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20 女施法者找上门
    两人一鸟回到村子中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天边火烧云的余光将整个村子铺上一层琥珀色。村外的茅草房已经建好,孩子们都不见了,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毕竟农家孩子们要做的事情很多,他们得帮忙家务农务,能抽出时间来帮梁立冬建茅草房,已经是很尊敬他这个老师了。

    老村长在村口的小土丘上站着,他看到凯尔从山那边回来,松了口气,转身缓缓返回家中。

    凯尔在村口和梁立冬分开,离开前他羡慕地看了一眼后者肩上站着的‘秃鸡’,然后问道:“老师,你真的不回我家里住着了吗?爷爷他只是有些糊涂,并非有意冒犯你。”

    “我连我们为什么会起争执都没有弄明白吧。”梁立冬拍了拍少年的脑袋,温和地笑着:“放心,只是单纯的一些理念上的区别而已,顶多就是老村长觉得我太小气罢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况且我们也不能能寄宿在你们家吧,难道你想让我当你家的厨师?”

    凯尔有些脸红,他确实是有些担心老师走了以后,再也吃不到那么好吃的食物了。被人戳中小心思,少年转身就跑:“老师明天见。”

    梁立冬耸耸肩,走进不远处的茅草房中,因为建造时间仓促,茅草房并没有安装木门。房内弥漫着一股稻草和枯枝的味道,不难闻,对于喜欢亲近大自然的人来说,这是一种相当清香舒服的味道。

    房内摆着一张简单的桌子和椅子,房角还有一张木床,上面放着一张毯子。这毯子是梁立冬这两晚上都一直在使用,想必是老村长送过来的。

    梁立冬肩上的‘秃鸡’左右看了看,然后惊讶地说道:“哇,你作为一名施法者,居然住在这么简陋的地方?”

    拥有主人的知识后,魔宠的观念也会发生变化,它们懂得很多人类的知识,也懂得从人类的视角出发看待问题。若还是半魔兽化的三羽冠隼,此时肯定不会觉得这茅草房有什么问题,在它们朴素的观念中,甚至会觉得这个巢穴很大很好,但成为魔宠后,它们就知道这间房子在人类社会中是属于什么样的等次。

    “先凑合着吧。”梁立冬在床上坐下,笑道:“再过六个月,就有大石头房子住了。”

    “那吃的呢,我饿了。”秃鸡的少女音相当好听:“如果我还有羽毛,我倒是可以自己解决食物问题,可现在你只能养我一个月先了,不能飞的话,我什么都做不了。”

    “现在天色晚了,先饿一晚上吧。”梁立冬呵呵笑道:“以你我的体魄,饿上三四天也没有问题,少吃一顿不算什么,到了明天,我想办法给你弄顿好吃的,请相信我的手艺。”

    “这我倒不怀疑你……”秃鸡做了一个咽口水的动作:“你传递给我的知识中,有很多关于美食的内容。像什么红烧獅子头,宫保鸡丁,水煮鱼……我突然觉得成为你的魔宠也不是那么差的事情。”

    梁立冬笑了下,这个魔宠性格似乎还不错,一般来说,魔宠因为有自己不同的个性,所以法师契约到魔宠后,常常要经过一段磨合期才能心灵相通,根据双方的耐心和性格,时间有长有短。他问道:“按照惯例,每一只魔宠都会有自己的名字,我应该怎么称呼你才好。”

    “根据你传递给我的知识,我觉得有一个女性的名字很适合我。”

    “哦,说来听听!”

    “少女贞德!”秃鸡昂起头,一幅相当了不起的模样:“只有这么圣洁的名字,才有资格配得上我的身份。”

    “哦……你喜欢就好。”

    秃鸡……现在叫做贞德了,它从梁立冬肩膀上跳到床上,用嘴叨着毯子一角将自己裹住,很人性化地打了个哈欠……然后很快就睡着了,毕竟它从半魔兽生物直接进化成魔宠,脑子里还被塞了一堆有用没用的知识,无论精神上,还是肉体上都已经很累了。

    梁立冬也有点累,撕扯了两块灵魂碎片出去,可不只是头痛这么简单,这对他的精神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大约要半个月才能回复,从系统给出的提示来看,他最近360个小时内,所有魔法技能产生的效果都会降低百分之十左右。

    负面效果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而且不是永久损失,不算大问题。现在事后想想,梁立冬觉得自己当时有些性急了,灵魂一直都是很神秘莫测的东西,在游戏中,官方也曾多次提醒玩家,涉及灵魂方面的任务,或者技能,一定要慎重。一个月分裂一块灵魂碎片出去,已经是极限,他下午的时候,连续分裂了两块出去,若是在游戏中,肯定会被系统强制中断契约过程,不过好在成功了,也没有产生什么真正不可逆转的损失。

    以后不能再这做么孟浪的事情了,梁立冬心中暗暗给自己警戒,为了日后能和波斯猫还有小白见面,以后做事一定得慎重慎重,再慎重些。

    恍恍惚惚间,他躺在床上也睡觉了,等睡醒的时候,发现已经艳阳高照了。他先打开系统数据,发现昨晚零时的系统提示:

    经过一天的辛劳,你获得了6的人物经验值。

    一天的经验不超过个位数,这早在梁立冬的预料之中。他打了个呵欠,然后将还在呼呼大睡的贞德抓起来,使劲摇醒,然后再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你这混蛋,就这么对付一位熟睡的少女?”颇有起床气的贞德使劲啄了梁立冬的脸两下,不过它下嘴很有分寸,能让梁立冬感觉到痛,又不会让他受到真正的伤害。

    梁立冬赶到河边的时候,一帮子学生们早已经等着了,他们眼中有着些担心,看到梁立冬赶过来,这才放心下来……这年头,有一个愿意教他们学字,教他们做人道理的老师,比登天还难。

    “抱歉,我来晚了。这是我的魔宠……贞德,向孩子们打声招呼。”

    “一群毛孩子,何必和他们这么客气!”贞德高高地昂起了头。

    “没毛的大鸡说话了……”

    “啊!说话了!”

