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各自踏上的征途
    陆希要送别的不仅仅是奥克兰人,还有诺尔达精灵和梵雅精灵的军队。这三方大概是真的对奥格瑞玛,至少是对奥格瑞玛的土地没什么兴趣,于是便也是走得最“洒脱”的。

    “兄长大人,请务必保重!”红眼睛的托曼少年,啊不,奥克兰帝国卡尔加里亲王索曼斯?梵?迪玛希亚殿下拉着联邦第四军团司令官陆希?林歌?贝伦卡斯特的手,久久都不愿意放开。这可真是好生共叙了一番两国的友谊天长地久啊!

    “所以说了,不要叫我兄长大人……算了,小卡尔曼和小弗蕾妲现在你这里放置一段时间,请照顾好他们。”

    “您就只管放心吧。永辰宫可是卡尔曼的家啊!正好他的姐姐们也都想念他了。弗蕾妲小姐既然是卡尔曼的同门,那也是我的妹妹……”

    “嗯?”陆希挑了挑眉毛。

    “贵宾!对,是我的贵宾。好教您知道,兄长大人,圣泉皇家从来不会对客人失礼。找奥克兰,弗蕾妲小姐一定会享受到公主级的待遇。”

    “那听起来还真的很靠得住啊!”陆希不置可否,扭头对两个小孩子道:“你们俩成长得很快。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经历史诗级的事件,哪怕仅仅只是旁观和作为配角参与,也足够让你们受益终身,现在明白了吧?”

    小正太和少女顿时心悦诚服地点着头,一副不明觉厉但跟着老师一定有肉吃的表情。当然,所谓的“成长”其实大多是跟着陆希蹭经验,但这种细节就不用太介意了。

    “总之,出来了那么久,你确实也应该回家看看,顺便招待同门的小姐姐做客,就当是放暑假了吧。另外,约纳希尔之光重归圣泉皇家,这也算是一件大事,本来去年就应该让你回去了,却因为各种杂事被拖到今天。不过,或许你这时候回去,才更有效果呢。”

    是的,比起去年年初刚刚拜入陆希门下的时候,不过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小卡尔曼便似乎变了个人似的。他个头窜高了一大截,已经达到了正常五岁孩子的平均值,外貌依然秀气精致,体型也依然有些单薄,但那种弱不禁风似乎被碰一下就会粉碎的瓷娃娃的感觉,却是彻底不翼而飞了。

    “可是,老师,您和卡琳姐姐的孩子已经出生了。他注定就应该是未来的帝国皇帝,约纳希尔之光在放在我手里,真的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我勒个去,这种事情到底是谁告诉你的?不知道乱嚼舌根子对小孩子的教育造成问题吗?总之,小卡尔曼,听好了,约纳希尔之光就是你的,这一点已经得到你卡琳姐姐的认同!那些俗不可耐的宫斗闹剧,注定是和七彩蔷薇一脉绝缘的,你可明白?”陆希点了点小正太的心口,难得地摆出了一副语重心长为人师表的范儿,好在小正太很配合,一副被感动到了的样子不断地点头。

    “另外,我说过了,你这个时候带着约纳希尔之光回去,你姐姐说不定就会给你大大的封赏了。”

    是啊!在龙堡大公和帝国宰相的军队相持不下,风暴海角列国或叛或疑,推恩令搞得诸侯人人自危的时候,又有什么比失落数百年的家宝重回永辰宫,能更祥瑞的?更能证明现在坐在青曜石座上那个世界第一的女皇陛下,是得到了诸神和先祖的祝福和认可的?

    “另外,说是过暑假,可也别玩野了。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会好好考验你们俩的进度的。没忘记你们的暑假作业吧?”

    弗蕾妲笑嘻嘻地道:“在奥克兰帝都探亲和休息过了以后,根据自己判断掌握出发时间。不能依靠任何人的帮助,就我们两人结伴上路,但明年新年之前,必须抵达涅奥斯菲亚参加并且通过开春的游击士测试。放心吧,老师,我们都背了好几遍了。”

    一个十五岁不到的小姑娘带着一个六岁的小正太单独出门步行跨国旅行,谁家家长要这么做,正常情况下早就该被打死了。不过,换成这两位,搞不好就是一种主角们终于踏上了征途的既视感。

    另外,就算是主角式的角色,有的舞台,对他们来说还是太早了。

    是的,为了小卡尔曼、小弗蕾妲、小迪娜,还有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儿子,有些事情也应该解决了。话说我现在连儿子到底叫啥都不知道呢……已经渣男到了这个份上,要是再把本来就该由我这一代解决的问题拖到后世,不是就更不可救药了吗?

