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抗战之传奇炮兵系统 > 296搅屎棍的最后一战来临
    “您走好啊,欢迎下次再来!”

    新编独立团的士兵,在战争结束后,绝对可以每个人都去做奸商,呃,经商。

    他们只换日械武器和弹药,或者用大洋现钱交易,或者用各类弹壳、弹片,铁板钢材金属碎料等都行。

    不触碰国-军装备,不买卖交易国库、军仓、地方政府任何的库存记录在案的物资。

    当然,明文条款是这样定下的,他们也不会彻查追究交易物资的来源,交易对象,只要长沙第九战区国-军官兵,都可以来。

    这让黎叶获得了大量的废弃可回收利用材料、报废武器物资。

    新编独立团,赚得钵盆满盈,自然有不少人眼红……

    陈诚将这个前线反馈回来的情况上报老蒋,老蒋对于黎叶的“败家”行为不置可否,既然他愿意这样“鼓励士兵”——“不阻止,不赞扬。”

    老蒋这样说得矜持,但是随即没几天,他便让正式成为二号人物的何应钦,组织了大量的废弃物资,送到长沙,直接交换了8万多件避弹衣,第九战区陈诚和薛岳瓜分了5万多件,剩下3万件运回了重庆……

    至于鬼子暂时停下战争,全力在长沙至南昌中间地带,寻找黎叶的“避弹衣”制造工厂,准备来个“断根”一勺烩的大丰收!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后,结局可想而知,竹篮打水一场空!

    愤怒的岗村,遂再次派遣出所有部队,全部发起猛烈进攻。

    居然把国-军稳固的防线,打得风雨飘摇,而有了大批的“避弹衣”保护的前线战士,伤亡比例赫然降低许多。

    鬼子第6师团、上村支队合力,打通了汨罗江畔防线后,开始分路南进。

    国-军各部互相配合掩护后撤,交替层层防守,让战局又回到了薛岳战术的老套路上来……

    随即,上村支队在三姐桥、栗桥陷入第54军第14师、第50师伏击圈;第6师团一部一个大队,在福临铺遭第195师一部伏击,均受到重创。

    而第195师的伏击表演还未结束,随后主力又在石门痕,将由新市经金井南下的鬼子第6师团一部的足足一个联队,直接打蒙,幸好195师只是单兵防御增加,战斗力并未超级爆表,否则鬼子不可能脱身……

    数次遭到伏击,鬼子跌跌撞撞,本想继续南下,但有心无力。只有一部日军于月底突破了国-军在捞刀河的阵地,占领了长沙以北30多公里的永安市。

    这是日军此次南侵所到达的最远的地方。

    “鬼子现在是真的发飙了!”

    黎叶有些惊异,他不知道——岗村休战不是为了休整,而是为了他的“工厂”。

    此番,受到刺激的鬼子,全线压进,却在损失惨重下,拿下了长沙左翼战场的三撇防线中的前两撇……

    “黎爷,咱们赚了三千多大洋!”陈操跑进来,就开始嚷嚷,“可惜,不都是现钱做交易……呃!”

    “鬼子进攻了。”黎叶指着地图,介绍起来……

    “赣北,第106师团和佐枝支队,正向湘北挺进;鄂南,第33师团正向汨罗江上游推进;湘北,第6师团、奈良支队、上村支队已突破新墙河、汨罗江两道防线……”

    此时,邵云峰、董连芳、姜福生、马得金等人都进来了,听见黎叶的话后,除了邵云峰、董连芳,其余等人都很吃惊。

    “咱们留在这里,作用不大!”

    邵云峰接到黎叶示意后,介绍道:“赣北日军硬是被19集团军给拖住了后腿,无法前进;鄂南日军虽到达汨罗江上游,与湘北日军主力会合,但守军主力已经后撤;湘北日军在突破两道防线后,第九战区主力已经不再死守阵地,而是采取且战且退的较为灵活的战术,对日军开始不断设置伏击……”

    他着重介绍道:“咱们的‘避弹衣’的订单,已经接到了17万多件了、这次要不是有这些避弹衣,咱们战区的守军,绝对不会打得这么轻松,好多次的设伏,战损比率跟日军达到1:1,薛帅已经发来战区嘉奖……”

    他闭口不再说下去,因为嘉奖中没有黎叶。

    黎叶自然知道:“好了,说说咱们去哪里?”

    除了传送回到乳山的大批武器弹药物资外,独立团弄到的家当——崭新的三八大盖库存1000条,轻重机枪130挺,掷弹筒120支,90迫击炮6门,75野炮2门……弹药装满40条船!

    这么多的库存,是不算八百人身上装备的,如此雄厚的实力,不去打鬼子赚钱呃……保卫国土安全,岂不是浪费?!

    黎叶知道这种心态,不只是士兵们有,就连邵云峰、董连芳等人都有了,不过不同的是鲁中来的董连芳几人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尽快结束任务,护着黎叶,回到鲁中。

    “把这次的物资打完,估计战斗就会结束了。”

    这点,得到了许多人的赞同。

    邵云峰、董连芳等人都陷入沉思……

    黎叶直指地图上的几条江河水道:“我先提一下,咱们的牢牢占据了水路的优势,估计鬼子是不会答应的。而且新墙河等流域的河道并不宽敞,很容易给鬼子利用设伏,所以,接下来,我们不论去哪里,都要密切关注河道的安全……”

    他的话让众人打开思路,开始热烈讨论起来……

    黎叶最后搜集众人的信息,给邵云峰整理成案,写出决议上报第九战区,随即获得批准,老薛严令,执行完本次战斗计划,务必回到长沙,不准拖延和玩失踪!

