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谁是国贼?
    在三个小时之前,赛希琉和安德莉尔得知,已经“拿下了”达罗舒尔要塞(虽然还有一个大型堡垒在抵抗),“降服”了第六军团(虽然真正能打的老兵基本上都不在要塞内),于是志得意满的辰海舰队提督,邓博莱·丹迪莱恩决定开一场盛大的party,招待所有“拨乱反正”的第六军团的军官们。

    安德莉尔觉得这个眯眯眼果然是欺人太甚了——明明要塞还有不畏惧汝等贵族走狗的不屈战士还在抵抗,明明赤色雷光所率领着的第六军团主力老兵们就在山中随时都有可能回归,更重要的是,他明明就应该知道,自己现在还潜伏在要塞中随时可能发难,居然就敢大摇大摆地摆酒庆祝了?这是在侮辱联邦名将赤色雷光,侮辱东方军团浴血奋战多年的老兵们,更是在侮辱她威名赫赫的安德莉尔大小姐。

    ……好吧,安德莉尔毕竟是做地下工作的,实力虽然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但名头真的不算大。总之,原本对赛希琉“搞个大新闻”的提议有些疑虑的安德莉尔,这时候也觉得,要是不搞点事情出来,自己都实在是念头不通达呢。

    不过,毕竟是地下工作做久了的,安德莉尔用膝盖都能猜得出来,对方大张旗鼓地摆出这种阵仗,是陷阱的可能性绝对有个九成九。而且,她同样也能确定,那个诡计多端的眯眯眼应该也猜到自己已经猜到了。

    “如果我们不去,他们岂不是就白忙活了一场吗?”赛希琉有些奇怪。

    “那就当是演习了。反正这段时间也够乱了,达罗舒尔要塞一夜之间便换了主人,下面的那些军官就算本来也是门阀贵族们的门下走狗,但也会有点无所适从的。确实需要开个宴会联络一下感情,激发一下士气,顺便再表表态画画大饼什么的。门阀出生的公子哥们,想要得军心,也就只有这些老套路了。”安德莉尔没好气地道。

    这一点,赛希琉倒是很同意的。说白了,身为军事主官,缺乏战功当然也就缺乏威望,想要让人效命,当然也就只有收买一途了。当然了,收买过来的“忠诚度”实在是值得商榷,可再怎么说也总比没有要好一些的。

    “就算知道是陷阱,我们也必须得去吧?”赛希琉面无表情地道。

    东望堡剩下的几百号死忠老兵已经坚持了两天两夜了,不可能再坚持更久。两个姑娘也从路上抓来的俘虏那里得知,贵族联合军的所有能调遣的舰队主力和军队正在兼程赶来。这是一支超过百艘的大舰队,外加上三个军团,超过五万人的陆战士兵。

    当然,赛希琉觉得,这所谓的五万大军的战斗力实在不值得期待。如果和纳摩亚大山中的几千名第六军团老兵拉开阵势开打,估计短时间都难以分出胜负,更不可能全歼对方。如果遇到天空蔷薇军团,说不定还经不起一两轮炮火和短兵冲锋呢。

    可是,那也毕竟是联邦内战中规模最庞大的军事力量,再加上百多艘战舰的配合,一旦依托要塞形成防线,哪怕天空蔷薇军团全员将士真的在路陆希的号召下违抗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命令,起兵“清君侧”,恐怕也很难突破东方边境的。

    “如果我们大闹一场,多少也能让要塞再混乱一些。东望堡里也能多坚持一下,说不定还能拖到阿斯特雷将军的部队回援呢。”

    “恩,原本只是想要闹上一场给对方找点小麻烦,现在却成了必须而为之事了。”安德莉尔叹了口气,露出了一丝无奈:“邓博莱·丹迪莱恩就是算准了这一点,啧,蒲公英家的那只狐狸……哼,门阀派的这一代公子哥们,确实也就是他算个人物了。”

    两人一时间都有些疲惫。她们清楚,就算是自己真的搞事成功了,而且自己还顺利从对方的天罗地网之中逃脱,也实在是难以改变此时的态势。她们可以挣来多少时间呢?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亦或是一天?这能有什么本质区别呢?阿斯特雷麾下的五六千人虽然都是第六军团所剩下的百战精锐,但毕竟不是神话时代那些传说中的天军神兵,人人都能飞天遁地披星戴月什么的。况且,就算是他们赶回来了,劳师糜饷,筋疲力尽,面对着以逸待劳的辰海舰队和一整个要塞,也不一定就能取胜吧?

