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14 等级提升(上)
    一双双小手放在梁立冬的面前,如果是在地球上,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双手一般都是白白净净的,但在这里,他只看到了一双双褐黄色,布满茧子的小手。就连身边女孩子的贝琳,手上也是一个个大茧子。这个世界的平民,永远是勤劳的,却也永远无法填饱自己的肚子,只要一次小旱,就会有人饿死,他们辛勤地耕耘着自己那一片小小的土地,可收获的粮食,六成都交给领主,剩下的一成又要交给村长,自己只余下三成。

    梁立冬在游戏中成为领主之后,他只征收两成的粮税,在他看来,这已经很高了,他甚至不想收粮。可霍莱汶国的政策不允许他这么做,领主收粮,必须得两成起,六成止……霍莱汶国的npc领主全部都收最高的粮税,梁立冬的领地上粮税最低,商业税也是最低的,因此吸引了极多的npc平民迁移到他的领地上居住,发展。

    他的领地从不名一文的荒野小村在数年内就蜕变成了商业重镇。不算流动人口,有四十多万的本地居民,虽然还比不上那些有百万人口的历史古城,但以这个速度再发展下去,成为百万级人口,只是十几二十年左右的问题。但因为从附近迁移了太多平民到他领土上的关系,与他领地接壤的npc领主,都非常敌视他,数次联合起来,以莫名其妙的理由,攻打他的领地。

    不过可惜的是,他有很多的玩家朋友。能以玩家身份,成为领主的人,全服只有4个,全部是神裔贵族这职业,而他是其中一个。

    一般来说,玩家们更喜欢聚集在玩家领主的领地中行动,因为有亲切感,因此四个玩家领地又被玩家们称之为四大主城,玩家们自发聚集到这四个城市,进行各种交流,或者商业活动。那些接壤的贵族每次攻打梁立冬领地的时候,玩家们都会自发保护他的领地,职业者可不是那些普通士兵能对抗的对像,况且还有一个大型公会驻扎在梁立冬的领地中。

    对于大型公会的玩家来说,每次敌人军队来袭,都是‘刷经验’的极好机会,他们巴不得敌人天天来骚扰,而梁立冬也很上道,实行远交近攻的政策,他和霍莱汶其它贵族关系不错,但对于和自己接壤的几个领主,一直是恶言相向,天天带着小股骑兵跑到别人城下,利用魔法隔空喊话骚扰。既然对方做了初一,梁立冬就做十五,弄得那几个领主苦不堪言。

    几个领主曾想封锁梁立冬领地的商业路线,但因为有玩家的存在,这事情变成了一个梦想,商人们到佣兵工会发布护送任务,玩家们组成小团体接取任务保护商人们的安全,如果遇到关卡胆敢为难,就一波a过去。玩家们死了可以复活,但npc不行,一段时间后,几个领主私下和梁立冬签定了和平协议,态度放得很低,而且付出了不少代价。

    梁立冬对几个领主的战争,几乎都是以胜利告终,除了某次的预言术事件。

    在游戏中,梁立冬实行低粮税,低商业税,他还利用领主系统发布了很多维护治安的任务给玩家们承接,使得领地中的治安极好,普通平民都过得不错,至少吃得饱,穿得暖。

    现在他看到这些孩子们面黄饥瘦,全身脏兮兮的,他的心情就有些不舒服:“以后你们不但写字前要洗手,平时也就保持双手的干净。劳动是一种光荣的行为,但劳动过后,你们也要洗手,尽量保持双手的干净。还有,你们以后天天要洗澡……如果自身污脏不堪,那是对文字的不尊重,今天先这样吧,但明天起,你们都得给我洗得干干净净再过来,衣服可以旧,可以打补丁,但不能脏,我这里不收亵渎文字的学生,明白了吗?”

    众孩子使劲点头。

    梁立冬没和这群孩子讲什么大道理,在这种生产力低下的时代中,以宗教之名行事,效果反而比单纯的说教更好。在很多文明最初的起源中,所谓的礼仪,其实都是在拜祭神邸前的自我洁净行为,是宗教仪式的进程。干净的人,得疾病的机率总是会低一些,人类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这样的好处,后来才慢慢演变为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可以这么说,是最初的宗教或者祖先崇拜,才使得人类变得爱干净起来。

    见到所有孩子都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梁立冬将放在一旁的牌子竖起,然后拿出村长派人送来的植物颜料,然后在上面用霍莱汶语写了三个浅红色的大字:

    ‘我’

    ‘你’

    ‘他’