    陆希已经决定了自己下一步的目标,然而让他觉得吃惊的是,当天晚上的时候,阿尔托莉娅便突然表现得特别热情。

    躺在软软的鸭绒床垫中间的陆希搂着身边的阿尔托莉娅,整个人都完全陷入了温暖而顺滑的包裹中。他看着并不是很熟悉的天花板,觉得自己的人生确实已经快要到巅峰了。当然,这一定是因为自己在送别奥克兰军队的时候,已经被不少好事者称呼为“奥格瑞玛征服者”,绝不是因为刚刚和阿尔托莉娅打了好几圈麻将。

    “也就是说,奥托叔叔说,只要我这次随你回天际堡,亚瑞尔全境守护者这么听起来就特别拉轰特别主角而且又特别反体制的称号,就是我的了?”

    “不是称号,这是正经的官职,虽然并不是常设的,所以听起来有点像是封号罢了。我问过恩莱科哥哥了,这个官职通常是追授给在生前立下过宏伟功绩的英雄。据说是只要拥有了这样的封号,英雄的灵魂便将化为不朽的英灵,永远守护诺德人的永恒故乡亚瑞尔高原。不过,这也有例外的,在皇朝五百年的历史上可是足足有三次是封给过活人的呢!其地位在宰相、元帅和太守之上,有协调所有军国事务,临机决断的大权。身为亚瑞尔全境守护,完全可以凭自己的判断任免官职,剥夺领主的爵位和领地,处罚贵族和官僚,甚至还有节制领主和各地太守,组织军队的权力。”阿尔托莉娅倚靠在陆希的怀里道。她虽然几乎已经被陆希达成全姿势解锁成就了,但大概一辈子都干不出那手指画圈圈的玩法吧。

    “不需要通过皇帝?”

    “当然不需要通过皇帝,否则还能叫临机决断吗?”阿尔托莉娅认真地道:“所谓的亚诺尔全境守护,这便相当于是帝国摄政王和帝师,为了辅佐君王,纠正亚诺尔皇家的过失而存在。这样的权柄当然是必须的。”

    “……真够激进的啊!这不是在有意培养一个威胁皇权的权臣吗?呃,算了,我忘了不管是你们还是奥克兰本质上还是半分封制而不是中央集权制,皇权能否执行体现在中央皇室的实力以及威望上。这种体制其实很接近于11区的幕政呢,所以副将军啊管领啊五大老啊御三家啊老中啊这些玩意还是需要的。可是你们把以上这些全部都合并在一起了啊,不觉得有点微妙的作死吗?”

    “那个,我虽然听不太懂,但陆希的意思是,亚诺尔全境守护的地位是会威胁帝国和皇权的吧?这里尽管放心吧。我不是说过了吗?这虽然是官职,但其实主要是给逝去英雄的封号呢。在历史上封过的三人,一位是开国先祖亚瑟?潘德拉贡的好友兼恩师梅林大师,那是一位值得信赖的长者,帝国所有的典章制度都是他制定的;一位是剑帝雷斯纳特,他是蒂娜女皇的皇夫,后来成为了帝国的共治皇帝;最后一位则是卡莱大公,他在‘开拓王’古雷斯二世年幼的时候,以皇叔兼宰相的身份掌管国政,将帝国的国势带到了巅峰,然后又无私地将权力还给了成年的君主。你看,都是才能和品德都百年难遇,如同圣徒一般的人物呢。如果不是这样,就算是皇帝想要册封,诺德领主们也是不会接受的。”阿尔托莉娅笑着道。

    也就是说,还是靠私德和自由心证吗?太甜了啊少女!另外亚诺尔皇家和诺德领主也都实在是太甜了。你们是真的没见过那个疑似穿越者的大德鲁伊在篡位之前是什么名声呢,基本上也就和三国贤王和圣人差不多了……当然,或许是这样实在是太败人品了,之后被大魔导师召唤陨石砸死也千万不能怪老天爷不给面子。

    不管怎么说,自己居然很快就和这些在诺德人历史上的圣人并列了,陆希的虚荣心多少还是得到满足了。不过,真要是以为本人会因此得以到尾巴翘起来当旗杆使,那就实在是太小看本人了。

    “你也说过了,所谓的亚瑞尔全境守护其实是在皇帝没有办法履行其义务和责任时,才能起到最大的效果。可问题是,奥托叔叔可是非常强势的雄主,而且刚刚才征服了奥格瑞玛和雷霆崖要塞,并且彻底吞下了五大湖区,论功业其实已经不亚于剑帝和霸王了。如果真的多了一个这种所谓的摄政王,将奥托叔叔置于何地啊?”

