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779 光明之心
    击败了伊莲娜之后,光明圣域对贝塔的战斗能力有了新的评估。放在圣武士之中,也是排名前十的。

    全圣域,共有23名圣武士,女性只有3名。伊莲娜的战斗力在圣武士中,几乎垫底,但这并不是说她很弱,圣武士个个都是强者,只是有的人更强罢了。

    现在留在圣域中的圣武士,只有七名。其它人都在外面东奔西跑,为圣域解决一些相当棘手的麻烦。

    既然光明圣域打算加入讨伐联军,肯定得派出一两名圣武士压阵。缇娜主动提出要上战场,圣域高层自然不会拒绝。无论是教皇一系,还是圣女一系,都觉得缇娜这个未来之星,如果能在战争中成长起来,这对她未来的成长上限,应该有极大的好处。

    至于贝塔(库克-格林)这人,圣域对他的看法相当两极化。

    一部分红衣大主教觉得,强者当然得拉拢起来,但得放到外面去,免得影响到缇娜的成长。

    而另一部分的人则认为,缇娜有着坚定,虔诚的信仰,否则她的圣武士等级不会提升得这么快。况且要想成为真正的传奇级别圣武士,还得经过各种历练才行,包括感情上的。

    库克-格林这人,应该就是光明女神送过来的心性‘磨砺石’。

    他是缇娜成长的‘养料’。

    双方在这段时间内,进行过无数次的争吵。最后还是磨砺派占了上风,默认库克-格林此人留在圣域里。只要他能遵守圣域的规矩,他和缇娜的那点事,高层纯粹当作没有看见。

    在这样的想法下,缇娜说要上战场,还说要‘带上’库克,作为磨砺派的领头人,光明圣女自然是要见见贝塔的。

    光明圣女没有看过贝塔的两次决斗,从传递过来的情报分析,她觉得贝塔是一个很张狂,很有实力,也很懂得哄女人的男性。

    极有实力的花花公子。

    大概上,就是这种印象。

    但现在双方见面,光明圣女就知道了,自己前边的判断出错。库克-格林确实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性,但绝对不是那种专门狞猎女性的花花公子。

    事实上应该反过来,是能让女性飞蛾扑火,自己冲上去的那种男人。

    有个性,有魅力,有能力。

    这样的男人,怪不得缇娜会喜欢。只是她觉得,缇娜可能驾驭不了这样的男人,对方明显很有主见。越是有主见的男人,对美色,对感情的抵抗力就越强。

    “你愿意保护缇娜吗?”

    问出这句话时,光明圣女认真地盯着贝塔,她甚至启用了自己的特殊能力。

    测谎术。

    这是一种特殊能力,不是魔法,因此不会有任何魔法波动,也不会探知任何人的精神,所以也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开启这种能力,会对她的身体有很大的负担,所以一般情况下,她是不会乱用的。正常来说,只要等级不如她的人,都没有办法反制她的测谎探知。

    贝塔微笑道:“当然愿意。”

    缇娜笑起来,很开心。

    但光明圣女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她的探知能力,根据对方的回答,会回馈‘是’与‘否’其中一个信息回来。

    但这次回馈过来的,却是‘无’。

    这么多年了,这是第三次发生这样的事情。第一次是对教皇使用,第二次是对红衣大主教布里奇斯使用,这两人等级极高,失败也很正常。

    但眼前这青年,也就是大师级往上些,在战斗能力上确实也是算一把好手,可能免疫她的特殊探知天赋,这就有些古怪了。

    如果一个人有鉴别真假的能力,那么她就会很依赖这样的能力,一理不起效了,她就会变得很猜疑,甚至有些不自信。教皇和布里奇斯,实力都和她不相上下,无法探知很正常,可眼前这青年等级并不算高,却也得不到反馈,这就很不正常了,她甚至郑想到,万一这世界有很多类似库克的人,怎么办?

    越想心里便是越不舒服。

    贝塔看到光明圣女皱眉,他露出微微疑惑的表情:“圣女,有什么不对吗?”

    “没。”圣女面色平淡地笑道:“刚才只是想到些别的事情了。既然你愿意守护缇娜,那么我也就放心了。接下来,你们两人聊吧,我把这地方让给你们。”

    她说完话,不顾缇娜的娇羞,径自站起来,先离开了。

    虽然圣女走的时候,步子很慢,神情也很正常,但贝塔却总觉得她,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了一样,走得有些着急。

    贝塔的视线,忍不住落在圣女离开的背影上。

    咳咳!

