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八十八章某人出关
    时间过去了三年,世间一切如常。

    青山与往年一样,雾气缭绕,偶见剑光。已经离开六年的井九被提及的次数越来越少,就像当初在雪原时一样,反而是三年前的西海之乱经常被讨论,青山弟子们很好奇那位长老究竟是谁,到底有没有救走过冬。

    神末峰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多了一匹马。那匹马没有什么活需要做,终日里便是在山间吃草闲走,唯一有些恼火的地方便是经常会被峰间的猴子们骚扰,直到双方混得熟了,这种情况才好了些。

    某天清晨那马走到金鞭溪畔饮水,一只调皮的小猴子骑在它的背上,挥舞着树枝,发出只有顾清听得懂的叫声。

    元曲从树林里钻出来,手里拿着几块碎裂的黑金石,看着眼前的画面,怔了怔后,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

    剑光落下,顾清现出身形,看着师弟手里的碎黑石,想起三年前的画面,余悸难消说道:“师姑……又在练剑?”

    元曲高兴说道:“是啊,师父现在的境界更厉害了。”

    顾清心想这确实是值得庆贺的事情,但何至于如此高兴?

    元曲指着溪边的马说道:“师兄你就没看出来这是什么?”

    顾清怔了怔才明白他的意思,微笑说道:“封候这种事情是凡人乐事,与你我可没有什么干系。”

    元曲无奈说道:“兆头!我是觉得这个兆头极好。”

    顾清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

    赵腊月准备出山参加中州派大会,说想去看看。

    如果只是看看倒也罢了,虽然不知道她是想看白早还是谁,但谁都知道她的目标肯定是长生仙箓。

    中州派开派三万年大会,广邀世间宗派参加,拿出长生仙箓做为问道之赏。但不是所有修道者都有机会,中州派的规则很清楚,要求参与问道大会的修行者,修道时间不能超过六十年,同时境界不能低于金丹圆满。

    中州派的金丹圆满可以视作青山派的游野初境。

    这次问道大会可以被视作梅会的高级版本,去年那届梅会的最终获胜者,也都拿到了参加的特别许可。

    顾清不记得去年梅会的道战第一是谁,但记得很清楚棋战的胜利者又是镜宗的雀娘。

    何霑不再下棋,童颜与井九不出现,镜宗雀娘便是毫无争议的当世棋道第一。

    朝歌城里的郭大学士甚至认为她现在已经有了童颜那年梅会时的水准。

    按照中州派的规则,每个宗派可以选中一位符合条件的年轻修道者参加问道大会,当然中州派自己不受限制。

    如此严格的挑选条件,很多小宗派连一个人都选不出来,就算是昆仑、大泽这样的大派也只能选出一两个人。

    青山宗符合条件的弟子却不少。

    由此可以看出,青山宗不愧是正道修行界的领袖,底蕴之深厚非别派所能比。

    够资格参加问道大会的弟子多,名额却只有一个,竞争自然激烈。

    最开始的时候,很多视线落在两忘峰上。

    过南山、尤思落、顾寒等弟子现在都已经踏进了游野境。

    后来神末峰传剑书诸峰,说赵腊月准备参加,那些视线顿时全部落在了她的身上。

    做为神末峰主,赵腊月要与后辈弟子相争,自然引起了一些非议。

    诸峰长老心想仙箓谁不想要,你能去,难道我们就不能去?

    结果他们往自家一看,符合条件的人竟是一个都没有……

    直到这时候很多人才想起来,赵腊月的年龄要比过南山他们还小很多。

    ……

    ……

    赵腊月从洞府里走了出来,接过元曲递过来的碎黑石,认真看了很长时间,眉头微蹙,似有些不满意。

    顾清上前行礼,取出两幅画。

    赵腊月把手里的碎黑石扔到崖下,接过画看了两眼。

    “这是李家被偷走的那幅古画。”顾清介绍道:“这幅画在很多书里都有记载,名气很大,一直被李家藏着,他那个朋友一开始便是盯着这幅画,所以变卖家产的时候没有做手脚。”

