

    通天境强者之间的战斗,不是谁都有机会亲眼目睹,对任何修道者来说,都是极难得的机缘。

    问题是这里在海底,距离两大剑道强者的战场如此之近,万一哪道剑光落在自己这些人身上该怎么办?

    如果说师父是想要帮裴先生,以我们的能力能帮什么?

    顾清下意识里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白猫。

    此时,海面忽然安静下来。

    无数像碎石一般的东西,从高空坠入海里,如暴雨一般,在海里划出无数道极细的线。

    紧接着,有人落入了海里。

    那个人一动不动,灰白的头发被随着水流起伏,就像是海草一般,然后渐渐被血染红。

    ……

    ……

    每个人在自己的人生故事里都是主角。

    只是有的故事是喜剧,有的是悲剧,有的很文艺,有的很婆媳,有的很热血,有的很传奇。如果有人觉得自己是更大故事的主角,那他必然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比如生的特别好看,家世特别好,或者天赋卓异,或者经历与众不同。

    王小明觉得自己是主角,便是基于这些道理。

    何霑也是这样认为的。

    在修行界他以好运著称,即便现在知道这些好运的背后隐藏着真相,也没有影响他的看法。

    有这样一位亲姨妈,他不是主角,谁是?

    既然是主角,便要参与到故事里来,不能成为观众,更不能远离现场,去蹈什么红尘。

    从宝通禅院往果成寺的旅途没能完成,他违逆了过冬的意愿,悄悄去往海州,乔装打扮成一名渔夫,驾舟深入西海,等着在即将发生的这个大故事里闪亮登场。

    他不是好名也不是好热闹,但这件事情发端于宝通禅院,两个朋友因他而结识,更是自家长辈定下的计划,如此危险,他怎么能放着不管?

    他驾着渔舟在西海上飘了很长时间,没敢靠近西海群岛,也不敢离童颜选择的战场太近,以免引起某些人的怀疑。

    今天清晨,两道剑光毫无征兆地出现,斩碎了晨光。

    西海剑神与裴白发的战斗就这样开始了。

    天地变色,海生巨浪。

    只是瞬间,他的渔船便被巨浪击散,沉入海底。

    何霑不敢飞起,抱着一块木板,在源源不绝的大浪里飘着。

    他感受着高空里那两道磅礴而可怕的剑意,感觉自己就像是飘在水面上的一只蚂蚁。

    直到这时候他才想明白,修行界以强者为尊,真正的主角只能是真正的强者。

    在这个故事里他没有资格做主角。

    不过他本就没想过有能力参与到杀死剑神的行动中,只是想过来看看,看看有什么可以让自己帮忙的地方。

    至于怎么帮他也不知道,事实上直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看明白童颜那个简单至极的计划到底是什么意思。

    海水不停地冲洗着他的身体,让他的思绪变得有些混乱。

    裴先生已经出手,是桐庐还是苏子叶完成的最后一步诱使?他们两个人有没有暴露?他们准备什么时候逃出来?对了,自己的浣溪纱究竟能坐几个人?以前总是独来独往,从来没有机会试过,早知道应该先去一趟大泽。

    他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事情,忽然发现前面涌来的浪变得小了些。

    风消云散,便是碧海蓝天。

    何霑抬头望向天空。

    一道身影从极高的虚境落了下来。

    片刻后,又一道身影从虚境里落了下来。

    两道身影先后落入海中,溅起小至不起眼的水花,渐渐向海底沉去。

    更远处的西海群岛方向,隐约有数十道剑光亮起。

    ……

    ……

    从漆黑的海底向海面望去,就像从井底看着天空。

    那片天空对青蛙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但天空里的人也很发现井底阴影里的它。

    铁剑停在海底,没有人能发现它的踪迹。

    不知道是不是抱着白猫的缘故,顾清发现自己的灵气时刻回满,根本没有气息不足的问题。

    海面涟漪渐平,归于平静,然后再次生出两朵水花。

    裴白发掉进了海里。

    西海剑神也掉了下来。

    顾清脸色苍白,右手紧捏剑诀,随时准备出手。

    井九没有出手的意思,只是沉默注视着前方的海底。

    西海剑神向着下方缓缓沉降。

    他的身形很高大,纵然横躺在海水里,依然给人一种威严十足的感觉,就像是尊雕像。

    无数道极细微的剑意,在他的身躯表面缭绕,看着就像是电丝一般。

    海水在他的身周轻柔游走,凶恶的海兽们纷纷向着更深处、更远处避走,显得惊恐至极。

    阳光穿透海水落在他的脸上,散发出玉一般的白色,鼻梁与下颌的线条略有些生硬。

    他向着海底慢慢沉落,始终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仿佛睡着一般。

    数十里外的海底,裴白发也在向海底沉落。

    他同样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散开的白发在海水里飘动,血水已被洗清。

    两大通天境强者的战斗,结局难道竟是两败俱伤?

