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九十四章我本游野中人
    很多事情不需要到处喊才能被人知道,比如白早对井九的情意,比如这一场青山剑争的胜负。

    断树之前,卓如岁抬袖擦掉唇角流出的鲜血,看着井九眼神有些怪异。

    先前那刻,井九可以轻易地杀死他,胜负自然已分。

    传说里的先天无形剑体真的有这么厉害,居然能够无视境界差距?

    “如果不是卓师弟让着你,你怎么会有偷袭伤他的机会?”

    夜空里响起一道冷淡的声音。

    众人闻言微惊,想着先前的画面,发现这说法有其道理。

    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很少会像先前井九与卓如岁那样,站得如此之近——卓如岁是游野初境圆满,只需要拉开距离,以境界碾压,井九剑道造诣再高,剑元再如何充沛,再是无形剑体,也没有任何机会。

    最开始的时候,何霑对童颜说卓如岁在让着井九,便是这个道理。

    人们更吃惊的是,那道声音来自青山众人。

    那人没有控制自己的音量,让所有人都听到了,明显是故意为之。

    井九抬头望向夜空,记起来那名弟子叫做简如云,两忘峰第几来着。

    因为某些原因,简如云对柳十岁一直警惕,没有放弃对左易案的追索,结果把自己亲弟弟简若山的性命葬送了进去。

    那件事情之后,他对神末峰与柳十岁的恨意更加强烈,怎会看着井九就此离开,直接出声点破实情。

    井九走回铁剑前,伸手把剑从地里拔了出来,甩向夜空。

    看似随意的动作,只是挥了挥衣袖,山谷里却生出一场大风。

    一道剑光,破空而起,直指青山众人。

    那剑光笔直无比,仿佛有只无形的巨手,在夜幕上画了一笔。

    伴着轰隆如雷的声音,铁剑来到了十余里外的高空,来到了简如云的身前。

    这道剑来的如此之快,简如云竟是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眼看着便被杀死。

    忽然,一根纤细的手指伸了过来,在铁剑上轻轻一弹。

    一声清脆的剑鸣,铁剑倒转而回。

    南忘收回手指,微笑不语。

    铁剑以更快的速度回到地面,井九伸手接过。

    直到这时简如云才反应过来。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知道如果不是南师叔出手拦阻,自己这时候只怕已经是身首分离的下场。

    夜空里一片哗然。

    山谷里的何霑等人更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断树前的卓如岁看着井九的眼神越发怪异。

    ……

    ……

    哗然之后便是死寂。

    夜空里没有任何声音。

    隔着十余里的距离,便要一剑杀死位两忘峰弟子,这是什么境界?

    井九的那一剑很随意,明显犹有余力,说明境界可能还在表现出来的之上。

    难道他现在已经到了游野中境?已经超过了卓如岁?

    真是如此的话,那简如云的话,何霑的看法,众人的猜测都成了笑话。

    如果开始的时候,卓如岁真仗着自己境界更高,远距离驭剑来攻,他只会输的更难看。

    南忘看着白如镜嘲弄问道:“你现在还想把他逐出山门吗?”

    ……

    ……

    “今天看来不方便了。”

    井九提着铁剑走到白早身前。

    那块布被他扔到地上,先前被剑火灼烂,已经无法再用。

    白早点了点头,然后像变戏法一般取出一块白布。

    井九接过那块白布,发现是天蚕丝织的,点头致意,把铁剑用布裹好系到背上。

    何霑不解问道:“现在都知道你已经破境游野,为何还要把这剑背着?”

