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723 奇迹
    娜塔莉娅并不是放荡的女人,但现在,她却在勾引贝塔,不符合她的性格,但其实原因很简单。

    他们准备要去杀掉很多的大贵族,再去杀掉控制傀儡的人。

    这是一件大事,非常大的大事。成了,他们就成了王城中的大贵族,一步登天。

    输了,就是死。

    有一句很俗套的话,生死间有大恐惧。都说女性的抗压能力比男人强,但其实那只是一种片面的说法。

    女人抗长期压力比较厉害,男性则是抗突然暴发出来的重压比较强。

    男人如果长期处于不高不低的压力之下,会秃顶,会变胖,性格暴躁,进而影响到寿命。

    如果女人突然被重压加身,多半会有一段时间的不知所措,甚至是精神恍惚。

    刚才娜塔莉娅就是处于这种状态。

    她只是一个弱女子,赌性也不强。在这种大事之前,会惶恐,会不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女人是感性的,她们不安的时候,很喜欢找件事情来发泄。

    本来娜塔莉娅也没有想引诱贝塔,但刚才大姐的话刺激到了她……说她没有人要。

    压力和不爽两种感情混合之下,她想放纵一次,但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没有反应。

    其实也不能说没有反应,正是有反应,贝塔才会消失得飞快。

    很快就到了深夜。

    税务大臣霍巴特-马恩索乐的庄园中,一片昏暗。

    数队精锐的士兵在巨大的庄园中巡逻,处于正中央的宅邸依照堡垒建成,顶部四角的楼顶上,更各有一座瞭望塔,上面不但还弓箭手,下端处还有纸级魔法师的小型魔法塔。

    可以这么说,这里戒备森严。

    一队黑衣人出现在庄园的外围,他们隐身在暗处,一动不动。

    月亮升上高空,不多会,空中突然出现两发大火球术,疾射而下,而在庄园的侧面,又有两发火球发出现。

    四发大火球,同时命中四个瞭望塔。

    仿佛音爆弹一般的声响将整座王城吵醒,四座高耸的瞭望塔瞬间变成了碎石四处飞溅。

    庄园外的黑衣人们,在这一瞬间动了,他们顶着空中掉落下来的碎石,冲进了庄园中。

    此时庄园中的卫兵们,都被那四发大火球术吓待了,很多人甚至被爆炸的声音震破了耳膜,鲜血从耳孔中流出。

    黑衣人们如同割草一般击击杀着庄园中的生物,无论男女老少。

    四发大火球,是贝塔和贞德的手笔,两者心意相,即使隔着极远的距离,也能做到同时出手。

    他站在庄园的暗处,一直观察着周围,看看莫尼卡有没有支援。

    贝塔现在知道,莫尼卡就待在王宫,但王宫很大,对方能化成蜘蛛,要藏起来,是很容易的事情。

    况且王宫守卫森严,贝塔要想进去,也是件很难的事情。他是大师级,不是传奇级别。

    就算是传奇级别。想要杀进去,也很麻烦。那里毕竟是王宫,不是什么城主府,光是地下埋着的禁魔结界,一旦发动,就够所有施法者喝一壶了的。

    黑衣人几乎杀光了庄园中所有的人,除了一个七岁左右的女童。

    娜塔莉娅等人,这几天已经调查过了,整个庄园,除了一些卫兵,就只有这个女童是算是正常人。

    贝塔一直在等,直到黑衣人们撤走,莫尼卡也没有出现。

    实质上,这也和黑衣人的速战速决有关,他们在十分钟内,就将整个庄园清了个遍,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撤退。

    贝塔弹弹手指,暴雨突至,将整座庄园洗刷了一遍,什么脚印,气味,全被冲走了。

    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等到王宫里的救援队到来,现场就只有一片被染红了的地面。

    雨水浸泡着尸体,和着尸体的血迹,然后没入土壤中。

    王宫卫队的队长看着税务大臣家被人鸡犬不留,背脊冒着凉意的同时,是滔天的怒火。

    先是大公主被暗杀,现在不到十天,税务大臣家又被灭了满门。

    “查,给我使劲查,就算是一根多余的头发也要翻出来,只要与凶手有关,就算是屎,你们也要给我找出来。”

    王宫卫队的怒火,实质上也是莫尼卡的怒火。

    经过几天的休养,实力回得了些,现在已经由女童体形,赂少女体形发展了。

    她将一个杯子重重扔在利齐的脑门上。

    咚地一声后,金杯落在地上,当当啷啷地乱滚,而利齐的额头,又鲜血流下。

    “废物,斯泰西的事情你还没有解决,现在税务大臣又被杀了,你怎么做的事情?难道连一点预警都没有?”