    “所以,理智的判断一下,达罗舒尔和第六军团已经救不回来了。最正确的做法影视想办法撤离……而且还必须带上那只巫妖。那家伙非常重要,如果真的能开口,是能起到很大作用的。”

    安德莉尔说的是“很大作用”而不是“决定性作用”。因为她很清楚,哪怕是那个巫妖真的亲口承认门阀派们和自己勾结,并且拿出了一大串逻辑完整的证据链,那也只能证明,对方

    “可是,逃出要塞就相当于是暴露自己。城里面那么多房屋巷道还可以躲一躲,一旦出了城,在天空之中可是无处隐藏的。”

    开着飞行术的魔法师是不可能飞过浮空战舰的,甚至还飞不过大多数飞行坐骑,这是常识——当然,规格外的那些怪物不算,可塞希琉和安德莉尔还没有到这个层次呢。

    “或者说,该在安全屋躲到强援抵达……嗯,譬如说等到你的男人真的带兵打过来。我昨天怎么就会信了你的邪,同意和你一起出来犯傻呢?”

    “因为学姐根本就不是忍气吞声等待后援的那种人嘛。否则当年当学生会主席的时候,也不会为了帮平民学生出头硬是要把门修斯家的子弟当着几百号师生的面当场打哭了,打完了还不算还非要把人给赶出学校。那时候我就知道学姐的脾气了。其实,我只是说出了你的心声而已。”

    “其实你是想要说,我这几年其实过得很压抑是吧?你其实是在帮我释放天性是吧?……自从你跟了那家伙以后,真的就变得越来越不可爱了。”

    我没那么说过,这不都是你自己说的吗?塞希琉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翻白眼,继续笑着道:“所以,哪怕是为了让自己念头通达,也是必须要大闹上一场的呢。奥鲁赛罗老师以前说过的,身为魔道修行者,若仅仅只是把魔法当做趋炎附势,钻营打点向上爬的道具那也就罢了。可若是有进入超凡领域的觉悟,心境也就非常重要了。年轻时代任何让自己念头不通达的选择,在未来都有可能成为心魔,成为自身修行之路上最大的障碍。”

    “所以奥鲁赛罗大师年轻时候才把门阀派的那些老家伙们挨个揍了一个遍?”安德莉尔心想我信了你个邪哦,奥鲁赛罗那老头和你这丫头感觉都坏得很!

    “而且,正是因为我跟了那家伙才真的明白过来,其实,我也不是一个真的规矩人呢……”

    “是啊,我已经发现了!门阀派的家伙们这次闹事目前唯一的好处,就是让你彻底放飞自我了是吧?”

    “另外,我其实也不想躲在洞里等着陆希来救。这样会让他得意好久的,而且说不定还乘机要……”说到这里,塞希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俏脸绯红,咬牙切齿了哼了一声,这才道:“总之,哪怕是为了让那家伙不要得寸进尺,我也要做些什么了。”

    塞希琉觉得自己的理由相当充分,但安德莉尔却一头雾水。她们确实感到了两难,但也坚定了在要塞里搞个大新闻的决心。只不过,怎么一个搞法,到底要搞到什么程度,搞完了怎么逃出生天,就必须要好生计划一下了。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塞希琉身上一直带着的“星盘”便开始闪灯了。

    塞希琉不好意思地打开了星盘的盒盖,以金曜石为核心的导力轨道中流淌着温润而舒缓的光芒。一个声音随即从星盘中央的网格状装置中响了起来。

    “……通话,额,通话,这个太高难度了行不行啊?”

    那个声音略微有些失真,便是塞希琉也花了将近十秒钟才确认了对方的身份,赶忙在对方挂断之前回答:“是瓦莱里乌斯先生吧?我是塞希琉·摩尔。”

    那是现在的天空蔷薇军团的典厩长瓦莱里乌斯陆军上校,说白了也就是军团所有骑兵的实际指挥官。当然了,他还有一个身份,“前任”军团司令官陆希·贝伦卡斯特的扈从。在陆希已经离职了的现在,瓦莱里乌斯不但没有被解职而且还军衔还直接特晋了两级。有类似经历的还有格兰特、布尔等好几人,都是陆希的扈从,职位都不算特别高,却把控着军团上下的各处要职。可是,上到元老院和军部,下到普通军团士兵,似乎都没人觉得这有哪里不对,仿佛都忘了现在的军团长可是维兰巴特家的嫡系子弟,一点都不考虑人家的心情。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陆希的扈从确实都很有能力,出了他一手培(dai)养(lian)的村民a和村民b,现在新收的班底要么是从疾风那里划拉来的,要么是当年救助过的卓尔精灵高手,还有未来商会和北方工业的员工。各个都是有故事有身份的人才,不但说话好听能力出众而且还很能打,在他们的岗位上都是最恰当的人选。

