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九十一章杠铃或银铃般的笑声
    迎仙谷一片安静。

    人们看着井九与那顶青帘小轿,脸上满是震惊不解的神情,觉得此事好生荒唐。

    南忘微怒问出在场所有人想问的话:“你在胡闹什么?青山弟子怎么能代表别派出战?”

    “不能代表青山,我只能用别的方法。”

    井九的语气很平静,只是叙述,没有别的情绪。

    但他的意思很清楚,问道大会他一定要参加。

    南忘大怒,喝道:“难道你要离开青山,去水月庵当尼姑!”

    所有人都看着井九,等着他的回答。

    对修道者来说,宗派归属乃是最重要的事情,井九的做法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更匪夷所思的是,水月庵居然答应了。

    “问道大会规则没有禁止,我便可以代表任何宗派出战,不用离开青山。”

    井九的神情依然平静,理所当然至极,仿佛自己说的事情与荒唐一词没有任何关系。

    几位悬铃宗的女弟子睁大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说道:“没想到井九公子居然是……居然是……”

    “他就是这样一个厚颜无耻之人。”

    瑟瑟气鼓鼓说道:“答应我的事情一直没做,这都已经多少年了!”

    南忘才是最生气最失望的那个人,因为她想的更多。

    井九居然要代表别派出战,水月庵还接受了……要知道井九是景阳的弟子,难道这是连三月的意思?

    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衣袖微动,便准备把井九抽昏,直接带走。

    方景天看了眼四周,发现很多与青山不睦的宗派人士脸上都带着看热闹的神情,中州派的越千门更是似笑非笑,脸色微沉说道:“此事稍后再议。”

    说完这句话,他便向着峰里隐着的山居走去。

    在他想来,青山弟子自然会随着自己离开,只有井九一人会被留在原地。

    没想到,幺松杉、雷一惊等两忘峰弟子,都是向着井九走了过去,执礼甚恭,向小师叔请安,这才离开。

    注意到这点,方景天的眼神更冷。

    顾清自然没走,站在井九身后。

    水月庵众人也离开了。

    那位原本要参加问道大会的小姑娘,瞪了井九一眼,心想回去后一定要请太师叔收回成命。

    井九带着顾清向山上走去,远远跟着青山众人。

    就算他要代表水月庵出战,但还是要住在青山宗的地方,他又不准备真的叛出师门。

    一位姑娘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几粒可爱的小雀斑,对着井九款款拜倒。

    镜宗雀娘,连续三年梅会棋战第一。

    她认为童颜与井九是自己在棋道上的先生,今日相见,自然要前来行礼。

    井九微微点头,从她身边走过。

    接着又有几名大泽与悬铃宗弟子出来行礼,都是当年被在他救出雪原的。

    卢今、伍鸣钟、殷清陌,这三名曾经与他一道参加道战的小组成员,今天也都来了,纷纷上前行礼。

    瑟瑟像只小鸟般追了上来,带着几分佩服与嘲讽说道:“你可以啊,居然和水月庵都混这么熟了。”

    井九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瑟瑟心想你答应我的事呢?忽看着远方一道白影闪过,笑着说道:“你家那位来了,我再找时间寻你说事。”

    井九明白了,她要办的事情看来比较麻烦,不便在这种场合下细说。

    顾清忽然说道:“师父,我在前面等你。”

    井九看着前方青松下那个女子依然柔弱的身影,嗯了一声。

    暮光从青松伞盖间漏下,变成无数丝缕,落在二人的身上。

    白衣飘飘。

    白裙飘飘。

    真是一对璧人。

    看到这幕画面,迎仙谷里的修行者们心里生出这样的感慨。

    那几名参加过那年雪原道战的修行者,更是想起了当年的画面。

    修行者渐渐散去,把崖畔的青松与安静留给二人。

    这里是云梦山,没人想让白早仙子不喜。

    “过……前辈还好吗?”

    白早看着他好奇问道。

    如果过冬真是童颜师兄猜测的那位前辈,为何会在西海败给剑神,还会被井九所救?

    不等井九开口,她继续说道:“这三年你一直与她在一起?你是不是成了她的弟子,水月庵才会同意你代表出战?”

