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719 杀人与被杀
    贝塔一向是很有自制力的人,正常情况下,对于女色,也能做到非礼勿视的地步,如果不是这样,雪莉早就被他吃得连渣都不剩了。

    但现在,娜塔莉娅这个和雪莉在容貌和气质上,都有所差距的女人,随便露了两团北半球,就能把他的视线吸引过去。

    这就是贝塔皱皱眉头的原因。

    施法者对于自控力有很强的要求,身体的反应都应该在自己的掌握之内才好。

    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掌控,怎么掌控更加神秘的魔法元素?

    吃过早餐后,贝塔再次回到豪宅术中,他开始回忆在游戏中学到过的知识,有什么办法,可以压抑自己身体旺盛的需要反应?

    然后第一时间出现在脑海里的,就是一句经典名言。

    欲练神功,挥刀自……呸!

    娜塔莉娅倒是很开心,自己晚上穿睡衣的模样,时不时被这个年轻施法者撞上,但对方表现得仿佛圣人一般,一点下流的表情都没有表现出来过,要是其它男人,早就要扑过来了,害得她以为自己在施法者这种上等人士的眼里,根本没有什么吸引力。

    但现在看来,事情似乎不是这样子。

    对方也是会惊艳于自己成熟性感的肉体的,平时这小子装得真好。

    闷骚!

    娜塔莉娅向着贝塔消失的方位,风情万种地白了一眼。

    大公主的斯泰西的庄园中,因为前段时间他和光明神殿的人走得比较近,但后来光明神殿使节团的行为,明显与王室有着利益上的冲突,她觉得自己可能要被父王问责了,因此待在家里‘自囚’了数天,不过几天下来,都没有见到父王派人来处罚自己,也没有看到父王的人召自己前往王团,然后她便知道,事情过去了。

    事情一过去,斯泰西又飘了起来,带着一群狗腿子在外招摇过市,在最好的酒馆里魔神一番,等到心情平利下来,她问自己身边的狗腿子。

    “最近有什么事情吗?”

    “利齐在通缉一个叫库克的男人,但昨天刚撤掉戒严令。”

    “戒严令都上了?”斯泰西呵呵了声:“看来父亲真的发火了,莎莎是不是被批得很惨?”

    “那倒没有,莎莎公主什么事情也没有,和往常一样待在庄园中学习魔法。”

    “偏心。”斯泰西不爽地说道:“父亲总是偏心二妹,这不公平。”

    旁边的狗腿子们没有说话,王室子裔之间的事情,他们插不上话,也不敢乱插话。

    刚才的好心情顿时就没有了,斯泰西把手中的酒杯随手扔出去,半躲在长长的软椅上,叹了口气。

    她一直觉得,父亲对二妹比较宠爱些,而她是所有人中,最不受父王待见的。

    若有若无的嫉妒心,让她觉得心情极是不爽。

    这时候,门口外进来一个侍者,低眉顺眼地羰着一个木盘子进来,上面放着三瓶葡萄果酒。

    侍者来到斯泰西的面前,小心翼翼地将酒瓶放下。

    这个侍者很年轻,容貌也不错,斯泰西盯了一眼,随后就咦了声,觉得这人有些眼熟。

    侍者起身,正要退走。

    “等等。”斯泰西突然出声:“到我面前来。”

    侍者只是普通人,他知道眼前这人就是大公主,不敢反抗,低眉顺眼的来到斯泰西的面前。

    斯泰西右手抓着侍者的下巴,仔细端详了一会对方的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杜尔特。”侍者脸上带着巴结的笑容,眼中兴奋不已:“公主殿下,我愿意为你服务,任何事情都可以。”

    大公主斯泰西在民间颇有‘浪’名,很多人都知道她生性开放,面首无数。也更知道,被她看上的面首,就算被玩厌了,也会得到一笔遣散款,当然,她有些面首服侍不周到,技巧太差,然后被她杀了的,那些都是倒霉鬼。

    “有点像,但气质和风骨差得远了,不过无所谓,收拾一下,待会跟我回庄园。”

    杜尔特不知道斯泰西在说什么,但他清楚,自己似乎要发达了。他兴奋地站起来,行礼后离开了房间,接下来他准备要向酒馆老板辞职。

    斯泰西对贝塔有些敌视,但她也不得不承认,贝塔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刚才那侍者,在眉毛和脸骨上,和贝塔有些相似,因此她觉得挺有意思。

    即使睡不了贝塔,也找不到贝塔,那么睡一个和他长得差不多的人,也挺有意思的。

    吃喝玩乐一直到了晚上,斯泰西就带着杜尔特回到了自己的庄园。

    杜尔插一进到庄园中,就庄园中有不少的年轻男从,个个都长得英俊不凡。

    这些人,几乎都在用敌视的眼光看着杜尔特。

    杜尔特也不惧,反而瞪了回去,他很清楚,现在公主对他有性趣,这就是他最大的倚仗。

    斯泰西上到二楼,扯着杜尔特就见到了一间卧室中,周围的女仆急忙避开,离卧室远远的。

    卧室中很奢华,没有任何杂色的雪熊皮地毯,香木家具,还有金盘银壶摆在桌面上。

    “脱!”

