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圣旨诛牧
    牧景一开始听到曹操献剑,心中并不是很在意。

    如今曹操,不仅仅是牧党麾下的一员,也算是牧山在朝堂之上对抗世家门阀的一柄利刀,曹操本身就是出身一个宦官家族,曾经与士族交好,也熟络士族的一切,想要对付士族,他的手段更多。

    他坐在了执金吾丞的位置上,这可是统治京城秩序的一个位置,自然有能力让世家门阀的弟子很不得好,连番的出手,不仅仅挫败世家门阀的一些气焰,还让不少士族门阀丢了面子。

    特别是对袁氏族人,曹操更加的心狠手辣。

    京城之中,袁氏子弟多不胜数,有如同袁绍袁术一样的精英子弟,其中也不乏都被他以扰乱京城治安的名义,关进了执金吾大牢之中的纨绔子弟。

    他的雷霆手段一度让四世三公,号称天下第一世家的袁氏在京城之中大丢名誉,灰头灰脸的。

    但是因为他本身行事方正,根本让袁氏抓不住一丁点的把柄。

    就连他的上司,执金吾卿杨彪,对他也是无可奈何。

    所以牧山自然也都对他器重三分,甚至有想过要提拔他的念头,还是蒋路按住了牧山的想法,主要是蒋路认为曹操对牧氏的忠诚还有待提升,所以要压一压他。

    可这不妨碍牧山对他的看好,他上来送礼,还是代表当今天子来送礼,牧山自不会对他多加防备。

    牧景这时候也不会多想什么。

    可当牧景听闻这礼物是七星龙渊宝剑的时候,心中猛然一突,顿时变得有些不安起来。

    他努力的想要感觉这种不安的情绪到底是因为什么而起,忽然之间灵光一动就想起了一些历史。

    牧景曾经在不知道是演义还是历史上听过一段这样的话:操手持七星,行刺董卓,昔败,奔走雒阳,逃难陈留。

    献七星而行刺。

    历史上他的目标是董卓。

    那么现在他的目标……

    “爹,小心……”

    当牧景反应过来,手中酒盏坠地,对着牧山大喝一声的时候,已经是来不及了。

    “曹操今日奉圣意,诛牧贼!”

    曹操一声怒喝,藏于剑盒之下的一柄锋利匕首猛然刺出,在距离牧山不足一步的范围之内,在牧山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之下,猛然刺向了牧山的心窝。

    这是要一击毙命。

    今日本是牧府大喜,牧山的警惕心自然就已经有些放松,不然以他的功力很难少有人能靠近他的三步之内,再加上高兴之极,他已经喝了不少酒,迷迷糊糊之中没有平时那么戒备。

    所以他最后他还是中招了。

    但是他牧山终究有一个元罡境界的武者,这等武者,体内已经练就混元一口的罡气,而且意识上也锻炼出一种杀伐之意躲避的本能,对危险本身就有一种反应力。

    因此在曹操的那一柄匕首刺出的一瞬间,他本能之间的动作躲开了心窝的要害。

    刺啦!

    这一柄匕首狠辣的刺入了牧山心窝上面的半寸位置,接近左肩,力度之强,直透胸骨之外,穿过了肩膀,背肩之上已露出了一截匕尖。

    “混账东西,你在找死!”

    牧山一瞬间被强烈的赤痛感给惊醒,浑身的酒劲也消失,不可思议的盯着眼前的青年,一怒之下,双眸圆瞪,浑身元罡凝聚一脚,一脚狠狠的踢出去。

    轰!

    曹操猝尔不及,没想到牧山的反应这么敏捷,整个身躯被这一脚狠狠的踢得倒飞出去,最后狠狠的砸掉了一张案桌,案桌砸的粉身碎骨,他整个人爬不起来,不禁吐血起来了。

    这一脚牧山含恨而出,太重了,足以伤了他的五脏六腑。

    而这一幕给所有大堂上的人都惊醒过来了,所有人都眼睛直直,直勾勾的看着,眼神之中多少带着一丝丝的迷茫,他们一个个的明显还在酒意之中没有回过神来了。

    踏踏踏!!!!!

    也是这时候,府邸的里里外外,脚步声猛然响起,震耳欲聋。

    “奉圣意,诛牧贼!”

    “奉圣意,诛牧贼!”

    “奉圣意,诛牧贼!”

    一声一声的呐喊从府邸的四面八方而来,前门,后面,侧门,数不清的黑衣刺客闯入,一道道门户被攻破,一个个角楼被占领,府邸的不少护卫,皆然被杀。

    不足半刻钟的时间,整个府邸已经被黑衣刺客给包围起来了。

    “怎么回事?”