    “轰轰轰轰轰轰……”

    新编独立团,可能在这一次战斗之后就会解散了,此刻,就连普通的战士都可能猜出一些苗头了,他们的风头太过!实力强劲必定会招到许多部队的招揽,那是后话,当前,众人只想打个痛快,赚钱后再说……

    新墙河,第n次到达这个地方,这里的鬼子只有一个大队守在这里。其后还有第3师团在岳阳随时准备出来接应,不过,远水解不了近渴,等鬼子接应部队到来,现场只剩下一片狼藉是鬼子尸首……

    黎叶严格说来,只是一个上士,是老薛、老白等人非常惋惜的一类“自暴自弃”、“不求上进”,守着一个新鲁,又不全是他的,还有大半地方被共-党“渗透”,还不如跳出来带兵打仗,粤军、桂军甚至川军,只要你来,哪个位置随便你选……

    他这个不求上进的上士,跟着船队在“三撇”江河防线上游走,给最前端第三撇鬼子造成后路被断的危机感,加上对第三撇防线硬是久攻不下,伤亡惨重之下,鬼子开始仓惶撤退……

    冈村老鬼在制定这次作战计划时,他的作战课是以“相当于国-军1个团兵力”的1个大队,等同于“国-军1个师”的力量来计算战斗力的,而以前则通常以“略少于国-军1个师的编制3800人”的1个联队,等同于“国-军1个师”来计算的。

    南昌一战后,冈村也认为,如果把自己的空中优势和炮火优势加在一起,1个大队完全有把握击败国军的1个师。从以往的作战实践看,国军的杂牌军1个师确实很少能打败日军的1个大队,但是,这次湘北正面战场上参战的国军,大部分都是中央嫡系军队,官兵素质和装备等方面自然要胜过杂牌军。这是冈村宁次没有想到的。

    岗村却是低估了薛岳手底下人的实力,加上本次不再是上官云相那个二货在指挥作战,这三撇左翼战场也不是王陵基的川军那样的杂牌军,中央军嫡系的战斗力,经过本次长沙会战的检验,委实不弱于100序号的次品师团多少……

    岗村醒悟得不算迟,在薛岳的口袋阵开始扎紧之前,因为被黎叶等人在水路的强横表现完全震惊,他想到在此次作战中不但低估了国军的战斗力,而且还忽略了一个更为重要的因素——道路。

    陆地上的道路完全被当地民众毁掉。

    新墙河至捞刀河之间的主要交通要道,就连这一地区间的土地都被翻上来了一层新土!

    从而使得机械化部队无从施展,其战斗力也就相应的减弱了,甚至后勤也不能完全保证。

    在岗村犹豫时,黎叶等人的船队因为燃料问题不得不舍弃,他们经过十数次的水路转移、强势袭击,最后两次,分别在长乐、龙口,造成了中间位置的13师团、33师团的大量伤亡……

    面对这样的强势游击部队,鬼子全员都很伤感!

    综合,路况不良、战斗力部署低估——屡次遭受伏击损失惨重、加上一根搅屎棍在阵型中捣乱。

    在这几种情况下,鬼子冲向长沙只能是冒险!

    冈村仔细权衡后,最终下达了全线撤退的命令:“华军顽强,现仍潜伏于汨水、修河两岸地区。本军为避免不利态势,应速向原阵地转进,以图战斗力之恢复,并应严密防备华军之追击。”

    这是岗村通电各部的官方电文版本的辞令。

    冈村在回忆录中谈到这次撤军的原因时说:“我军的主力既已进入长沙平地,长沙又在眼前,如乘势进攻占领长沙并不困难。但根据本次会战之目的,在大量击溃敌军后,不得不回师原地……”

    不管是不是冈村在为其撤军寻找借口。

    10月份,鬼子开始陆续撤离,进至永安市的鬼子首先向捞刀河以北撤退。继而,桥头驿、上杉市等地鬼子也相继后撤……

    关麟征当即下令,15集团军各部衔尾追击鬼子,随即克复上杉市。而第25、第195师追击到达福临铺、金井附近。等鬼子退回汨罗江北岸后,第15集团军跟着接连收复安定桥、长乐街、汨罗、新市等处。

    黎叶却在三眼桥遭遇了第33师团主力与第13师团奈良支队,鬼子是准备会师于三眼桥,然后再东撤渣津攻修水的。

    “得,一点存货,都留不住啊!”

    黎叶叹口气,对邵云峰道:“没办法给老薛留了,弹药全部用完后,马上跑路,希望79军赶得及时,否则,这次夹击鬼子的机会就会失去了。”

    还有没说出来的话就是,那时弹药没了,如果鬼子没被打散吓跑,那么他们这800人还能活多少下来,他也保不准,现在主炮晋级封印之中,还有两枚800巨炮弹也无法使用出来,全靠子系统——得消耗10万气血值,很心疼!

    “黎爷,电报发完了!”邵云峰急道:“希望薛帅能够抓进机会,全线追击鬼子,不能让他们这么轻易跑了。”

    黎叶叹口气:“咱们做了这么事情,终于有了点影响,还真是不容易!现在,老天就在考验我们,过了这一关,你小子的前途无量啊!”——只要还活着!

    “杀!”

    他们开火时,对面的鬼子,也暴怒地冲来……

    奈良支队的鬼子并不陌生——上次就是他们!这回一定要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