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九十七章问鼎
    某个世界,某年的某一天,某一刻,有二十六个新生儿同时诞生。

    这些新生儿有男有女,有的健康,有的虚弱,有的生在帝王家,有的被人弃之猪圈。

    有的婴儿睁眼便看到了飞剑纵横。

    有的婴儿睁开眼睛只能看到头顶的那片蓝天。

    一道声音同时在他们的脑海里响起。

    ——这片大陆由五个国家组成,分别是楚、罗、秦、赵、齐。

    由神使掌管的青铜鼎,代表着这个世间最高的权威,已经数百年没有出现得到认可的君王。

    没有规则、没有要求,没有帮助,二十六名新生儿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成长,不管用什么方法,如果能统一大陆,成为天下共主,便能得到神使认可,获得青铜鼎,那人就是此次问道的胜利者,会得到长生仙箓。

    唯一的限制条件是,这个世界里的修行境界最高也只能到金丹圆满至初婴,也就是游野初境,再也无法提升。

    说完这些话后,那个声音便消失了,从此再也没有在他们的脑海里出现过。

    ……

    ……

    睁眼便能看到蓝天,说明头顶没有片瓦遮身。

    事实上,那个婴儿这时候在一个小木盆里,木盆在江上漂流。

    他的双眼有些无神,心想这是不是太不公平了些,有的人说不定出世便含着金钥匙,为何自己却要死了。

    在这里自己还是孤儿?难道还是会被尼姑妈妈拾到,然后再次重复那一世的生活,不停拣到各种好东西?

    何霑想着这些事情,觉得好生无趣,真想闭上眼睛,任河水把自己冲到某个悬崖下,然后就这样死去,离开。

    但接着他想到,以自己的运气,只怕落到悬崖下也会遇到什么奇遇。

    便在这时,河水不再那般湍急,他远远看着河畔有个洗衣的妇人,叹了口气,闭上眼睛,鼓足力气哭了起来。

    ……

    ……

    看到满天剑光的婴儿,自然是投身在了某个修行宗派。

    遗憾的是,他并非哪对道侣的结晶,他的父母是这个宗派的杂役。

    刚生产完没几天的母亲,便挣扎着下了床,把他用布系在背上,开始为那些仙人洒扫庭院。

    趁着母亲没有注意,他再次睁开眼睛,向天空里望去,发现那位明显是师长角色的修行者,也不过是承意境界。

    这也算仙人?

    自己应该怎样做才能快快长大,认真修行,变成有用的人,然后去找到公子?

    婴儿想着这个艰难的问题,随着母亲的动作,渐渐昏沉,再次睡去。

    ……

    ……

    这个世界的最高境界也不过是游野初境,而且人数极少,修行者的地位自然不像朝天大陆那般高不可攀。

    在这里拥有最高权势的是人间的皇帝,能够转生为皇子,自然是运气最好的结果。

    好看的人一般运气都不错。

    井九在殿里安静地躺了三天。

    悲伤的皇帝渐渐平静下来,开始操持皇后的丧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想起来他,过来看两眼。

    那些嬷嬷、宫女自然早已把他洗得干干净净。

    深春时节的午后总是令人犯困,宫殿里变得异常安静,宫女太监们不知道躲在哪里打盹。

    他睁开眼睛,慢慢站起来,适应了这具弱小的身体。

    这方面他比别人更有经验。

    他在床上走了七步,看了看天,看了看地,大概明白了现在的情形。

    然后他望向远方,在虚空里感受到那道若有若无的飘渺铃声,安心了些。

    如果让人看到一个出生三天的婴儿,便自己爬了起来,还走了几步,说不定会被吓死。

    他重新躺下,闭上眼睛,开始冥想修行。

    此地天地灵气稀疏,对普通修行者来说,在这里修行一年只怕还不如原来的一日。

    但他被困雪原的时候,有过类似经验,相信会比别人快很多。

    还是那句话,只要活的时间够长,再很少下山,也懂的要多些。

    ……

    ……

    时间就这样平淡的过去。

    井九每天都在修行,在宫女与太监看来,那便是睡觉。

    当然有人会担心,皇子每天睡这么长时间是不是先天不足或是病了,但太医来看了几次,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被奶妈抱在怀里喂奶以及排泄,对井九都不是问题,只要隔绝六识,任何事情都无所谓。