    她有很多问题,在说的过程里却自己得出了解释。

    这种推论很有道理,而且最符合她的意愿。

    井九没有想到她居然猜到西海那人是自己,有些意外,说道:“她还不错。”

    白早看着他背着的铁剑,有些吃惊道:“在朝歌城的时候便感觉你的境界已经突破,我还以为卷帘人看错了。”

    井九说道:“想着有人会来找麻烦,隐藏了一些实力。”

    他的语气很淡然,白早听着却觉得很甜,因为这代表着信任。

    而且要换成以前,他必然懒得解释,她觉着他对自己的态度真的改变了很多。

    “那你真要代表水月庵出战吗?”

    白早担心说道:“青山的师长只怕不会同意,会很生气的。”

    井九说道:“我在青山没有师长。”

    白早这才想起来他是景阳真人的再传弟子,现在青山里确实没有人是他的师长,忽又想到一件事情,有些后怕,轻拍胸口说道:“幸亏我们不是同门,不然我岂不是要喊你师叔?”

    井九心想那应该是师叔祖。

    白早认真说道:“这次问道大会具体情形我也不知,只知道可能与云梦幻境有关,我打听清楚了再来告诉你。”

    井九说道:“好的。”

    ……

    ……

    中州派为青山安排的居所在迎仙谷最深处,是散落在崖前的十余幢木屋。

    那些木屋都是由珍贵的硬木制成,叫做蜕皮之屋。

    之所以会有如此吓人的名字,是因为那些硬木表面被人工用小刀细细削出无数道刻痕,形成极美丽而诡异的密纹,看着就像是蛟蛇褪下的皮,手感非常舒服,坐卧亦是如此。

    顾清带着井九走进一幢木屋。

    木屋背后的栏外便是绝壁,下方云雾缭绕,颇有仙意。

    井九看了他一眼。

    顾清唤出飞剑,在四周的空气里无声而落,无数道剑光如丝般织成密网,然后渐渐消失。

    这是承天剑法里的一式,可以像某些阵法隔绝神识窥探。

    井九对他的境界提升比较满意,指点了两句。

    “承天剑法是对阵法的模拟与再造,但终究是剑法,你不要用的太拘谨,失了灵气。”

    顾清认真听着,说道:“卓师兄对承天剑法的掌握在我之上,而且那天他还用了至少四座峰的真剑。”

    井九说道:“那又如何?难道他就能赢了腊月?”

    顾清很是苦恼,心想当时无数双眼睛看着师姑确实输了,您这个问题叫我怎么回答?..

    他认真说道:“卓师兄真的很强。”

    井九解下铁剑递给他,坐到栏前的地板上,看着崖外的云雾说道:“再强也强不过腊月。”

    顾清捧着铁剑,心想这对话还怎么继续?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说道:“我想起来,那天试剑之前,师姑曾经对元师弟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当时元师弟因为王小明的事情有些挫败,王小明就是玄阴教主,您当年……”

    “不重要的事情不要提。”

    顾清心想那是师父您当年决意要去杀的人,卷帘人花了几年时间才查出来,怎么就不重要了。

    “师姑当时对师弟说的是邪道威能大多假于外物,如果她现在不压制弗思剑,能战破海……”

    顾清越想越觉得不解,说道:“卓师兄再强也到不了破海境,如果真是如此,师姑为何会输?”

    井九沉默了会儿,忽然说道:“真是个小笨蛋,都不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

    顾清这才明白为何师父会认为王小明的事情都不重要。

    师父难得真情流露,居然被自己听了去……

    他紧张得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幸亏这个时候屋前传来幺松杉的请安声。

    ……

    ……

    蜕皮之屋的前厅里已经满是人。

    方景天坐在最上方,南忘坐在左侧,天光峰长老白如镜与一位适越峰长老坐在对面。

    其余弟子自然站着,卓如岁在人群里很不起眼。

    这是青山议事的节奏。

    井九走进来,看着屋里的情形,站在原地,没有行礼的意思。

    屋里的气氛有些紧张。

    顾清看了看四周,搬了个椅子过来,放在南忘的下手,退回人群里。

    井九对顾清的表现本来很满意,但看着他把椅子放得离南忘那般近,又有些不满意。

    要说麻烦,连三月自然居首。

    第二便要算南忘。

    不然当年他怎么会动不动就在洞府里闭关?要知道在崖边修行空气更好。

    那时候,少女南忘每夜都在清容峰顶发酒疯,向着对面高唱南蛮情歌。

    清容峰对面就是神末峰。

    很吵。

    井九想着这些事情,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屋子里的紧张气氛顿时消解,只是有些尴尬。

    顾清搬椅子过来,便是要提醒所有人,他的师父与这四位长老乃是同辈。

    商议事务可以,但不要摆出问审的作派。

    南忘性子急,问道:“你与水月庵到底是怎么回事?”

