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22 贞德的变化
    “我的性格很古怪?”梁立冬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我倒觉得很正常啊。”

    就像梁立冬说的那样,他这样性格的人,在游戏中很普通,大部分玩家都是这样子,或者说,天朝大部分人性格都是如此,这是一个大环境培养出来的大陆型性格,再加上信息时代的熏陶所形成的,比较符合天朝国情的性格,但在这个世界中,这样性格的人,就显得很鹤立鸡群,很独特。

    “不过这样也好。”贞德用少女音轻轻嘻笑了两声:“至少我不用担心你会太过于圣母,连累到旁人,也不会担心你一有足够的利益,就牺牲掉我们这些可怜的小东西。”

    贞德的担心是有道理的,玩家很少会放弃掉自己的魔宠,因为任何利益在玩家面前,都是可以获取的,只是要花些时间和技巧罢了,就算是死,玩家施法者在临死前也会将魔宠收入空间背包之中保护起来。但npc施法者不同,梁立冬见过很多npc施法者将自己的魔宠卖给其它人,或者玩家,他也见过npc玩家为了活命,主动抛弃、牺牲自己的魔宠,以换取一条活命的机会。

    比如说魔宠献祭。

    npc只有一次生命,后一种做法梁立冬没有责备的立场和资格,但那种为了一些利益,主动放弃和牺牲自己魔宠的npc,梁立冬打心底看不起,这样的npc就算有再好的任务,他也不会去接,也不想与对方打交道,感觉丢人。

    不过说到魔宠,笆笆拉身为5级的施法者居然没有契约魔宠,这事有些奇怪,而且听她所说的话,似乎契约魔宠已经成了一种很特殊的技巧,如果她的话不假,那么这个世界和游戏世界肯定有着很多细微上的区别。

    这些事情梁立冬迟早要去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卡尔的委托给做好了。打开空间背包,拿出黑色的盒子,梁立冬准备开始抄写‘空间定锚’卷轴。贞德从他的肩膀上跳到床上,自己卷了毯子的一角,睡觉去了。

    盒子中的材料很多,足够做七次卷轴,梁立冬在椅子上靠了一会,然后精神奕奕地开始动手。

    ‘空间定锚’是个三级魔法,起手便是三十八个基础节点……梁立冬花了半个小时左右,终于刻录了第一张……一般来说,三级魔法卷轴要至少要人物等级达到十级以上,才有较高的成功率,梁立冬能一次成功,‘制造卷轴’这个专长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不过第二张卷轴失败了,第三张失败了。

    梁立冬没有气馁,甚至连情绪波动都没有,连续制作卷轴,最忌讳忽惊忽喜,情绪不定。他将所有的材料都用完,七份材料,五次成功,两次失败。看着桌面上的五张卷轴,梁立冬满意地笑了下,这些卷轴不但代表着金钱,还代表着更为重要的人物经验。此时天色已经暗了,贞德从床上醒来,它嘟囔道:“饿死了,主人正事做完的话,就弄些东西吃吧。”

    “好,饿不死你的。”梁立冬用早上剩下的食材弄了一道大杂烩。

    因为‘烹饪学’这个人物天赋的关系,梁立冬弄出来的食物,都相当美味,贞德吃得风卷残云,对于一个几天前还是自然生物的魔宠来说,人类大部分的食物都会很美味,更何况还是梁立冬弄出来的晚餐。

    晚餐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凯尔过来了,他的表情有点奇怪。

    梁立冬指了指桌上的杂烩:“吃了没有?要不要来点?”

    看到桌上的菜,再闻到菜香,凯尔本来有些奇怪的表情立刻变得舒缓起来,他使劲点头,坐下来吃了些东西后,这才缓缓说道:“老师,下午的时候,笆笆拉邀请我去参加她的生日晚宴。她叫了我,却没有叫我的爷爷,这事有点奇怪!”

    “这事并不奇怪!”梁立冬抖了抖眉头,有些好笑。

    “为什么?”凯尔有些不明所以:“爷爷才是我们里德家的一家之主,她没有道理只邀请我,而不邀请爷爷,这和礼仪不符。还有,似乎老师也没有收到请帖吧,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乡村少年,为什么只邀请我,不邀请你们?”

    梁立笑很开心:“放心吧,我相信你爷爷会有请帖的,我多半也会有。不过我们的请帖会走正式渠道,应该会在两三天内专门让人送过来。”

    “老师的意思是,我只是个添头?”凯尔觉得有些不岔:“虽然我没有什么本事,也没有什么声望人脉,但也不能只口头邀请我吧。”

    “恰恰相反,你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事实上我们这些可能被正式邀请的人,在笆笆拉小姐的眼里,多半是可有可无的。”梁立冬笑着拍了拍凯尔的肩膀:“少年,你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呢。别老做着你佣兵的美梦了,有时候多多试着如何去理解别人的想法,或许你在这方面要比做佣兵有前途得多。”

    凯尔的表情有点不爽:“老师你小看我!”

