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25 晚宴前
    有些老旧的马车行驶在黄泥道上,偶尔颠簸。赶车的是一位少年,穿着贵族服饰的少年。按理说,哪有贵族赶车的道理,但事实就在眼前发生。赶车的少年很开心,马鞭挥得啪啪作响,但车中坐着的老人,却是一脸黯然之色。

    连赶车的贱活,都得下任家主亲自操持,里德家族没落到这种地步,真是无颜愧对先祖。老人一想到如此,就在车中连连长叹。

    梁立冬坐在老村长的对面,将老人的哀愁看在眼里,但他不为所动。这个里德村长是个老油条,一般不喜形于色,现在摆出这个模样,多半是做给他看的,无非就是为了引起他的同情。但这纯粹就是富人硬说自己是乞丐,村子里多少人家比里德家穷苦得多,也不见他们在梁立冬面前哀气叹气。

    所以说老村长虽然有些见识,但脑子里全是些小聪明。

    马车辘辘地前行,这次梁立冬没有使用‘驾雾’魔法提高行进速度,没有必要。过了一段时间后,在夕阳的余光中,马车到达了冬风城的城口。因为已经是傍晚,城门口进出的人很少,守城的几个士兵连连打着哈欠,他们看到一辆马车过来,赶车的居然是一个身着贵族服的少年,微微有些诧异,然后他们的视线在车身上掠过,发现这辆马车居然略显老旧,还没有家纹,立刻大喜,围了上来。

    “喂,夜晚马车进城,可是要交多一倍人头税的!”领头的干瘦兵痞喊道。

    凯尔惊讶道:“可是现在太阳还没有下山。”

    兵痞子一听这话就怒了:“我说是晚上就是晚上,你有意见?”他一挥手,身后的士兵举起了长矛。

    “你!”凯尔气得不行,差点就跳了起来。

    这时候马车一枚银币弹了出来,落地领头士兵的手里,然后马车中传出颇有威严的声音:“拿着钱让路吧,凯尔进城,别理他们。”

    “算你们识相!”领头的士兵嘿嘿了一声,挥手让自己的同伴让开了道路。作为一名守城二十多几年老兵痞,他知道什么样的人可以捞一笔,什么样的人不能动。他一眼就看穿了凯尔没落乡村贵族的身份。

    凯尔相当不高兴地驾着马车进到了冬风城里。马车中,老村长有些不解地看着梁立冬:“贝塔牧师,这钱不应该由你来出,而且你只要露一下脸,就可以省下五十枚铜币,为什么要纵容那些士兵的歪门邪气。”

    “我露个面很简单,见到施法者,他们一枚铜币都不敢收!”梁立冬看着对面的老人,说道:“但只要我一露面,以后冬风城肯定会传出里德家下任家主为一个施法者驾车,成了别人的马夫的传闻。你确定你愿意听到这样的风言风语?”

    一直站在梁立冬左肩,仿佛雕像般一动不动假寐着的贞德突然开眼,嘻嘻地笑了两声。

    老村长全身立刻僵硬起来,脸色也变得一片惨白,在马车摇摇晃晃的震动中,他的脸色缓缓变得正常,然后微微点头致谢:“是我考虑不周到,多谢阁下替凯尔着想!”

    梁立冬没有再说话,老村长心思太多,总想着耍些小聪明,从别人身上蹭些好处或者利益出来,和这样的人交流会心累。不过老村长本质上还算是个好人,所以梁立冬对他没有什么恶感,当然也谈不上好感。凯尔与老村长朝夕相处,居然没有染上老村长这样的坏习惯,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马车在城中缓缓前行,因为已经临近夜晚,街道上的人流并不多,没过多会,凯尔驾着马车到了一处拐角,这里相当僻静,周围暂时没有人来往,梁立冬出声道:“凯尔停车,我要在这里下去。”

    “咦,为什么,很快就要到城堡了!”凯尔不解地问道。

    老村长知道原因,他说道:“老师让你停就停,他肯定有自己的原因,问这么多干什么!”

    凯尔耸耸肩:“好吧!那老师你知道城堡在哪里吗?你应该只是第二次来冬风城吧。”

    梁立冬指了指前方的半空中,虽然天色已晚,但城堡那么高大的建筑依然很明显。凯尔自嘲地笑了下:“是我笨了,那我们先过去了,老师你记得要快些过来,我听说城主是候爵,这样高高在上的大贵族很注重礼仪,如果去得太晚,或许他们会不高兴。”

    “恰恰相反,大贵族一般不太注重礼仪。”梁立冬笑了下:“但他们希望你们在他们面前恪守礼仪,这样子一来能显得你们对他们的尊重,二来也能显得他们很独特!”

