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718 北半球从不孤单
    利齐作为曾经的王室情报头子,虽然现在退居二线,但他早就看出来,那些贵族和大臣们,有很多人不对劲了。

    他曾将这事向国王上报过,国王只是淡淡地回了句,‘知道了’,就没有了下文,而后再过三个多月,他就退居二线了。

    直到现在,他以为这是王室的段之一,毕竟一开始显得不对劲的贵族,很多都在暗中挖王室的墙角,但最近几年,不对劲的贵族越来越多,甚至有一大部分,是王室一脉这边的。

    “你知道多少?”利齐眼神如刀,静静地看着对方。

    贝塔缓缓说道:“不多,但幕后控制者,我知道是谁。”

    “谁?”

    “莫尼卡。”

    利齐重重一拍桌子,桌面上的小物件,弹得老高,然后掉落在桌面上,一些甚至还滚落到地面上:“这不可能!莫尼卡女士可是……”

    但他随后却说不出话来。

    贝塔笑笑:“看来你也已经曾猜测过控制者是谁。”

    利齐没有接这话,而是抬眼反问道:“你和我说这些事情,又有什么目的?”

    “我想把那些傀儡全杀掉,我甚至还想杀掉莫尼卡。”

    “莫尼卡女士,是王室一份子,我不允许你有这样大逆不道的念头。”护身短剑重新出现在利齐的中:“还是说,你想现在就死?”

    对方是个施法者,两人间的距离不足三米,利齐完全有信心在对方施法之前,将其一击致命。

    面对着杀意毕露的王室走狗,贝塔一点紧张的情绪也没有,他继续说道:“但如果我要说,连我们的国王陛下,都已经变成了傀儡呢?”

    利齐的瞳孔大放,仿佛在这一瞬间失了心智。好一会,他缓过神来,中的护身短剑在微微颤抖。

    贝塔也不着急,静静坐着等待。

    不同的立场,不同的世界观,对同一件事情的接受程度是不同的。

    贝塔是职业者,在游戏中曾经当过领主,屠过半神,砍过邪神,而且还是唯物主义者。在他看来,连神都有可能陨落,区区一个国王被人做成了傀儡,不是多大的事情。

    但在利齐这个以王室利益为上的走狗眼里,国王居然被做成了傀儡,那事情就仿佛是天塌下来了一样。

    他脸上的表情不停地扭曲,似乎在压抑自己心中的那股愤懑,他甚至在恶狠狠地盯着贝塔,似乎有想将他当成替罪羊出气一样。但最终,他还是靠着自己几十年情报头子生涯锻炼出来的自制力,成功地压抑住了自己心中的股愤懑和怒火。

    “证据!”利齐淡淡地问道:“我需要证据。”

    利齐平静的表情下,掩盖着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贝塔很清楚,如果自己不能说出个合理的论据出来,对方绝对暴起伤人,就算拼了命,也会想办法重创自己。

    “我调查了一下,最近几年国王,已经没有出过王宫了吧。”

    利齐眼皮抖了一下:“这不好吗?吾王的安全至为重要,不出王宫,就没有人能伤得了他。”

    “但据我所知,以前的国王很喜欢打猎,每个月至少带着卫队打猎三次。”

    “人的爱好都会变的。”

    “国王已经有八年没有找个新的情人了。”贝塔继续说道:“国王以前对美色很是贪恋,现在他依然算是壮年,你不觉得蹊跷?”

    “人的爱好都是会变的。”利齐的眼皮又抖了一下。

    “国王身体很好,王后却没有新的子裔出生。穆琳公主是年纪最小的王室直系,但她也快十七岁了,你觉得这合理吗?”

    “生孩子需要运气。”利齐闭了了眼睛,但眼皮在微微游移,明显看得出来,眼皮底下的眼珠子,是在不停地转动。

    “你还记得王后有多久也没有离开过她的寝宫了?”

    利齐没有再说话。

    贝塔继续说道:“国王已经很久没有真正自己下达过政令了,大部分的政令都由莫尼卡传达。每天到议政厅的议事的大臣,数量也很少。”

    “他们每次议政的时候,我几乎都会在场。”利齐睁开了眼睛,眼珠子上满是血丝:“国王和大臣们表现得很正常,和那些行为古怪的贵族们不同。他们身上,人的气息依然很深厚。”

    贝塔笑笑,继续说道:“阁下,你也应该知道,铁匠制作武器时,会有良品,次品,甚至是顶级装备的说法。傀儡本质上也是一种物品,也可以看作是种特殊的武器。当然也分次品和良品。”

