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26 准备要坑学生
    凯尔是个年轻人,所以很容易被激得动气,几个年轻贵族不停地调笑他,而他正和其它人大声争吵,他每说一句,对面几个贵族就哈哈大笑,神情颇是嘲讽。老村长在一旁似乎是想拉住孙子,让他别这么激动,却没有任何效果。

    梁立冬看了一会,就将视线移开,贞德小声问道:“怎么,不上去帮帮忙?”

    “被人损几句,死不了人。连这点气都受不了,以后他如何在贵族阶层混下去?”

    梁立冬一边说话,一边试着调动周围的元素,但发觉很困难,他估摸着,城堡里设立的魔法结界,至少是四级,或者还是特殊型魔法结界,使得魔法元素异常沉寂。不过毕竟要让客人进出城堡,现在魔法结界只处于半启动状态,很难正确估算出魔法结界的强度有多大!

    梁立冬四处打量,然后无意中发现城堡三楼的某个窗户后,笆笆拉正看着下方。她躲在房间的阴影中,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但梁立冬拥有云龙视觉,能看得清清楚楚。似乎是看见凯尔受辱的关系,笆笆拉的脸蛋气得通红,双手紧紧地扭捏着常手中的手帕。

    梁立冬甚至能感觉到她的精神力开始波动起来,一浪接一浪的,就像是海啸一般。这样的波动也只能施法者能感觉得到,普通人毫无反应。他回头看着那几个用言语围攻凯尔的贵族青年,微笑起来,过上段时间,这几个家伙肯定会倒霉。

    既然有人愿意给自己的学生出头,梁立冬就更不在乎凯尔现在受到什么样的侮辱了,一个人要想有所成就,那么就必须拥有抗压能力,这样的情形对凯尔来说,就是一次历练,只要没有生命危险便没有任何问题。

    梁立冬在这里没有认识其它熟人,卡尔也没有到,他看看周围,发现庭园中有几张桌子,上面摆有些水果。他走过去,却发现桌子上没有备有水果刀,想了想便将他前几天买的铁剑从空间背包中拿出来,用桌布擦了擦,削了个苹果去皮给自己吃。

    因为有‘剑术专精’,以及‘贵族剑术’两个专长的关系,他使剑使得很娴熟,不到十秒钟就把苹果削好了,然后一口一口咬着苹果慢慢吃着。由于‘烹饪学’的存在,这个苹果经他手之后,变得相当美味,吃着吃着就停不下来了,他帮贞德了削了个,然后就一人一鸟就霸着一张桌子,用长剑削着水果吃,不多会,桌子上的水果就少了三分之一。

    本来还有贵族打算上来搭话的,看到这种情形,他们都不敢上来了。那些桌子上的水果都是宴会中的点缀,免得场面上太过于单调,一般人都不会去吃。早就听说施法者性格古怪,但他们没有想到,居然如此古怪,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眼光。

    没多久,凯尔气冲冲地从那边走过来。梁立冬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扔了个削好的水果过去。凯尔一把将水果接着,放在嘴里咬了口,本来气冲冲的表情立刻平缓下来,他嘀咕道:“这水果也太好吃了吧,老师很多人在看着你,你不怕别人笑话?”

    “谁敢笑话我!”

    梁立冬笑着看向周围,那些接触到他视线的人,立刻把脸扭到一边去,仿佛什么也没有看到。

    凯尔脸色低沉下去:“老师你当然威风,但我就不行了,刚才……”

    他长长地吸了口气,然后笑道:“不过这也是我礼仪没有学好的关系,给爷爷丢脸了。”

    “刚才下马车的时候,我不是和你说过,礼仪这种东西,其实是上位者用来约束下位者的一种工具。你可以学习,但不必太在意。”

    凯尔张开了嘴,好一会他才说道:“礼仪不是代表着文明?”

    这时候,旁边传来咳嗽的声音,是老村长,他在旁边有好一会了。梁立冬没有理他,而是继续解释道:“礼仪的最初的本质,是教会你如何与别人打交道,但经过相当长的时间后,它就变成了一种束缚。你现在看到我无视其它人的眼光看法,我行我素,多半是因为觉得我是施法者的关系,毕竟施法者代表着力量和神秘,没有人敢随便说话对不对!”

    凯尔迟疑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

    “但换个思路,如果把我的身份变成国王……嗯,不用国王这么高的身份,候爵就行了,城主就是候爵。如果现在坐在这里吃东西的是候爵,你会觉得他也没有礼仪吗?”

    “这!”凯尔迟疑了。

    “那我们再换一个身份,如果是公爵呢?”

    凯尔使劲摇头:“如果是公爵在这里,我们多半连话都不敢说。”

    “但如果是子爵呢?”

    凯尔实话实说:“那我会笑话他。”

    “这不就结了。”梁立冬一摊手笑道:“礼仪这套东西现在已经变味,我见过不少的大人物,他们很有素质,但从来不遵守所谓的礼仪。只要不影响旁人,怎么舒服怎么来!

    凯尔若有所思!

