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775 加冕2
    穆琳以前给贝塔的感觉是什么呢。

    假小子,亦男亦女,雌雄难辩。或许会有人很喜欢这种类型的女性,但贝塔个人而言,是欣赏不来的。当然,这纯粹只是从配偶方面来考虑,正常做朋友没有任何问题,毕竟假小子又不是什么精神病。

    顶多就是有些自我性别认知错位而已。

    但现在,穆琳却是一脸的柔媚,哪还有前段时间,那种英姿飒爽的感觉。

    “她这是怎么一回事?”

    贝塔扭头向莎莎问道。莎莎便把穆琳昏迷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后,贝塔皱起眉头:“事情有些麻烦了。莫尼卡的特性是,只要还活下一只蜘蛛,她就可以重生。莎莎当时你为什么不想着把那只蜘蛛干掉?”

    “我被吓坏了。还以为六妹也……所以没想着要去打死那只蜘蛛。”莎莎顶下头,面对贝塔的质问,她显得有些心虚。这模样,根本不像是个女王,倒像是个把菜炒糊了,正准备被丈夫训斥的小女人:“况且,那也是我姐姐,我……下不了。”

    其实贝塔说话的语气根本不重,顶多就是个反问句。但莎莎见他一幅为难的样子,就仿佛自己做了很错的事情一般。

    这实际上也是大多数温柔型女子,面对十分喜欢的人时,会有的反应。

    贝塔理解地点点头。亲情这东西确实很难说,况且莎莎的性格也的确如此,很难对自己的兄弟姐妹下,不奇怪。

    穆琳在一旁说道:“也就是姐姐太温柔了,要是我的话,哼……”

    贝塔无所谓地摇摇头:“莫尼卡大部分的蜘蛛化身都已经被消灭。虽然说有漏网之鱼,但她毕竟也是受了重伤,即使能重生,光靠几只蜘蛛,很难在短时间内复原。少则几年,多则几十年。有那时间,你们早就拥有足够的实力对抗衡她了。”

    拥有法兰斯王室的资源,如果在几年,或者十几年内,莎莎和穆琳如果没有建立起足够的武力,或者势力强度的话,那就她们两人,则是完全没有什么能力了。

    但她们两人并不像是无所作用的人,顶多就是莎莎的性格有些软罢了。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那些自立的领主联合起来了,贝塔想了想说道:“要不要我暗中帮你们对付一下那些领主?”

    不是贝塔自大,现在他只要做好准备,再利用驾雾术和唤雨术,不敢说把一个领主毁掉,但搅得天翻地覆还是没有问题的。

    穆琳眼睛一亮:“你愿意帮我们,很危险的!”

    “再危险,也不比光明神殿危险啊。”贝塔笑了下:“领主们联合起来,确实很有力量,但他们不是一个整体,很容易被个个击破,而且如果事情恶化到一定地步,他们很容易分崩离析。相比之下,光明神殿有传奇级别的强者,有圣武士,而且还是一个团结的势力,他们麻烦得多了。”

    穆琳点点头:“嗯,那你帮我们干掉最讨厌的……”

    “不用!”莎莎突然打断了穆琳,她看着贝塔:“我已经有了计划,很感谢你的心意,库克。但这是我们王室的事情,也是我成为女王应该接受的挑战。只有我亲自把那些叛逆领主收拾了,其它的领主才会臣服我。如果是你帮我击败他们,他们就算暂时跪倒在我面前,以后这样的事情,还是会发生。”

    莎莎很认真地看着贝塔,眼里有执着和喜悦。

    这是个一旦下定了决心,就很难更改的女子。外柔内刚说的就是这种人。贝塔和她相处过一阵子,也大约知道她的性格,听闻她这么说,便说道:“听你的,但如果真有的事情需要帮忙的话,不要死撑,可以来找我。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有点能力的。”

    “我知道。”

    莎莎的笑容中带着许些感激。

    从寝宫回来,已经是深夜。希曼四人组对于贝塔这么晚回来,并没有什么意见。

    他们甚至认为,贝塔出去是有可能在打探王室,或者是其它势力的情报,这或许是缇娜,甚至是红衣大主教们的吩咐。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清晨,王宫中几乎所有人都起得挺早。

    王宫前广场上已经建时一个临时的木制大型高台。台上铺着大红色的地毯,将木台装饰得相当大方美观。

    高台的左右,围着戒备森严的王室卫兵。

    在卫兵的外则,是密密麻麻的市民们。毕竟对于缺少娱乐的世界来说,加冕庆典本身就是几十年难得一次的狂欢节。

    男女老少的市民们都围在广场周围,一眼看过去,全是人头,仿佛看不到边际。

    几乎全城的人都来了,这座百万级别的人口的城市,当然不可能所有人都能看到王女的加冕,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在外围,看看热闹。

