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我的大明新帝国 > 第二零五章 战
    分散在各艘船上的武士们并没有能给大明的士兵造成重大的阻碍,相反由于各自为战,缺少统一的攻略在只有不到五十人被大明士兵击毙之后,就鸟飞兽散。

    他们中只有少数人执行了烧船的命令,就慌忙跳进了河里,但是因为准备的桐油等并没有淋撒,这些火并没有能够发挥应有的作用。

    当大明的船队抵达预定区域的时候,封宝器看到那绵延数里的拴在一起的船只,只感到无限的惊喜。

    随后的倭人又组织起来了两场规模不大的骚扰战术,想要烧毁一部分船只,可惜的是,面对大明军队的火枪,他们根本攻不到近前来。

    在丢掉了数十具尸体之后,他们只能灰溜溜地撤退了。

    至于田边次郎这个在大明眼中的英雄,倭人眼里的罪人,早在战斗之初就不见踪迹。

    谁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匆忙逃走的他甚至来不及穿上自己的铠甲,只是拎着自己的倭刀,就跳进了河里。

    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海军本来还准备了五百人的后背水手,准备开回这些船,但是以为船只太多,现在竟然出现了人手不够的情况。

    封宝器与海军第一舰队的一个叫刘定山的守备商议了一番,只能将两三艘船继续拴在一起,准备开回去。

    因为是顺江而下,只要掌好了舵,倒也不用担心航行的问题。

    看着这足有四五百艘的河船,封宝器的心中满是得意,这次行动,不仅损失轻微,只有数人丧命,却能获得如此大的战果,这绝对是一大功。

    但是他们这边春风得意,另一边的庄敬与羽林卫,却遭遇了开战以来最艰难的一场战事。

    逃回了家族根据地的门川大作自知他的行动瞒不过明人的耳目,回到家中,趁着天还没有完全亮就开始了转移财产和老弱妇孺。

    然后,他将家族特意留下的一部分银自全部拿了出来,堆在了神涩川祖宅的城堡广场上。

    而天色刚亮,依托家族生活的武士与民壮也全部被召集了起来,每个人依次发放金银和粮食,以此来鼓舞士气,要与明人决一死战。

    平日里饭都吃不饱的民夫们,得到了粮食和银两,亲人又被送到安全的地带,再加上门川大作的威胁,所以很快就被集结了起来,并且士气旺盛。

    但是门川大作很清楚,这些人都不知道火器的威力,虽然现在看起来势大,但是面对火器,不知道有多少人还有勇气搏杀。

    但是他不能不赌,压上家族的命运也要赌一把,赌的就是大明暂时顾不上神涩川,赌的是其他将军和大名,能跟他共同牵制明人。

    只要种子不灭,他的门川家族就一定能重新崛起。可是如果现在闻风而逃,他的家族将会在东瀛再无立足之地。

    人从来都不是独居动物,单打独斗,永远成不了气候。

    一个家族,更是要遵循一个时代,一个世界的发展规律,活在制度的范围内,才能适应甚至是利用这股力量。

    门川大作虽然认为这次东瀛会遭受前年难遇的打击,但是也不认为大明就能颠覆东瀛千年以来的社会制度。

    只要不摧毁这种制度,作为中坚力量的门川家族,就还有起复的机会。

    所以,他必须要做出姿态,对抗明人的侵略。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报复来的如此之快。从他逃回还不到一日的时间,大明的军队就已经兵临城下。

