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21 仿佛主角一般的待遇
    笆笆拉的反应让梁立冬觉得很奇怪,契约魔宠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技巧,至少梁立冬玩游戏的时候,无论是玩家,还是npc,施法者几乎人手一只魔宠,合不合适,战斗力强不强另说。难道这个世界和游戏世界似是而非,有许多巧妙的不同之处?

    “契约魔庞似乎并不是很厉害的能力吧。”梁立冬做了个手势,请对方坐下:“笆笆拉小姐远道专程来访,可惜我在这里还没有正式的落脚之处,没办法作为真正的东道主招待你,请见谅。”

    笆笆拉拢了一下裙角,很优雅地坐下来,她有些好奇地盯着梁立冬那送十分亮眼的金发,嘴里却说道:“无色魔法塔的人果然都是精英,原来契约魔宠在你们看来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我一直以为自己在施法者中也算是比较出众的那种,但现在看来,原来只是我见识太少罢了。”

    笆笆拉话说得很诚恳,不像是在恭维,梁立冬心中越发疑惑,他忍不住点开系统,并对方的系统资料调了出来。

    姓名:笆笆拉(lv5)

    性别:女

    年龄:???

    种族:人类

    职业:魔法师

    阵营:红色魔法塔

    系统探测可以看到职业者的等级,这是官方给予的福利,作为一名5级的魔法师,居然没有契约魔宠,这事情确实是有些不太对劲。不过梁立冬并不想将自己显得与众不同,他将疑惑埋在心里,笑着恭维道:“红色魔法塔的成员才是真正的魔法师,以破坏力为第一优先,其它魔法塔的人见着你们,都得躲着走,免得惹得你们不高兴。”

    笆笆拉微微一笑,显得有些开心:“你过奖了。”

    红色魔法塔那群施法者,专精火系魔法,是出了名的纵火狂和爆炸狂人。他们整天想着怎么让火烧得又旺又持久,整天研究让大火球变得更大,飞行速度更快,爆炸威力更强。他们专精于从天空中下火流星雨,整天想着如何又快又准地召唤大型陨石砸别人家城门。

    他们的招牌技能便是:三倍气定等闲追加四发大火球。人见人怕!当年在游戏中,梁立冬遇到红色魔法塔的人,从不与他们正面作战,都是侧面迂回,就算如此,与红色魔法塔的人作对,依然相当危险,他们强大的破坏力,使得他们常常有以弱敌强的惊人之举。

    笆笆拉是5级的火系魔法师,应该已经学会气定等闲加大火球了,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梁立冬不想与这少女为敌,光这一手就能轰掉半个城门,他现在才是一级的神裔贵族,虽然说体魄和意志力属性都算不错,拥有不错的魔法抗性,可正面挨上这么一发,绝对死定了。

    当然,那是以梁立冬被对方魔法击中的情况下为前提,如果是真正的战斗,梁立冬倒不是太怕笆笆拉,他看得出来,这是个没有经过什么战斗的学院派法师,数据面板不错,但真要打起来,未必能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出来。

    梁立冬看了一眼老村长,虽然两人之间有点点的小摩擦,但老村长毕竟是活了几十年的人,他明白了梁立冬的意思,带着凯尔和房中其它人离开了。

    现在场中只剩下两个施法者,梁立冬问道:“笆笆拉小姐,我知道你们红色魔法塔的人说话一向直爽,我也不绕弯子了,你这次专程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我刚到这个村子没有多久,冬风城内也只去过一次,应该没有理由惊动你才对。”

    “其实我次来,是想求你一点事情的。”笆笆拉脸色有点微红:“我希望你能成全我和凯尔,不要阻挠我们!”

    听么这话,梁立冬倒是愣住了:“等等,你是说你对凯尔有意思?这么说来,前两天我们进城,一直跟在我们后面的那几条尾巴,都是你的人?”

    笆笆拉点点头:“是的!”

    “但我觉得凯尔和你不太熟啊。”梁立冬想了下说道:“刚才他在房中的时候,虽然一脸佩服你的样子,但那神情,绝对不是熟人之间该有的。”

    笆笆拉深深地吸了口气,这个动作使得她的上半身两座山峰高高撑起宽大的魔法袍:“那是他不太熟悉我,但我很熟悉他。我在九岁的时候,还不是魔法师,有次独自出门逛街,被人绑架了,是八岁左右的他一个人打跑了人贩子,将我救了出来,然后还将我送回家。他做了好事,一扭头就忘了,但我永远不会忘记。”