    霍莱汶的文字也是象形字,因此每一个字都可以代表一个,或者数个意思,而且这三个字的写法也足够简单,只有两到三笔,很适合用来做文字的启蒙教材。

    孩子们听得很认真,梁立冬讲解完三个字的意思和写法后,让他们在沙地上练习,这也是让他们来小河边集合的原因。当然,如果足够有钱,确实是可以用纸张来练习写字,可问题这里全部都是穷人家的孩子,一张羊皮纸的正常价格是三十八枚铜币……除了少部分极有钱的贵族,没有人愿意一开始学字就用羊皮纸来练习。

    等到中午的时候,所有的孩子们都已经掌握了三个字的意义和写法,梁立冬让他们下午抽时间自己练习熟悉后,宣布解散。

    这时候上山采石的青壮劳力们都已经回来,他们将石料倒在村中心的平地上,形成了一座小山丘。吃了自带的干粮和井水,再经过短暂的休息后,他们就开始打起地基。一幢房子能不能建好,就得看地基打不打得牢靠。一些年纪略大的学生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跟着这群大人们一起帮忙建造神殿。

    这时候自然有大人们问他们学习的情况如何,这几个孩子将梁立冬的要求说了出来,若是以前其它人要求他们的孩子天天洗澡,饭前饭后洗手,这些成年人不啐一口,再骂死那个人才怪:你们那个人见过穷人家的苦孩子一天洗一次澡的。

    但梁立冬不同,他可是牧师,是施法者,比贵族还要高贵的特殊群体,而且最重要的是,现在他们的孩子开始识字了,以后也就就能勉强算得上是半个‘学者’,不再是苦哈哈的贱民,学者有学者应该遵守的礼仪,从现在开始练习最基本的礼节,是应该的,必须的,这说明牧师大人没有随意糊弄他们,而是在很认真的教导孩子们。

    这个世界没有‘投之以李,报之以桃’的说法,但他们明白,文字不是有钱就能学到的,牧师大人愿意教,那就是渥金女神的恩赐。况且如果自己到城里去学习文字,一百个字得收一枚金币,而且还不包会,更不教你怎么书写,只教你认,就算你认不住,也不关他们的事情。

    牧师大人要教孩子们540个文字,换算成金币,就是5金40银,这个数额,他们一个村子所有人不吃不喝干上一年未必凑得出来。瑟里村的村长把他家的上等野兽皮卖掉,倒是能换不少金币,可那是他几十年的积累,可以说是用命换来的东西,他不太舍得换成钱。

    既然牧师大人如此慷慨,那他们只有出死力把神殿建得好好的,才能勉强报答这个恩情。

    梁立冬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多慷慨,在玩家们看来,只是简单的识字教程并不值多少钱,对他们来说,真正值钱的是各种战斗技能,天赋,或者是魔法,以及人物经验……教导学生能获得人物经验,其实这是双赢的事情,对于玩家来说,人物经验可要比那点小钱重要多了。

    吃过午餐的时候,梁立冬向村长问道:“老里德,能不能把凯尔借我用一下午,我打算去冬风城一趟,买一些必要的魔法炼金物品。”

    在游戏中,冬风城毁于玩家之手,因此梁立冬虽然听闻过冬风城大名,但并没有去过。

    “贝塔阁下,凯尔现在是你的学生,学生为老师效力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有事你尽管差遣他,我无权过问。”

    凯尔嘴里一边嚼着梁立冬做的蛋蒸肉,一边使劲点头,作为一个活泼的男孩,他自然是希望能到处游玩的,只不过每次进城都要交一次人头税,这让他不爽,所以如果没有事的话,就鲜少进城,不过如果是跟着老师去的话,就不用交人头税了,那些守城门的兵痞子欺软怕硬,他们敢收普通平民的钱,但如果是遇到佣兵,职业者,以及施法者,屁都不敢放一个。

    “嗯,顺便叫上贝琳吧。”梁立冬想了会说道。

    刚才他在教孩子们识字的时候就发现了,凯尔是所有孩子们中最聪明的,字一认就会,而且书写也很容易就上手,贝琳差点,但和其它孩子相比,也算是鹤立鸡群,很有培养价值。如果把这两个孩子培养成渥金女神的信徒,一来他可以得到系统给予的虔诚值,可以用来兑换低等神术,另一方面可以得到两个帮手,帮忙打理神殿中的琐碎事情。

    “好,我现在就去叫贝琳过来。”凯尔把剩下的面包塞进嘴里,然后一抹嘴,就跑出了门。

    “贝塔阁下……”老村长犹豫了一会,有些为难的样子,最后还是说了:“如果你在冬风城里遇到不方便处理的事情,可以去东区的黑铁酒馆,找一个叫做‘铁钩’的老头子,他身手不错,以前也是个职业者,只要给上足够的钱,他什么事情都愿意做。”

    梁立冬抬起头来,看着老村长,有些不解地问道:“你为什么要突然和我说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