    使节们都被请到高台的两侧。

    今天的天气很好,好得有点吓人……太阳照得地面都在发烫。

    作为全大势力的倒萨,缇娜和贝塔等人,自然是占据了最好的位置,就在高台的下边,在他们的对面,是法兰斯王国其它领主的使节们。

    纳戴特和海迪,很凑巧地就站在他们的对面。

    虽然尽量克制着,但纳戴特看向缇娜的眼睛中,依然有着淡淡的仇恨和杀意。

    海迪倒是一脸仿佛不认识贝塔的表情。

    除了这两人,还有数个缇娜曾经拜访过的使节勉强算是认识外,其它的人,他们一概不认识。

    不过这并不妨碍缇娜成为众人视线的中心,毕竟她是所有使节中唯一的女性,而且还极为漂亮。

    站了一会,到了特定的时间后,一群礼仪官出现,他们将一块块长长的红色地毯铺好,缇娜穿着蓝白色的长裙走了过来,后裙摆很长,盛装的穆琳帮她提着。

    地毯的两旁每隔一段距离,便左右站着一对宫廷侍女。她们中提着一个花篮,等莎莎走过来的时候,便将花篮中的蓝色花瓣向上抛散。

    人工撒花……贝塔成为教皇时不但‘全国直播’,并且还有漫天的神力花影。

    相比之下,莎莎的加冕庆典就显得有些差了。但这只是相对而言。

    满城的彩布,高高的木台和红毯,还有大量的使节恭贺,这本身就已经算是个大场面。

    很多小国的新王加冕,就是请几个大贵族过来看看,象征性进行个礼仪,全场不超过二十个人,就这么简单。

    和他们比起来,莎莎的庆典已经很大气了。

    她一出现在门口,便是市民震天的吼叫。当然,其中混了不少‘带节奏’的人进去,否则不会有这么整齐的吼声。

    数万,甚至可能有十多万的市民围在外边,他们一起喊叫的声音,仿佛就像是强大的声波攻击。处于广场中心的使节们,很多人脸色不太好看,觉得有些难受,但那些有实力的,则可以完全无视。

    比如说,职业者。

    莎莎也是职业者,她静静地看到高台上,在经过贝塔身边的时候,眼睛不着痕迹地向后者看了一眼。

    场中没有几个人注意到她这动作,但缇娜却注意到了。

    一步步踩着红色的毯子,一步步走着阶梯,走上高层。

    站到最高处,莎莎俏生生地站着,蓝白色,简约却又不失大气的长裙将她衬托地极是漂亮。

    这时候,市民们的专注达到了最高点,很多人看到了莎莎的容貌,看到新女王这么漂亮的时候,都是一阵激动,甚至是感动。别说他们,很多贵族看到莎莎,都是一阵阵失神,因为这时候的她,不但美丽,还有着异样的威严,显得更加迷人。

    “安静!”

    莎莎的声音一瞬间就盖住了所有的声音。人们立刻安静下来。

    魔法师的扩音术……女王不必扯着嗓子喊,她的声音就比其它人大得多。

    “我叫莎莎,很多人知道我,当然也有很多人不认识我。”高层的木桌上,放着一个精美的王冠,莎莎双将起捧了起来:“但这没在首张,因为从今天开始,法兰斯迎来了它的新主人。你们从此以后,天天都会听到我的名字,所有人都会认识我。”

    “我是莎莎,即将加加冕的女王。”莎莎将王冠高高鼗起:“按照惯例,在我加冕之前,我得问一句:有人反对吗?”

    没有人说话,全场安静下来。既然是再神经大条的人,此时也不敢说出一个字。因为那些高层下的王室卫兵们,已经将他们放在剑柄上。

    个个杀气凛人,仿佛只要谁敢多说一字,就会砍过去一样。

    现在很安静,安静地能听到远处偶尔传来的小孩子哭声,明明这里有数万人,却安静地像是旷野。

    等了大约十多秒,莎莎微微一笑:“既然没有人反对,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法兰斯的女王。”

    王冠轻轻地戴在了她的头上。

    短暂的沉默后,便是‘女王万岁’的欢呼声爆发出来。

    声浪传远,不多会,王城的四周都有‘女王万岁’的欢呼声传来。

    整座城市,进到了最狂热,最兴奋的时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