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28 被逼上梁山
    梁立冬刚才在与城主聊天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一个有点眼熟的人,他想了两秒钟才记起来,那人就是他在街道上见到的七个佣兵之一,带弓箭的不明职业者。虽然对方模样改变了许多,而且还换上了一身贵族服饰,但他走路时微微踮起后脚跟,双手挥动幅度很小,右手肘总是会轻轻擦过右腰,这是常年使用弓箭的人,才会有的习惯性职业动作。

    梁立冬目送着这个弓箭手走到了庭园的外围,站在一块石阶之上,那个位置虽然不高,但足以将庭园中所有人的行动收入眼中。

    老手!梁立冬收回视线,那个位置视野很好,而且对于远程职业来说,也是极好的射击点。虽然这人现在看起来没有带着任何武器,但梁立冬清楚,有一种很小巧的手弩,可以分解成几个部件藏在身体各处,必要时可以在短短十几秒钟内组装起来。它使用的弩矢也很细小,但这并不妨碍这种小手弩的攻击力,一百米内,能穿透3c的硬皮甲,虽然在战场上没有什么用处,但如果用来刺杀,绝对是利器,在游戏中这小手弩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蜂翼。

    梁立冬开始打量着附近的贵族,很快他又发现了其它四个可疑人物,是那四个近战职业者,他们的职业特征太明显了,就算变装也无法逃过梁立冬的眼睛。

    但他没有找到女性暗杀者,以及那个气系魔法师。这并不奇怪,女性在做暗杀者这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她们拥有诡魅的变装能力,只要在脸上随便抹几笔,再换个发型就能像是换了个人一样,至于那个气系魔法师,梁立冬前边在大街上并没有见过对方的真面目,也不知道男女,对方换上一身贵族服饰混在人群中,再刻意压抑自己的精神力波动,很难将他从人群中找出来。

    梁立冬再抬头,看看城堡最上方正面那个瞭望塔,在云龙视力下,他看见瞭望塔中多了几个士兵,他们手中拿着长弓,还配备有箭袋。

    看来乌瑟尔这边也做了很充足的准备,或者说是请君入瓮之计?

    不过这与梁立冬关系不大,他不想掺合进这些贵族的龌龊之中。他走到舞场的边缘,一路上没有受到任何阻碍……毕竟普通人也不敢挡着一个施法者的去路,除非嫌烦自己活得太久了。

    凯尔还在和笆笆拉起舞,他们两人跳的时间已经很久了,然而对这两人来说,时间其实才过了一点点。梁立冬站在圈子的内边缘好一会,凯尔和笆笆拉在场中转着圈,他十数次面对着梁立冬,都没有发现对方在给自己使眼色,只顾看着自己眼前艳丽的少女。

    初次动情的少年就是这德行了,梁立冬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一弹手指,平和的精神力凝聚成束,然后瞬间外放并且震荡起来,这样的精神力波动没办法对人体造成伤害,但却可以引起一些物体的共震,比如说琴弦之类,容易震动的小物体。

    指响半秒后,乐队中数架竖琴和小提琴突然发出了duang的声音,悠扬的乐曲被迫中断,人们都将视线集中到梁立冬的身上。在他旁边的人稍稍退后了些,因为施法者的性格在世人看来都颇为古怪,现在他突然来这么一出,也不知道干什么,万一是坏事,被波及到可就不妙了。

    凯尔终于算是从迷魂状态中清醒过来,他看到梁立冬有些脸红,急忙松开笆笆拉,小跑到梁立冬的身边,颇是不好意思地说道:“老师,我……我似乎没有成功。”

    “先不理成不成功,现在有急事,我们先回去。”梁立冬看了看周围说道。

    这时候笆笆提着裙子小跑过来,她脸色微红地问道:“贝塔阁下,你们要离开了吗?”

    梁立冬点点头:“是啊,再不走,我怕今晚说不定就要住在这里了。”

    “笆笆拉,我们先……回去了。”凯尔看着少女,有些依依不舍:“等我有时间了,我会过来看你。”

    笆笆拉垂下头,脖子都有些粉红色,她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好,你来的话我会好好招待你。”

    凯尔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梁立冬拉着他就要离开,但也正是这时候,城主乌瑟尔突然出现,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阁下这么急着走,是不是我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

    看着笑眯眯的城主,梁立冬暗骂一声笑面狐狸,他说道:“没办法,里德村离这里有一段时间的距离,如果我们再不走,就很晚了。放心吧,凯尔和笆笆拉的事情我不会反对,你们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关于这事,我有话说。”此时他们几人已经是所有人视线的焦点,乌瑟尔趁机举手大声说道:“各位先生们,各位美丽的女士,很感谢你们来参加这次的晚会,现在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宣布……”

