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八十九章新湖,破庙,星空
    东海畔有片青翠山谷,谷里有个深不见底的地洞,洞里雾气弥漫,阴风阵阵,正是与鸣泉秘境齐名的通天井。

    为了防止冥部强者甚至是大军从通天井里爬出来为祸人间,这里四周布置着极为强大的禁制。

    当年东海神尼甚至就把水月庵就建在了不远的地方。

    所以这里虽然风景极佳,却从来不是景点。

    井九站在崖边,背着双手看着里面,就像是一名游客。

    阴风卷动雾气,在通天井里形成无数道湍流与漩涡,比高空里的罡风更可怕。

    视线所及之处,皆是一片黑暗,无法看清下方究竟有什么。

    井九记得自己没有去过冥界。

    现在算是去过了。

    果然如书里所说,通天井里一共有十三层。

    他忽然感觉到了些什么,回首望向远方。

    青山就在那个方向。

    他静静看着那边,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通天井里溢出一道阴风。

    他伸出右手,仿佛有粒无形的事物落在掌心。

    他用神识感知片刻,眼里生出些感慨的情绪。

    与冥皇设想的不同,冥界知道他逝去的消息后,没有立刻迎立新君,而是陷入了混乱之中。

    冥师又要镇压叛军,还要与别的势力谈判,已然焦头烂额。

    不过也许这一切都在冥皇的计划之中,长时间的稳定往往会建立在一次真正的大混乱基础上。

    当冥界的混乱结束,迎来新的君王,他会找时间亲自下去一趟,把冥皇之玺送回去。

    如果换作是师兄,肯定会亲自选定新的冥皇,但他不会这样做。

    这是冥部的事情,应该由冥部自己决定。..

    井九转身离开。

    通天井四周都是禁制,崖上贴着符纸,还有果成寺高僧留下的经文。

    那道阴风与他的停留,自然惊动了某些人。

    没过多长时间,数名容颜清秀美丽的少女飞到崖畔,面带警惕望向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请庵里师长传讯诸派,只怕是有极厉害的冥部妖人从通天井里潜上来了。”

    为首的那位少女担忧说道:“说不得是对中州派的长生仙箓有想法,只希望不要出大事。”

    她们并不知道,自己担心的那个人这时候已经到了水月庵里。

    水月庵在青谷那面,就如果成寺分成前寺后院一般,也分作内外两院,外院负责俗世事务,内院才是真正所在。

    井九落在庵里深处,没有惊动任何人,因为这里已经有一顶青帘小轿在等着他。

    青帘小轿里是水月庵的太上长老。

    他知道对方的意思,但没有停下与对方交谈,只是点了点头。

    除了庵主与这位太上长老,没有人知道他来了水月庵。

    三年前西海之乱的过程早已传开。

    所有人都以为过冬死了。

    如果让人知道过冬被他回到水月庵,便一定能联想到,在西海里带着她离开的那位青山长老便是他。

    这件事情本身无所谓,青山宗难道还会怕西海剑派质询?

    关键在于,当时为了避开西海剑神的那一剑,井九用的是幽冥仙剑。

    那些画面与细节,会让有心人想起朝歌里那个从镇魔狱逃到天空、就连苍龙都没追上的身影。

    中州派早已认定那道身影与苍龙之死有关,如果知道是他,会带来很大的麻烦。

    至少他想拿走那道仙箓会成为不可能的事。

    这次他去中州派参加问道大会,最后还是可能暴露,不过那时候他应该已经把仙箓拿到了手里,那便无所谓了。

    禅室的墙上开了一道很大的圆窗,下沿已经到了地面,明显是新凿的。

    圆窗外有片湖水,湖畔密密生着很多名贵花树。

    现在已是深秋,这里依然四季如春,花树盛开。

    湖是新挖的,那些树也是新移过来的。

    窗外的树太密,呈现出来的画面,自然不如三千庵堂那边清美。

    如果说这也是一张团扇,画师的水准明显要拙劣很多。

    井九看了一眼,心想这种事情还真不适合你。

    当然他不会把这些想法说出来,推着轮椅出了禅室,来到湖畔。

    来到湖畔,能看到的花树便不再那般密,清旷了些。

    过冬满意的嗯了一声,说道:“明天我就让人砍了这些树。”

