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八百四十四章 所谓的帝国“皇后”
    瑟琳希娅?梵?兰卡斯特,为现在的神圣奥克兰帝国“皇帝”伊肯的合法妻子,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帝国皇后,另外一方面,她还是现任兰卡斯特公爵,帝国枢密院首席枢密大臣(虽然他从来就没有参加过枢密院会议),宰相泰利昂的同母胞姐。

    兰卡斯特家族是一个非常庞大且繁荣的宗族,家族成员甚多,但在皇后和宰相阁下这一代,家族的嫡脉便只剩下他们两人了。然而悲哀的问题在于,由于宰相阁下是一个侏儒,年轻时候也受过不少歧视和鄙夷,不但外表有碍观瞻,性格也尖酸刻薄。皇后在还没有成为皇后的时候,从来就没有喜欢过自己这个弟弟。她真心地觉得一个侏儒弟弟的存在是对自己的侮辱,甚至希望这个弟弟从来就不要存在。某种意义上,在宰相阁下少年的中二时期,他的亲姐姐往往扮演的都是霸凌自己的坏蛋们的总大将之类的角色。

    等到姐弟俩渐渐长大成人,芳名远播的姐姐嫁给了赛泽尔亲王,其貌不扬的侏儒弟弟却或许是前世修来的福分,成了太阳王夫妇最看重的青年贵族子弟之一。可即便如此,姐弟俩的关系也一直没有太大的改善,只是看在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又都是兰卡斯特家族代表,才在外人面前保持着一种面子上的和蔼。

    总之,光是从姐弟关系便可以看出来这位奥克兰的新皇后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瑟琳希娅出身帝国最上等的名门,从小接受着最完善的贵族教育,拥有世所罕见的美貌,在年轻的时代甚至还有着“凯岩红钻”这样的美誉,和她的弟妹泰莎夫人都并称是整个帝国西境芳名远播的绝顶美人。

    她拥有带甲十万的一等诸侯和帝国宰相作为后盾,如果没有出太大意外的话,这样的皇后,是有成为一代贤后的可能性的;当然了,架空甚至干掉自己的丈夫,扶持自己听话的小儿子上位,自己则篡权夺位垂帘听政改朝换代……这种可能性其实也是存在的。反正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兰卡斯特家族毕竟是一个传承久远的名门,家族史也的确出过不少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先代的兰卡斯特公爵泰文更是一个心情冷酷手腕强硬的铁血领主。出生于这样的家庭,瑟琳希娅便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也能够成为那样的人物……

    然而悲哀的问题在于,政治其实也是一门很讲究天赋和气运的艺术,这位自以为是的新皇后却真的缺乏这方面的素质。她原本是整个帝国最高贵的贵妇人,但在上流社会的社交圈中风评和口碑却并不高,就连不少自作聪明脑满肠肥的贵族首脑们都用鄙夷的口气称呼她为“愚蠢而傲慢的兰卡斯特女人”。

    一个胸大无脑的贵妇人并不少见,但一个胸大无脑却又自以为聪明的贵妇人,那就真的有可能成为自己丈夫和盟友们的噩梦了。这位所谓的帝国“皇后”,就确实完美地做到了这一点。她将一个来历不明藏头露尾身份可疑的魔法师介绍给了自己的丈夫,又动用自己丈夫的铁卫骑士带队去刺杀侄女,顿时便将完美的开战借口交到了对方的手中。

    于是乎,道义的天平早早就倾斜到了身为“叛军”的世界第一公主殿下的手中,原本占据了帝都和赛瑞迪尔,理论上应该才是正统代表的丈夫,在内战一开始便一败再败。除了格局啊,眼界啊等等的自身的问题之外,伊肯皇帝或多或少也应该是受到了妻子猪队友的影响吧。

    总而言之,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瑟琳希娅皇后一定会入选史上十大猪队友之一,在数百年后的历史上也依旧大名在列。

    对于深爱着自己美丽的妻子,就算是犯下如此大错也仅仅是将其软禁的秃头“皇帝”伊肯大叔而言,这是多么一件悲哀的故事啊!