    利齐没有说话,鲜血流到他的左眼皮上,他闭上这只眼睛,用另一只眼睛,无神地看着对方。

    莫尼卡喘了两口气,继续怒道:“利齐,你给我说话,你到底查到了什么没有?”

    “对方用大火球术轰掉庄园的瞭望塔后,直接有一批精锐的暗杀者进了庄园,人全死了。事后他们用一种魔法大师,清除了痕迹,我们什么也查不出来。”

    利齐的声音,显得有些无神。

    “现在给我滚出去查,全城戒严,王城一个月内,任何人不得外出,也不得进入,明白了吗?”

    利齐摇头:“顶多十天,否则王城中会出现饥荒。”

    莫尼卡一指外边,怒吼道:“十天就十天,快给我滚。”

    此时鲜血已经从利齐左眼皮处流到下巴,滴落到衣襟前:“国王陛下怎么说?”

    “当然是在愤怒,气得都快病了,他不想见你,快滚。”

    利齐微微行了个礼,转身离开。

    而在娜塔莉娅的地下室中,她看着眼前的女童,面露怜爱之色。

    这女童一身脏兮兮的,身上还有酸臭味。

    原本漂亮的黑白哥特少女裙,已经满是油腻,她的头发变成一片片的,粘在一起,脸上也有一层黑垢,想来已经很久没有流过澡了。

    另外,这女童的血气很差,双眼无神,见到两人,仿佛见到鬼怪一般,缩在墙角那里,身体抖个不停。

    娜塔莉娅问道:“这小女孩就是你们救出来的,税务大臣的孙女?”

    贝塔点头:“其它人都不愿意收留她,如果你也不愿意,那我就想办法把她送走。”

    送到渥金学院那里教导几年,出来就是一个好帮手。

    “我见过她。”娜塔莉娅淡淡地说道:“五年前,税务大臣家似乎还很正常,那时候这小女孩才两岁,税务大臣很宠她。甚至不到一年,她家人几乎就全变了。”

    贝塔愣了下:“那她怎么活到现在的?”

    娜塔莉娅没有听明白,只是想了会,说道:“应该是凶手也不愿意对一个小孩子下手吧。”

    贝塔摇摇头:“我不是这意思。傀儡只会保持着被转化前的记忆,也就是说……税务大臣极其家人被转化一两年内,还会本能地照顾她,但再过上两三年,这小女孩大些后,因为形象的变化,傀儡不认得她了,不会再本能地照顾她了,没有人给她吃穿,她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娜塔莉娅听到这话,顿时感觉心像是被针扎了一样。

    她的脑袋中,浮现出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追着税务大臣的后面叫爷爷,追着父母后面要抱抱要亲亲,但没有人回应她。

    肚子饿了,不会有人再给她东西吃,困了也不会再有人哄她睡觉,不会有人再帮她洗澡。

    没有人理她,家里的人进进出出,没有一个人会多看她一眼。

    巨大的庄园城堡中,到处都有人,但这小女孩,却孤独地活着。她不明白,为什么爷爷,爸爸妈妈,都不理自己了。

    她害怕,惊慌,哀求,但都没有用。

    饿了只能去厨房捡些吃的,渴了自己喝水,一天天,一夜夜,饥饿或许不是太大的问题,但更麻烦的是,疾病。

    病了也没有人照顾,有气无力地躲在角落里,用自己的柔弱的身体硬抗着。

    这样的事情,应该不止一次,或许是五次,也有可能是几十次。小病还好,大病的话……说不定这女童,早已经有过数次接近死亡的经验。

    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个奇迹。

    娜塔莉娅感觉到心脏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透不过气来。

    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别怕,以后你就是我的女儿了,乖,让我……让妈妈抱抱。”

    娜塔莉娅伸出手,但女童更怕了,躲在角落里,缩成一个小小的团,头垂到腿弯中,不敢看人,仿佛驼鸟一般。

    “别急,她太久没有和人说话了,应该对人抱有恐惧的心态。”贝塔说道:“先给她一些吃的,还有水。再常来和她说说话就好了。”

    娜塔莉娅站起来,擦去眼泪,点点头。

    贝塔出了地下室,回到豪宅术空间中,长长地舒了口气。

    虽然刚才他显得很冷静,但实质上,看到那个小女孩,他也觉得相当不舒服。

    虽然他见过很多悲欢离合,但他是人,不是神,更不是元素生物,或者是机器人。

    人心都是肉长的,总会有柔弱的地方。

    刚才娜塔莉娅说,可能是凶手不忍下手,这女童才活着。

    但贝塔,却有相反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