    利齐的再次抖了起来,他不得不承认,贝塔的话,非常非常有道理。

    “而且……每次朝会的时候,莫尼卡都会在场,但绝对不会插嘴是吧。”贝塔看着对方,眼神中带着几分促狭:“我是施法者,我对傀儡术也略有一丝了解。像这种活体傀儡,确实是可以自行活动,但制作者是可以用精神力控制他们的。只要距离不太远。”

    顿了一顿,贝塔的语气压低了些,显得有些阴沉:“傀儡术的最高境界,是以假乱真。”

    利齐脸孔静了下来,然后眉毛开始扭曲,接着这种扭曲泛延到了脸上,看着像是个鬼怪。最后他双眼通红,双拳握紧,重重将面前的桌子砸成了碎片,甚至还使劲地用脚踩。

    一边踩,一边像是狂狼一般的吼叫,宛如疯子。

    好一会后,他停了下来,喘着粗气看着贝塔:“你可以走了,三天后你再来找我。”

    贝塔点点头,没有说话,从窗户那里跳了下去,没多久,窗外的浓雾便散了去。

    利齐从窗户那里,看着王宫的方向,双拳上满是尖利的碎木茬子,鲜血一点点滴下。

    贝塔离开利齐的庄园,利用次级隐身术行走在夜晚中,心中极是高兴。

    他和利齐说的话,一半是自己的猜测,一半是忽悠。按理说,这样的话,一般人是不信的,但越是聪明人,越能从中听出很多信息,然后自己走到陷阱里,这就是所胃的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们思考的东西太多,一些并不太相关的情报,再加上自己的脑补,就成了确实的证据。

    贝塔觉得国王是傀儡的率,大概只有百分之四十,因为他收集到的情报不足。但这无所谓,他自己信不信没有关系,利齐信了就行。

    贝塔回到娜塔莉娅的卧室中,此时是深夜,娜塔莉娅已经睡下,薄薄的毯子下,勾勒出美女检查官那妙蔓的身躯。

    娜塔莉娅睡得很香甜,虽然她也知道贝塔会时不时出入自己的卧室,但她已经习惯了,没有任何抵触的心理。

    一个是寡妇,一个是并不让人讨厌的大帅哥,现在娜塔莉娅还挺欣赏他的,就算被揩了油,就算被人‘吃’进肚子里,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她觉得自己并不吃亏。

    带着这样的念头,她睡得很安心,很香。

    贝塔扫过娜塔莉娅的若隐若现的身躯,此时幽暗的房中安静无比,只有后者轻轻的呼吸声,然后便感觉到精神有些松动,连忙躲进了豪宅术空间中。

    升到lv13后,龙族血脉的负作用更加明显了些,身体那方面的需求,变得又强了些。

    幸好他的意志力属性成长非常高,要是换作纯粹的龙脉血统物理职业,没有高意志控制自己的欲望,此时早已经满世界求交配了。

    但即使如此,贝塔也开始觉得压制欲望有些吃力了。

    如果再继续升级下去……贝塔不敢保证能用意志力豁免掉欲望需求。

    好在还有茱迪!

    这是贝塔最后的保险。

    在豪宅术空间中休息了一晚,贝塔出来,便看到娜塔莉娅从外边刚好端了些早餐进来。

    “给你的。”娜塔莉娅没有好气地说道:“现在家里的仆人,都以为我开始暴饮暴食,吃双份的的早餐,都在小心翼翼地劝我要节制,都是你的错。”

    贝塔微微一笑,也不客气,先说了声谢谢,然后坐下来开始慢慢吃着早餐。

    娜塔莉娅坐在他的对面,双交叉合在一起,用背面托着自己光滑的下巴,饶有兴趣地问道:“昨晚你去哪里了?”

    “你怎么知道我外出了?”

    娜塔莉娅略有自得地说道:“女人的直觉。”

    好吧……女人的直觉有时候比因果类魔法还要厉害。

    “昨晚我去见利齐了!”

    娜塔莉娅惊了一下,扭着细细的眉毛问道:“他是通缉你的负责人吧。你去找他,不是羊入虎口?”

    “谁是羊,谁是虎,那可难说了。”贝塔吃下一块煎蛋白,继续说道:“事实上,利齐很有可能成为我们这边的人。”

    “这怎么可能?”娜塔莉娅觉得不可置信,随后她娇躯一振,惊惶地问道:“你向他透露我们这些人了?”

    “怎么可能!我没有傻到那种地步。”贝塔微微笑道:“我只是以自己的名义和他见了面,说了些事情。他很感兴趣的事情。”

    “那就好。”

    娜塔莉娅有些后怕地用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两团白白嫩滑的北半球果冻摇来荡去,甚是惹眼。

    贝塔下意识看了过去,随后反应过来,皱皱眉头,移开了视线。

    女人对这样的视线,很敏感的,娜塔莉娅嘴角微微弯起一抹漂亮的弧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