    “没有,我其实很佩服你。”梁立冬想起了点事情,问道:“我听说你八岁的时候救过一个小女孩,打跑过人贩子?”

    “好像是有这回事!”凯尔回忆了好一会才说道:“老师怎么知道这件事情。”

    梁立冬有些惊讶:“你真的在八岁的时候就能打跑人贩子,怎么做到的?”

    “我记得当时人贩子是个黑黑的成年人……我见他抢了个小女孩,就追上去骂他,然后踢他……”凯尔也是一幅莫名其妙的表情:“那时候我才八年,第一次去冬风城,按理说我应该打不过成年人才对,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成年人被我一脚就踢倒了,在地上滚来滚去喊痛,可能踢到他的伤口了吧。我趁着机会拉着那个女孩子就跑,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说白了就是运气,没有什么了不起。”

    梁立冬若有所思,他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那你还记得那个女孩子长什么样吗?”

    “怎么可能记得,她那时候哭得满脸都是鼻涕和泪水,根本看不清脸。”凯尔想了会,又说道:“不过我记得那个女孩子的穿着似乎挺不错,应该是富贵人家的女儿……老师你问这些东西做什么?”

    “随便问问。”梁立冬耸耸肩,他不想和凯尔透露太多,少男少女之间的懵懂恋情多美好,他才不想插进去做电灯泡。

    “老师你好像知道些东西!”凯尔虽然不太懂得女孩子心思,但直觉倒是挺强的。

    梁立冬呵呵笑了:“好了,别担心了,是件好事。老师答应你,如果我也收到了请帖,到时候我们一起去赴宴,不过到时候你得穿得正式些,家里应该有以前留下来的贵族礼服吧。”

    “有!”凯尔点点头:“老师需要礼服吗?家里的储藏室中有几好套!”

    梁立冬摆摆手:“不需要,对于我们这些施法者来说,一套附魔服装就是最好的礼服,无论是在何种场合都拿得出手,不必去遵守凡俗礼节和规定。”

    凯尔听得羡慕不已,他也想穿着一身舒适的衣服就去参加各种晚宴,但是不行!他不是施法者,甚至连贵族后裔都快不算了,他听前段时间听爷爷说过,如果里德家再不做出些贡献,也没有高等贵族愿意‘担保’他们,再过上三年,里德家就要被正式取消掉现在这个最低等的荣誉贵族称号。

    是不是贵族,凯尔不在乎,但他担心爷爷会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后者最看重家族荣誉。

    从梁立冬这里得到答案后,凯尔安心了许多。虽然答案暧昧不明,不过他相信梁立冬不会害他,又待在这里聊了一段时间后,他向老师告辞,回家休息睡觉去了。

    梁立冬继续制作魔法卷轴,很快就将自己购买的炼金物品全用完了。失败一次,成功八次。时间很快就到了午夜零时,系统准时给出了当天的获取的人物经验:19。

    不但破了个位数,而且差点就到达20,如果天天都能获得这样的经验的话,不但能轻松突破到第二级,半年内到达lv5也不是梦想。

    第二天,大雨!

    文字教学被迫中止。梁立冬待在茅草房中,躺在床上,听着外边的雨声涟涟,连连叹气。不能进行教学任务的话,今天能获取的经验又会少一些,而且因为炼金物品用完了,也没有办法利用制造卷轴来获取人物经验,也就是说……今天算是白废了。

    贞德缩在毯子中看着他,有些不解:“虽然不能教导小家伙们了,但偶尔轻闲一下也不错啊,干嘛这么闷闷不乐。”

    “不能做事情的话,就不能获得人物经验,不能变强啊。”梁立冬心些有些郁闷,他的视线扫过贞德,然后就愣住了,过了会他说道:“贞德,我记得……你的羽毛应该是以白色为主吧。”

    “当然!”贞德很是骄傲地说道:“白色的羽毛最漂亮,最高贵了。”

    “但你现在长出来的羽毛,似乎都是金色!”梁立冬指了指它身上。

    贞德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然后‘啊’地一声叫了起来:“怎么回事,我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经过了两晚上,贞德终于长出了一些羽毛茬子,不再像两天那般光秃秃的,但奇怪的是,羽毛的颜色完全变了,虽然只从皮肤下冒出一点点,但全是亮金色的毛尖,和梁立冬的头发一样色泽。

    贞血块大惊小怪了一会,然后忽然说道:“咦,似乎这种金色也很漂亮。”它抬起头看着梁立冬的头发,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羽毛:“为什么我新出的羽毛和你头发一样的颜色?成为魔宠后,魔宠的外表特征会变得像主人吗?”

    “不,没有这种说法!”梁立冬摆手,至少在游戏中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