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750 嫌弃
    修复魔法阵,对于贝塔来说,只是很简单的事情。但对于亚里士多德家族来说,却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他们已经遗失了魔法阵的建造技巧,他们只懂得使用,不如何如何维修。

    万一以后,魔法阵再次损坏,难道还要再去请一趟贝塔教皇?

    带着这样的念头,在索菲娅回冬风城前,莱文找她深谈了一次。

    “索菲娅,看得出来,你和教皇确实是比较熟。所以我有件事情,想请问代为说道说道。”

    索菲娅的表情,似笑非笑:“难道又是后裔的事情?”

    说到这事,莱文那股闷气又出现了。但他看到索菲娅脸上的表情,再想想她昨天又莫名其妙地变强了些,只得将自己的闷气忍下来:“是关于召唤魔法阵的事情。我们总不能每次魔法阵坏了,都请贝塔教皇来帮忙修复吧。所以我想,能不能让教皇,把如何维护魔法阵,建设魔法阵的技术教给我们。族里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

    从常理上来说,莱文的要求是挺合理的,但问题在于。魔法阵的技术,并不是独立的。不是说把召唤魔法阵的阵图教给人就能学会了的。任何魔法阵都需要到几个基础学科。

    魔力掌控,铭文学,魔法建模与阵法关系学,魔法材料,甚至是高等数学等等。

    要学会一个魔法阵,必须得从最基础的铭文学开始学起,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在游戏中,高等级的法师玩家们,几乎都是高学历,几乎全是理科生。就连贝塔自己,也是研究生出身。他们拥有极强的自学能力,而且还有论坛社区这种可以无障碍交流的地方,数万的法师玩家们互相交流,这才诞生了类似罗兰,贝塔等等十数个相当全能,强大的施法者。

    从小学开始算起,到研究生,贝塔至少系统地学习了二十年。这宛如流水线一般地教育方式,在地球上,被所谓的快乐教育专家们批得体无完肤,说这种应试教育制度培养出来的人,没有创造力。

    但这其实只是个笑话,创造力这种东西,如果没有厚实的基础,也只是空中楼阁,幻想而已。况且也只有这种流水线式的人才培养制度,才能在每年数百万学子高考选拔中,做到相对公平。

    否则,穷人家的孩子,永远接受不到好的教育。

    因为所谓的快乐教育,其实就是课外培训,是很费钱的。钢琴课一小时百元起,舞蹈课,绘画课,写作课,林林总总。自从那些专家们开始吹嘘什么快乐教育后,老师们在课堂上就不会再讲得那么认真了,他们更喜欢在课外实习班,收费教学。

    现在大城市的中产阶级,一个月的工资,根本不够小孩子的课外培训费。

    更别提乡村的孩子们。

    连地球这种注重教育的地方,知识都快成奢侈品了,这个黑暗时代的魔法世界,对知识的垄断,近乎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就算大多数贵族,接受的教育,也无非是礼仪和文字,再加上数传祖宗传下来的一些技巧。从本质上来说,大多数的贵族,其平均文化水准,大概还不如地球上的初中生们。

    由于知识的获取难度太高,世人普通低下的自学能力。知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种相当麻烦,相当深奥的东西。很多地球上大学生,学习上三年五年,就能精通的东西,在这个世界,就算由优质的贵族后裔来学习,多半也得十多年,二十多年才有可能学会。

    因此,血脉这种根扎于本能的东西,才会被所有贵族们青睐。

    不用学习,只要年龄到了,就能激发各种能力,多好。

    听到莱文的要求,索菲娅笑了:“你知道魔法阵学,为什么这么少人懂得吗?”

    “失传了?”莱文挑挑眉毛。

    “是太难了。”索菲娅轻笑了下。

    她之所以这么说,其实也是因为贝塔曾应凯尔的要求,教导过笆笆拉一阵子的魔法阵学。结果笆笆拉学了三个月后,主动放弃了。

    还是那句话,对这些异界人来说,魔法阵学太难了。

    铭文学笆笆拉勉强能听得懂,当贝塔开始教多元方程式,数学建模,等等知识时,笆笆拉感觉就像是在听天书了。

    然后就放弃了。

    但问题是,要想学好魔法阵学,这些知识是必要的。

    而且高等级的魔法,也需要用数学建模的方法来解析。如果按传统方式来学习高等魔法,需要的时间相当长,相当长。

    “要想学一个最基本的魔法阵,消耗的时间可能也得几年。”索菲娅笑道:“我女儿也曾被贝塔教皇指导,但她很快就放弃了。”

    “笆笆拉可能无心学习吧。”

    莱文干笑一声,他的意思很明显,无非就是说笆笆拉可能比较笨,主家这边的人,不同。

    “我女儿已经快成大师级法师了。你想让族里的谁去学习魔法阵知识,约翰吗?”索菲娅笑了下:“还是凯瑞甘?”