    门川家族的神涩川城楼只是一座小城,城墙周围不到三里,高不过三米,除了一边临水,其他三面的护城河早在家族数百年的历史发展中,变成了商铺和仓库。

    大明的军队来的这么快,他甚至只能将战斗力量集中起来,根本没有做任何的防卫措施。

    那些礌石,那些金汁,那些弓箭,那些能对大明军队造成损失的武器,都还没有被利用起来。

    但是事到临头,他也只能抱着杀身成仁的悲壮,来面对这些来势汹汹的明兵。

    赵永亮当然也知道兵贵神速的道理,他只是来剿灭门川家族,不是为了平定一地的民乱,动作越快越好。

    如果陷入了倭人的人民大潮,光凭他们这两千士兵,一千倭寇,根本不可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所以,当大军开入了神涩川,他就将庄敬和早田左卫门叫到了跟前。在早田左卫门面前,他没有半点客气,直接了当地说道:“我不管你们这些人以往作战是什么样的,但是今日,战事为重,战事不结束,有烧杀抢掠者,杀无赦,有临阵脱逃者,杀无赦。待战事结束,允许大军劫掠一日,所有收获七成上缴,自留三成,若有私藏财物者,杀无赦。”

    早田左卫门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当然知道他的手下都是一些什么人,在如此严厉的军规下,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人为财死。

    但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只能生硬地点了点头,将赵永亮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因为他们的强力约束,大军进入了神涩川并没有耽搁,直接就开到了门川家族的城楼前。

    这里原本就是他们家族发布号令的地方,有一个小广场,广场周围都是家族的店铺,不过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已经逃进内城,或者是撤了出去,大部分店铺都关着门。

    赵永亮左手一挥,传令兵挥舞着黄色大旗,所有人在广场上集中了起来,原地坐下休息,检查者自己的枪械和弹药。

    他们本来还预留了五百人四周防御,但是门川家族为了集中力量,根本就没有派出骚扰队伍。

    大军休息了大约一刻钟,因为兵力所限,只是分成了两支,从东方和南方开始进攻。

    进攻的主力以那些倭寇为主,羽林卫为辅,另有五百羽林卫负责警戒,五百羽林卫作为后备军。

    倭寇虽然只有倭刀和长矛,但是有羽林卫压阵,所有敢冒头的反抗分子都被一枪击毙,所以哪怕是攻城,他们也没有遭受太多的抵抗。

    一个重达十余斤的炸药包被几个倭寇搬到了神涩川内城的城门处,他们不顾门口是青石地面,用撬杠撬起了一块青石,将炸药包放了进去。

    虽然不懂物理的冲击波,震荡波,但是这个时代的大明军队已经有了很完善的炸药使用方法,知道炸药在封闭的环境里,威力更强。

    一个大明的士兵将盘着的引线接进了炸药包,几个人一边布线,一边飞速地撤退。

    炸药包的引线足有十米,当引线被点燃以后,他们几个人就飞速地向回跑。

    在这个过程中,由于大明的火器压制,城墙上的人根本不敢冒头,他们没有遭受到任何的攻击。

    看到引线被点燃,负责压阵的大明士兵也飞速撤退,退出了五十米之外。

    他们可不想因为靠的太近,被震破耳膜,几天头晕目眩,吃不下饭。

    在以往的数次演习战中,就有不少倒霉蛋因为好奇,靠的太近,结果被震晕。

    引线飞速地燃烧,城墙上的倭人还有些好奇,不明白大明的士兵怎么刚进攻就又撤退了,他们好奇地聚集在城楼处,向下张望着。

    一声轰然的巨响响起,随后是大地的颤动与漫天的灰尘扬起。

    城楼上面聚集了众多的倭人,他们感到自己的身子一轻,似乎就飞向了天空。

    巨响和震动让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懵了,他们的大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但是在远处,却又无数的倭人纷纷跪了下来。在他们看来,这样的动静不是人类可以造成的,他们只以为这是上天的惩罚。

    本来散开的倭寇与大明士兵飞速地又聚集了上来,原本是城墙的位置,现在已经被炸出了一个大豁口。

    那城门里面原本堆满了装满泥土的麻袋,但是现在也被炸飞,变成了一个不设防的通道。

    最惨的还是聚集在城门处的倭人,他们大多五官流血,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还有一些在剧烈的呕吐。

