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李大炮的抗战岁月 > 第一九九章僵持
    自全面抗战爆以来,国军将士以劣势装备硬扛日寇主力,动大小会战十余次,阵亡将士数十万,至武汉会战,精锐已损失殆尽,此时,战斗在一线的大多是新兵。

    而绝大多数的新兵是刚刚放下锄头的农民,他们何曾见识过战争的残酷?

    李三光便是这样的农民,安分守己的农民!

    李家世居四方寨,虽算不得大富大贵,也积累了些良田房产,家境殷实。

    李父家教严厉,李三光和两个哥哥一样,虽然没有光宗耀祖的能耐,却也算得上守成之人,本欲安安稳稳地做个富家翁,奈何生逢乱世,国已破,家欲倾……于是,自幼读了一肚子古书的青年怀着满腔的热血到了前线。

    部队里的训练让他感到充实,老兵讲述的英雄故事让他热血沸腾,可是,小界岭一役之后,他才亲眼看到了战场,亲身经历了战争……原来,战争会让人绝望!

    李三光僵硬地躺在病房里,双眼无神地望着布满蜘蛛网的房梁,身上的伤痛得钻心,心却已经痛得麻木了。

    病房里没有床,铺上稻草、薄被,伤员一溜一溜地摊在上面,中间留出了两条巷道。

    医护兵沿着巷道来来往往,不住地忙碌着,空气中飘荡着消毒水和血腥气,呻吟惨叫声此起彼伏。

    “哒哒哒……”

    李四维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衣衫褴褛,步伐沉重,满面烟尘也掩饰不住他的疲惫。

    “团长……”

    有医护兵看到了他,突然神色一松。

    “团长……”

    也有六十六团的伤兵望了过去,露出了笑容。

    “旅长……”

    那是六十五团和六十七团的兄弟们在打招呼。

    李四维脚步一顿,环顾众人,挤出了一丝笑容,沉重而疲惫,“兄弟们,辛苦了……大家辛苦了……”

    “团长,”一个左腿上缠满纱布的兄弟眼巴巴地望着李四维,“三顺说你们昨天晚上又把小鬼子干了一顿,是不是真的?”

    闻言,很多人都露出了期待的神色。

    “对!”李四维一怔,笑着点了点头,“干了!老子来看看你们就回去,回去了继续干!你们可要快点好起来,老子还想你们出力呢!”

    得了李四维的确认,众人顿时喜形于色,“好!干得好啊……”

    刚刚问话的兄弟挣扎着坐了起来,“团长,俺跟你回去……俺只是伤了退,跑不快,但是打枪莫得问题……”

    李四维冲他摇了摇头,“张大个儿,你龟儿莫急,先把伤给老子养好了,才能出大力!”

    “哦,”张大个儿有些失望,泱泱地躺了回去,“可是,这伤啥时候才能好嘛……”

    李四维环顾众伤员,“都给老子好好躺着,等要用你们的时候,老子才不会犹豫呢!”

    说着,他沿着过道径直走到了李三光面前。

    李三光依旧无神地望着房梁,满脸木然。

    李四维也不出声,俯下身,仔细地在他身上查看了一番,突然嘿嘿一笑,“还好……我还以为……三哥真地变成孬货了……”

    李三光小腹和左肩都缠着绷带,血迹未干,小腹上的血迹呈带状,是刀伤,肩膀上的血迹呈点状,是枪伤……其实,李四维昨天就看得清清楚楚了,此时不过是装装样子罢了。

    李四维话音刚落,一直满脸木然的李三光浑身一震,神色激动地望向了李四维,眼眶通红,“老子……不是孬货!”

    李四维望了他一眼,扭头就走,“不是就好!”

    “你……嘶……”李三光一激动就要坐起来,却痛得倒抽了口凉气,无力地摔了回去。

    医护兵连忙按住了他,“不要动,不要动……伤口裂了还得遭罪!”

