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713 夜话
    在游戏中,物理攻击有两种特性,分别用锋利度和敲击值来表示。

    这很好理解,锋利度表示的是利器劈砍和穿透护甲的能力,而敲击值是表示直接的的钝击伤害和敲打到厚重盔甲时,产生的震击力度。

    两种武器没有优劣的说法,只是擅长的侧重点不同。

    利器更擅长对付无甲或者是低甲单位,一剑劈砍或者刺击过去,就能对无甲单位造成极高的伤害,比如说一刀两断,或者直接刺心,可遇到重甲单位,就有些疲软了,如果锋利值不够,甚至无法对披甲单位造成伤害。

    而钝器类武器对武重甲单位,效果则好得多,虽然他们也无法穿透护甲,但敲打在盔甲表面的力量值,会传递到盔甲的内部,对敌人造成极大的伤害,而且不需要太高的敲击值,都有效果,当然,敲击值越高,自然越好。

    不过,钝器对付无甲单位,效果就不如利器了,一钝器下去,虽然对无甲单位也有不错的效果,可不如利器那样,可以直接让敌人首体分离,同样的力度下,对付无甲单位,自然还是利器比较实用。

    另外,还有些武器同时拥有锋利值和敲击值,比如说……人见人憎,但鲜少人使用的狼牙锤。

    可以这么说,狼牙锤(棒)绝对是所有武器中,综合杀伤力最强的,但同时……也是最少人使用的。

    原因有两个,一是要求同时要求力量和技巧都比较高,很多职业者要么有力量,要么有技巧,同时两者都拥有的人很少。

    第二个原因,就是这玩意实在是不太帅气……但凡有点逼格追求的人,哪个不是用剑,用长枪(矛),用刀,甚至是单纯用锤子都比狼牙锤来得好。

    各种文艺作品,骑士小说中,用狼牙锤的,全是杂兵,哪怕是再邪恶的大反派,也几乎不存在用狼牙锤的。

    文化舆论这种东西,地球上有,这个世界上依然也有。只是表现方式不同。这个世界没有广播,没有影视,但有吟游诗人,也有一些骑士小说。

    在吟游诗人的嘴里,骑士小说中,但凡是大英雄,勇者,强大的人类统帅,那个不是用剑的,重要的配角,用的武器也很正常,弓啊,匕首啊,连大boss都不会用这么丑陋的武器。

    在这样的氛围熏陶下,就算是实用至上的佣兵们,也鲜少使用狼牙锤作为自己的武器。

    因此,狼牙锤这十分强大的武器,就成了冷门武器。

    而某样东西,一旦成了冷门,就不会再有发展前途。

    比如剑术……有基础剑术,军用剑术,以及特殊的黑鸦剑术等等。

    枪术有十字枪,龙升枪术等。

    就连匕首,也有一套自己的战斗技巧,但狼牙锤……真的没有天才和俊才去研究和总结技巧。

    权杖本质上属性法杖一类的武器,但用来近战,也是可以的。

    这把‘众神的承诺’,拥有高坚韧度,以及高敲击值,另外还有两个相当实用的特效,无论是神术增强,还是威慑能力,对贝塔的能力来说,都属于完美契合。

    他只要再学个‘权杖专精’,进一步提升武器坚韧度和敲击值,就是一把十分犀利的近战武器,别说重甲单位,就算对方披着龙鳞,贝塔也有信心一棍子下去把对方砸出内伤来。

    在游戏中,贝塔和那些近战牧师们学过权杖的近战用法,虽然擅长程度不如剑术,但总得来说,还是能拿出来一战的。

    仔细欣赏了一下这权杖的模样,贝塔将其收入到豪宅术空间中,然后观察了一下这个突然出现的平台,心中有些疑惑。

    很明显,这平台的建筑材料和王陵地面明显不同,如果再联系石碑上那句俏皮的霍莱汶文字,贝塔越发感觉到,自己似乎跳到个坑里了。

    而且那把权杖,和自己的能力太契合了,仿佛有个人一直在注视着自己,然后耍了点小手段,给自己送了把武器过来。

    更让人头皮发麻的是,这布局,在两百多年前就开始了。

    贝塔不相信命运,更不相信因果……

    这么精妙的布局,不可能从两百年前就开始,贝塔相信有人的大局观很厉害,可以预料到几百年后的大势,但那只是大势,而现在是精确到个人的行动和能力。

    无论是从科学,还是魔法的角度来说,都不可能。

    但现在,对方却依然布下了这局面……是巧合,还是用某种特殊的手段完成?