    听到这里,梁立冬暗叫一声不好,正想阻止对方,但没有想到乌瑟尔却已经更快一步将下面的话快速说了出来:“其实我家的小公主已经和这位凯尔-里德定婚了,甚至已经签订了魔法契约作为凭证,本来我打算以后看看情况再公布这消息的,但从刚才的情况看来,我的小公主和凯尔先生情投意合,天生一对,他们以后肯定能成为一对极好的夫妻,互相扶持,直至死亡才能将他们分开!”

    众宾客大哗,这消息实在是太意外了。

    笆笆拉红了脸,而凯尔则是目瞪口呆。

    这老狐狸是拖定我们下水了!梁立冬暗骂一声,他已经能感觉到人群中混杂着十数道冰冷的,带着杀意的视线。除了已经发现的那几个佣兵外,还有两人暴露了,一个是中年女人,或者就是那个女暗杀者,另一个是个男性,身体单薄,或许就是那个气系魔法师,但不敢下太早的定论。

    除此之外还有数道带着恶意的眼光看过来,看来这次针对城主的敌人,不但安排了佣兵,还有其它的杀着。

    顿了顿,乌瑟尔笑着继续说道:“贝塔阁下不但是位虔诚的信徒,还是位强大的魔法师,他曾是无色魔法塔的一员,也是凯尔先生的老师。他将教导凯尔,祝福笆笆拉,并且将永远成为我们朗曼家族的朋友,甚至是亲人!”

    梁立冬极是不爽地说道:“城主,你这是将我们往危险的火堆上逼啊。”

    “呵呵,有吗?”乌瑟尔一脸得意:“就算这样又如何,凯尔以后会成为笆笆拉的丈夫,这冬风城也有他的一份。他现在为冬风城尽力,就是为笆笆拉尽力,丈夫帮助妻子,有什么不对!”

    梁立冬气得直想骂人,他再一次体会到初进游戏,被那些高智商npc戏弄的悲惨回忆。不过他此时却是很快平静下来,说道:“我是渥金女神的信徒,本来就不能卷入政治斗争中,你这样子做会让我很为难,或许会失去渥金女神教的友谊。”

    “我没有利用阁下的打算。”乌瑟尔一脸的无辜:“我当然知道信仰者的底线,我只是宣布了两个年轻人的婚事而已。”

    “你这人脸皮真厚!”梁立冬看着对方。

    乌瑟尔打了个哈哈:“哪里哪里,现在这世道,如果做人太正直的话,可是活不下去的。”

    两人虽然斗着嘴,但实质上却没有放松对周围的警惕,有几个人缓缓向他们围了过来,神情很是阴沉。说完话后,乌瑟尔眼睛一眯,就举了举手,瞭望塔上方的弓箭手立刻引弓上弦,对着下方庭园的人群。因为瞭望塔离地有一百多米高,又是晚上,普通人没有发现这情形,但职业者不同,他们的感觉很敏锐,而佣兵因为长期在血雨中作战,对于危险更是敏锐。

    弓箭手才刚将箭对着下方,那几个佣兵就发觉了,他们知道事情败露,也不再伪装,直接撞开人群,向乌瑟尔等人冲了过来。

    站在台阶上的贵族,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把银手精巧的手弩,他将弩首对着乌瑟尔,连续扣动板机。六道细细的银芒飞向乌瑟尔等人,三枚冲着城主而去,一枚冲着笆笆拉,一枚冲着凯尔,最后一枚射向梁立冬。

    城主怎么说也是身经百战的军人,他一侧身就闪开了三支银矢,笆笆拉只是做了个简单的手势,在地面以极快的速度快现一个魔法阵,将她和凯尔包裹了进去,银矢射到结界上,立刻被弹到一边;而射向梁立冬那枚银矢,他正想闪避的时候,肩膀上的贞德张嘴轻啸一声,一圈无形的气浪从她的嘴中喷出,不但将银矢震到一旁,还产生了一个透明的空气弹,直接打向高台上的那名远程职业者。

    ‘音速爆破’,最低级的气系攻击魔法,威力并不算强,但贞德使用之后,威力却是相当惊人。那个远程职业者就地一滚,空气弹直接射空,将他身后的一树小树拦腰打断。这名不知道具体职业的远程职业者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脱掉自己身上碍事的贵族服饰,跳到庭园的草丛中,猫着腰一蹲,瞬间就躲进了黑暗阴影里,不知所踪。

    好厉害的魔宠!”笆笆拉看着贞德,忍不住说了一句,眼中全是羡慕。如果她也有一个魔宠的话,战斗实力至少会上涨三成。

    凯尔这时候终于从‘订婚’的消息中反应过来,他看着周围:“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说话间,几个佣兵已经扑了上来。因为他们扮作贵族,按理说没办法携带武器进到宴会中才是,毕竟入口那里有城堡的仆人在检查,可现在他们手中却有一把称手武器,其中还有一个人拎着巨剑……这种大杀器他是怎么弄进来的!

