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我的大明新帝国 > 第三十四章 探索
    布里斯班所辐射的昆士兰州,是澳洲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但是对大明来说,这里却是一块鸡肋。

    这里资源丰富,各种矿产都有,但是在临海地区,仅有几座大煤矿和铝土矿。

    这里的北方有一座世界级的金矿,但是却在内陆地区。还有就是,这里的金矿也含有铀,而这种宝贵的矿产资源,是如今这个时代根本无法利用的。

    有着同样顾虑的还有澳大利亚南部的奥林匹克坝金矿,那座金矿有着丰富的黄金和铜,但是也含有丰富的铀。

    从储量上来说,奥林匹克坝金矿是世界上最大的金矿之一。在后世,这个金矿被澳大利亚开发了二十年,都还没有挖到主矿床,仅仅是外围矿床的产量,就已经跻身世界最大金矿之一。

    从资源上来说,现在开发是极大的浪费,那珍贵的铀矿在全世界的储量都很少,现在浪费的越多,以后就越少。

    但是从整个大明的扩张布局上来说,这些金矿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发挥经济效益之外的更大作用。

    但是其他人并没有朱瞻基的矛盾心理,一座不比小多少的大陆,就这样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每个人感到的都是无比的兴奋。

    这天夜里,大部分的厨师都没有睡觉,他们连夜在舰队的基地里烙大饼。

    为了鼓舞士气,这次后勤部门在朱瞻基的安排下,一下子就宰了三百头猪,用猪肉给所有的将士都烙了肉饼和肉汤。

    第二天一早,不论是海军将士,还是幼军将士,全部开始了编组分队,进行大规模的探索行动。

    每个探索队都打破了原有的军队编制,除了火枪手,还有刀箭手,辎重队。除了这些人员,每个探索队还都配备了勘测地形,勘测地质,勘测生物的成员。

    昨日抓了一只袋鼠,那袋鼠肉虽然肉丝比较粗,比较腥臊,但是用香料压制住膻味之后,也别有一番滋味。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肉啊!

    而且太孙殿下认为,这种肉卤制之后做成肉干,不比牛肉差多少,所以今日也下令,所有探索队见到这种动物,抓回来宰了做成肉干。

    但是他也知道华夏民族的吃货本质,很怕把这种生物给吃灭绝了,所以也要求不许杀害幼崽和哺乳期的袋鼠。

    作为一个千总,苏南的麾下管着五艘战舰,共计一千两百五十人。

    再加上他们船上载了七百幼军和数十传令兵,医护兵,他们舰队总人数达到了两千人。

    这次编组,他们舰队被抽调了六百人,按照总部的命令,按照不同的编制,分成了三个探索队。

    苏南不放心其他人带队,决定亲自带队,让副千总卞成看守舰队。

    这卞成也不愿出去冒险,留在基地,说不定还会被总部抽调,去建设基地,能在殿下面前露露脸。

    他们这六百人有两百火枪手,三百刀手。海军没有辎重队的配置,只有后勤队的配置,他也将船上的领航员,测绘人员,还有厨师,都带了一半。

    到了岸上,他们又被分配了六百幼军,这些幼军大多都是火枪手,并且十人一辆板车,负责运载行李,也会用这些板车来运送袋鼠。

    这一千两百人人又被分配了四个羽林卫学的学员兵负责带队,苏南这个千总也只能担任副手,不过苏南没有半点抱怨。

    如今的羽林卫学早已经被神化了,虽然第一舰队是殿下的亲军,幼军也是殿下的亲军,羽林卫是殿下的亲卫。

    但是,只有羽林卫学,才是殿下真正最重视的。

    从羽林卫学出来的士兵,各个都是文武全才,随便到了哪个军队,最起码也能当个千总。

    而且,他们这个方阵,被派来的竟然还是羽林卫学的把总。羽林卫学的把总,出来后最少都是守备一级的官员才能相比。

    更重要的是,这位把总竟然还是彭城伯府的世子张武,这可是殿下的亲表兄,他们这些人就更没有不服气的了。

    而且张武也并不孤傲,看起来非常和气,他带着总部的调令来到方阵,就招呼了苏南,幼军千总楚大运,还有几个把总一起开了一个碰头会。

    “诸位年龄都比我要大,虽然我这次被任命为领队,但是在我看来,这个领队的责任就是为大家当好耳目。至于行军作战,对敌狩猎,一切还要仰仗诸位。”