    凯尔听得似懂非懂,思想一下子转不过弯来,使劲挠头。梁立冬拍拍他的肩膀:“行了,别乱想了,以后有机会思考这问题,你先带着爷爷去参加晚宴吧。”

    褐毛的老马拉着马车笃笃笃地离开了,梁立冬站在街道拐角的阴影中,过了会才缓缓走出来。

    冬风城虽然是大城,但一到晚上,街上的行人依然很少,毕竟这个时代夜生活并不丰富。此时走在路上的行人,除了少部分是行色匆匆的路人,更多的是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夜莺,她们用妖媚的语气向着路人打招呼,将且将他们拖进身后的木门之中。

    有好几个夜莺想上来和梁立冬搭话,但走近见到他一身魔法附魔服装后,立刻惶恐地退了下去。贞德此时突然开口说道:“你这么替凯尔着想,有必要吗?施法者的教条不是随手所欲吗?”

    “这就是随心所欲啊。”梁立冬笑道:“我想帮就帮,不想帮的人就不帮,有错吗?”

    贞德哑然,过了一会她啧了声:“你说得有道理,不愧是我的主人。不过主人,我到现在依然很好奇,你为什么会选择我作为你的魔宠……按理说,你应该有更好的选择吧。比如说猫科,犬科,它们的正面战斗力都强过我……嗯,主人,你在看什么!”

    隼类的眼睛能看得很远,不过在夜晚不太好用,但梁立冬不同,他拥有‘云龙蓝瞳’,不但在任何环境下都可以正常视物,最重要的是视野距离很远。他看到街道的尽头,有七个人在匆匆往前走。街上有人行走并不稀奇,但这七人里,四人穿着软皮甲,背后各自背着不同的中型军用近战武器,一人背后挎着一把反曲弓,腰间有个箭袋,另一人穿着贴身的黑衣,脸和头部被黑巾包着,只露出一双眼睛,胸前高高隆起,是个女人,她双手空着,但大腿内侧有明显的扁状物凸起,最后一人穿着天青色的长袍,分不清男女,上面有微弱的魔法光纹流动,手中一把长木杖,木杖顶端镶着颗绿宝石。

    七个职业者,或者说佣兵?梁立冬在游戏中待了八年,npc职业者是什么样子的他最清楚不过。这七人明显是四个近战类职业,一名弓手,或者猎人,一名盗贼或者暗杀者,再加一名施法者,从服装和拿里的法杖来看,应该是气系魔法师,青色魔法塔的人!

    这七个人行色匆匆,梁立冬本以为他们的目标也是城堡,但下一刻他们右拐,往着城堡西边的方向去了。

    “哦,这些人有什么不对吗?”在七个职业消失前的几秒,贞德终于发现了他们。

    梁立冬皱起眉头:“倒没有什么不对,只是下意识警戒罢了,毕竟佣兵这群人亦正亦邪,帮人解决困难的是他们,给别人带来灾难和死亡的也是他们。我以前也曾做过佣兵,和他们有过不少的接触,知道他们的秉性。”

    “主人,你几句话挺有意思,既然是佣兵了,还分你们和他们?”贞德很聪明,很敏感地就发现了梁立冬话中的不同之处。

    “我做佣兵那几年,属于一个特殊群体,和他们不同,做事很有底线,很少会为了利益去杀人。而且恰恰相反,我们当中很多人会为了所谓的‘正义’,放弃利益无偿去接受一些看起来吃力不讨好的任务!”

    梁立冬说的特殊群体就是玩家,当时在游戏中,npc佣兵和玩家佣兵对立情绪很严重。npc佣兵觉得玩家佣兵太娇情,太圣母,还戏言要做烂好人的话,干嘛来当佣兵啊,去当圣骑士多好!