    “对啊,所以父皇说了,必须是要在我登基了之后,由我来亲自册封。他好像有个想法,准备仿照上古时代的诺德先王们,建立一个所谓的上皇会议,计划在我二十五岁的时候退位。”

    所谓的上皇会议,源自远古神话纪元时代的亚瑞尔诺德诸王的时代。那个时候,所谓的诺德王国,全名是叫诺德联合王国。当然,与其说是王国,倒不如说是远古部族的联盟。其真正的执政机构,除了由各大部族通过各种远古仪式——比如说拳头啊拳头啊拳头——选出来的国王之外,还有的便是所谓的上皇会议了。在那个时代有一个约定俗成的君子协定,各大氏族的族长领袖们,都会在晚年的时候退位,自动成为上皇会议的成员。这些退休老爷子组成的议会,在多数派举手之后,完全可以否决君王的命令,可以视作是氏族部落时代的一种原始共和的体现,也确实形成了对王权的有效监督。

    “因为父皇说过,人越老便越是糊涂和顽固,明明已经远远落后于这个时代了却偏偏总以为自己信奉的那一套会是永恒不定的真理。老人家给人凭着自己的经验,查漏补缺,给年轻人提提意见,做点参谋,也就算是不辜负这把年纪,可若是依然坐在决策者的位置上,那一定会成为大家的噩梦的。”

    “……必须要说的是,你父皇虽然大多数时候是个逗啊不,我的意思是说偶尔太诙谐了,但关键时刻还真的挺有脑洞的,这方面还真不像是个诺德人啊!”

    “在你心里,诺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啊?”阿尔托莉娅不由得噗嗤一笑,娇嗔着挥拳拍了陆希的肩膀一下。反正大家什么都做过了,这种亲密的很有小女儿风格的动作,她也是越来越自然了。

    “父皇说,到了这一步,他作为帝王的功业便达到顶峰了。我退位的时候,他也还没有到彻底老糊涂,连剑都举不起来的地步。这样彻底从帝王繁琐而沉重的政务中解放出来,重拾年轻时候寻求真理之侧的理想,还有可能在通往力量本源的道路再前进一步,甚至找到改进亚特拉斯圣纹的方式。如果能够成功,那么他在战士领域的功业也将不亚于帝王。到了松嘉德,便足可以在任何一个伟大的先祖面前炫耀。更重要的是……”

    “更重要的,是要为未来诺德皇朝的传承开一个很好的先例,是这样吧?”

    啧啧啧,两大帝国,南边的那个在玩推恩令强化中央集权,北方的这个微妙地开始走上二元君主制的不归路了,到底谁特喵是野蛮人谁吃枣药丸啊?陆希表示自己脑子有点乱。

    阿尔托莉娅深深地看了陆希,含情脉脉地点了点头:“所以,父皇的意思是,如果你愿意过来,至少是公爵以上的爵位和采邑。并且让我们俩作为皇储和未来的摄政王坐镇五大湖新的行省,有陆希在,一定很快就能把那里打造成北方最繁荣最富庶的国度吧?然后,你登上全境守护的高位也就顺理成章了。”

    这的确是一个办法。而且可以肯定的是,现在正在担任五大湖屯垦总督的二舅哥恩莱科老兄一定是不会介意被妹妹和“妹夫”摘桃子的。然而……

    陆希看着阿尔托莉娅几乎带着憧憬的笑容,犹豫了片刻,幽幽地叹了口气:“然而,前提是我愿意跟你回去,是这样吧?”

    陆希几乎是瞬间感觉到,怀中玉人的体温就这么降了下去,她虽然依然维持着自己的笑容,但那明显的失落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了的。如果不是骑士公主永远都不会失去她的骄傲和矜持,她这时候或许已经哭出来了吧。

    “我是个人渣,对不起,阿尔托莉娅……真的对不起。虽然在这种情况下说这种话听起来一点诚意都没有,但除了这种话,我也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为什么要道歉呢?是因为不能和我回去?还是因为不知道要回到谁的身边去?”

    这种问题问得实在是太犀利了,不但问得陆希哑口无言,也问得完全不符合阿尔托莉娅的人设。陆希看着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头顶上的呆毛也耷了下去的骑士公主,顿时打了一个寒噤,总觉得对方随时都有可能掏出片刀把自己个剁了。

    之前在雷霆崖要塞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那节操满满的阿尔托莉娅似乎是掌握了随时切换人格的技术啊?