    那幅画的内容是星夜与老山,崖畔有薄雾,雾里有位撑着伞的姑娘。

    那位姑娘眉眼如线,看似温婉,眼神却漠然至极,两种情绪合在一处,令人印象极为深刻。

    画家用的手法很复杂,夜幕与老山的色块极为大胆,星辰与姑娘的线条却是格外细腻。

    观画者很容易生一种感觉,当时画家的心情就像他的手法一样复杂。

    “那人极为谨慎,一直没有出手,就在南边等着,找出来确实花了些气力。”顾清接着说道。

    赵腊月静静看着画,没有说话。

    这画自然极好,不然也不会有如此大的名气。

    她生在贵族之家,自然能看出好来。

    但她觉得有些不对劲——画里的女子仿佛在哪里见过一般。问题在于这幅画保存的虽然极好,边缘还是已经发黄脆化,年代极为久远,画里的女子想来也是数百年甚至千年前的人,她能在哪里见过?

    她想了想,说道:“送回去吧。”

    这是井九交待的事情,顾清自然会办的妥妥当当。

    她接着看第二幅,这是一幅素描的画像,应该画好没多长时间。

    经过数年时间,卷帘人终于完成了玄阴宗、不,应该说是玄阴教新任教主的画像。

    这位教主自称明王,年龄三十左右,约十年前忽然出现在冷山,魔功惊人,而且提升极快。

    最重要的是,据说他已经得到烈阳幡的完全认主。

    能够完全发挥出烈阳幡的威能,几乎可以等于一位通天境战力。

    元曲在旁听着顾清的话,生出强烈的挫败情绪,不禁有些茫然。

    他与顾清的修行天赋都不错,而且得遇明师,境界提升颇快,顾清眼看着便要突破至游野境,他也相差不算太远,然而和那个玄阴教主比……那人修行的时间与自己差不多,居然便如此强,这也太不公平了。

    “邪道威能大多假于外物,就像我现在若不压制弗思剑,亦能与破海一战,但那又有何意义?”

    赵腊月说道:“以此人的年龄与修为想完全收服烈阳幡必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再难踏入真正大道,非你我所取。”

    元曲若有所思,忽然想到一种可能,说道:“此人叫做明王,难道与皇城里的明供奉有什么关系?”

    顾清摇头说道:“前些天明家专门自查过,族里没有这样一人。”

    赵腊月看着画像里那个年轻魔头的脸,心想怎么这也像是在哪里见过一般。

    这一次她终于想起来了。

    当年在朝歌城里,她专门让家里人去清天司库房画了一幅像。

    “原来是你。”

    看着那个年轻魔头煞气十足的眼睛,她心想哪里是什么明王,反过来才对。

    想到当年的事情,她抬头看了顾清一眼,有些不喜。

    顾清心里咯噔一声,心想师父又哪里做错了?

    他行事向来谨慎稳妥,很少犯错。

    他现在早就已经明悟,师姑用这种眼神看他时,其实都是在看师父。

    赵腊月没有解释,心想当年我就说应该斩草除根,你偏不听……

    忽然。

    一道清亮的剑鸣从天光峰里生出,传遍九峰。

    想参加中州派问道大会的弟子,这时候便应该去天光峰参加试剑。

    赵腊月踏上弗思剑,破空而去。

    顾清与元曲紧随其后。

    峰顶归于安静。

    片刻后,白猫从洞府里踱了出来,颈间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

    寒蝉趴在它的头顶,眼珠骨碌转着,盯着那个铃铛,很是好奇。

    白猫走到崖畔,望向远处的碧湖峰,眼神有些凝重。

    试剑即将开始,青山大阵改变气息,碧湖峰顶的雷暴消失。

    留在碧湖峰的那段雷魂木快要熟了,它觉得自己应该回去盯着才是。

    问题是那几段雷魂木还在上德峰,这该怎么办?

    井九你怎么还不回来呢?