    见张武表现谦和,苏南和楚大运心里就是有些不服,这个时候也舒服多了。

    年龄最大的楚大运说道:“张把总过谦了,谁不知道羽林卫学士兵见官大三级,而且你们不是仗着殿下宠信,是有真材实料的。这次探索,还望能跟阁下后面学点东西。”

    苏南也抱拳说道:“我海军长处是在海上,这次在陆地上活动,自然要以二位意见为重。”

    见苏南如此谦和,楚大运原本板着的脸也柔和了起来,面向苏南抱拳笑了笑。

    幼军是原本的神机营扩军出来的,是大明第一个全火器营。被改制成幼军之后,变成了太孙的亲军,颇有天下第一的架势。

    他们还不服气羽林卫,认为自己是太孙的矛,羽林卫只会看家守门,只是殿下的盾。

    至于第一舰队虽然也是殿下的亲军,不过一个是陆军,一个是海军,没有可比性。

    但是他的内心里是不服海军的,心里还想着要怎么跟海军抢一下风头。

    现在多了一个张武,也算是幼军和海军的缓冲,而苏南性格温和,也让楚大运觉得这个人不难打交道,所以脸色好了许多。

    张武不管他们的内心小心思,开口说道:“虽然上面按照人员的不同,进行了大致分配,但是现在我们这一千两百人又要进行细致的分组,所以我希望两位能把自己的属下的职能进行统计,然后汇报上来,我们进行细致分组。”

    苏南听懂了张武的话,点了点头。但是楚大运有些不明白地问道:“何为职能?”

    张武楞了一下说道:“就是每个人的作用……比如说幼军的斥候,观天象人员,海军的领航员,医师,厨师等这些不同作用的人员。”

    楚大运明白了过来,说道:“我幼军六百人,火枪手五百,刀盾手一百,大车五十辆。其中斥候十人,人人可以上阵杀敌,后阵运粮。但无其他特长人员……”

    苏南接着说道:“我海军火枪手两百,刀盾手四百,其中有医师三人,精通观天象,测绘人员四人,地质勘测人员一人。”

    海军的每艘船上都需要最少一个会观测天象,用六分仪的人,所以苏南带来了四人,并没有让张武惊讶。

    他开口说道:“我带来了三人,人人都会观测天象,定位,测绘,一会儿我们重新进行人员分配,现在,先把我们这些人进行编组吧。”