    井九现在确实可以把铁剑收进身体,但那并不是真的收进身体。

    就像他现在已经无可争议地成为最年轻的游野中境修行者,但那并不是真正的游野境。

    换句话说,他的铁剑还是不能与剑丸合而为一,因为他修的新道不需要用铁剑再养出一只剑鬼来。

    要把铁剑藏到那个很远的地方,每次用的时候再拿出来,有些麻烦。

    虽然他每次拿竹椅的时候,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要解释这件事情也很麻烦,所以井九没有解释。

    卓如岁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断树的截面上,问道:“你这到底是什么剑法?我从来没有见过,书里也没写过。”

    井九说道:“你没见过的剑法很多,以后不要总在洞里睡觉,出来多走走看看,对你有好处。”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向山谷外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人们的情绪很复杂。

    很多人在惊叹。

    赵腊月横空出世后,便再无敌手,好不容易被卓如岁胜了一场,结果没过两天便让井九赢了回来。

    景阳真人洞府所在的神末峰,不愧是修行界圣地,出来的都是些真正的怪物。

    看到井九破境游野,甚至直入中境,最开心的自然是白早,或者说欣慰。

    井九没有被雪原六年耽搁修行,她的负疚感减轻了很多。

    瑟瑟的态度一如往常,看了眼若有所思的卓如岁,撇嘴说道:“就他懒成这样,也好意思说别人?

    何霑则是想起了那年的梅会,感慨万千。

    “当年看你与井九下棋,我便再不下棋,今日看他们斗剑,今后我也只好不用剑了。”

    童颜看了他一眼,说道:“问题是,你本来就不用剑。”

    ……

    ……

    回到蜕皮山居,脚落在地板上,传来清楚的粗砺感,井九觉得自己有些累。

    对他来说这是很少见的事情——卓如岁的天赋与战力确实都很强,柳词对这个小孩子寄予厚望果然有其道理。

    走进屋里,顾清在冥想修行,盘膝坐着,头顶冒出一道笔直的白烟,一柄飞剑在烟雾里缓缓转动。

    井九静静看着。

    顾清的天赋不错,也很勤奋,他总以为自己这个唯一的弟子早已进入游野境,现在才知道还差一线。

    如果不是在朝歌城里被耽搁了三年,也许那一线的距离早就已突破。

    直到前些天白如镜说起,井九才知道世间对顾清的某些评价。

    事师甚谀?他对此毫不在意,做徒弟就应该这样。

    顾清收回飞剑,睁开眼睛,便看见师父站在自己身前,不由吓了一跳,赶紧站起行礼。紧接着,他感受到井九的气息比平日里变得更凌厉了些,应该是刚经历过战斗,不由心生警惕,唤出飞剑,问道:“师父,出了何事?”

    井九说道:“卓如岁的事情。”

    顾清怔了怔,有些不确定问道:“解决了?”

    井九嗯了一声。

    顾清很是高兴。

    同是神末峰弟子,他比元曲想的事情多,甚至比赵腊月与井九想的都要多很多。

    神末峰没有高境界的前辈师长坐镇,白鬼大人不可能一直在峰顶停留,那便只能靠自己熬。

    熬,需要时间,时间只能靠景阳师叔祖的余威,那么神末峰便不能输。

    无论是与同门还是别派修行者的战斗,输的越少越好,万一输了,也要尽快赢回来。

    就像师父这样。

    当然,也只有师父能够这样。

    顾清在心里想着。

    井九看了眼他的飞剑,问道:“要不要换?”

    游野境便要开始养剑鬼,所以剑修如果想换剑,最好在进入游野境之前。

    顾清看着手里的剑,想了想后说道:“还是不用了。”

    他知道师父既然这么说,肯定能为自己觅来一把好剑,甚至有可能是蓝海剑那样的仙阶飞剑。

    不换剑,他以后便只能一直用这把普通飞剑。

    可他还是拒绝了。

    他与这把飞剑已经有了感情,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

    “剑随人起的道理,弟子一时不敢或忘。”

    顾清看着井九认真说道:“师父你用这把普通的丑剑便能战胜卓师兄,我也可以做到。”

    井九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赵腊月追求所谓公平战斗,压制弗思剑的威力,于是输给了卓如岁。

    顾清不肯换剑。

    元曲经常被玉山师妹骂。

    那些猴子以前经常被适越峰的远亲欺负。

    神末峰上都是一群笨蛋,包括如今在果成寺的柳十岁。

    也不知道他们是学的谁。

    井九想着这些事情,走出屋外,取出竹椅躺下。

    还天珠的画面还在夜空里悬着,只是比白天淡了很多,现在是放着星夜的画面,与真实的星空前后交叠,难以分清真假,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值此良辰美夜,他忽然感觉不对。

    他不管如何都要拿到长生仙箓,必然要与那些问道者竞争,甚至是厮杀,说不得便会用幽冥仙剑。

    今夜他借青山作证自己用的是先天无形剑体,便是不想中州派发现问题。

    可为何心里的感觉更加不对了?