    缇娜轻轻咳嗽一声,将贝塔的注意力吸引回自己的身上:“梵妮很虔诚,你不要打她的主意了,不可能的。”

    少女清丽的俏脸上,有着淡淡的醋意。

    原来光明圣女叫梵妮。

    贝塔耸耸肩,说道:“我只是有些奇怪,光明圣女历来,不应该是金发碧眼的吗?”

    “是啊,但梵妮是特例。她对光明女神的信仰,可以说是全圣域最虔诚了的,只是因为有些光明教义没有理解透彻,所以才比教皇稍稍差些。”

    贝塔不知道教皇的等级有多高,但一位lv16的年轻女子,即使是圣女,也是足够厉害了的。

    毕竟就算是艾玛小公主,也就是刚过大师级而已,相比起来,光明圣女梵妮明显更具天赋。

    “谢谢你能答应和我一起参加战争。”缇娜不想和贝塔谈论其它的女人,即使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好朋友:“有你在身边,我觉得自己即使面对死亡都不会害怕。”

    缇娜含情脉脉,贝塔心中轻叹了口气,说道:“不用客气,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我在这里有自己的任务,你没有告发我,已经是帮了大忙了。”

    “我崇信光明女神。”月光下,缇娜的脸仿佛带着圣洁的微光:“但相比女神,对我更重要得多的人,就在我的面前。”、

    …………

    …………

    从圣女殿出来,贝塔送缇娜回家,然后他来到异人厅附近的一片小树林中。

    贞德从空中飞下来,落到贝塔的肩上,月光下,它的羽毛反射着耀眼的金光。

    “天天让我在外面待着,餐风饮露,你有没有良心。”

    它一边叫委屈地叫喊着,一边使劲啄着贝塔的脑袋。不过它还是留了力的,即会让贝塔感觉到痛,也不会真正地伤到他。

    “嗯,给你的。”

    贝塔从豪宅术中拿出一块肉干,这是他自己腌制的,因为有烹饪术的关系,这肉干比一般的好吃上不少。

    贞德把这肉干狼吞虎咽地吃掉了,然后几乎哭出声来:“这段时间来,我天天吃着生肉,有时候还得吃虫子,你知道有多辛苦吗?”

    “嗯,抱歉,再忍忍就好了。”贝塔想了想,说道:“要不我把你封印在宠物空间里。”

    “算了,待在那种又窄又黑的地方,我还不如天天吃生肉。”

    这世界能契约魔宠的人少之又少,而且贞德的模样又太显眼,太有特征。纯金色的羽毛,可能天下的隼类魔兽中,唯独它一个。

    如果它出现在贝塔的身边,很容易被人查到,贝塔就是财富神教的教皇。

    所以这段时间,贞德要么天天在空中盘旋,要么就是飞到高树上,自己筑窝休息。

    它已经习惯了软绵绵的被子,一时间变回野生模式,有些适应不过来。

    但是没有办法,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贝塔只能继续委屈一下它了。

    “对了……”贞德打了个饱隔,一块肉干挺大的,对它来说,差不多足够一天的能量消耗了:“这几天我一直在观察圣域上方的光球,发现它,似乎有些变淡了。”

    贝塔抬头,看着天上的白色光球,若有所思。

    事实上,并不是贞德的错觉。

    光明大殿中,老态龙钟的教皇,看着前边的红衣大主教:“也就是说,光明之心确实变弱了?”

    “嗯,就是这两天的事情。”红衣大主教也不年轻了,一幅老态:“似乎,就是我们决定要参加战争的时候开始。”

    教皇陷入了沉思。

    光明之心在历史上,也曾变弱过几次,每次变弱,都是光明神殿遭遇低谷的时候。这是光明女神的警示。

    根据事后总结,每次光明神殿的低谷,都和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有关。而且往往是那种被忽略的小事,由其引发的连锁效果。

    参加讨伐战争,无论是从常理上来推测,还是从政治角度上来看待,都是没有问题的。

    光明之心的警示,一般都是那种很难被人注意到的小事情,从这来看,出兵似乎并不是错误的选择。

    那究竟会是什么原因。

    “不管怎么样,这事先在高层中通通气,不要传到外边。”教皇想了会,继续说道:“圣女那边,也通知一声,这种时候,理念之争,完全没有必要。”

    “好。”红主大主教应道。

    “对了,库克-格林的身份查得怎么样了。”

    红衣大主教摇头:“暂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拉果郡确实是有这么一个人。而且他也在回音城,对纳戴特帮忙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