    ……

    ……

    今次青山试剑还是在天光峰下的剑林举行,只是因为有境界要求,所以参加的弟子要少很多。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今天的云雾特别重,适越峰的长老试了几次都没能清除干净。

    南忘有些不耐烦,说道这有什么关系,连声催促迟宴。

    今日清容峰开红叶宴,她急着回去喝酒。

    迟宴看了眼云雾,觉得今日似乎会发生什么事情,微微皱眉,举手示意剑争开始。

    飞剑破开云雾,带出无数道好看的线条,石柱上被切出无数裂痕,石屑簌簌落下。

    参加试剑的都是两忘峰弟子。

    剑争依然激烈而且精彩,但谈不上什么凶险,尤其是与当年井九参加的那次试剑大会相比,更显平和。

    一道蓝色如海的剑光敛于雾里。

    雾气渐分,过南山与尤思落走了出来,对视一笑。

    过南山是掌门真人首徒,也是两忘峰首席,境界实力极强,理所当然地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然后,所有的视线都望向了崖间最后方。

    那里是神末峰的位置。

    赵腊月驭剑而至。

    ……

    ……

    浓雾笼罩石林,隔绝视线。

    赵腊月与过南山站在相距十余里的两根石柱上。

    这已经是游野初境的极限。

    没有人会觉得赵腊月是以大欺小,不管是年龄还是修行的时间,她都不如过南山。

    只不过当年她再续神末峰传承,成为景阳真人的再传弟子,才成为了师长。

    但过南山不敢轻视这位小师姑,更不想输。

    今次世间所有天才都会去参加中州派的问道大会。仙箓可以增加寿元自然是很重要的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得到仙箓便能接触到仙人留下的气息,能感悟到更高的至理,对修行来说意义极为重大。

    浓雾隔绝视线,只能用剑识确定对方的位置,在很多人看来,这对过南山有利。

    赵腊月的天赋再如何强,修行的时间毕竟不如过南山,剑识能够覆盖的范围必然有限。

    山风吹拂着雾气,她闭着眼睛,头发更加凌乱。

    忽然,她睁开眼睛,望向雾深某处。

    一道红色剑光忽然出现,把浓雾照成朝霞。

    弗思剑破空而去。

    “噫?”

    南忘忽然抬头望向雾里。

    对她来说,一场游野境的战斗不值得关注,但赵腊月出剑的时候,她发现了些问题。

    弗思剑的颜色有些不对。

    ……

    ……

    雾破。

    弗思剑静静停在过南山的眼前。

    过南山的眼神很复杂。

    他还没有找到赵腊月的位置,她的剑便到了。

    弗思剑能停在他的眼前,便意味着可以做更多的事。

    收比放更难。

    过南山有些不明白,她是如何能够穿越层层浓雾,确定自己的方位。

    如果是别的宗派,比如中州派或是大泽的高手,这时候或者可以用法宝护体,挡住飞剑再争取转机。

    青山不管这些,讲究的就是有去无回。

    这场剑争自然是赵腊月赢了。

    四周安静了很长时间,然后惊呼声响起。

    过南山师兄居然输了。

    这真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关键在于,做到这件事情的赵腊月还很年轻,修行的时间不长。

    最令人感慨的是,想到赢了过南山的人是赵腊月,人们又生出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在青山宗,赵腊月这个名字就意味着天才。

    最年轻的峰主,最年轻的游野境……无数难以想象的修行纪录,都是由她创造。

    景阳师叔祖之后,再也找不到能与她相提并论的人物。

    井九从雪原归来时,声望更盛,但随着他境界停滞,消失数年,那种情形早已消失。

    看着从雾里走出来的赵腊月,不知道多少人在敬畏赞叹,这才是青山宗的真正天才。

    又不知道有多少人不甘想起了在身后峰顶闭关的那名天才弟子。

    只有他能够压过赵腊月一线。

    这是很多人的看法。

    ……

    ……

    云雾骤散,阳光洒落,照亮天光峰。

    峰顶忽然出现了一道彩虹。

    彩虹下有一个人。

    这是怎么回事?

    南忘微微挑眉,觉得今天有意思了。

    迟宴微微皱眉,发现今天果然要出事。

    白如镜、墨池等天光峰长老霍然起身,神情有些激动。

    消息比云雾散开的更快。

    青山众人震惊无语,向峰顶望去。

    白如镜看着峰顶感慨说道:“当年进去的时候就是这样,竟是没有任何变化,道心之坚,果然举世无双。”

    峰顶的那个人是卓如岁。

    他是青山掌门真人的关门弟子、号称百年来天赋最高。

    从北鹤轩进入洗剑溪畔,再拜掌门真人为师,然后他便开始闭关。

    这一闭便是二十余载。

    今日他终于出关。

    ……

    ……

    (昨天那章更新后收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愿大家都平安喜乐,无论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