    左臂缠着红布,头顶带着四方平定巾的倭寇们一个个率先冲了上去,这一个个人头就是军功,就是银子,就是女人。

    只有获得更多的人头,他们才又可能减刑,才能享受各种他们渴望的奢华享受。

    甚至,在军功达到一定的级别,他们也能丢掉倭刀,像大明士兵一样,直接拿起火枪作战。

    甚至有些倭人将成为一个大明人作为了终极梦想,他们期待在未来有一天,能成为一个大明人。

    当然,这条路格外艰难。

    但是却未必不能实现,而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军功。

    如果他们每个人真的能杀死一百个敌人,并且没有兑换其他物资,没有在战场上死掉,就能实现。

    他们的勇猛也让跟在后面压阵的大明士兵轻松无比,犹如散步一样,就能获得战争的胜利。

    神涩川里面的大部分倭人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勇气,这轰天一炸,也炸飞了他们的抵抗之心。

    但是,那些武士级别的倭人当然知道这不是天罚,这只是大明军队的炸药。

    他们还在寄希望利用巷战,利用人数来挽回战场的局势。

    依托着门川家族生存的武士们很清楚,反正就是死路一条,多杀一个敌人才能够本。

    当大明的士兵攻入内城的时候,战争也进入了真正的白热化阶段,双方的人混杂在一起,也让火枪的作用降低了不少。

    没有人敢直接攻击大明的军阵,因为他们往往还没有靠近,就已经被打死。

    他们只能冲进倭寇的队伍,向这些昔日的同胞举起了倭刀。

    早田左卫门早就想到了他们会面对这样的情况,但是作为投效的投名状,这一战哪怕死去一半的人,他们也必须要战。

    他只能期待立下军功,让大明人对他失去戒心,能够有机会靠近那位狠辣的太孙。

    自从宗贞盛死在自己的面前,他就励志一定要杀死这位引发了战争的大明皇太孙。但是他太难见了,被俘虏了小半年了,他们这些人根本没有机会见到那位太孙殿下。

    这小半年来,从大明所有将领和大臣的态度,通过大明士兵对太孙的崇拜,还有讲述的太孙的英勇事迹,他已经很清楚针对东瀛的战争就是这位太孙殿下一手挑起来的。

    很多人很庄敬,但是这位太孙才是无数倭人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

    战场的激烈已经让他不能多想,他只能向着每一个原本的同胞挥起倭刀。

    鲜血四溅,那滚烫的血液让他已经完全麻木。

    杀死敌手,自己才能活下去……

    大明军队的轻松在进入内城以后,逐渐也消失了,随即而来的是巨大的压力。

    熟悉地形的倭人们根本不跟明兵直接对垒,他们藏在暗处,用弓箭,暗器,甚至是用石头袭击着他们。

    他们不像大阪的大军,有足够的时间稳步推进,只能跟着倭寇,向门川家族的核心区域进攻,尽快消灭抵抗力量。

    所以,损伤也就在所难免。

    赵永亮就亲眼看到一个向大明士兵扔石头的孩子,他才十岁左右。原本被大明的士兵放过,可是当一个大明士兵从他的身边经过,他却用一把生锈的小刀捅进了那个士兵的腰部。

    赵永亮对着那个小孩子的头就是一枪,大声喊道:“凡是抵抗着,不分老幼,格杀勿论!”

    战场之上容不下仁慈,不管是孩子,还是老翁,当他们拿起武器的时候,就只有一个身份:敌人!

    门川大作站在家族门口的瞭望塔上,看着城中的攻势越来越近,内心也完全崩溃。

    他以为能够抵挡明兵的城墙,不过一息之间就被炸毁,他以为能给对方造成压力的武士和民夫,面对火器也毫无办法。

    更主要的是,没有其他家族来帮助他们,他们似乎已经被所有人抛弃了。

    真的以为妥协就能迎来和平吗?可笑!

    但是这个时候,他不知道是自己可笑还是其他人可笑。

    如果知道明兵有如此的战斗力,他何苦去招惹他们啊,即使招惹了,也应该远远逃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还想以卵击石。

    (今天到家了,明天回复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