    问题在于这一世的他容颜依然出色,现在是婴儿,自然显得格外可爱好看,冰雕玉琢一般。

    他修行的时候,那些宫女太监以为他睡熟了,总会忍不住偷偷摸一下他的脸或是别的地方。

    关于这件事情,井九很认真地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选择忍耐。

    青天鉴里的云梦幻境,明显就是蹈红尘的意思。

    他们这些问道者应该会在这里生活很多年,对俗世生活的忍耐与体会,本就是感悟的一部分。

    井九一直认为果成寺的蹈红尘很笨,也不需要什么感悟,之所以选择忍耐,完全是因为他没有办法拒绝。

    此后的岁月,他便在皇宫里认真地修行,偶尔配合着哭几声。

    一年后,他觉得普通婴儿应该可以开始说话,便开口说话,把服侍他的嬷嬷与宫女吓了一跳。

    想来可能是因为他的发音太标准,而且他一开口说的不是妈妈不是爸爸也不是什么拟声词,而是:热。

    嬷嬷与宫女确认了好几次,才确定他说的是热字,想表达的也是这个意思。

    宫里的人担心皇子受凉,经常把他包得像粽子一样,哪怕深春时节也是如此。

    他现在没有什么真气,自然谈不上寒暑不侵,真已经热的快要不行。

    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除了修行,井九还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有天他看到两个宫女下棋,发现她们的棋力居然比童颜差不了太多。

    他设计了一些事情,那些宫女与嬷嬷没有通过测试。(注)

    这让他确认了这里的人并非真实存在的生命,这里就是一方幻境。

    对别的问道者来说,这个问题可能没有什么意义,但他认为很重要。

    这一年里他也完全掌握了自己的情况。

    他是楚国的九皇子。

    前面的八位兄长或是姐姐,在还没有出娘胎的时候就死了。

    皇后极其艰难地生下他,便难产而死。

    也就是说,他是楚国的唯一继承人。

    按道理来说,对这样一个孩子,皇帝应该视若珍宝才对。

    但楚国皇帝不是一个常见的皇帝。

    楚皇的诗词歌赋写的极好,画的更好,文采风流,偏对皇后深情无双。他拒绝了大臣再立新后的请求,甚至遣散了宫里所有的妃子,每天除了参加朝会,大部分时间都在喝酒弹琴唱歌,怀念故去的妻子。

    井九不感动,因为每天夜里飘来的酒香与歌声,很容易让他想起当年对面峰上的南忘。

    楚皇因为对妻子情深意重,对导致爱妻惨死的这个儿子不怎么喜欢,不愿意理会,只是锦衣玉食好好养着。

    楚国在大陆南方,不怎么富庶,也不怎么强大,民风柔弱。

    与秦、赵、楚这三个强国相比,楚的国存在感极弱,经常被人忽视。

    井九很满意这些,甚至觉得很完美。

    如果继续在皇宫里修行,日子就这样过下去,很难快速掌握外面的世界,但他不在乎。

    当年在青山他也没有理会过世间的事情。

    ……

    ……

    梦里一年,真实里大概一天。

    还天珠投射在天穹里画面,以奇快的速度变化,带出无数光影丝线。

    修行者们的眼力远超普通人,才能隐约看到那些快速画面里的内容。

    偶尔画面会变缓,山谷外的人们看到有的婴儿在牙牙学语,有的婴儿在假装可爱,有的婴儿如老人一般苦思不语。

    二十六名问道者在不同的境遇里,有着不同的成长。

    没有人注意到,在那些变缓的画面里,往往都会有一只青鸟出现,或在枝头,或在檐上。

    有些人觉得看不清楚,或者觉得没有意思,离开了会场。

    更多人却是盯着那片光幕,若有所思。

    那些快速掠过的画面,很难不让人想到生命何其短暂。

    白驹过隙,电光石火,都是在说着相同的道理。

    光阴易逝,应被珍惜,请向大道而行。

    或者这便是问道大会的意义。

    对有些人来说,这场云梦幻境里的试炼则更像是一场好戏。

    瑟瑟与那位水月庵少女坐在一棵大槐树下,分吃着鱼干,望着光幕上的画面,猜测着那些婴儿的身份。

    她们没能猜到那个江流儿居然是何霑。

    要知道何霑在修行界里向来以好运著称。

    但她们很轻易地认出了那个楚国皇子是谁。

    生下来三天便要在床上走七步,难道你还准备再吟一首诗?