    西方的海面上生出数十道剑光,刚出群岛便分作两队,一队向着西海剑神而来,应该是准备救援,一队向着裴白发的位置而去,意思更加清楚。

    顾清再次望向井九,瞪圆了眼睛,心想现在必须出手了,不然裴先生必死无疑!

    就连白猫这时候都伸出前爪,挠了井九一下——它没有看着裴白发,而是盯着西海剑神所在的那片海水,心想既然此人是青山宗的大敌,如此好的机会怎能错过,你应该让我前去杀了他。

    井九没有理会顾清。

    他也在看着西海剑神,视线却没有落在西海剑神的身上,似乎怕惊动了什么,右手则是紧紧地按着白猫。

    ……

    ……

    离开西海群岛的飞剑分成了两队。

    很自然的,地位更高、实力更强的长老与弟子们前去救援掌门,其余人则是向着更远处去。

    杀死裴白发当然是大功一件,但那很危险,而且谁不愿意掌门睁开眼后看到的第一个人是自己?

    苏子叶以客卿身份加入西海剑派,这两年颇得剑神看重,自然不为西海门人所喜,平日里便颇受排挤。

    他这时候当然是要去裴白发那边。

    没有过多长时间,他便与十几名西海剑派弟子来到那片海上。

    飞剑向着海面斩落,西海剑派的隐潮剑法在这种环境下威力极大,很快便破开海水,显现出裴白发的身体。

    苏子叶的脸色变得更加幽绿,气息骤冷,伸手把裴白发从海里抓了出来。

    西海剑派弟子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一片绿叶从苏子叶嘴里飞出,迎风而涨,变成通体莹绿的一只飞舟,瞬间破空而去,向着东面疾驶!

    西海剑派弟子们这才知道苏子叶竟是要救人!

    海面上暴喝连连,众人驭剑追击而去,不曾想海里忽然生起一堵水墙,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那道水墙隐着淡淡的绿色,就像是混杂了很多水草,散发着诡异的腥臭味道,应该是蕴着剧毒。

    西海剑派弟子们躲避不及,撞到了那堵水墙上,纷纷坠落,顾不得追击,赶紧剑守道心,服丹驱毒。

    ……

    ……

    其余的西海门人已经进入那片的海底,来到了西海剑神身边。

    桐庐在最前面。

    他并非在场辈份最高、实力最强之人,但他是剑神最看重的弟子,所以没有人与他争这个位置。

    阳光落在西海剑神的脸上,有些发白。

    看着仿佛沉睡的师父,桐庐的脸色更加苍白,眼里满是挣扎与痛苦,双手微微颤抖,脚下的西冷飞剑嗡嗡作响。

    有人终于发现了不对,厉声喝道:“你想做什么?”

    西海剑神依然闭着眼睛,仿佛无所察觉。

    海水被剑光照亮,森然而连绵不绝的剑意自四处而来。

    桐庐左肩被斩开一道血口,退至数百丈外,失去了最好的机会。

    西海剑派众人盯着右手执剑的桐庐,眼里满是警惕与荒唐的神情。

    你是西海剑派年轻一代弟子里的翘楚,深受掌门重视,即便当年云台一役时表现的如此糟糕,掌门也没有重责……你居然想杀死掌门!难道你忘了掌门是你的师父!真是大逆不道!

    谁也没想到,更加荒唐的事情还在后面。

    一名西海剑派弟子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靠近西海剑神,手掌一翻便落在他的胸口!

    ……

    ……

    西海剑神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神很漠然。

    ……

    ……

    嗡的一声闷响。

    海水狂流。

    剑意森然。

    近处的西海剑派门人被尽数震向远方。

    ……

    ……

    那名出手暗杀的西海剑派弟子无声后退,黑发在水里倒飞,半遮容颜。

    那是一张很普通的脸。

    原来,西海剑神根本没有昏迷。

    他是装的!

    但在这种时候,少女的眼里依然看不到任何惧意,平静如常。

    因为她是过冬。

    在她的修行岁月里,已经遇过太多不普通的人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