    可是,若这位美丽的皇后,并不是真的猪队友,而是从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要当深海和神对手,硬生生地坑死了伊肯大叔呢?那听起来不会是一件更加悲哀的故事吗?

    陆希望着这位满脸都是雍容和优雅的笑容,却又散发着居高临下的威仪感的中年美妇人,心中不得不承认:如果她要一直都是这样的仪态和表现,仅仅是凭着这张脸来扮演一个吉祥物般的角色,绝大多数的贵族也都会对她敬畏有加,并将她视做母仪天下的绝佳典范吧。

    “……哎,伊肯大叔真是可怜。”陆希看着瘫软在地上仿佛成了植物人一般的“皇帝”,又一次叹息了一声。就算是没血没泪如他,心中也不由得对这位秃头大叔泛起了浓浓的同情之感。

    “父皇!”尤安娜公主终于注意到了瘫软在地上仿佛失去了生命的父亲,发出了一声悲鸣。她原本看到之前那两位很漂亮的“修女小姐”,一个变成了器宇轩昂(陆希自认为)的魔法师,一个变成了杀气腾腾的剑士,心里已经积了一肚子的疑问,但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奋力地挣脱了守着自己的卫士,提着裙摆向父亲跑了过去。

    卫士们看了看皇后,却没有并得到后者任何的示意,自然便保持了沉默。

    “父皇,您,您……您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皇帝最年长的公主扶起了自己的父亲,声音甚至都有些发颤了。她毕竟是一个未满十六岁的小姑娘,正处于叛逆期的她当然会崇拜女武神一般的堂姐卡琳,也并不喜欢古板顽固的父亲和尖酸势力的母亲,但我们必须知道,在任何一个孩子,内心深处最伟岸最高达的形象,终究都是父母。

    当尤安娜公主心目中那顶天立地的父亲却仿佛一个死人似的软到在地上时,既不能言也不能动,便是连站立都无法做到的时候,小姑娘始终还是慌了。

    脾气甚至比自己的大姐还要火爆的艾兰妮公主冲着自己的母后大声道:“为什么父皇会变成这个样子?你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两个年级更小一些的公主,十二岁的戴蕾尔公主抱着只有5岁的弟弟卡尔曼不断地后退,似乎是想要尽量离自己的母亲越远越好;而十岁,留着短发仿佛假小子一样的埃莉诺公主,则挡在姐姐和弟弟身前,冲着周围的卫士们露出了愤怒和威胁的目光,就仿佛一头正在发怒的小狮子似的。

    “真是悲哀的亲子关系,我的教育到底是在哪里出了问题呢?”皇后歪着头,叹了一口气:“看到你们的父亲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你们不去怀疑这两个来历不明的外人,却在怀疑我这个母亲吗?”

    “我的母亲不是那个能轻而易举地使用恶魔魔法,仅仅一击就,就……”看上去最文弱温和的戴蕾尔公主依旧死死地抱着弟弟,仿佛是生怕他被什么怪物夺走了似的,咬牙切齿地盯着自己的母亲。

    皇后冷笑了一声:“就一击就杀死你们的历史老师,那位带刀祭司小姐?她带领刺客入宫袭击你们的父皇,而且还竟然阻止我这个做母亲来接走自己的孩子,其心可诛昭然若揭,我便是当场把她打杀了,闹到教宗那里也依然有理。说起来,反而是德拉沃冕下需要向我这位帝国皇后好好解释一下吧?至于恶魔魔法神马的……嘿,小孩子真是没有见识,母后用的弗尔拉达黑袍术士的力量——优雅而神秘而黑巫术,与粗暴的恶魔魔法根本就是两回事!”

