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757 相同的想法
    几个冶疗师最先反应过,他们冲进结界中,查看着同伴的伤势。

    结界师们撤去压制结界,然后围观的吃瓜群众们这才反应过来,围观的光明牧师们虽然很不爽,却也无话可说。毕竟贝塔确实是在光明决斗中赢了,虽然手段比较取巧,但一人对二十几人,就算再取巧,也是赢得漂亮。

    一大帮子的光明牧师们纷纷离开,异人厅中有个壮年魔法师,问旁边的大师级中年战士:“他的近战能力如何?”

    “很强!”中年战士淡淡地说道:“基础很扎实,表面上招式仆实无华,但他的移动,还有战斗意识,都非常强。明显是下过苦功的人,看得出来,他更擅长剑术,他的步伐是轻灵,这是单手剑的路子。如果他手上有把剑,这些人全死定了,甚至一分钟后就可以解决战斗。”

    “魔武双修?”壮年魔法师有些惊讶:“他身边环绕的魔力元素很精粹,精神也很稳定,在魔法一途上,他比我强。现在你说他剑术也很厉害,他还这么年轻……天才级别的人?”

    中年战斗呵了声:“只能是这样了,敢向缇娜女士‘出手’,没有点实力怎么行。”

    所有的职业者都清楚,单纯的魔法师不可怕,但如果魔法师不但魔法厉害,近战能力也很强,那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很多魔武双修的人,因为精力分散得太厉害,造成两样都不精。可如果真有人,无论魔法,还是近战能力,都十分厉害,那带来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比如说,当战士穿着抗魔装备,好不容易,伤痕累累地冲到了魔法师的面前,眼看就要将这人一刀砍死,但对方却突然拨出了长剑,和你肉搏起来,抵挡了几剑后,拉开距离,又是一波魔法怼过来,顿时就会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要么就是两个魔法师互拼魔法,不相上下,双方魔力耗尽,魔法已经没有了威力,算是个平手,但对方却突然拿出了把长剑,撕掉魔法袍,一身肌肉,像是一头狮子般扑过来。

    这样的情形,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胆寒。

    “怪不得那么自傲。”壮年魔法师叹了声,口中已经没有了昨天那种看着‘白痴’的心态和语气。

    昨天贝塔刚来的时候,显得很是‘骄傲’,虽然这些职业者知道他是大师级魔法师,但总觉得这个小白脸是靠家族资源‘堆砌’起来的‘草包’。毕竟太年轻。

    大师级的魔法师,圣域里不少,没有什么稀奇,但真正懂得魔武双修的人,实力都不弱,从刚才的战斗就能看得出来,这小子绝对身经百战。

    这个世界,实力就是一切。

    有实力的人,性格再怪些,别人也觉得正常。

    一时间,异人厅几乎所有人,对贝塔都有了改观。

    贝塔走出来,多洛跑上来,拍着贝塔的肩膀,只佩服地说了两个字:“厉害。”

    贝塔笑笑:“一般般而已。”

    “走,我请你喝酒。”多洛勾着贝塔的脖子,就往外走。

    见到正主走了,围观的人群也就渐渐散了。

    然后,到了夜里,整个圣域的人都听说了库克-格林这个人。

    教皇和圣女两人,也听说了他的名字。

    如果贝塔昨晚留在缇娜那里过夜,自然也能惊动这两人,但这并不是贝塔想要的。

    靠女人上位,和靠自己的实力上位,给人的感观是完全不同的。

    和多洛喝完酒,到了下午,贝塔再出现在异人厅,那种‘嘲讽’的视线已经完全没有了,现在大多数人看他的眼光都变得很正常,甚至还有些好奇。

    贝塔依然拿出一本书,自个独坐自个阅读。

    没过多久,一位壮年魔法师走上来,他伸出手,和善地笑道:“认识一下,希曼,沙巴克郡人。”

    “库克-格林,拉果郡人。”

    贝塔站起来,和壮年魔法师握了握手,然后他说道:“希曼,这名字给我一种非常强壮的感觉,但你居然是名法师。”

    “嗯,我父亲希望我能成为骑士。”希曼很斯文地笑了下:“结果我辜负了他的期望。法师永远不如战士强大,是不是?”

