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大唐第一少 > 第八百零二章:书院的学生
    玄世璟走上前去,走到了护卫的身边,看了看护卫手上的绢布,又看了看那学生。

    “这是什么?无妨,说实话就好。”玄世璟温和说道。

    只是玄世璟即便表现的很是平常,这学生仍旧是支吾不语,憋了大半天,才说出话来。

    “这是我娘给我求的护身符。”

    护身符?玄世璟眉毛一挑,这玩意儿可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护身符......

    “当真?”玄世璟复问道。

    “真......真的。”那考生说道。

    “那事关考试,与考试无关的东西,不得带入考场,这护身符,就由先生先代你暂为保管,免得不必要的麻烦,如何?”玄世璟说道。

    听到玄世璟这么说,站在门口的考生久久不说话。

    玄世璟从他的表情和反应上就能知道,手上的护身符之中,定然另有乾坤,只是在这考场门口,玄世璟不想再多生事,也要顾及这孩子,一些话,不能在此处明说,可以考试之后单独与这孩子谈谈。

    “考试快要开始了。”玄世璟提醒道:“先生应是与你说过,这第二遍钟声响起之后,考生就不能再进考场了。”

    听得玄世璟的提醒,那考生只能匆匆收好自己的东西,进入考场之中。

    玄世璟转过头来看向护卫:“交给先生吧,还请先生保管好,今日的考试完毕之后,请先生带着这‘护身符’还有那考生,一同到书房来。”

    先生点了点头,应下了。

    这件事情等到考试完毕之后再找那孩子谈谈吧,以免影响了他。

    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可能学生们都不知道,因为他们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考试,所谓的升学考试,考场外检查的严格,而且考题也不会轻易的泄露出去,考试的题目也与寻常书本上的知识有些不一样,所以说起来,其实带小抄进去,并没有什么用。

    现实是如此,但是事情的性质可并非这么简单。

    在书院里不将学生的品性教导的中正一些,靠着作弊进入文学院?将来毕业之后,做官之后,即便是一点小小的贪婪,被放大,那也足以为祸一方。

    第二次的钟声响起,先生进入考场之中,将题目分发给考生们。

    玄世璟在考场外面站着,也能听到考场里面纸张抖动的声音。

    外面太阳正好,玄世璟坐在考场外的廊下,书院之中除却巡逻的人的脚步声之外,便只剩下天空之中偶尔飞过的燕子的叫声了。

    书院学堂的屋檐下,每年都有燕子筑巢,这会儿屋檐下的小燕子已经孵出来了,尚且还未睁开眼睛,燕子母亲忙碌着捉虫,喂养巢内嗷嗷待哺的小燕子。

    玄世璟原以为考试的时候,考场外面这么多人,燕子是断然不敢飞过来的,但是燕子似乎是不怕书院里的这些人的。

    一茬茬的燕子,一年一回,谁都不知道今年来的燕子是否也是去年来的“故人”,若是“故人”,知道书院里的人不会伤害他们,也是正常。

    动物的本性,人也有这等本性。

    在外头溜达走动的,不仅仅有玄世璟一个人,还有高士廉,作为明德书院的院长,这等考试,他也是坐不住的。

    如今高士廉的身体看上去可比以往健朗多了,整个人红光满面容光焕发的模样。

    到底是朝政最为累人,到了书院之后,每天教教书,管管学生,偶尔医学院那边,孙思邈带着学生过来给先生们问问脉,学生们给学生们把把脉,一来是检查,以防万一,二来也是给医学院那边的学生一个实践的机会。

    从明德书院走出去之后,虽然到了不同的书院,但是同窗的情谊还是在的,孩子们相互之间也都认得,四处学院之间,也是常有往来,而对于明德书院的学生来说,庄子上的其余三处书院的学生们,可都是自己的师兄、学长。

    高士廉的身体在这边学院越养越好,这是玄世璟喜闻乐见的,高士廉可是书院的支柱之一啊。

    高士廉见到玄世璟在廊下的栏杆上坐着,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世璟在这儿坐着作甚,不去书房?”高士廉问道。

    “老师。”玄世璟起身,拱手行礼。

    高士廉笑着摆了摆手。

    “学生在这廊下坐着,觉得心里甚是平静。”玄世璟回应道。

    高士廉闻言,脸上的笑意更甚:“这就是书院啊,要么为何老夫越来越喜欢这书院呢,这书院,就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能让人平静下来,享受现在的日子。”

    玄世璟吩咐护卫去取两个胡凳过来,与高士廉一同,坐在了廊下的阴凉处。

    “这次的考试题目,对于学生们来说,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了,老师觉得,今年的学生如何?”玄世璟问道。

    明德书院的两场考试,上午考文略,下午考武略,也是让书院的先生们更加了解一番,学生到底在这两门上,哪一门比较有优势。

    这两年来,高士廉看着这一些孩子成长,对于这批学生,不能说了解的面面俱到,但也能说是大致了解的差不多了。

    “虽然出身平凡,但是都很努力,他们也知道这机会得之不易,因此,也不敢懈怠。”高士廉是说道:“读书方面,虽然有的天赋好一些,有的稍微差一些,但也是勤能补拙,要说拔尖的,倒也有几个,若说资质平庸的,也不乏,越是平庸,越是肯努力上进啊。”

    “这样的人,学生反倒是觉得他们是可塑之才了。”玄世璟笑道:“最是怕明明平庸,却听天由命,任自己平庸,这样的话,谁想帮都帮不了。”

    “书院这边考试的动静闹腾的不小,外面也都纷纷在传庄子上文学院两年之后参加朝廷的大考,要与国子监之间一争高下的传言。”高士廉说道:“你可想好了要如何应对?”

    “见招拆招吧,说是与国子监做对比,不承认也不行啊,书院需要立足,需要发展,就得得到别人的承认才行。”玄世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