    “哇……老子不是孬货……”李三光在医护兵的手下挣扎着,涕泪交加,“老子不是孬货……呜呜呜……”

    “你不是,你不是,”医护兵慌忙安慰,“打鬼子的都是英雄,都是英雄……”

    “呜呜唔……老子不是孬货……”李三光停止了挣扎,却止不住眼泪,“可是……兄弟们都死了……跟着我来的兄弟们都死了啊……呜呜呜……”

    门外,李四维脚步一僵,眼泪已经无声地滑落。

    “团长,”苗振华跟在他身后的也停下了脚步,声音沙哑,“要不,你回去看看……”

    “去看看六根吧!”李四维又迈开了脚步,向院外走去,“振华,你知道吗?三哥不是孬种……”

    一边走着,李四维一边絮叨着,“在老家的时候,老子就是个混子,有一次……和邻村的陈癞子他们干了起来,他们人多势众,把我们打得一个惨啊……挨了打,老子也不敢回家。可是,晚上的时候,三哥还是找了过来……看到老子的惨样,他只是红着眼睛骂了句‘孬货’,然后就气冲冲地走了……到了第二天早上,陈癞子就带着人找了过来,又是赔礼又是道歉……他们的样子比老子还惨……嘿嘿,三哥虽然不是混子,在年轻一辈中却比老子有威信呢!”

    苗振华只是默默地听着,完了,有些赧然地说了一句,“团长,俺就是听周寡妇说他……他好像被吓倒了……所以……”

    李四维摇了摇头,“于秀莲说得对,他是真地被吓倒了……那些都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啊,说没就没了……”

    于秀莲就是周寡妇,周寡妇就是于秀莲。

    病房里,李三光的哭声渐渐地低了下去,躺在他旁边的伤兵抖抖索索地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莫事了,莫事了……”

    医护兵也小声地安慰着,“团长可能是听说你从醒了就不言不语也不吃东西,他就是有些担心吧?”

    有人接过话头,“你龟儿有事莫憋在心里嘛,该哭就哭,该闹就闹……”

    “就是,”有人附和,“有莫得哪个笑你……这里哪个没有哭过?”

    “团长都哭过呢!”有人叹了口气,“那天晚上,他跪在兄弟们的坟前哭得死去活来的……大家都跟着掉眼泪……可是,哭了之后,他还是带着老子们杀到了峄城,照样把小鬼子打得落花流水……”

    李三光默默地听着,哭声渐悄。

    医护排的营地是村中最大的宅子,前后两进院子。

    李四维和苗振华一路说着,很快便到了后院。

    后院一片忙碌的景象,医护兵步履匆匆地在一间挂着白布帘的房间里进进出出,有人拿着药品,有人端着热水,有人抬着担架……

    那里就是手术室吧?

    李四维不自觉地走了过去。

    “团长,”众人轻声地打了声招呼,又匆匆地走了。

    李四维刚走到手术室门口,布帘被掀开了,周寡妇扶着宁柔走了出来。

    李四维顿时一惊,“咋了?”

    于秀莲看到李四维顿时一惊,“长官……宁医生……”

    “我没事,”宁柔抬起头,冲摇了摇头,“歇一歇就好了!”

    宁柔的白大褂上满是血污,惨白的脸上沾着猩红的血迹,原本漂亮的眼睛布满了血丝,眼眶周围的青紫触目惊心。

    她昨晚一定没有睡过!

    李四维心中一酸,连忙扶住了她的另一只手,声音颤抖,“你……你不要命了……你累倒了,兄弟们还指望哪个?”

    “俺也是这么说呢!”于秀莲连忙帮腔,“可是,宁医生就是不听,从昨天中午开始就没歇过……”

    李四维心中一紧,脸色一沉紧紧地瞪着于秀莲,“以后你给我看紧她,不许她再这样了……”

    “说啥傻话呢!”宁柔白了他一眼,望着面色犹豫的于秀莲,“秀莲姐,不要听他的!”

    于秀莲咬了咬牙,“俺觉得长官说得对,你不能累倒了……俺可是亲眼看着呢,这些天你救了上百号兄弟了,那么重的伤也只有你能治呢!”

    “对,”李四维连忙附和,“宁医生以前可是八十八师的军医呢,我们团算是捡到宝了……你可要给我把这宝贝照顾好了!”

    “胡说啥呢?”宁柔俏脸一红,微微垂下了头,“你快去忙你的吧……在这里瞎耽误功夫!”

    “嗯,我去看看六根就回去,”李四维轻轻地松开了宁柔的胳膊,望着于秀莲,“宁医生就交给你了!”

