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764 任务变更
    剑术意志不但需要前置技能,还需要属性达标才能学习。

    体魄,协调,意志三项属于必须全达到九点以上,而且还得有‘剑术专精’专长作为前置,才能学习剑术意志。懂得剑术专精的人不少,但三项属性全部达到九点以上的就不少了。

    特别是战士,体魄九对他们来说很简单,协调也不算太难,但这意志……是战士的薄弱项。很多时候,人们说的意志力强是指意志力坚韧。但真正的意志力强,是指纯粹的精神力。

    精神力强大的人,不但可以控制自己的每一块肌肉,即使是魔法师,也能控制游离的魔法元素作出一些常人做不到的事情来。

    意志力不是单纯指肉体忍耐能力,和情绪控制能力。

    菜刀系的意志属性成长,普遍都很低。每个职业都有自己的主属性,不可能兼顾三项属性成长,对于一般人来说,剑术意志完全是很难学会的东西。

    除了那些拥有特殊血脉,并且大多数属性成长都很高的人,一般人即使勉强晋升到传奇,也未必能学会剑术专精。

    格林顿晋升到了传奇,作为半精灵,属性成长也够,但他是枪骑兵,不会剑术,因此也不可能学会剑术意志。

    所以说,能不能学会剑术意志,是很看脸的事情。

    贝塔就没有这个问题,他是神裔贵族,所有属性均衡发展,在黄金之子中,这是中庸,但相较于普通的职业者,贝塔所有的属性成长,都属于‘优秀’级别。

    听到贝塔的话,布拉德利有些失望。晋升传奇等级有多难,看现在这世界的传奇数量就知道了。

    即使是牧师这种靠拍‘神灵’马屁晋升上去的传奇,也没有多少个,更别说普通职业者。

    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极限,他现在容貌看着中年人的模样,这是因为职业者不显老,实质上,他已经七十岁了。到了这年纪,才刚突破大师,要想升到传奇,已然无望。

    正常情况下,肉体决定灵魂的衰老程度。

    拥有年轻肉体的人,心态也会显得很年轻,比如说精灵族那帮子一两百岁的‘年轻人’,但如果肉体老了,灵魂也会跟着老。

    现在布拉德利中年人,他的心态也是中年人。

    心力有余,闯劲不足,身体的气血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奇遇,比如说喝了口传奇级别的龙血外,几乎没有晋升传奇的可能。

    看着布拉德利一脸失落,小队其它两人识趣地没有多问。

    他们实力才是精英之上,况且弓手和盗贼,对于剑术意志,也没有那么看重。

    但酒馆还有其它的战士,有两个自信心比较足的人,走了上来。

    两人都是大师级,其中还有一位是大剑士。

    他们个头很高大,肌肉发达。光是站着,就能给人极大的压力。

    其中一个人问道:“你看看我们,觉得有没有希望。”

    贝塔扫了他们一眼,微微摇头。两人体魄和协调值都够了,但意志属性差得有些远。他能感觉得到他们的精神有些杂驳。很多时候,光明感受对方的精神力,就能估算出来,对方的意志力大概在什么数值。

    意志属性过8的话,精神力一般都比较凝实了。

    “谢谢。”

    两人得到回复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然后又有几个人走过来。

    大师级战士过来询问就不说了,几个精英级别的战士跑过来,问自己能不能学会剑术意志,贝塔心中就有些好笑,他直接就说了:“要先学会剑术意志,毕竟得先学会剑术专精,而要学会剑术专精,必须得先掌握熟练长剑专长。所以……不说剑术意志的要求,你闪先剑术专精的要求都没有达到。”

    这半是劝诫,半是讽刺的话一出,跑过来问他的人立刻就没有了。

    毕竟人都是要脸皮的,不想被人当众讽刺一顿。

    最重要的是,他们打不过啊。

    一个可以用近战解决圣武士的魔法师,根本不是他们能得罪的。

    少了外人的打扰,希曼咳嗽一声,说道:“那么我们开始谈一下任务的内容吧。”

    小队其它成员都没有意见,贝塔自然也没有意见。

    一张羊皮卷放在桌面上,希曼正要解说任务内容的时候,酒馆外进来几名白甲的圣卫军。领头的人是贝塔的熟人,多洛。

    “厉害,我服了你。”多洛走过来,向贝塔伸出大拇指,然后说道:“布里奇斯大主教请你们过去一趟,要要事想谈。”

