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12.劣魔保护战
    鬼屋前,牧苏唉声叹气。

    他本想去电影院找个爱情片,然后你侬我侬一番水到渠成进行亲密举动。谁知道劣魔表达出想逛鬼屋的意愿。

    没办法,谁让牧苏是个钟情专一有始有终好男人,带着劣魔原路返回,屹立在鬼屋门口。

    塑料制成的骷髅在大门上方挥手,因为过于简陋看上去很是滑稽,风吹过眼洞发出呜呜声响,随之摇晃。

    如此简陋自然让人情不自禁怀疑鬼屋的吓人程度。不过关于这点,那些至今没出来的游客们更有发言权。

    还是有好消息的。不时会有那么一两个游客安然无恙从鬼屋走出。

    “看起来很危险啊……”牧苏说道。言下之意是不希望劣魔进去。自己能作一把,但是劣魔死了养成游戏就玩不下去了。

    劣魔点头。

    见它没打算离开,牧苏只得和它排入队伍进入鬼屋。一股阴冷扑面而来,与外界温暖截然相反。

    昏暗光源下,墙皮脱落的斑驳墙壁和随处可见的血迹为这里镀上一层阴森。

    前方是三条岔路,游客一开始就被分散稀释。牧苏果断选择人最多的那一条,并安奈住作死的本心坚决不与大部队分散。

    但有时候不是他不作死就可以一帆风顺的。

    岔路是一条笔直长廊。鬼哭狼嚎凄惨尖叫四面八方传来,不知是鬼屋的工作人员还是其他游客发出的。头顶惨绿色光芒落下,两边墙壁无数条干瘦手臂墙内伸出。游客们走在长廊中间的安全范围,随它们走过,引起一片片手臂骚动。

    牧苏心痒难耐,趁没人注意放缓脚步,突然伸手拍向一只手背。

    啪——

    清脆声响,手臂吃痛,左右抓取摸了个空。

    听到响声的劣魔转头看来,只看到牧苏一脸道貌岸然,最不要脸还在笑。

    念头通达的牧苏回到队伍——由七名游客混在一起组成的人群。

    “这里魔好多啊,一点也不吓人,我们去没人的地方吧。”却在这时,人群前列一道声音响起。

    “看看你那副丑陋模样,单独走别把鬼吓到。”牧苏恶毒腹议。

    “好啊。”然后是同伴的附和声,两道身影快步走远。

    “呜呜呜妈妈我怕……”一只恶魔小女孩哭喊。

    “鬼怪最喜欢细皮嫩肉的小女孩了。”牧苏恶意偷笑。

    “好吧我们这就回去。”它的母亲无奈抱起女儿,反身往回走。

    “果然一个人逛鬼屋最没意思。”一只年轻小鬼出声抱怨。

    “长成那个样子就别做梦有女朋友了,撸撸睡吧。”牧苏怨毒想道。

    “算了回去吧。”小鬼不爽转身离开。

    不到一分钟,游客们走的走散的散,原地只剩下牧苏与劣魔。

    “……?”牧苏四顾心茫然。

    无奈的继续向前,行至不远就看到前方一道身影被周围十几只手臂死死拉扯住。

    是那个抱怨人多不吓人的恶魔。它被抓住,而它的同伴不知在何处。

    “好吓人!好吓人啊!!!”

    年轻恶魔嘶吼着,被无数条手臂划开皮肤,撕开血肉,掰开骨头。不过十几秒就被撕扯成一块块碎片,成为一滩碎肉。

    长廊上类似碎肉还很多,不过大多都是新鲜的。

    “吓银。”牧苏倚靠劣魔,柔弱娇声道。

    这时,一阵急促脚步前方长廊快速接近。年轻恶魔的那只同伴正惶恐大吼着冲来,好似身后有何恐怖之物在追赶它。

    劣魔微做戒备,不过逃跑的它对前方两道身影并未兴趣,擦肩而过头也不回逃离。

    牧苏躲闪不及肩膀被撞到,踉跄后跌几步。刚刚站稳,心中忽生不详——

    下一刻,他的衣领骤然一紧,身后磅礴大力将他拉扯撞上墙壁,而一瞬间,无数条干瘦手臂已经抓住他的身体!

    先前一幕即将重演之迹,牧苏忽然福至心灵大嚷:“我是保洁,来打扫卫生的!”

    十几条强有力的干瘦手臂齐齐一滞,没放开牧苏但已经不打算撕了他。

    牧苏对劣魔使了眼色,趁机喝骂道:“赶紧松手,我还有一堆卫生要打扫呢。”

    一群手臂迟疑着松开。毕竟它们贫瘠的脑……毕竟它们没有脑子,无法判断话中真实性。

    唯有一条手臂还不干的扯着牧苏衣服。

    牧苏恶狠狠威胁道:“不长眼睛的家伙,再不松手我就让同事把你卸掉!”

    威胁似乎触怒那条手臂。它非但没有松开,反而抓向牧苏后背,扯下一片血肉。

    周围手臂蠢蠢欲动间,牧苏冷笑说道:“我出了事你们都要负连带责任的,以后被说撕人,不被吃就算撒旦保佑了!”

    手臂们如梦方醒,纷纷回过神去拉扯攻击牧苏的手臂。

    牧苏趁此脱身,回到劣魔身边一脸骄傲。

    几条手臂围攻一只,那只手臂很快无力反抗,耷拉在那里没了生气。

    “明天加餐。”牧苏留下一句鼓舞它们的话,继续向前。

    走至第五十米处时,长廊风格一变。

    暗红光源让人烦躁不安。长廊墙壁,一幅幅油画人像取代了手臂。

    油画是一个身影的半身像,每幅油画身影不同。相同的是,它们的目光都在跟随牧苏和劣魔移动。

    劣魔警惕向前。这份诡异的平静中,牧苏额头逐渐展露青筋。

    直到不知何处传来一声惨叫,牧苏神经到达某个节点,怒气冲冲愤然来至一副油画前。

    油画中的身影盯向劣魔,片刻后目光下移,落在牧苏身上。

    牧苏恶狠狠仰头瞪到:“再看我女朋友,把你眼珠挖出来!”

    油画中的面孔忽然变得森然狰狞,平整纸张突起好似要从画中钻出!

    牧苏吓了一跳,转身拉起劣魔就跑,还不忘留下一串狠话。

    “改日小爷一把火就把你烧了!给小爷等着!”

    牵一发而动全身,所有油画都被惊动。牧苏跑过间,无数道身影正冲油画里挣扎脱出!

    五十米转瞬即过。前方长廊再次一变。

    分割线完整的黑暗阻隔身前,一旁墙壁上有一处明显开关。

    身后的油画趋于平静,牧苏便凑到开关前按动开关。

    前方长廊洒下昏黄光源。视线尽头,一抹漆黑轮廓若隐若现。而几秒后,头顶灯光闪了几下,熄灭了。

    牧苏再次打开,那道漆黑轮廓还在长廊……

    比先前更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