    井九说道:“无事。”

    南忘翻了个白眼,说道:“那为何她们会同意你如此荒唐的行事?”

    井九想了想,说道:“景阳真人与水月庵有旧,可能是因为这个。”

    南忘最不想听到的便是这个答案。

    她还没有来得及发飙,屋里便响起一道暴怒的声音。

    白如镜厉声说道:“你是我青山弟子,怎么能代表别派去参加问道大会!”

    井九会回答南忘的问题,虽然很不走心,但看都没有看此人一眼。

    白如镜更是愤怒,喝道:“这件事情没有可能,除非你想被逐出山门!”

    井九依然不理,只是静静看着地面。

    人群里,卓如岁耷拉着眼皮,也在看着地面。

    除了两个看地的人以及不知何时离开的顾清,屋里所有人都在看着方景天。

    做为掌门真人与剑律元骑鲸之后的青山第三人,在场只有他有资格做出最后的决定。

    方景天神情淡然说道:“没有这样的道理,除非你不把自己视作青山弟子,才可以这样做。”

    井九依然不理会。

    议事变成有去无回的单方面说话,屋里的气氛更加尴尬。

    顾清走了进来,端着杯茶放在了井九身旁的茶几上。

    尴尬的气氛稍微得到了些缓解。

    井九觉得没有必要,但也不想拂了弟子的好意,端起茶杯喝了口。

    白如镜更加生气,指着顾清说道:“只知道溜须拍马,如何能成大道!真是有什么样的师父,便有什么样的徒弟!”

    如今顾清不止在青山九峰,便是在修行界都有很好的名声。

    他是景尧皇子的老师,而且行事极为缜密周到,把神末峰的事务打理的极好。

    但也有些带着贬意的议论,说他事师过谀。

    顾清不是很在意这些议论,但今天却是出自青山师长之口,情形自然不同。

    他脸色微变,没有说什么。

    井九放下茶杯,望向白如镜说道:“你也会教徒弟?”

    他说的是柳十岁。

    屋里大部分都是两忘峰弟子,非常清楚那段往事。

    柳十岁在云台一役里立下大功,重归青山。

    当年对他极为无情的白如镜想重新收他为徒,被柳十岁拒绝。

    白如镜丢了大脸。

    青山九峰都知道,不能在他面前提起这件事。

    井九却说了出来。

    白如镜脸色微红,说道:“至少我没教出一个被关在剑……”

    井九不想再听下去,站起身来。

    别人没有如何,方景天却是眼瞳微缩。

    井九转身向屋外走去。

    顾清自然跟着。

    看似无礼的行为代表着强硬的意思。

    他不在乎这场青山议事。

    没人有资格来判断他是不是青山弟子。

    “荒唐至极!荒唐至极!”

    白如镜大怒喊道:“待掌门师兄来后,一定要严惩此人!不,要把他逐出山门!”

    南忘斜了他一眼,心想莫不是个白痴?

    方景天沉默不语,在心里想着,明明知道他不是小师叔,为何他刚才起身的时候,自己居然有些害怕?

    ……

    ……

    中州派邀请了世间所有宗派,无数修道者云集此地。

    对很多散修与小宗派修行者来说,虽说没有资格问道,前来观礼闻道也是极难得的机缘,对以后的修行会有极大影响。要知道此次盛会,中州派掌门谈真人与青山掌门柳真人都会亲自宣道,只有水月庵的太上长老了婉拒了邀请。

    能够听到两位最顶尖的通天境大物讲道,还有可能看到道法演示,机会确实难得。

    井九让顾清不用侍奉自己,去认真听几天。

    他自己当然不会去,坐在栏边看着云里的山谷,静静想着事情。

    所有人都应该在听二位真人宣道,他以为会无人打扰,没料到有银铃声随山风传来。

    瑟瑟坐到他的身边,埋怨说道:“你答应我的事,还做不做了?”

    井九说道:“做。”

    瑟瑟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说道:“帮我杀了老太君。”

    井九看了她一眼。

    他见过很多稀奇古怪的事,听过很多匪夷所思的请求,但要他帮自己杀亲奶奶……这还是第一次。

    井九想了想,说道:“好。”

    瑟瑟很是开心,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她手腕间的银铃轻响,仿佛也在欢笑。

    ……

    ……

    (先啧啧两声,然后有朋友关心问道大会要写多少章,提前说,要写好多好多章~因为设计的情节我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