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749 基础的体现
    塞德拉的话,直接让莱文恍然大悟。

    对啊,大多数的教皇都是不能结婚的,而且就算结婚了的教皇,九成都是在年轻时,没有成为教皇时娶妻。另外最重要的是,大多数的宗教高层人员,都不会娶外教的女子为妻,因为这是他们往上升迁的一个拌脚石。

    而年纪轻轻,至少还能再活百来年的贝塔教皇,当然也不会娶一个结过婚,生过女儿的为妻。因为这不但事关利益,也事关神派的脸面。

    教皇不是任性的人能坐的,必须得以教派的利益为主。

    丢了教派的脸面,让人笑话。本质上,也是罔顾教派的利益。

    毕竟人都是要面子的,两个教派的信徒一见面,其中一个就讽刺道:“你们教皇很有想法嘛,娶个二婚的,还生过孩子的女人为妻。他这是多缺女人啊!”

    这话一出,许多心气高的信徒,多半是要改换信仰的,那就打算入教的,估计也会慎重考虑了。

    莱文现在心情极是不舒服,居然被索菲娅给‘戏弄’了一次,虽然对方没有带什么恶意,但戏弄就是戏弄,这让他心情极是不爽。

    可惜,就算再不爽,他知道自己也只能忍下来。一来索菲娅和贝塔教皇关系不错,教皇还是她帮忙请来的,万一惹恼了她,让教皇离开,他们找谁去修理召唤阵。

    二来嘛,索菲娅的实力也有大师级了,可不是亚里士多德家族,能随便拿捏的对象了。

    莱文只能将这股不爽的闷气埋在心里。

    接下来的两天,索菲娅整天陪着贝塔,不是带他在王城里游玩,就是请他喝茶点,可以说是热情好客,服务周到。

    两人白天表现地十分克制,没有人会将他们的关系,往那方面想。

    但在入夜后,梦魇空间中,两人却是运动地‘热火朝天’。

    贝塔发觉,在梦魇空间中运动过后,他身体里的那股欲望,明显在减弱。

    想想这也很正常,人类是灵魂和肉体高度一致,互相影响的生物。肉体能影响到灵魂,那些体魄强壮的人,欲望多半也很强烈。而灵魂也可以影响到肉体,灵魂如果处于‘满足’的状态,那么躯体自然也会减弱相关的需求。

    另外,经过三天的神交,索菲娅吸取了大量的精气,贝塔的灵魂,提供的精气异常优异。索菲娅只吸取过贝塔的精气,她不知道其它男性的精气如何,但她能感觉得出来,和贝塔在梦魇空间中‘运动’后,自己的实力在飞速增长。

    连续三晚上的活动,她的等级由lv10变成了lv11。

    这天早上,她起床后,感觉自己的实力又强了些,然后在早餐期间,莱文和塞德拉也发现了这点。

    他们的表情很奇怪,很想问问索菲娅是怎么回事,但话到嘴边根本开不了口。

    问别人如何提升实力,本身就是个禁忌行为。

    索菲娅现在是别人的妻子,不再是亚里士多德家族的一份子了。

    贝塔和索菲娅两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这天,也是修复魔法召唤阵的日子。昨晚的时候,所有的魔法材料都已经运到庄园中。

    吃过早餐后,贝塔下到了庄园下方的魔法阵地下空间中。

    那里已经分类堆放好了所需要的魔法材料。

    跟着到魔法阵地下空间中的有六个人,除了莱文,塞德拉,索菲娅,海伦这贝塔经常接触的四人外,还有两位年轻人。贝塔记得其中一个似乎是叫约翰,就是带着三头地狱犬的年轻人。

    见到贝塔在打量自己,约翰腼腆地笑了笑,表示回应。

    另一个年轻人相貌也不错,身上环绕着大量的魔力。当然,以他这个年纪来说,确实是比较大量了,但在贝塔的角度来看,也就只是一般,同等级的玩家法师们,个个都至少比他强出一倍不止。当然,玩家们属于黄金之子模板,普通的npc自然不能和他们相比。

    这人见到贝塔打量自己,也微笑了一下,表面上看着很是恭敬,但骨子里依然散发着一股傲气,似乎贝塔并没有被他看在眼里,他之所以知招呼,纯粹是因为礼节的关系。

    贝塔也微笑了一下,没有在意。年轻人嘛,谁没有点傲气。

    “那就麻烦教皇陛下了。”

    莱文恭敬地说了句,然后带着自己人退开。

    贝塔上前两步,看了看那些摆得整整齐齐的魔法材料,而后两只透明的蓝色大手出现在他的身前。

    这是零级戏法‘法师之手’,甚至不能称之为魔法,只是简单的精神力应用。但这魔法可以看出一个施法者的功底有多好,就像最简单的蛋炒饭,反而是考量一位大厨技艺的最好方式一样。

    在玩家群体中,法师之手玩得溜的人,无论是魔法元素的控制能力,还是本身的战斗应变能力,都不会差。

    当两只蓝色的魔法之手出现时,那个魔力比较充沛的年轻人,眼中有些嘲讽,或许在他看来,一个教皇用零级戏法,有些丢人了。

    但当贝塔用两只法师之手,飞快抓取魔法材料,固定魔法线路,并且还能进行精神力与魔法阵共振。

    这一串眼花缭乱看得在场众人都有些傻眼。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那个魔力极其充沛的年轻,脸色也是变得凝重,而后又变得有些苍白。

    他看出来了,贝塔对魔法元素的控制性有多强,也看出来了,贝塔的精神力似乎深不见底,更看出来了,贝塔在魔法阵学上的恐怖造诣。

    魔法阵的修复对贝塔来说,并不难。两个多小时就完成了。

    面对着亚里士多德家众人的真挚的感谢,贝塔客套了几句话后,就传送离开了。

    十多分钟后,那个受到了很大打击的年轻人来到书房中。

    莱文看着他,微笑道:“看来你是服气了。”

    年轻人点点头:“是的,他比我强,强得不止半点。所以……”

    他沉默了会,然后继续说道:“我想去渥金城看看,看看这样的教皇统治下的圣域,会是个什么样子。”

    莱文想了会,说道:“行,去看看也好。塞德拉刚才也说我光看着王城这里的小地方,忽略了整个世界的动态。你不能学我,出去看看,走走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