    阴影行走者弗尔达拉,又称为“背叛和痛苦之主”的上古魔神,其死敌是黑夜女神勒托,他的祭祀者和崇拜者,便是所谓的黑袍术士了。同样的,弗尔拉达黑袍术士的魔法来源于负能量表现出来的黑魔力,和代表正能量的圣光和生命魔力同样也是死敌。如果皇后真的是一个黑袍术士,隐藏起来突然袭击,倒是真的有可能对一个高阶神官造成致命的伤害。更何况,那位神官还是在精疲力尽魔力告罄,并且还没有防备的情况下。

    说起来,弗尔达拉早就在诸神之战中陨落,而最后一个有史记载的黑袍术士也挂掉了两千多年,却想不到在某些地方依旧存在着传承。

    ……是吗?艾瑟小姐,也死了吗?陆希不由得沉痛地垂下了眼睑,诚挚地为那位飒爽知性的神官小姐哀悼。虽然他认识对方的时间还没有超过一天,但心中依旧像是被人忽然用刀刺了一下似的,忍不住便是一阵不可控制的抽搐。

    在城外殚精竭虑救助难民们的是艾瑟小姐,带自己入宫的是艾瑟小姐,而在自己和莉姆离开之后,留下来保护公主和王子的也是艾瑟小姐。陆希觉得,即便是认识的时间还不到一天,加起来说过的话也没有100句,但无论如何,自己都必须有为她报仇雪恨的责任!

    “无论你是谁,你今天都绝对走不出这座皇宫!”陆希用前所未有的森然而阴寒的口吻冷冷地道。

    “小家伙,大话谁都会说,但大多数都是只会嘴炮的废物。我是谁?我是奥克兰帝国的皇后!区区的入侵永辰宫的刺客竟然也如此地嚣张,真是为所未闻啊!”神圣奥克兰帝国的皇后冷笑了一声。

    如果你真的是皇后本人我就把永辰宫广场前那个几十米高的克诺乌斯大帝像吃进去!而且是用嘴!

    上次在太阳王寿宴上的那次照面太匆忙,陆希并没有来得及用氪金狗眼照照那位的跟脚,但他却坚定地相信,一个拥有黑暗魔法传承的人,是绝不可能在深宫之中隐藏那么多年,并且完全瞒过自己的父母兄弟和枕边人。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位不明身份的弗尔达拉女术士,应该是在卡琳离开帝都不久后才出现的,大概是用了什么方法掉包顶替了瑟琳希娅皇后的身份,默默地潜伏了起来。然后,等到时机成熟,她再把自己的同伴——龙裔小姐贝露蒂娜介绍人给了自己的“丈夫”,然后再用了一个“非常愚蠢”的手段挑起了奥克兰内战。

    当然,鉴于真正的皇后以往的表现,无论是多么自以为是的愚蠢手段,也都没有引起有心人的怀疑。

    然而就算是这么估计,这个弗尔达拉术士也至少是在宫庭中潜伏了两年还不止,其演技和变装的水平已经完全超神了。就算是无面者协会的夜莺来了,顶天了也就是这个水平吧。

    至于真正的瑟琳希娅皇后,这时候应该已经不在了吧?他们是绝不可能把这种隐患留下来的……嘿,真是好一盘大棋呢!

    “一个深渊魅魔和人类的泰夫林混血儿,什么时候成了帝国皇后了?我可不知道已故的金狮子公泰文大人还有艹羊蹄魅魔的口味!”陆希冷笑着道。

    氪金狗眼真是好技能,比起我的偶像大圣的火眼金睛也不遑多让啊!“皇后”兴许是对自己的隐藏手段很有信心,往往没想到人家一张开就道破了自己的跟脚,笑容第一次从自己的脸上褪去。

    “嘿,莎拉露蒂!你就别装了。”贝露蒂娜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一切的伪装在这小帅哥面前都毫无意义。我可是已经吃够了这方面的亏了。”

    “嗯,果然是名不虚传呢,小帅哥。如果我再继续装下去,那就是我自己矫情了吧?”她倒是没有在意自己的同伴拆台的举动,属于“皇后”的雍容华贵终于化作了属于魅魔的妖治而绝艳而笑容,这个名叫莎拉露蒂的泰夫林术士摊开了手:“可是,知道这一点,你又准备做什么呢?小弟弟!”