    这群孩子一下子就炸开了锅般喧闹起来,大部分人都很紧张,毕竟他们也曾听过传闻,能说话的动物都是高等魔兽,吃人不吐骨头,而且专吃小孩子。

    梁立冬费了些功夫,才把这些小家伙们安抚下来,让他们相信这只会说话的秃鸡不吃人。然后他清清嗓子继续说道:“和昨天一样,在教你们认字之前,先和你们说些小知识。这世界有四大主神,以及二十几名左右的次神,这点想必大家都很清楚。很多人都有信仰的神邸,但却不知道信仰神邸有什么好处,也不知道如何向神邸寻找好处,很多人觉得信仰神就应该完全奉献,这种观念是错的。我们信仰神邸,神邸给于我们庇护,这是双赢的交易,或许你们觉得我这么说不尊敬神,但事实上,越是强大的神,就越是喜欢与智慧生物交易,不过交易的内容不是金钱,而是信仰源力……”

    早上的例行教学完了之后,梁立冬回到茅草屋前,正准备去山上弄些野味和野菜吃的时候,却发现家门前放有几个篮子,篮子中装有不同的东西,松茸、面包、野菜、还有一只灰雀。

    这些东西……梁立冬有些奇怪,见到贝琳在村口那里蹲着,别招手让她过来,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贝琳有些局促地说道:“老师从村长家搬出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叔叔伯伯们都觉得光帮你建一间茅草房太对不住你,而且你教我们认字,又教我们其它的知识,伯伯爷爷他们说,如果换成学费,我们全村的人都出不起,所以只能想办法给你弄些山里的东西,他们还说这些东西不值钱,不足学费的万一,可如果老师教我们学东西,还得自己想办法去找吃的,那我们村子里的人个个都是不懂事理的白痴,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否则我们整个村子都没有脸去见外人。”

    这样啊!梁立冬心中微微有些感动,他摸了摸贝琳的小脑袋:“我知道了,那待会你去帮我谢谢村里的大家,行吗?”

    “好!”

    贝琳使劲点头,她见老师答应了,高兴得不行。昨天老师从村长家搬出来的时候,两个村子的人都害怕老师发怒,不愿意再教他们的孩子,离开村子。这世界最悲惨的事情不是没有机会降临,而是唯一的机会降临了,自己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溜走。

    梁立冬利用山味做了一餐数值达到九的佳肴,贞德吃得肚子都圆滚滚的,像只死鸡一般地侧躺在床上,一边回味着佳肴的味道,一边说道:“等我休息一会,我还能再吃一碟子炒松茸……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素食也能这么好吃。”

    梁立冬听得好笑,隼类生物一般都是肉食动物,但贞德进化成魔宠后,就是杂食性生物了,吃素也能很好地消化。

    因为下午没有事,梁立冬就开始制作一级魔法卷轴,六次全部成功,‘制造卷轴’这个天赋要比想像中的更加好用。制造卷轴能增加人物经验,梁立冬估摸着晚上零点的时候,获得的经验值应该能突破个位数。制造卷轴需要的炼金物品虽然很高,但魔法卷轴更贵些,梁立冬打算过上几天进城把卷轴卖了,再换更多的炼金物品回来,再继续制作卷轴,一来能‘刷’人物经验,二来能积累金钱。

    算是一个极好的良性循环。

    不过在进城之前,得先把卡尔需要的‘空间定锚’魔法卷轴制作出来,他从空间背包中掏出那个黑盒子,正准备开工的时候,凯尔却跑了进来,他大叫道:“老师,老师,城主的女儿来我们家了,她指名道姓说要见你!”

    城主的女儿?梁立冬记得凯尔提过这个人,似乎是个年纪不大的女性魔法师。

    他将贞德再一次放到肩膀上,跟着凯尔到了村长家中,然后就见到了这个传闻中的女性施法者。从年龄上来看,大约是个十七岁左右的少女,魔法袍下凹凸有致的身材若隐若现,看得出来身段很好,可脸却长得不漂亮,很普通,不过因为是施法者,整个人看起来很有一种独特的韵味。

    “你好,来自远方的苦行信徒!”见到正主来了,少女施法者站起来,很是淑女地拉开裙角,轻轻一礼:“我是红色魔法塔一员,笆笆拉,很高兴能与你在这个群山环绕的美丽乡村见面。”

    “贝塔,渥金女神的信徒。这是我的伙伴,贞德。”

    “你好!”贞德有气无力地打了声招呼。

    “魔宠?”笆笆拉很惊讶看着贞德,脸上全是一种无法相信的惊讶:“你居然能契约魔宠?你是多少环的施法者?我感觉到你的精神力虽然很稳定,但并不算特别强,怎么能分离自己的灵魂碎片?你是怎么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