    “我不怕,即使花上几十年的时间,我也愿意学。”

    书架缓缓转动,一个年轻人从后面走出来。他看着索菲娅,用一种当仁不让的气势说道:“索菲娅姑姑,我有信心,即使花费上再多的时间,也要将召唤魔法阵的知识学回来。”

    索菲娅笑了,脸上很是嘲讽:“几十年……你愿意花几十年的时间学,但贝塔教皇愿意花几十年的时间来教你吗?”

    就差说一句:‘你以为你是谁?’了。

    哪个母亲都不愿意自己的女儿被人暗里贬着骂笨,莱文刚才的话,其实已经让索菲娅内心中相当不高兴了。现在她明着把话财回去,本身就是给自己女儿出气的意思。

    这年轻人有些不知所措。

    莱文在一旁帮腔说道:“我们可以付出足够的代价。问题在于,索菲娅,你愿意不愿意帮助自己的亲人。”

    开始亲情绑架了吗?索菲娅脸上泛起微冷的笑容,很漂亮,也让人很不舒服。她从椅子上站起来:“族长,有句话说出来很难听,但我还是得说。你们亚里士多德家族,到底能给出什么样的代价?”

    你们!

    莱文听到这词,心中有些不喜,只是现在他有求于人,只能装作没有听到:“只要你能说服教皇陛下教导我们魔法阵知识,什么样的代价,我们都愿意出。”

    索菲娅很干脆地摇头:“你们给不了他想要的东西。财富?他可是财富神教的教皇。女人?他身边最漂亮的女人,和渥金女神长得一模一样。权力……他可是教皇,一个拥有神迹教派的教皇,亚里士多德家族,能给他什么权力?”

    莱文正色道:“所以,索菲娅,我们需要你的帮助。你和贝塔陛下的交情,我们再付出足够的代价,我觉得能说服他。”

    “不错,如果我诚心请求他,再加上你们给出的利益,是能说动教皇陛下。”

    两个男人脸上都有些喜色。

    但索菲娅话锋一转:“但,为什么我要破坏自己和贝塔教皇的友谊?”

    一句尖锐的反问,直接让莱文说不出话来。

    “你可是我们的亲人,是亚里士多……”

    索菲娅一边摇头,一边走向房门:“抱歉,我现在冬风城的城主夫人,是朗曼家主的妻子。贝塔教皇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私事,而让自己的朋友对我产生失望的情绪。请贝塔教皇来帮忙修复魔法阵,已经是我力所能及的,对家族最大的帮助了。”

    话说完后,索菲娅离开了。

    莱文重重一拍桌子。旁边的年轻人叹气道:“大伯,除了贝塔教皇,就没有其它人懂得魔法阵了吗?”

    “据说法兰斯那边倒是有这样的人才,但能不能修复召唤魔法阵,也不敢担保。而且,据说他只懂得五六个魔法阵而已。”

    年轻人长叹一声,行了个礼后离开。莱文背靠着椅子,仰望房顶,神情极是不快。

    贝塔传送到圣域郊外,稍稍整理了一下夜空,把头发染成褐色后,往城外那里走。

    远远地,就能看到圣域的最中心上方处,有一团金色的大光球,它的亮度能和太阳媲美,但产生的光线并没有实质的温度。

    圣域也叫作不夜城,原因就在这。

    这玩意就是传说中的光明之心,在游戏中,光明女神把这玩意给了表哥舒克,然后化成一条金色的太阳项坠,具备法则级别的被动能力。

    看了一会光明之心,贝塔走到城门那里。

    圣域作为光明神教的圣域,自然是有城墙的。这里的城墙并不算太高大,但上面有一队队精锐级别的圣卫军在巡逻,城里还有圣武士驻扎,可以这么说,全世界防守能力最强的城市,非圣域莫属。

    贝塔走到城门那里排队……圣域是唯一敢让魔法师排队进城的城市。

    他们有这个底气。

    排了很久,终于轮到贝塔了,负责检查的两名圣卫军,看着贝塔的打扮,一脸嫌弃。

    “魔法师……来这作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