    “也不如盗贼灵敏。”

    贝塔答道,然后两人哈哈一笑。这是魔法师之间的默契,潜台词就是:但我们都比他们聪明。

    对上了暗号,两人的关系立刻就拉近了许多。

    希曼有些好奇地问道:“你的精神力很强,近战能力也很不错,怎么练出来的。据我所知,能一心二用的,除了精灵族,还有矮人族这类寿命特殊长的怪物外,我们人类几乎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嗯……其实我是龙脉术士。”贝塔微微笑了下。

    哦……原来如此。

    希曼恍然大悟,这就说得通了。

    血脉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被传得玄乎其玄。但在玩家眼里,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毕竟有黄金之子的模板,他们的能力已经比绝大多数智慧生物都要强,而有还能根据自己的意愿,在生成人物的时候,调节人物成长倾向,完全不会浪费天赋和能力的说法。

    知道贝塔是龙脉术士之后,希曼和显得更加热情了。

    两人就魔法方面的知识和见闻随便闲聊,到了傍晚的时候,希曼主动告辞,回到自己的小群体中。

    离开了异人厅后,英曼和三名同伴坐在酒馆里。

    “和我们的新人小伙子聊得怎么样?”中年战士喝了口酒,问道:“有没有拉他进队里的潜质?”

    “龙脉术士,你说呢?”希曼叹了口气:“就是太厉害了,我怕他不愿意加入我们啊。”

    一个盗贼模样的青年说道:“但我们这里有布拉德利这样强大的盾战士,还有你。再加上我们,异人厅里没有比我们更强大的队伍了吧。”

    中年战士摇摇摆手,表示谦虚。

    “问题是两个法师,有些冲突啊。”希曼有些担忧地说道。

    另一个弓手模样的青年说道:“那又有什么关系,再多招几个人喽,厉害的法师,永远不会嫌多。”

    这弓手说得很有道理,只要资金和物质充足的情况下,魔法师自然是越多越好。

    希曼问道:“那么,我们该开出什么样的条件?”

    中年战士布拉德利想了想,说道:“就按我的待遇来吧,他虽然年轻,但至少也是名大师,而且近战能力强,外出任务的时候,即使被盗贼缠上,也不会太过于无力。我们不需要分太多的精力去保护他。”

    希曼苦笑一下:“说得我是个累赘一样。”

    “某种程度上还真是。”布拉德利笑道:“特别是你的魔力使用完之后。”

    希曼干笑一声:“那么,明天我再和他接触一下,现在大家先喝点酒吧。”

    四人举起了酒杯。

    教皇厅。

    老态龙钟的教皇正站在阳台上看着圣域外边的夜景,他一身便服,虽然脸上的皮肤已经皱得像是一条条沟陵,但他的眼瞳依然很明亮,并没有老人那种混沌。

    “根据我们查到的消息,这位库克-格林,确实是拉果郡的人。”一名红衣主教拿着张羊皮纸,在教皇身后说继续说道:“另外,他是纳戴特介绍来的人,和多洛一样。但潜质要比多洛高上许多许多。”

    “纳戴特介绍来的人,应该可信。”老教皇已经一百五十二岁了,他依然看着窗外,继续说道:“但也不能全信。关于他和缇娜的事情,要深挖,挖到挖不出任何东西为止。”

    红主大主教有些担心地问道:“缇娜女士明显是喜欢上了他,从伊莲娜交上来的报告就可以看得出来。如果查得太过,会不会将缇娜女士推到圣女那一边,她虽然现在是中立,但和圣女的关系不错。”

    “缇娜是圣武士中的天才,她也是这一百多年来,唯一有可能达到传奇级别的圣武士。也只有她有可能继承法拉第的衣钵。我们必须保护好她,无论她最终向着圣女,还是向着我们,她都是未来光明神殿最重要的核心力量。一旦她突破传奇,至少能保证我们光明神殿三百年内的高端战功不会缺失。她的安危和成长,远要比我们两方的输赢更重要。”

    红衣大主教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几乎是相同的时间,圣女殿中。

    一身白衣,曲线玲珑的圣女出浴,她的俏脸红朴朴的:“碧姬,你去查一下库克-格林的底细,即使会惹得缇娜不高兴,也得查。”

    “但这样,有可能会让缇娜可以倒向教皇那一边。”

    圣女捂嘴轻轻打了个呵欠:“没有关系,她未来能成为传奇级别圣武士,我不允许任何人对她的心性造成影响。如果这个库克-格林是真的想和她生活,对缇娜是件好事。光明信仰,单单靠阅读教义是不可能完全理解的,还得有生活和经历,但如果这个库克-格林别有所图,就算让缇娜不高兴,我也得杀了她。否则他会对缇娜的光明信仰造成很大的扭曲。”

    “相比之下,我们和教皇的那点争端,根本不算什么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