    井九心想如果把树全部砍光,一片秃湖也无甚看头。

    忽有风起,海棠树上落下花雨,洒在二人的身上。

    在世间三年,他与过冬没有遇着什么事情。

    遇着事情,往往不是事情在那里等你,而是你自己去找事。

    过冬曾经热血,现在依然热血,但无数年时间过去,那些行侠仗义的事情早已做腻,不再像当年那样四处找事。

    赵腊月当年是还有新鲜感,弗思剑才会染那么多血。

    不管是哪种井九都无所谓,只是安静陪着。

    想着赵腊月,先前那种微妙的感觉再次出现,井九微微挑眉。

    新湖里没有太多水草,鱼儿游动的有气无力。

    过冬看着湖面,问道:“有事?”

    井九说道:“我要走了。”

    过冬想了想,说道:“保重。”

    井九可以直接从通天井离开,专程回水月庵,便是要与她告别。

    以过冬的性情,应该说不送,之所以说保重,是因为知道他还会再回来。

    带着长生仙箓。

    井九把她推回禅室,然后离开。

    过冬坐在轮椅上,看着窗外,没有回头。

    窗外的花树真的太密。

    她挑了挑眉,有些不喜,让人来砍掉。

    花树都砍掉了,然后被运走。

    眼前一片开阔。

    过冬看着天上的云,沉默不语。

    白云从湖里出来,在青翠山谷里留下一道影子。

    井九走出庵外,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天,看了看云。

    ……

    ……

    某地有座无名的野山,山里有一间破庙。

    深秋时节,万物肃杀,山道被野草掩没,根本没有旅客经过,但今夜破庙里有很多人。

    与人间相比,修行界有自己的很多约定。

    无人的野山破庙,一旦点起篝火,修行者们便会像蛾子一样聚拢。

    当然,前提条件是安全。

    这里离云梦山不远,已经在大阵的边缘,自然没有邪道妖人敢在这里闹事。

    篝火会给人带来温暖,心理上的,而且在这里可以交换消息,互通有无。

    就像人间的酒楼或者青楼。

    破庙的火堆旁坐落了人。

    大多数人都戴着笠帽,不愿意被人知晓自己的身份。

    人群里的三个光头便更加醒目。

    那三位衣着简朴的僧人来自果成寺,人们很自觉地把最好的位置让了出来。

    “今夜真是难得的热闹。”有人笑着说道。

    修行者的数量本就很少,平日里想遇见一个同道都很困难,往往篝火点燃一夜,也无人来访,哪像今日居然聚拢了这么多人。

    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因为中州派即将召开的问道大会,不管有没有受邀,很多修道者都会过来看看热闹。

    人们谈论的自然也是这件大事,最关注的则是决定仙箓归属的问道大会。

    那道长生仙箓他们想都没想过,但说说也是快活,似乎这样也能沾上一丝半点仙气。

    很多个天才修道者的名字被提及,在火光里不停来回。

    “奚一云真的很强……”

    有人说道:“他是一茅斋主布秋霄的亲传弟子,苦读二十载,据说得到镇斋之宝认主,就像那位明王一样。”

    “听闻悬铃宗那位也很不错。当然不是德少宗主,她每天只顾着玩,境界提升太慢。”

    “青山剑宗这次去的是谁?过南山还是尤思落?”

    “你真是消息闭塞,难道没听说赵腊月会参加?”

    “你这消息也不快……居然连卓如岁胜了赵腊月都不知道。”

    “你说谁?卓如岁?那个入门便开始闭关的小怪物?”

    破庙里响起一阵惊呼,火堆摇晃不安。

    人们兴奋地讨论着这件事情。

    有个人戴着笠帽,藏在角落的阴影里,很不引人注意。

    前面无论这些修行者说什么,那人都没有反应,直到听到赵腊月输给卓如岁,笠帽才动了动。

    “当时卓如岁说的是天光峰一脉领教景阳师叔祖的绝学,你们看看这傲气,根本没有把赵腊月放在眼里。”

    那位消息灵通的散修说道:“他获胜之后更是嚣张,指着赵腊月的鼻子说,就凭你也能继承师叔祖的衣钵?”