    老村长在旁边又咳嗽一声:“贝塔阁下,你这样的教育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我怕凯尔接受不了。”

    不是凯尔接受不了,是你接受不了。梁立冬心中笑了句,他没有接老村长的腔,只是说道:“凯尔很有天份,他很有可能跳出你给他划下的圈子,走出更宽广的天地,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尽心教导他一段时间,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无所谓,但凯尔如果来向我学习,我还是会教他的。”

    “也就是说,我没有决定权是吧。”老村长的话里有些落寞。

    凯尔急忙过来,安慰道:“放心吧爷爷,我一定会听你的话。”

    老村长这才好受了许多,轻轻地拍打着凯尔的手臂。

    这时候城堡的大门打开,一男一女坐城堡中走出来。男人是个中年人,满脸的胡腮,虽然相貌平平,但身上却有一股威猛的气势,让人不敢随便直视。女子是个少女,她穿着白色的淑女裙,带着白纱手套,挽着男人的手臂,平视着前方,虽然容貌不算漂亮,但身材却是惊人的好,气质上更是有一种独特的韵味,与其它空有容貌却没有气质的贵族千金比起来,仿佛是月亮与星星之间的差距,很是亮眼。

    她就是本次晚宴的女主角,冬风城唯一的继承人,笆笆拉小姐,真正的白富美。更让人佩服的是她的另外一个身份,魔法师!少见的女性魔法师。冬风城不知道有多少贵族才俊在打她的主意,想尽办法就为引起得她的注意。

    不知道为什么,凯尔总觉得这个笆笆拉时不时在用余光看着自己,但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她应该是在看自己身边的贝塔老师才对,毕竟老师人长得英俊,又是魔法师,被这样高贵的女孩子看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欢迎各位来参与我家小公主的生日宴会。”中年男人就是冬风城城主乌瑟尔,他站在广场中央,一说话就将所有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我的小公主现在已经十七岁了,该是嫁人的时候了。但是呢,在这件事情上,我没有办法作主,因为她说要自己决定自己的丈夫是谁。若是一般的女孩子,我才不管她有没有心上人,直接挑个合适的就让她嫁掉,但我家小公主不行,她可是位魔法师,比我厉害得多了,如果惹得她不高兴,说不定轰隆一声就把家族数百年的根基全给炸没有了,到时候我找谁哭去。”

    客人们发出善意的笑声。

    虽然是相当幽默的开场白,但梁立冬却从城主的话中听出了另一层意思,他在拐着弯表现自己家族的底蕴:我们家族有数百年历史了,我家女儿是个魔法师,很厉害,你们最好乖乖的别来惹我!

    这层意思只有少数几个人听明白了,梁立冬看见有几个老头子一边鼓掌,一边泛起丝许冷笑。

    凯尔手掌都拍红了:“城主大人看起来很和善啊。”

    和善?朗曼家族雄踞冬风城数百年,乌瑟尔城主虽然只有一个女儿,常年带兵在外防守边疆,只有弱妻幼女在城中留着,但十数年来冬风城一点乱子也没有出过,如果‘和善’能做到这一点,那这天底下就没有多少个狠人了。

    而且乌瑟尔在说开场白的时候,眼神偶尔会有所飘忽,梁立冬注意到了这一点,然后顺着对方的视线看过去,却没有发现任何值得注意的异常,不过他也暗暗提防起来,事情似乎有点点的奇怪,参加宴会的客人似乎多了些,仆人也很多,但负责维持治安的军人和私卫却一个也没有见到。

    “我知道很多年轻人现在绝对在心里骂我,嫌我啰嗦,好吧,我现在就让位,将主角的位置让给我家的小公主!乐队上来,准备奏乐。下面有请勇敢的青年们上场。”

    乌瑟尔退到了一旁,白裙的笆笆拉立刻就成了庭院中的焦点,许多贵族青年开始磨拳擦掌,跃跃欲试。

    梁立冬对着旁边的学生笑道:“凯尔你不上去试一下,说不定你能和笆笆拉小姐跳第一支舞!”

    正准备看戏的凯尔扭过头来,一脸莫明其妙:“啊?”

    对于这个迟钝的家伙,梁立冬只能耸肩表示无奈。

    悠扬的音乐声响起,第一个最勇敢的青年鼓足勇气走了上去,但没有走到一半,他就突然全身打颤,像是看到了什么怪物一样,又缓缓退了回来!他这半途而废的举动引得周围客人们哈哈大笑,又有几个贵族青年依次上去,但都落得和第一个青年同样的下场。

    这下子人人都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凯尔问道:“老师,这是怎么回事!”

    “精神压制,能唤醒人们心中最可怕的事物,促使他们远离施法者。笆笆拉留手了,没有全力施展,否则那些青年个个都会吓得翔都要喷出来。”梁立冬突然扭头笑道:“凯尔,这是你锻炼意志力的最好机会,如果你能成功走到笆笆拉面前,不被吓跑,老师就答应教你战斗专长,如何?”

    “当真!”凯尔两眼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