    几位小公主顿时都脸色煞白。她们或许早已经猜到,这个用非常残忍的魔法杀死艾瑟老师的女人不可能是自己的母亲,但当心中的猜测得到完完全全的证明时,依旧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她们甚至隐约已经猜到:自己的母亲或许已经不在了。

    “修,修女姐姐……你是说,她,她不是……”卡尔曼小王子用恳求的目光盯着陆希,声音已经开始颤抖。或许他连自己在恳求什么都不知道,或许仅仅只是希望对方能告诉他一个乐观的答案,哪怕是欺骗他都可以。

    你的姐姐们都猜到了,天赋异禀的你又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吧?只是,一个没有经历过这样残酷事实的孩子,又怎么能接受自己的母亲已经被掉包了的事实呢?他大概宁愿相信自己感受到一切违和感都是错觉吧。

    然而,这一切却都是血淋淋的事实。

    陆希望着小王子恳求的目光,一时之间竟然开不了口,用有些狼狈的方式,闪躲着逃离了对方的目光。

    “你的父亲被邪教徒蛊惑,被吞掉了一半的灵魂,就算不死未来也是个残废了。你的母亲被害死了,而且被毁尸灭迹的可能性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嗨,这种事情叫我这么对着一个五岁的小孩子说出口啊!”

    打破这短暂而沉重的沉默的,却已经既然是已经被陆希看做是背景的伊肯“皇帝”。

    “呜呜……卡尔曼吗?呃,尤安娜,你们都在啊!”或许是听到了儿子和女儿的声音,被女儿搀扶着的伊肯“皇帝”终于感受到了周围的状况,用近乎于将死之人的声音节奏慢吞吞地张开了口,声音迟钝而疲惫。

    “父皇,太好了……您还活着!呜呜呜……太好了!”小公主送了一大口气,紧紧地搂着自己的父亲,仿佛这位将死之人,是自己和弟弟妹妹们唯一的依靠似的。

    艾兰妮公主也赶忙跑了过去,帮着姐姐搀起了皇帝。她们还没有长大的身子比伊肯皇帝都要矮上一个头,几乎是用尽全力,才让父亲微微颤颤地站直了。

    几位公主和小王子的心情暂时得到了一点点宽慰,但对于正在对峙中的双方来说,一个已经没了大半条命的皇帝,就算是醒过来了,对目前的局势也不会有任何的帮助。

    混血魅魔笑得非常坦然:“现在局势已经很清楚了,小弟弟。我不是他们的母亲,所以行事也自然无所畏惧。放下你的武器!否则,这些圣泉皇家漂亮的小公主和可爱的小王子,都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我有的是方法将他们的灵魂送入无尽深渊中的永夜宫中。你知道,灾厄之王是有多么仇恨克诺乌斯大帝,以及他的后人。一个鲜活的迪玛希亚的灵魂一定能大大地取悦那位圣座吧?不过,这群可怜孩子们的灵魂在湮灭之前将会承受些什么,你大可以好好想象一下呢。”

    两个年级稍小的公主面色苍白,瑟瑟发抖,护着弟弟一步步地向墙角后退,但那个穿着北方式板甲的巨人就站在她们的身后,根本无处可逃。

    尤安娜和艾兰妮公主一左一右地扶着父亲,用几乎可以喷出火的目光盯着“母亲”,然而目光终究是杀不死人的。她们毕竟不是那个暴力倾向严重的世界第一公主殿下,虽然都有一点点剑术底子,可落在场的这些超凡实力者和怪物们的眼中,不过是完全可以忽略的花拳绣腿过家家而已。

    陆希不得不承认,这对很失败的皇帝夫妇生出来的孩子都挺对自己的胃口的。他真的无法做到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去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