    “呵呵~~~~这还是陆希第一次在我面前手足无措呢。这大概便是你最大的弱点了吧?”阿尔托莉娅终于笑出了声。

    “不,这是我在道德上最大的黑历史,我会因此在你们面前永远都抬不起头来……可是,外人要是因为这种生活作风问题而找我的麻烦,那就是在找死了。”陆希嬉皮笑脸地道:“可这一次却真的不是这个原因。在联邦,我还有许多手尾没解决。男子汉做事,以德报恩以直报怨,要是不有始有终,迟早是做不成男人的了。我是认真的!”

    “这倒也是一个办法,如果陆希做不成男人了,至少也就不会再继续去招惹别的女孩子了。那个,需要我帮忙吗?”

    “……”

    “开玩笑的。”

    然而我完全笑不出来!女神啊苍天啊宇宙啊,赶紧把那个乖巧可爱懵懂天然的阿尔托莉娅还给我吧!明明是个凛然的蓝色系妹子,为什么我现在微妙得觉得她很适合穿黑衣啊?

    “可是,陆希不是连兵权都丢了吗?丢掉了军团统帅的要职,却被安置到了一个清闲的职位上。”

    “清闲……舰队提督啊!你对这个职位的误解是不是略大了?从字面意义上看,都离清闲差得老远了吧?”

    “只剩下残兵败将的舰队?目前还能开得动的船有几艘?能比舰队里的将军多吗?”

    “……哇哦,好过分的说法!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种话由你来说才更伤人。不过啊,这样不才正代表上头对我的重视吗?重建一支舰队可是大肥缺,而且也很能刷功绩。”

    “然后等到重建完了,又再一次把你给调走?这次不久是这样吗?明明就是你一手打造起来的蔷薇军团,才刚刚建立起辉煌的功业,却马上就被调走了。这样做事未免太不合情理了。如果换成是诺德人,绝不会容忍这样的侮辱!”

    “是啊,如果是在平时,我大概也不会吧。大约是会提着世界树权杖到蔚蓝宫去,和我们元老议员们好好探讨一下诗词歌赋和人生理想。”陆希冷笑了一声,随即又道:“可是,既然想要在我这一代把现有的这些状况解决,那就需要谋划、隐藏甚至装死。这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呢。”

    阿尔托莉娅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对不起,陆希,我的意中人是一名盖世英雄,注定不应该只属于我。可是,有这样的奢望的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这都能叫自私吗?你再这么说下去我就真的只能自刎才能报答你们的宽容了。”陆希忍不住当着阿尔托莉娅的面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我确实是个人渣,嗯,所有开水晶宫的前辈们都是人渣,这样一想我不是唯一的一个又觉得庆幸了好多了。总之,我们这种人贪得无厌见色忘义,但总算是能做到喜新而不厌旧。而像我这样的人渣呢,也总得有自己的坚持和担待,否则就真的没法做人了呢。”

    “阿尔托莉娅,我爱你,但在相爱的男人和女人之前,我们总有自己必须要履行的职责。我们首先属于彼此,但却并不仅仅会属于彼此,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如果是卡琳,这时候大约会来一句“阿勒,小陆希你的意思是我可以给你戴帽了吗?嗯,是找个二米高的猛男款的,还是细皮嫩肉的小动物系呢?”这样的话,然后开心地欣赏陆希暴跳如雷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而如果是阿尔托莉娅的话呢,她却只是沉吟了偏科,随即便露出了明朗的笑容,头顶上也随即又一次翘起了呆毛。

    “是的,我希望我只属于你的,陆希,但身为女人之前,我是王!”

    “……还是这样的阿尔托莉娅最顺眼啊!不过你这撮头发以后就是人格切换的开关了吗?”

    “才没有什么人格切换呢。不知道陆希你老是在嘀嘀咕咕地讲些什么莫名其妙的。”阿尔托莉娅嗔怪地轻轻拍了陆希一下:“那么,就按照你说的做吧。维吉亚帝国依然会保持应有的警戒和常备的军队,随时可能前往支援。”

    “另外,装备换装的方面也不要停。奥托叔叔整编的五万中央军队,你可以挑选一万人作为新军。我也会督促北方工业商会扩大产能,并且加快建设合适的分厂的。”

    然后的节奏,便是最拉仇恨的所谓的狗男女大人物在床上谈工作这样的节奏了。不过,在陆希没有注意到的时候,阿尔托莉娅却将手放在小腹上轻轻地抚摸了一下。

    “可是,从来没有人说过,成为王的时候,便不能履行女性的天职了呢。”

    阿尔托莉娅在自言自语地说着这话的时候,呆毛有没有翘起来呢?反正这也是个主体的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