    “长官放心,”于秀莲打着包票,“俺一定把你的宝贝照顾好!”

    说着,她的眼神里多了一丝笑意……宝贝?

    李四维脸色一红,“是我们团的宝贝……”

    “俺知道,俺知道,”于秀莲的声音里都带着一丝笑意了,“都一样,都一样嘛!”

    李四维不敢再搭腔了,连忙招呼苗振华,“六根在哪间房?”

    苗振华忍着笑,扭头就走,指着转角处的房间,“就在那间。”

    “哦,”李四维连忙跟了上去。

    “长官还害羞呢!”于秀莲扭头望着忍俊不禁的宁柔,“团里的兄弟都知道了,他还害个啥羞嘛!”

    宁柔笑着摇了摇头,喃喃道:“这……就是他吧!”

    于秀莲一愣,点了点头,“俺先扶你回去……今天前面的枪声停了,暂时不会有伤员了吧……”

    李四维匆匆地跟在苗振华进了转角的病房,病房里躺着十多个伤员,都还在昏迷之中,房间里一片安静。

    两个医护兵守在里面,见到李四维进来,连忙站了起来,“团……”

    李四维慌忙摆了摆手,冲她们微微一笑,转身沿着过道往里走去,望着一个个昏迷不醒的兄弟,他的步伐渐渐地沉重起来,艰难地走到王六根床前,静静地看了一阵,然后默默转身,出了房间。

    “王连长能醒,”苗振华跟了出来,小声地劝着,“宁医生说子弹取出来了,这一次也不缺药……”

    李四维点了点头,“先回前线吧!歇了这么久,小鬼子怕是憋不住了!”

    草场少将自然是憋不住了,可是,这一次……他憋不住也得憋着!

    昨夜遭遇突袭,草场支队的炮兵阵地被毁,人员伤亡惨重。

    草场少将自然惊怒交加,却也夹杂着一丝庆幸……幸好支那人没有趁机全力围攻,否则,草场支队还真有全线崩溃的可能!

    他却不知道,守军早已伤亡殆尽,即使想全力围攻,也有心无力!

    强自镇定之后,草场少将立刻加强了防御,又向师团部打了求援电话,然后,枯坐指挥部,焦急地等待着滕江中将的答复。

    指挥部里,众将佐都沉默不语,昨夜的事压在他们心头,沉甸甸的……支那人怎么能够悄无声息地潜进阵地?有了第一次,还会不会有第二次?

    “叮铃铃……”

    电话铃声打破了指挥部的沉默。

    草场少将连忙抓起了电话,“中将阁下,增援……”

    “草场君,”滕江中将打断了他,“第三十三联队已经过了达权店,很快就能抵达。”

    “嗨,”草场少将精神一振,“多谢!”

    电话那头,滕江中将犹豫了一下,“草场君,木下大队和吉村大队已经遭到重创……第三十三联队只有一千五百多人了!”

    草场少将一怔,“怎么会这样?中将阁下……”

    “草场君,不要急嘛,”滕江中将打断了他,“第三师团会派出援兵给你们……你部务必坚守阵地!”

    “嗨!”草场少将硬着头皮应了一声,怔怔地挂了电话……第十六师团竟然派不出援兵了?局势艰难至此了吗?

    何止第十六师团,进攻新县的第十三师团和进攻沙窝镇的第十师团都已经陷入了困境。

    第十三师团苦战富金山,伤亡惨重,虽然在商城补充了新兵,战力却已大不如前,又在新县遭到第四十二军的顽强抵抗,苦战数日不能寸进,所部死伤累累,士气低迷。

    第十师团在台儿庄已经遭到重创,又是和十三师团同时西进的先头部队,虽然没有遭遇富金山那样的苦战,却在沙窝镇遭遇了第六十一师和第八十八师的顽强抵抗,对于两位钟师长坐镇的沙窝镇束手无策!

    至此,小界岭之战陷入僵局!

    李四维匆匆赶回阵地,连忙询问小鬼子的动静。

    廖黑牛嘿嘿一笑,“狗日的,都变乌龟壳,缩在阵地里就没动过!”

    李四维嘿嘿一笑,“缩得好,缩得好……缩头乌龟命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