    乌瑟尔这里有四个人,冲上来的佣兵也有四个人,他们每人选定了一个目标。

    对上乌瑟尔的是那个提着巨剑的魁梧战士,他撞开挡在身前的几个贵族,然后‘唰’地一声,带着残影就冲到了乌瑟尔的面前,手中的巨剑直直就劈了下来,完全没有留一点余力,似乎想一剑就将乌瑟尔给劈成两半。

    冲刺!近战职业者人人都想学会的专长。

    乌瑟尔手中虽然没有武器,但他却一点也不着急,很优雅的向着女儿的方向退了两步,躲开对方的攻击。梁立冬眼尖,他看到笆笆拉的双手又在做着手势,嘴唇急迅的念叨着什么,立刻明了是怎么一回事,也学着乌瑟尔向笆笆拉靠近。

    巨剑战士一击不中,巨剑已经砸进广场的石板之中,半个剑身都陷了进去,要想拨出来是件麻烦的事情,但这战士却也不急,他的右脚在巨剑柄上一踩,卡嗒一声后,他从巨剑内又抽出了一把普通长剑。

    剑中剑!怪不得这战士一开始就敢将力气用老了,如果乌瑟尔见他的巨剑陷入石板中,以为短时间拨不出来,没有了战斗力,想趁机会攻上去占便宜的话,那才是真正中了别人的道。

    其它三个佣兵也冲了上来,四人将梁立冬等人围住,正要一起攻击的时候,笆笆拉的咒语已经念完了。她刚布下的红色结界以极快的速度崩塌,转换,变成一道红色的圆环,将他们四人罩在中间。她深深地吸了口一气,眼睛中充满了淡红色的魔法元素,然后轻喝一声,红色的圆环以一种爆发似的力度向四周扩散,带起一阵狂暴的气浪,四个佣兵猝不及防,被红色圆环击中,吹飞进人群中!

    抗拒火环!这就是火系魔法师的强大之处,专精破坏力的他们,即使只用辅助魔法,依然有着很强大的威力。

    四个佣兵被吹入人群后,砸倒了一大片人,这时候那些贵族宾客们终于反应过来,发出难听的惊叫声,四处逃散,更多的开始往出口方向逃跑。而那四个佣兵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他们趁此机会混进人群中,从乌瑟尔和梁立冬的视野中消失。

    “布里干达的袭击?”有些不明所以的凯尔舔了舔嘴唇,问道。

    乌瑟尔没有理他,而是问梁立冬:“他们能把武器带进来,这说明会场中混进了一名无色魔法塔的人。你既然也是无色魔法塔的人,能不能把他找出来。”

    “不可能,他不显露精神力的话,就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根本无从分辨。”梁立冬说道。

    “能使用空间装备的人吗?”凯尔突然指着一个正在四处尖叫躲藏的男性青年:“我和爷爷没有进城堡的时候,见到他和几个人躲在路旁的阴影中在说着什么,随后那些人将某些东西交到他的手里,就瞬间不见了,就和老师那天买炼金物品时的情形一模一样!”

    “他们这么不小心?”梁立冬有些惊讶:“居然让一个普通人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而且完全没有发觉?”

    “不是,是我的眼睛很好!”凯尔指了指自己:“即使在夜晚,我也能看到很远的地方。”

    黑暗视觉!

    梁立冬扯了扯嘴角,这并不是普通人该有的能力,一般是出现在特殊混血儿,或者术士的身上。比如像他有术士身份,所以才可以选择云龙蓝瞳作为自己的天赋血脉能力。那么凯尔的身体中流动着什么血脉!黑暗精灵?矮人?或者是特殊魔兽种?

    “现在敌暗我明,战况很不利。”乌瑟尔笑了下,看着那个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暴露,还在装作普通人四处逃窜的空间系魔法师:“但我们可以利用这只小老鼠,将他的同伴全部逼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