    斯泰西坐在椅子上,跷着二郎腿,懒懒地说道。

    杜尔特毫不犹豫地脱光了衣服。

    斯泰西看了一眼,点点头:“肌肉不错,那玩意也挺大,还行!”

    杜尔特露出谄媚的微笑:“我会尽心尽力为公主你服务,绝对会让你满意。”

    说完话的杜尔特,已经一柱擎天了。

    斯泰西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好,即使没有了公主的身份,依然也是大多数男人眼中的尤物,杜尔特有这种反应,也不奇怪。

    斯泰西站了起来,解开自己的衣服,和裙子。一具丰满洁白的身体出现在杜尔特的面前。

    杜尔特下意识就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同时,他似乎闻到了一股有些微弱,但奇特的腥臭味。

    如果这世界也有老中医,肯定会明白,斯泰西已经得病了,那种不可言传,只可意会的疾病。

    但杜尔特太兴奋了,他闻不到。

    “到床上去躺着。”

    特尔特照办,他刚睡下,有些猴急的斯泰西就已经坐到了他的胯上。然后两人同时长长地舒了口气。

    接着就是一阵起起伏伏的运动,大数十分钟后,杜尔特的身体开始准备打摆子,这是准备要释放生命精华的前兆。

    而此时,斯泰西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短匕,以极快的速度划过杜尔特的喉咙。

    杜尔特愣了半秒后,双手开始舞动,想捂住自己喷着空气和血液的喉咙,但斯泰西却突然紧紧地抓住了他的双手,让他不能动弹。

    杜尔特的身体开始缼氧,肌肉开始本能地收缩挣扎,他用尽全力挣扎,腰部使劲往上顶,想把身上的人掀开,而斯泰西则不知道为什么,力气却变得相当大,她不但按着杜尔特的双手,并且身体在用力地往下压。

    两人的结合,到达了最密切,没有任何一丝缝隙的程度。

    她的脸,满是兴奋的潮红。

    杜尔特身体中的氧气越来越少,他的眼睛睁得越来越大,里面尽是惶恐,看着极是恐惧。

    但斯泰西却是觉得这画面,美丽得让人沉醉。

    “真好,真舒服,真可爱。可惜你不是真正的库克,否则更有意思。”

    病态的语气,和着妖异的笑容,斯泰西仿佛从魔界出来的女性噬心魔。

    杜尔特的身体,弓到最高处,喉咙发出生命最后的嗬嗬两声,身体的生命能量和生命精华,仿佛喷射的火山熔浆一般,全部注入到斯泰西的身体里。

    而后,他的腰部重重地跌回到床面上,整个人没有了声息,只有一双睁得大大的,还着的恐惧的双眼。

    斯泰西抚摸着自己的腹部,满足地舒了口气:“好暖和。”

    感觉着身体舒服的余韵,直到数分钟后,斯泰西站了起来,下了床,正要叫人进来处理掉这具尸体,却猛然看到窗户那里站着一个人。

    贝塔正在屏息,他刚进来就闻到一股恶心的腥臭味,他看看床上的死者,再把视线移到了斯泰西的身上。

    公主洁身的身体上泛起一些粉红,这说明她还未完全从兴奋中褪出去。

    她的双腿中间处,一点点地滴着白色的液体。

    看到贝塔,斯泰西眼睛先是一亮,然后便惊恐起来。

    她不笨,很快就摆脱了情欲对自己的影响,立刻就明白了贝塔的来意。

    夜晚,窗户……明显的刺杀。

    巡逻队都在干什么吃的!斯泰西心中闪过这个念头,转身就想往外跑,同时嘴巴已经张开,正要大喊。

    但这时候,一把半透明的黄金长剑,穿过了她的心脏。

    她的动作,她的喊声,都在这一旋定格。

    迷茫地看着自己胸口处出现的剑尖,而后身体软软倒地。

    贝塔捂着鼻子……越是靠近斯泰西,恶心的味道越是浓厚。

    职业者的鼻子,也要比正常人灵敏许多。

    贝塔从豪宅术空间中拿出方型钥匙,对着斯泰西的身体,不多会,一个女性模样,但面容模样的灵魂,被吸进方型钥匙之中。

    满意一笑,贝塔转身从窗户离开。

    第二天……整个王城都处于震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