    “我们?”希曼指了指自己,再指了指自己的几个队友:“是单单请库克阁下,还是包括我们。”

    “包括你们。”

    希曼等人立刻起身,红衣大主教布里奇斯在圣域中可是实权派。虽然暂时看不出政治倾向,但无论是教皇还是圣女,都对他很尊敬,也似乎在暗地里拉拢他。

    这样一个人的邀请,希曼等人自然不敢抗拒。

    贝塔也站了起来。

    多洛走在最前面,将他们带到大教堂的上层,在一间石门前停下:“你们自己进去吧。”

    房门推开,贝塔五人进去。房间不算太大,里面的家具和装饰都很普通,都是石制的物品比较多。比如说石桌,石柜子,石台等等。

    一个穿着白袍的老人正在伏案,听到响起抬起头来。微笑道:“来了啊,麻烦等一会,还有一个关键人物没有来。”

    这老人的视线扫过贝塔,然后又低下头。

    希曼等四人原处站立,不敢有任何异议,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

    布里奇斯可是传奇级别的主教,对于希曼等人,自带等级压制效果。他们觉得心慌慌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贝塔倒是没有任何感觉,他左右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发现书架上有不少的书籍,便问道:“布里奇斯大主教,我能不能看看书架上的书。”

    布里奇斯抬起头,微笑了一下:“可以。”

    然后他又继续处理着自己的文件。

    贝塔说话的时候,希曼等人觉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生怕布里奇斯会不高兴。

    但实质上,这只是他们想多了。如果再说得能能透些,就是他们四人实力太弱,所以才会觉得布里奇斯很可怕,很吓人。

    这就像企鹅马和阿里马在谈事情,一个月薪不过万的小白领在旁边,当然大气不敢多透几口,就算渴了,饿了也得憋着,不敢随意声张。生怕打扰两位大人物的‘雅兴’。

    但如果旁边坐的京东强,或者百度李,他们两人说,自己渴了,要喝杯茶,有没有啊。

    别人就会觉得很正常。

    事实上,小白领如果也说渴了,想喝茶,几位大人物当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甚至还会帮忙倒上一杯。但很多时候是小白领自己不敢乱说话,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

    没有实力,就没有底气,连话都不敢多说,这是人之常情。

    接下来的画面很奇特,布里奇斯处理政务,笔与纸摩擦,发出沙沙沙的声音。

    贝塔看着一本游记,偶尔也会响起翻书的声音。

    希曼等人在旁边站着,心情紧张,不敢随意动弹。额头上有汗水涌出,他们放慢手腿,小心翼翼地擦去,不敢弄出什么声响。

    十几分钟后,房门再次被推开,一位穿着白袍的明艳少女走进来。

    是缇娜。

    她见来,第一眼就看到了贝塔,眼睛悠地就亮了一下,瞳孔中仿佛都带着笑容。

    贝塔把书放回书架上,向她微微点头。

    缇娜收顺目光,走到布里奇斯的桌子前,问道:“大主教,你找我?”

    圣域里现在有个不成文的小习惯。虽然红衣大主教有十几位那么多,但只要不指名,不指姓,直呼大主教一称的,肯定是指奇里奇斯,其它红衣大主教,统统称为xxx主教。

    “嗯。”布里奇斯抬起头,看着缇娜,慈爱地微笑道:“王城的新王典冕过几天就要开始了。我们光明神殿当然得派人去。这个人必须要有足够的份量,也得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因为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前段时间,王城那边,似乎有些乱。”

    “原本我们是打算派一支外交团过去的。”布里奇斯继续说道:“但现在我们改变主意了。这次就派你过去,同时这支异人厅的小队,作为你的护卫随行。”

    随行!缇娜的视线看过来,眼中只有贝塔一个人,其它四人完全被她忽略了。

    她连连点头,欣喜地说道:“嗯,我去。”

    原来她很不喜欢这种需要社交技巧的任务的,但和贝塔一起的话,别说只是和那些肥肠肥脑的贵族们打交道,就算是雷雨天下刀子,她也不皱一下眉头。

    布里奇斯扭头对着希曼说道:“我知道你们接了其它任务,没有关系,放弃掉。我会和事务所的人说一声,不会添加你们的失信记录。”

    希曼四人松了口气。

    布里奇斯又看着贝塔:“库克,不知道你愿意接受这任务吗?”

    贝塔微笑道:“没有问题。”

    缇娜听到这话,眼睛中满是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