    他闭上眼睛,手指在竹椅扶手上轻轻敲着,开始推演计算。

    不知道多长时间后,他睁开眼睛,确认了自己的感觉,却没能算清楚那种感觉源自何处。

    ……

    ……

    十余日后,中州开派三万年的盛会进行到了后段。

    各位真人的讲道已经结束,各派修行者以及那些散修没有一人离去,因为重头戏就要开始。

    今日便是问道之期。

    长生仙箓据说是白刃仙人飞升之时留下的仙箓,虽然只是副箓,但依然称得上是人间至宝。

    谁能拿到长生仙箓?这是现在整座云梦山,乃至整个修行界最关注的事情。

    那些早有声名的年轻强者自然是关注的重点,比如卓如岁。

    闭关二十余载,出关便胜了赵腊月,让他的身上蒙上一层神秘与传奇的色彩。

    卓如岁站在人群里,耷拉着眼睛,一副没精打彩的样子。

    前些天夜里他输在井九剑下的事情已经传开,很多不了解他的修行者,以为他是受到打击后有些沮丧。

    方景天与白如镜等人的脸色有些阴沉,甚至可以说是难看。

    不是因为卓如岁输给了井九,而是因为井九不在这里。

    远方一个石台上站着十余名水月庵弟子,裙摆轻飘,只有一个座位,井九就坐在上面。

    无数视线落在他的身上,无数议论声因他而起。

    毫无疑问,他是现在修行界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也是问道大会最被看好的参赛者。

    如此年纪便进入了游野中境,自然是最不起的天才。

    这样的天才人物,以前的修行界不曾有过,相信以后也很难出现。

    青山掌门真人没有出现,据说他与水月庵太上长老,昆仑掌门等大人物,正在与谈真人论道。

    很明显,柳真人没有对井九的选择发表任何意见,白如境曾经说要把井九逐出山门更是成了天大的笑话。

    问题在于,人们没想到井九居然会真的代表水月庵出战,如果真让他拿到长生仙箓,如何归属?

    ……

    ……

    一道声音在山谷外响起,落入每位修行者的耳中,清晰的就像是文字现于眼前。

    主持问道大会的是中州派长老越千门,炼虚境修为深不可测,如果在人间那便是真正的神仙。

    无数禽鸟从云梦山四周飞来,应道法之征,盘旋于谷外那道崖壁之上,组成线条,最终现出一个名字。

    随着越千门的声音,群鸟振翅而飞,在崖壁上组成一个新的名字。

    修行者们惊叹不已,心想云梦山果然不愧是玄门正宗,正道领袖,手段玄妙至极。

    南忘有些不悦,说道:“这是在变戏法吗?”

    说是这么说,她当然明白与云梦山比起来,青山确实单调枯燥多了。

    不然清容峰为何在春雨、夏雷、秋风、冬雪的时候都要求大阵打开几天?

    ……

    ……

    “井九。”

    越千门终于说出了这个名字。

    人群微有骚动,无数视线向着水月庵弟子那边望去。

    井九身来向谷前走去。

    崖壁上的那些鸟儿没想到这个名字笔划如此之少,匆忙之间不知该如何组合。

    最终很多鸟儿没能挤进去,只好留在了外面,看着有些乱糟糟的。

    他本来就很满意自己的这个名字,现在更满意了。

    这时崖壁上的鸟群再次变化队形,组成了三个字。

    “白”。

    “千”。

    “军”。

    这是一个名字。

    井九感觉身后传来一道很暴烈、很血腥,很不好闻的气息。

    想来便是那个名字的主人。

    ……

    ……

    (这章以及随后三章,我都恨不得全部用:你的名字做章节名,想了想还是算了,这个章节名也挺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