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786 事情并不简单
    缇娜知道这玩意是什么东西。

    战俘将领不知道。

    他的脸很年轻,年轻很多时候,代表着没有阅历。不过这并不代表着他很蠢,毕竟是贵族世家出来的人,基本的教育还是到位的,他至少懂得思考。

    魅心魔很丑,一看就不是人类,而且这模样,大多数人都能猜到它的身份。

    魔族。

    一个魔族混进了他的军队中,然后自己的军队莫名其妙地和圣卫军打了一仗。他似乎还回想起了,自己几个部下辱骂圣卫军的时候,自己似乎被种奇怪的感觉控制,没有制止部下的行为。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贝塔见他变了神色,便笑道:“怎么,知道害怕了,带我们去见你的父亲吧,我想他会告诉我,为什么自己的儿子,居然和魔族混在一起,甚至……还胆敢袭击光明神教。”

    缇娜在旁边微微一笑,她看得出来,贝塔是准备要让对方付出代价了。

    贝塔的想法很简单,他打算帮那些战死,以及受重伤的圣卫军们讨些赔偿。

    这倒不是他把自己当成了光明神教的人,而是他如果想在光明神教中有一定的话语权,那么光靠抱缇娜大腿是不够的,这个世界的人,对靠女人上位的男性,极度不友好。

    光实力强,意义也不是很大,多半会被当成一个高级打手。

    所以,要想有话语权,那么在光明神殿中,必定得先有一定的人望,然后才能谈组建自己小势力的问题。

    有了小势力,才会一定的话语权。

    这战俘将领看看自己的队伍,几百人被打残了,再看看圣卫军那边,虽然也有伤亡,人数少得多,但他们却散发着一股强烈的战意,大有他不答应,这些圣卫军就会扑上来,全歼他们一样。然后自己的面前,还有个一脸笑眯眯,但看着极是阴险的小白脸。

    将领很清楚,自己如果这么回去,以后继承权是完全没有希望了,但在自己的小命和继承权之间,他果断选择了前者。

    毕竟继承权自己不一定争得到手,可小命没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随后,圣卫军分一批人照顾重伤员,以及处理同伴的尸体。另一批人则押解着敌人往城主府的方向走。

    不到一百的圣卫军,押解着三百多人的敌军向前移动,很快就引起了整片领地势力的注意,没过多久,一支数量更加庞大的军队,接在了他们的面前。

    至少四千人,其中一千是轻骑兵。四千人排成方阵,煞气凌然。

    最前面的是个中年男人,留着小胡子,穿着一身灰白色的铠甲,他左手抱着头盔,右手按在腰侧挂着的长剑柄上,就静静地看着贝塔和缇娜,眼里有着许些不解,以及一种被冒犯了的愤怒。

    在他的旁边,有三个年轻人,模样间隐约有些相似。

    和威严的中年男人不同,这三个年轻人,都看着贝塔旁边被钾解着的战俘将领,虽然脸上看起来没有什么表情,但他们的眼中,都有戏谑之色,仿佛就像是看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中年人沉默无语,脸黑如墨水,他右手从剑柄上拿开,向前划动了一下。

    那支千人骑兵立刻动了起来,小跑着,很快就将圣卫军团团包围了起来。

    几十名圣卫军虽然有些紧张,但作为他们头领的缇娜,却是一脸镇定,她静静地站着,对周围已经隐约表现出杀意的骑兵们,视而不见。

    将是兵的胆,将领在战场上有什么样的表扬,士兵们就会下意识地跟从。

    虽然这些圣卫军内心中有些害怕,但既然缇娜这位圣武士没有害怕,他们自然也没有道理害怕。

    缇娜一身重甲,而且身上隐隐还有光芒绽放,这明显是圣武士的模样。

    中年男人见缇娜在四千人的军队前,甚至处于包围圈中,都还是如此云淡风轻,便有了些欣赏之意。

    “我需要一个解释,你们为什么要攻打我的军队。”中年男人的声音很洪亮,即使隔着近五十米,贝塔等人也能听得清清楚楚:“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即使你们是圣卫军,也别怪我们维护自己的尊严。”

    这男人故意装作没有认出缇娜的身份。

    但凡领主,本质上就是一方诸侯,只要不是太无能,该有的魄力和胆识,都是会有的。

    缇娜挥挥手,让手下把魅心魔的尸体,扔到两军阵前。

    “你的三儿子,主动攻击我们,况且我们在他的军队中,发现了这个东西。”缇娜微笑着说道:“领主阁下,我以圣武士的身份,并且代表圣域向你问句话,你们领地窝藏恶魔,况且攻击我们圣卫军,是不是打算背叛人类,投靠魔族了?”

    缇娜也是懂得政治斗争的,一上来就先扣个大帽子。

    中年男人低头盯了一会魅心魔的尸体,再抬起头:“你们想要栽赃我们?我可是领主。”

    他的潜台词就是,我有足够的实力,可不会任由你们搓圆揉扁,你们对付异端那套,别用在我身上。

    缇娜依然微笑:“是的,你是领主阁下,我是圣武士。”

    针锋对麦芒。

    领主很了不起?我是圣武士,在圣域也拥有极高的地位。

    中年领主呵呵轻笑一声:“我知道,缇娜女士,我听过你的名字。不如你把魅心魔交给我们,我们帮你查查,你顺便到我的城堡中,作客一两天?”

    这话一出,缇娜笑得更开心了。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间‘软’了,但这并不妨碍她给圣卫军们讨要赔偿:“不用了,我还要赶着去前线,既然领主阁下你很快就能查原因,那么待会你就把‘线索’送到我们那里来,我觉得至少得一百条线索。然后,我们会在原地等领主阁下你五个小时。”

    中年领主想了会,挥挥手,轻骑兵包围圈,让开了个口子。

    缇娜带着圣卫军离开。

    离开包围圈后,走了几十米的路,贝塔突然说道:“快回去,让兄弟们简单掩埋一下袍泽的尸体,然后让没有受伤的兄弟,带着重伤的兄弟先走,你和我,再叫上三十名兄弟在后面布置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