    就拿瓦莱里乌斯来说吧。人家可是堂堂正正的奥克兰圣罗兰骑士,虽然走过了一段歪路,现在已经离开了帝国,而且参加过黑社会搞过恐怖活动,但当年在奥克兰得罪过的大人物似乎也没准备和他一般见识,并没有剥夺其骑士封号,人家的大名现在还在圣罗兰骑士团的编制名单内呢。所以说,真要按法理,这一位便是拥有合法身份的帝国贵族。

    考虑到奥克兰帝国的影响力,其贵族身份在全世界百分之九十的国度都成立,第四军团的将军们还得毕恭毕敬地称呼其为一声“爵士”呢——当然,某位没有拿过一分钱年金的塞瓦茨大公殿下除外。

    这位圣罗兰骑士也确实是全联邦都难寻的骑兵专家,短时间便让军团这两千人不到的骑兵战斗力上升了一大截,顺便也把军心牢牢地抓在了手里。

    在这种情况下,新司令官哪怕是为了不引起哗变,也都不会轻易动这些话语权极高的“中层军官们”的。

    可不管怎么说,这不是军阀什么还是军阀呢?堂堂的国家军队终究是变成了某人的私兵,说某人是国贼当然也是一点没错的!

    而现在,瓦莱里乌斯的声音通过战术导力器传到了这里。以目前通讯功能最大覆盖面积只有十公里的理论性能来估算,他难不成是已经到了要塞外?

    一时间,塞希琉不由得浮想联翩。

    对方沉默了也将近十秒钟,在塞希琉也开始犹豫自己的话是不是真的传过去的时候,对方才终于用欣慰甚至带着一丝庆幸的语气道:“太好了,塞希琉女士,想不到您也在要塞中,那我们就更有把握了。”

    “也?”塞希琉第一时间就捕捉到了对方中信息量最丰富的一点。

    “是的!要塞中现在有艾尔梅小姐的一组斥候,以及夏鲁大师带领的十名战斗法师。我也和他们已经完成联系了……”

    所这两人塞希琉都是认识的。一个是军团的卓尔精灵斥候统领之一,当年弃誓者家族的一员,后来被陆希招过来,协助卡莉娅管理军团的情报工作。另外一位则是疾风的“师兄”,也就是德伦斯收的那六个“记名弟子”之一,因为身份不太干净所以不太好在联盟混个拿工资的编制,却也依然被陆希堂堂正正地招入了军团占了个军官编制。原本干的应该是后勤工作,然后不知道怎么着就成了战斗法师团中的大佬之一,军衔不高,话语权和死忠却真的不少。

    ……所以,国贼啊!

    塞希琉现在觉得脑子有点乱。可是,她却可以确定一点,她最亲密的那个人,在很久以前应该就在布局了。这是不是意味着,政变,恐怖袭击,以及贵族联合军一切的所在所为,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呢?

    我,我是不是从来没有认识过你呢?塞希琉一时间百感交集,无话可说。她忍不住看了不远处的安德莉尔一眼,生怕对方会多想……好在,目前学姐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我自己携带的战术导力器捕捉到了您的信号,这才试着连通一下。”对方的声音又随即传来。

    现在可不是纠结这问题的时候,塞希琉打起精神了,沉声问:“那么,您需要我做些什么呢?”

    瓦莱里乌斯沉默了一下,随后的声音多了一丝无奈:“我的女士。如果我希望您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藏起来,等到万事尘埃落定,您也一定不会同意的吧?”

    “我们不是第一天认识了,瓦莱里乌斯先生。另外,请不要这么称呼我。”

    “我的女士”是贵族豪门的家臣对自家女主人的称呼,普通市民出生的好女孩塞希琉表示自己听得浑身鸡皮疙瘩实在是不敢消受。

    “是的,女士,没问题,我的女士。那么,在下麾下的一千八百名隶属于第四军团的骑士,已经接近达罗舒尔要塞,预计将于今夜凌晨三点,对要塞发动突袭,歼灭已经沦为叛军的辰海舰队及其配下陆战部队!请您尽量在后方搅乱敌人视线,为我们的突袭制造时机。艾尔梅小姐和夏鲁大师都会尽力配合您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