    “好多黑衣人攻打进来了!”

    “血,都是血!”

    “兵变了!”

    “有人杀进太傅府来了,快躲起来了!”

    府邸之中,尚有无数的客人在的庆贺,这时候顿时变得惊慌失措起来了。

    而太傅府内外的整个动静瞬间就已经传到了太傅府的大堂之上,这里却显得一片的冷寂,萧冷的气息让这些朝廷上的达官贵人有些窒息的喘不出气来了,一双双眼眸都在定格。

    “有人对太傅府动手了!”

    “选择这个时候,时机瞄的太准了!”

    “无论暴熊军还是南军都在十里之外,想要救援都来不及!”

    “看来今日牧府是在劫难逃了!”

    很多官吏都庆幸过来,一个个往边上凑,这时候他们可不敢站出来,独善其身才是最好的选择。

    “爹,你没事吧?”

    牧景顾不上其他的,他快步上前,扶住了牧山,仔细的看了看牧山肩膀上的伤口,这个伤口很深,足以卸掉牧山半臂的功力,但是不足以致命,只要能止血,修养一段时间,应该无碍。

    “某家没事!”

    牧山缓缓的从牧景的扶持之中站起来了,他右手扒开了牧景的扶持,昂然站立在中央,任由自己的肩膀上插着一柄匕首,血沿着他喜庆的长袍流淌下来,然而他却丝毫不在意,他的脸颊是涨红,这不是的疼痛逼迫的,而是愤怒的压抑,他忍不住怒笑起来了,笑声震透大堂内外:“哈哈哈,诛牧贼,好一个诛牧贼!”

    他的笑是讽刺了,对自己的讽刺,对整个朝堂的讽刺。

    他一双虎眸已经完全的变了,变的一缕一缕的血丝凝聚,变得阴森恐怖,变得凌厉如刀,仿佛沉睡的黑熊苏醒过来,对着大堂所有人,一扫而过,浑身冷厉萧杀的气息荡然开来,怒喝:“本太傅今日就在这里,就看看谁敢来诛!”

    他的愤怒,倾九天之水也洗不掉。

    有人胆敢在他儿子的大婚宴席上见血,他今日就让雒阳城彻底的血流成河。

    大堂冷寂,众人面面相窥。

    这时候,当朝司空,袁氏家主,袁逢从人群之中站立出来了。

    他面无表情,手握一份明黄布帛,轻轻的摊开:“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傅牧山,祸乱朝纲,意图叛乱……(这略去的是通篇的大罪,几乎就是的十宗罪都比不上的罪了),今革除官爵,诛灭九族,钦此!”

    “圣旨?”

    “是陛下要诛牧太傅!”

    “居然是圣旨!”

    “我们乃是大汉臣子,必须要奉旨!”

    大堂之上,无数官吏,皆为朝廷达官,位列九卿之位的比比皆是,他们都目睹的这一幕,一个个心情复杂得多了。

    这是名正言顺的诛杀。

    “原来是天子要诛杀某家!”

    牧山张开大手,仰天长啸,禁不住大笑起来了:“哈哈哈,妄我牧山一心为他汉室中兴,为他的太平盛世而努力,今日倒是落的一个诛灭九族,好一个天子啊!”

    “牧山,你接旨乎?”

    袁逢冷喝。

    “这旨意某家今日要是不接呢?”牧山冷喝。

    “牧元中,我劝你不要挣扎了,今日你是插翅难逃了,要是识趣的,你还是束手就擒吧,本司空还能向陛下求情,免去其九族之祸,不然今日太傅府,鸡犬不留!”袁逢收起圣旨,看着牧山,冷冷的说道。

    “袁周阳!”

    牧山暴熊式的狂野在这一刻爆发出来了,他指着袁逢,狂傲的说道:“天下想要杀我牧山的人多如牛毛,但是能做到的人,绝不是你袁周阳!”

    “猖獗狂徒!”

    袁逢拍拍手。

    他的巴掌声音仿佛就是一个信号。

    踏踏踏!!!!!

    大殿之外,无数的黑衣刺客,一个个手握缳首刀,凶神恶煞,另外还有一排排的弓弩手,跨门破窗,铺天盖地的而入,瞬间就把整个大堂水泄不通的包围起来了。

    “杀!”

    “杀!”

    所有的刀锋,所有的箭矢,皆然直对当今太傅,位列一等列侯的牧山,还有明侯世子牧景,肃杀的气氛压抑整个大堂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