    如此装腔作势之人,不是井九还能是谁。

    顾清不知道自己的师父已经变成了楚国的皇子,因为他没有参加问道大会,已经驭剑离开云梦山数百里。

    穿过云梦山大阵的范围,与送行的中州弟子拱手告别,他望向远处的那些山谷,眼里闪过一抹忧色。

    这是井九的要求,顾清不是很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但他记得很清楚,当时井九说,无论最后结果如何,他都会先回神末峰一趟。

    这个说法没有让他安心,反而更加担心,因为怎么听这句话里隐藏的意思都有些不好。

    ……

    ……

    问道者们进入云梦幻境已经四年。

    一切如常。

    楚国九皇子已经四岁,生得还是那般好看,只是很少说话,除非必须的时候。

    皇帝终于记起了这个儿子,偶尔酒后会来看看他。

    但九皇子怎样也与皇帝亲近不起来,无论嬷嬷怎么教,他在皇帝的面前始终沉默寡语。

    有很多议论渐渐在皇宫与民间传开。

    有人说九皇子出生不顺,只怕是个痴呆儿,生得那般好看又有什么用,又有人说他是个怪胎。还有些人带着恶意想到,如果他不是皇子,只怕要被人贩子从小养大,然后送给那些官员与富人狎玩。

    某天午后,殿里很是安静,九皇子正在午睡,几名宫女在不远处的窗外说着闲话,自然说起了那些流言。

    有的宫女觉得那些传闻就是事实。

    九皇子看着确实有些傻,经常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御花园里,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想什么。

    有的宫女完全不同意这个说法。

    “殿下很聪明的,我与娥姐下棋的时候,眼看便要死了,殿下路过的时候帮我落了颗子,便救了回来。”

    “殿下才多大?而且谁见他跟先生学过棋?不过是运气罢了。”

    那位宫女向四周看了看,轻笑说道:“如果你说的是靖王世子,那还差不多。”

    听着靖王世子的名字,几名宫女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楚国比不是秦、赵、齐三国军力强盛,唯一拿得出手的便是常年驻守在与罗国交界处的靖王爷。

    靖王爷世子据说与九皇子同一天出生,相差却不可以道里计。

    那位世子冰雪聪明,小小年纪便能作诗词,棋道尤佳,待人如春风一般,似有宿慧,又像是仙人下凡。

    据说靖王爷极其疼爱世子,将其视为掌上明珠,据说某次大醉后甚至说过一句大逆不道的话。

    “如果不是吾儿体弱,三十岁时便应问鼎于神使。”

    说起那些传闻,宫女们很是兴奋,又有些遗憾,心想靖王世子如果不是先天不足,那便真是完美了。

    ……

    ……

    井九的睡觉就是修行,所以并没有真的睡着,把远处窗外的宫女对谈都听了进去。

    他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遇到了第一个同类,只是还不能确定那位靖王世子究竟是童颜还是雀娘。

    当然,那位世子先天不足,也有可能是白早。

    问道者进入云梦幻境后会转生成什么样的人,其间规律,他已经隐约有所猜测。

    至于那位靖王世子为何如此毫不遮掩,不担心被别的问道者发现,其实很好理解。

    问道试炼不是打擂台赛那般简单,需要很长时间,有无数种可能。

    靖王世子与他一样,条件都太好,再如何遮掩,始终还是会进入别的问道者的视野。

    不管他是童颜还是白早,越早显露身份,反而能够获得越大的优势。

    井九知道自己的身份也隐藏不住。

    就像当初在洗剑溪边他与赵腊月说过的那句话——太阳总会被人看见。

    他也没有像靖王世子一般,等着那名无恩门弟子与卓如岁来找自己。

    他要走的道路与别的问道者都不同。

    就像现实里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