    这次探索南洲东部,以布里斯班为中心,往西南北三个方向,每个探索队探索的直线距离是四百里,时间是半个月。

    这大致是一个半圆形,按照半圆的角度,这一百八十度一共有十五个探索队,每个探索队负责大约十二度角度内的范围搜索。

    而每个探索队一千两百人,不管遇到什么状况,都能轻松应付。

    但是这一千两百人不可能全部聚成一团,否则的话,在半个月以内,根本不可能完成任务。

    因为他们不仅仅是要走一遍,更要将所经过的地方的地形地貌,矿产资源,还有土人聚集的情况,都要做详细的统计。

    所以他们这一千两百人被分成了前军,左军,右军,中营,后军。

    除了中营之外,每一部都是两百人,中营大约三百五十人,另有五十人负责各部之间的联络。

    而精通观测天象,地图测绘的人员,除了后军,每一部都分配了一两个。

    当他们完成编组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

    这个时候,內监给每个方阵都送来了琉璃珠,布料,梳子,等一些小东西,每个方阵都领了一大车。

    这些是为了方便他们遇到土人的时候,进行交易的。

    然后就是分配军粮,干粮,肉菜,大锅,这次一出门就是半个月,每个方阵都要准备充足的后勤物资。

    当然也离不开传讯用的烟花弹,烟雾弹,在遇到紧急状况的时候,可以相互联络,救援。

    到了午时,河岸边数千口大锅都做出了热腾腾的饭菜。

    众人刚分配好饭菜,朱瞻基出现了,他的出现也极大地鼓舞了所有人的士气。

    随后,这一万八千人就雄赳赳气昂昂地按照划定的探索范围出发了。

    苏南他们这支队伍,探索的是由北向西的三十六度到四十八度之间的范围,这个分配是他们占了张武的光。

    身为朱瞻基的表兄,张武当然会在一些行动中得到优待,这不是潜规则,只是一种人情。

    而在这个范围之内,就有朱瞻基知道的后世那座亚勒曼铜矿。

    这个时候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些,反而因为他们被分配了这个方向,抱怨连天。

    布里斯班三面环山,一面临海,最高的山就是西北方向的这座。

    而过了这片山脉,又有这里最大的一座长龙一般的水库和两条河。

    他们的大部队虽然可以绕过这座山,但是测绘人员却没有这个福气,因为他们要详细记载这个山的走势。

    虽然这个山并不大,但是对他们来说,这段旅程也是艰难的。

    他们用了三天的时间才穿过了这片山,而这个时候,绕行的大部队已经在河上架设了一座简易木桥。

    他们的运气不算好,没有遇到一个部落,通过斥候人员与其他方阵的联络,已经有最少三支队伍发现了土人。

    这里的土人并不狂虐,有一支远远地避开了他们,另外两支都跟探索队有了初步接触。

    能够跟当地的土人拉上关系,按照任务的发布,这支探索队就立功了。

    不过最让人羡慕的还是两支向南探索的队伍,他们刚出发,就在距离基地不远处,发现了金矿。

    虽然现在不能确定金矿的大小,但是能发现金矿,这功劳就小不了。

    而这个时候,苏南他们却又遇到了第二条河,这条河的宽度达到了三十米,想要在河上架桥是不可能的了,他们只能赶紧伐木,做成木排渡河。

    虽然这里现在是冬天,但是气温并不算低,人员脱光衣服就能过河,但是待的板车和行囊,哪有大铁锅,可没有办法过河,所以木排是必须要造的。

    这个工作又耽搁了他们一天时间,相对其他探索队都有所发现,他们还在这里跟老天作斗争,这运气算是没谁了。

    不过从过了这条河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遇到大的困难,虽然到处都没有路,但是这里是草原丘陵地带,板车也能通行无阻。

    而他们在这里,也遇到了一个小型部落,这个部落的人很少,只有不到三百人,就像是一个大家族。

    他们不管男女,都穿着动物毛皮做的衣服,衣服和腿都露在外面。

    面对突出现的大军,这个部落的人惊慌地聚集到了一起,女人和孩子在中间,外面是健壮的男人。

    他们的武器非常落后,大部分人的手里都只是磨尖的木棒,但是众人看到他们脖子上,腰上,都挂着金晃晃的饰物,看起来很像黄金。

    在他们最强壮的男人手里,也提着金晃晃的刀,这些刀都是简单捶制而成,看不出来到底是黄金还是铜制成的。

    但是张武知道,只可能是黄金,因为这些土人,根本没有炼制铜的能力。

    张武命令全军驻守,自己只带了四个身手矫健的下属,向着对方走去。

    还没有靠近,他就高高地举着几个肉饼,还有一串琉璃珠,跟对方做着交换的手势。

    见大军没有过来,对方的情绪缓和了许多,他们也出来了几个人,试探着向张武靠近。

    张武把肉饼放在了地上,然后带着几个下属退后了大约十米,看着对方的动作。

    其中一个土人捡起了一个肉饼,张武大喜,做着向嘴里送的动作。

    那个土人小心翼翼地吃了一口,其他人都全神贯注地看着他,但是他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吓了双方一大跳。

    他咕咕噜噜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就飞快地跑回了自己的阵营,将肉饼分成了几分,给几个小孩子一人分了一块。

    (今天有点事,匆忙赶了一章,明日八千字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