    贝塔思考了一阵子后,就没有再多想。

    装备他是拿定了的,如果这是个陷阱,他相信自己有能力把饵吃下去,再把陷阱扔掉。

    正要从王陵内部出来,他看到一群士兵守在门口那里,正打算硬冲出去,武器都已经拿在手里,结果却发现,那群士兵看到他,反而退开了两步。

    一幅让他离开的模样。

    贝塔能感知对,这群人对自己并没有恶意,他疑惑地离开王陵,本以为会有一场大战,结果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脱身了。

    此时已经是凌晨时分,在返回王城的时候,他没有再去莎莎的庄园,而是去找了娜塔莉娅。

    性感的美女检察官,在床上睡得正睡,突然感觉到身边有个人影,吓得直接坐了起来。

    然后便看到一双金色的瞳孔坐在自己床边不远处的椅子上。

    “好久不见了。”

    “你打算做什么?”娜塔莉娅抱着被子,往床里边躲,缩成一团。

    贝塔带着歉意的语气说道:“不好意思,吓着你了。我打算在你这里小住几天。”

    “我有拒绝的权利吗?”

    贝塔笑笑没有说话。

    深深地吸了口气,娜塔莉娅的胸口涨得好高,好一会后,她镇定下来,问道:“我记得你和莎莎公主关系不错,为什么不住在她那里?”

    “出了点小问题。”贝塔轻轻弹出一颗白色的魔法球,没入到对方的身体里:“所以你得帮我保密。”

    娜塔莉娅感觉到身体有些发热,甚至有些舒服,但她觉得,对方弄出来的魔法,肯定是某种禁制,自己觉得舒服,只是错觉。

    “为什么一定要住在我这里?”

    贝塔说道:“我想,王室很快就会搜捕我,如果在外边住着,就算找不到我,也得东躲西藏,但如果住在一个贵族的家里,那么受到搜捕的力度,肯定会小些。”

    娜塔莉娅语气中有些讽刺:“你不是抱着莎莎公主的大腿了吗?为什么会受到追捕?”

    “看来你也调查过我了。”贝塔无所谓地说道:“无非就是利益冲突罢了。”

    娜塔莉娅确实是调查过贝塔了,结果让她很惊讶。

    一个苦大仇深的青年,一个从逆境中走出来的青年,一个明明抱着莎莎公主大腿吃软饭的青年,现在却敢和王室发生利益冲突。

    “你到底想做什么?”娜塔莉娜无奈地问道。

    贝塔笑笑:“你不用知道,我只是在你这里暂住几天罢了。”

    “那么多贵族,你随便找家都可以,为什么一定要待在我这里。”

    “因为这么多贵族,就你最漂亮,职位又最不起眼,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贝塔继续解释道:“你不会被王室注意到,但一般的士兵和搜捕守卫,也不敢随便在你这里闹事。”

    他摊摊说说道:“相当完美的盲点。非常适合我隐藏。”

    “这和我漂亮又有什么关系?”

    “和大美女相处打交道,当然要比和那些胖子或者老头子强得多啊,至少养眼,看着舒服。”

    娜塔莉娅哭笑不得,又气又恼:“你就是单纯觉得我好欺负吧。”

    贝塔呵呵笑了两声。

    另一边,莎莎的庄园中,她躺在床上,翻来复去睡不着觉。

    失落和忧伤的情绪一直困扰着她。

    天边已经有了鱼肚白,莎莎起床,正想做点魔法试验,分散和下自己的注意力和情绪,却看到门边那里站着一个白色的影子,顿时就吓得尖叫了一声。

    “这么胆小,亏你还是魔法师。”

    清脆的少女音,听着也有些耳熟。

    莎莎给自己瞬发了一个护盾,安心了许多,再定睛看过去,便发现,这个白色的人影是个气质冰冷的少女,看着很眼熟。

    迟疑了数秒后,她不太敢置信地问道:“莫尼卡大姐?”

    “是我!”少女露出一个冷笑:“你能认得出来,也算不错。”

    “你,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力量损失得太严重了。”莫尼卡咳嗽了一声,然后坐到一张椅子上,显得有气无力地说道:“那个库克比我想像中的更强得多,莎莎,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拉果郡的贵族,至少情报上是这样的。”说到贝塔,莎莎显得更加失落了。

    “嘿嘿,他不是库克-格林。”莫尼卡愤怒地说道:“他是一个顶替了库克-格林的强者,虽然没有到传奇,但绝对也差不远了。”

    莎莎有些不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莫尼卡大姐,你的身体难道是?”

    “对,就是你的小白脸把我打成这样的。”

    莎莎张大眼睛,惊讶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