    看着脸微红的少女施法者,梁立冬觉得自己的嘴角有些抽搐,八岁的男孩子,将人贩子打跑了,到底是男孩子太厉害,还是人贩子实力太差?他想了会,说道:“这算是好事啊,虽然我是凯尔的老师,但我不会过问他的私人感情问题,你专程为这事来找我,肯定是白来一趟了。”

    “请听我说完!”笆笆拉褐色的眼睛中有点担忧:“若是正常情况下,我自然不会来麻烦阁下,但去年的时候,凯尔的爷爷为了保留他们家族的贵族资格,和我的父亲做了一笔交易……凯尔将在明年年六月入赘到我们朗曼家族,我们的第一个生的孩子将会继承里德家族,以后的孩子都属于朗曼家族所有。这是我们当时签订的契约。”

    一张羊皮纸放摆在了桌面,纸中有魔法痕迹,这是一份魔法契约。

    梁立冬看得皱起了眉头:“这事凯尔不知情?”

    笆笆拉点头:“他确实不知道。不过最近里德村长似乎有反悔的意思,他在城中做了不少的后手,但我们都没有在意,毕竟他是凯尔的爷爷,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僵,不过从前天开始,事情有了些变化,阁下和凯尔一起出现在冬风城……一个施法者,我们朗曼家族不想与施法者为敌,而且我们明白,很多事情只要说清楚,就能消除不必要的误会,所以我就过来了。”

    “这是你们的事情,我不会掺合。”梁立冬无奈地笑道:“既然老村长已经和你们谈了交易,那就是你们两家的事情,我不想掺与到其中。凯尔虽然算是我的学生,但我也明白契约的公平性和神圣性,越是施法者,越是要遵守这些东西。”

    “感谢你的通情达理。”笆笆拉显得很开心。

    “不过事后我会求证一下老村长,如果确实如你所说,我会完全保持中立。这事情你们自己慢慢处理。”梁立冬站了起来:“当然如果事情有什么差错的话,我或许会插足进来周旋一二,到时候希望笆笆拉小姐也别太记恨我。毕竟凯尔也是我的学生。”

    笆笆拉微微叹了口气:“我明白,我们不会触及你的底线,请尽管放心。”

    这是梁立冬能为凯尔争取到的,最大程度的支持了。老村长居然和人签订了魔法契约,如果他强行反悔,且不说里德家根本没能力与冬风城城主相抗衡,就算梁立冬插手此事,勉强暂时让城主家退一步,但笆笆拉只要拿着魔法契约回到红色魔法塔,以那个势力护犊子的臭脾气,不派上几个强力魔法师过来给笆笆拉找场子才怪了。

    “还有,这是我们一点点心意,请笑纳。”笆笆拉将一个锦盒放在了桌子上。

    “你太客气。”梁立冬没有接受对方的礼物,他站起来:“如果没有其它事情的话,我回去继续制造魔法卷轴了。”

    笆笆拉也站了起来,很认真地行了个谢礼。

    这个笆笆拉其实为人不错,作为一名施法者,她虽然有傲骨,却没有多少傲气,而且很懂得为人处事。按理说,这事应该是她那边占着理,但她作为一名施法者,还是专程来个这小村子中,主动向梁立冬解说事情的缘由。

    能教出这样的女儿,想必冬风城城主的城府也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相比之下,老村长就是小聪明太多了,总想利用别人为他做事,占些便宜,全是些小聪明。

    梁立冬出到门外,见到老村长和凯尔都在院子中等着,他对着老村长说道:“事情的大概我的知道了,怪不得前天我们进城的时候,你会特地说出那番话了。老村长,这事情我不打算管,自己做的事情,就自己解决,自己去和凯尔解释。”

    “但你可是凯尔的老师。”老村长有些急了。

    “正因为我是凯尔的老师,我更希望他能遵守承诺。”梁立冬有些冷淡地笑了下:“虽然承诺是你应下的,但是他是你的孙子,为爷爷排扰解难也是应尽的义务。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之前会帮出这个决定,现在又打算反悔,但我自己本身,也不想做出帮人反复无常后的事情。”

    凯尔在一旁听得直迷糊,他问道:“爷爷,老师,你们在说什么啊,好像事情和我有关?”

    “我想很快你爷爷就会向你解释的,别着急。”梁立冬拍了拍凯尔的肩膀,离开了。

    这时候笆笆拉也从房中出来,她脸上带着微红,向着院中的少年说道:“凯尔,六天就是我的生日,你能来城里参加我的生日晚宴吗?”

    老村长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梁立冬回到茅草房中,准备继续制造‘空间定锚’卷轴,站在肩膀上,一直没有出声的贞德突然说道:“主人,你的性格真的挺古怪的,理智中带着几分热情,又带着两三分的冷淡,呵呵,究意是什么样的环境,能培养出你这么矛盾的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