    而玩家佣兵则看不惯npc佣兵为了利益什么都干的嘴脸,他们甚至还经常自发性地去阻止一些惨无人道的任务,比如说阻止npc佣兵去屠村什么的。

    只能说,不同的成长环境,造就了不同的群体。玩家们是在‘玩’,他们出生在一个和平的环境,生活普遍不错,他们更追求自己心灵上的慰藉,说直白些就是为求自己开心,心灵宁静,做事一般都相当有底线有分寸,而且乐于助人。但npc佣兵们不同,他们大多数出生贫寒,小时候过得很辛苦,好不容易成了职业者,刀头舔血,又不像玩家一样能无限复活,他们在赚钱的时候,更多是在用生命去拼搏,为了能活命,很容易用出偏激的手段。

    一方是求‘开心’,一方是求生存,做法有区别是很正常的事情。

    “若是其它人这么自吹自擂,我非得吹他一脸口水不可。”贞德笑道:“但主人你说的话,我还是能信六分的。”

    “只有六分吗?”梁立冬有些失望的样子。

    贞德笑了起来,声音清脆好听:“那就八分好了。”

    这就是为什么玩家施法者都很喜欢魔宠,而且不愿意魔宠受伤害的原因……有一个魔宠在身边,就相当于多了一个完全可以信任,并且能和你聊天解闷的好基友。

    一人一鸟随便聊着,很快就走到了城堡之前。在远处的时候,看着城堡就已经觉得够雄伟了,但够近了才发现,这座城堡比想像中的更震憾人心!

    城堡的最高处应该是东南西弱四个瞭望塔,离地面大概有一百五米十高,以梁立冬现在的目力,透过正面的瞭望口,能看到有两个士兵在里面坐着聊天,一边喝着麦酒,脸红耳赤。

    城堡长大概有二百四十米,宽应该有百米左右,这只是城堡的主体,在旁边还有两个小型要塞与城堡相连,高度大概只有一百米左右,但占地面积和城堡主体差不多。如果梁立冬的判断没有出错的话,左边应该是步兵要塞,右边是骑兵要塞,因为他隐约听到了右边要塞传来马的叫声。

    城堡主体前而个很大的庭园,青石板做成的小路将庭园的草地分成了三块,中间是圆形个广场,广场中央有个正在利用魔法驱动的喷泉。

    一道宽至少五米的护城河将城堡围住,再将其与外界隔开,通向城堡唯一的道路便是那条长宽有十五米,长二十米左右的吊桥。这座城堡,即是住宅,也是军事要塞,如果冬风城外围陷落,只要把吊桥收起来,在储备粮充足的情况下,即使大军围剿,坚持两三个月问题不大。

    此时吊桥已经放下来,上面人来人往,大部分都是贵族,他们将马车将在吊桥前,然后步行过吊桥,进入到城堡的庭园中。很多仆人从庭园中匆匆出来,将客人们的马车统一泊到另一处去,免得堵塞了路口。

    当梁立冬踏上吊桥的时候,他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抖了一下,所有人的动作都出现了一瞬间的暂停,然后又回复正常。

    结界!梁立冬心中了然,一般来说,这样大型的城堡和军事设施,如果没有魔法结界保护,就是魔法师眼中的豆腐块,随便一个大范围魔法下去,就能给毁掉了。

    梁立冬走上员桥,缓缓前行,很快就有仆人注意到他,在一阵推搡之后,最大胆的仆人走过来,小心翼翼地说道:“尊敬的施法者阁下,你是来参加笆笆拉小姐生日晚宴的吗?”

    梁立冬点点头:“嗯,这是我的请帖!”

    其实梁立冬要进城堡中根本不需要请帖,他身上的魔法长袍就是最好的请帖之一,多少贵族想邀请施法者参加自己的宴会,给自己增光而不得。

    仆人松了口气,能出示请帖,说明这施法者并不是来捣乱的,他立刻接过请帖,然后说道:“阁下,我就这带你去见城主大人!”

    “不必了!”梁立冬摆摆手:“我自己先在里面走走,到时候我会去见城主阁下的。不必劳烦你了。”

    虽然这有怠慢贵客的嫌疑,但仆人也不敢强求,他说了声‘祝你宴会愉快’后,便退了下去。等他回到仆人队列中的时候,其它仆人七嘴八舌地向他表示着自己的佩服,赞叹他的勇气。

    贞德这一幕收进眼底,然后笑道:“施法者在普通人的印像中,大概和恶魔无异吧。”

    “应该差不多吧!”

    梁立冬叹了声,进到庭园中,很多贵族注意到了他……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施法者,许多人眼睛一亮,寻思着怎么上去搭搭关系,又不显得突兀。

    因为宴会还没有开始,几乎所有的客人都集中在了庭园里,梁立冬左右看了看,很快就发现了凯尔以及老村长,不过他下一刻就皱起了眉头,有几个贵族模样的人将他们两人围了起来,气氛似乎不太好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