    有人耻笑道:“你就继续编吧,一看就是没见识的,赵腊月是神末峰主,是卓如岁的师姑,他再如何狂傲,说这样的话,做这样的事,就不怕被剑律老人家一剑斩了?”

    那位散修面色微红,说道:“我也是听人转述,纵使细节有出入……就算没指着鼻子……意思总是差不多。”

    有人说道:“不管是卓如岁还是赵腊月都没有什么意义,此次问道大会明显已经内定。”

    “道友此话何解?”有人问道。

    “你我都知道这次的规矩是每派只能出一人,那为何中州派自己却不守规矩?不管是童颜还是白早,都不会弱于卓如岁和赵腊月,听说这次还有个神秘人物,几个打一个,你说谁会赢?”

    那人摇头说道:“如果真是内定,中州派为何不把仙箓留着自己用,还非要多此一举?莫要以小人之心猜忖,中州派能成为正道领袖,自然有其道理,青山剑宗就始终差点意思,从不愿意与我们这些小派打交道,太过狂傲。”

    人们想着青山宗平日里的行事风格,确实如此,不由纷纷点头。

    有人说道:“青山傲气自然有傲气的资格,因为实力就是这么强。”

    “现在青山宗两位通天,破海境强者众多,实力只怕已在中州派之上,为何声势始终压不过去?”

    “自然是因为中州派有白仙人。”

    “青山不也有景阳真人?”

    “白仙人留下仙箓庇佑人间,景阳真人可什么都没留下。”

    那人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道:“听说非但没留下什么,还带走了青山宗好些宝贝。听说青山九峰里都有很多人对此事极有意见,不过当年青山宗有事景阳真人都不管,哪里还会想着飞升后给青山留些什么。”

    三名僧人一直沉默不语,

    一名僧人低着头,看不到脸。

    一名年老的僧人闭着眼睛在休息。

    那名年轻些的僧人听着这些话,脸越来越红,直至快要忍不住,终于轻推了老僧一下。

    老僧睁开眼睛,看着他笑了笑,说道:“想说就说吧。”

    那名年轻僧人如蒙大赦,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那些修行者,舌绽春雷喝道:“你们这帮蠢货!”

    众人惊呆,心想这位果成寺大师怎么了?

    年轻僧人站起身来,看着那人说说道:“你说景阳真人带走了青山的宝贝,但有没有想过,那些宝贝本来就是真人自己的?你还说不管青山发生了什么事情真人都不管,但你有没有想过,任何人想对付青山的时候,难道敢不想想他?”

    听着这话,人们先是觉得很荒谬,接着却是惊醒了,要知道年轻僧人的前半句还可以反驳,但后半句……

    景阳真人飞升前的二百年,可以说是青山历史上发展最好的时候,从来没有遇到什么真正的危机。

    为什么?因为景阳真人是朝天大陆境界最高的那个人。

    虽然他长年在神末峰里呆着,从来不理世事,但他还是境界最高的那个人。

    只要他在,便没有任何人敢觊觎青山。

    这个道理如此简单,但不管是世间的修行者还是青山里的很多人,却从来都没有想明白过。

    或者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去想这件事。

    这个事实,令人感慨。

    破庙里变得很安静。

    没有人注意到阴影角落里,那个戴着笠帽的人已经离开。

    那人来到山野里,跃至树梢,手指轻动,无数树枝悄无声息落下,自然搭成一方平台。

    他取出竹椅放到平台上,摘下笠帽,躺了上去。

    今夜的风特别大,呼啸作响,把云刮的极其干净,星辰很是耀眼。

    星光落在他的脸上,依然完美,没有任何情绪。

    破庙里那些人说的话,对他的心情没有任何影响。

    山风变得越来越大,树枝微微摇动,平台没有倾覆的危险,竹椅却发出吱吱的声音。

    井九心想又要修了,不知道十岁有没有在果成寺种竹子,不然可以寄过去让他修。

    夜风呼啸,大树微摇,眼里的星辰与山野,仿佛都在移动,有些梦幻。

    如果想把此景入画,需要很好的画工。

    这让他想起破庙里那个低着头的和尚。

    今夜何霑还真的在。

    然后他望向远方的青山。

    长生仙箓的吸引力很大。

    他算到卓如岁会出关,却没想到赵腊月会输给他。

    当年在神末峰他对她说过几次不能输。

    怎么却输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