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31 玩大了
    梁立冬前边提了把铁剑过去,他本以为自己会和对方发生近距离战斗,但是没有想到,敌人居然第一反应就是逃跑,然后被轻松击杀。不过细想了会,也不觉得意外了。在游戏中他除了和周围的贵族领主npc打过军团战外,其它大部分单人pk经历,或者小团队战斗,都是和其它玩家之间发生的。

    玩家死亡会掉很多经验,平时看起来很怂,没有太大把握的战斗不打,可一旦发生战斗,他们总是勇猛得不行,嗷嗷嗷叫着就往上冲,法师敢瞬移骑面糊你一脸大火球,就算打不过,‘临死’前也会想尽办法给敌人造成伤害,哪怕是轻伤也好。

    在这种氛围下,玩家们的战斗不但干脆,而且很‘阴险’,为了获胜,或者为了伤到对方,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撒石灰这种下小手法就不说什么了,梁立冬还见过战斗中给敌人泼粪的玩家,看到那个被淋了一身黄黑色粪水的美女大剑士,先是被臭得呕吐,然后晕了过去,被敌对玩家轻松送回生命女神神殿复活。

    而且玩家平时发生战斗的频率很高……有一些无聊的玩家算过,玩家们平均每天会发生2.3次左右的个人战和小规模团队战,然后平均三天左右一次的大规模军团战。在这样频繁的战斗下,玩家们的死亡次数相当高,但也累积了相当可怕的战斗经验。

    像梁立冬个人,他八年游戏生涯中,死亡次数已经接近千次……他是第一梯队的玩家,死亡次数算少的,玩家中死亡数次超过五千的大有人在。高死亡次数带来的是可怕的战斗经验积累,当一个人死了几百,甚至几千次以后,各种死法都经历过了,各种手段都见识过了,还有什么理由不厉害?

    所以在实力相差无几的情况下,玩家要比npc职业者厉害很多,以一敌多不是什么问题,越级挑战也不是什么问题。但玩家在游戏中依然处于弱势地位,原因是npc数量太多了,50亿啊,玩家的数量才五十万,而且上线时间也不统一,平均也就是20万左右的人在线,ncp每人吐口唾沫,都能把这20万玩家给淹死掉。

    被梁立冬杀死的两人,其实在佣兵中也算不错的老手,但他们遇到了一个从异界来的怪物,虽然他的能力不算强,等级也低,可若论战斗经验和上战斗意识,这世界除了少数几个长生种,没有人能比得过他。

    当然战斗经验也不是万能的,必须得比方实力相差不算太大的时候才能用得上。

    不过这两人与梁立冬的实力,并没有‘质’上的差距。他们虽然也是老手,但和梁立冬这种身经‘万’仗的玩家相比,就是稚嫩的新人了。

    所以当他击杀了两个刺杀者后,立刻受到了很多人的注意,善意的,恶意的视线几乎全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其实梁立冬本身也没有想到如此简单就能杀掉两名刺客,他将铁剑收回到背包中,然后看向场中央的空间魔法师,对方身边四名佣兵,因为同伴的死亡,他们愤恨地看着梁立冬,仿佛想将他撕成碎片。

    对于这样的目光,梁立冬早习惯了,他很淡然的在众人的视线中回到凯尔和笆笆拉身旁。

    城主乌瑟尔哈哈大笑,他知道人群中肯定混有暗杀者职业,但没有办法把他们找出来,现在一下子死掉了两个,对方一下子就处于劣势之中了。

    “现在你们走不掉了。”乌瑟尔笑道:“投降吧,说出指使者是谁,我会让你们死得好受些。”

    “别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你真以为自己赢了?”空间魔法师咳嗽了一声,倒是一幅波澜不惊的模样:“虽然说多出一个施法者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但这并不是你们得意的理由。乌瑟尔,你确实很聪明,但这冬风城,聪明的不止是你一个人,你以为把我们引进来,然后暗中派士兵去对付主人,这计策很高明?哈哈,你根本没有想到,我们这是在将计就计而已!”

    “什么意思!”乌瑟尔的脸色有些变了。

    “现在差不多应该开始了。”空间魔法师哈哈笑着,很是得意。

    “先杀了他们,他们应该是在拖延时间。”笆笆拉喊道。

    “我们确实是在拖延时间,但事实上我也没有骗你们。”空间魔法师从虚空中取出自己的魔杖,一挥手,他们五人同时消失,然后出现在二十米外远的地方:“乌瑟尔,你虽然确实挺聪明,装作一幅粗鲁的样子,但实质上是只狡猾的老狐狸。只是可惜你这么多年来顺风顺水惯了,放松了警惕,这次我们是直接冲着你来的,再等多会,你就死定了。”

    “在我死之前,绝对是你先死!”

    乌瑟尔一挥手,瞭望塔上的弓箭手直接一阵箭雨覆盖下来,空间魔法师张开了‘箭矢偏转’,在淡青色的结界保护下,所有的箭矢都被转移到一边。

    笆笆拉站在一旁,正打算开始吟唱咒语施法帮父亲创造攻击的时机,但也就在这时候,一道浅黄色的大型结界从城堡的上方出现,在短短几秒钟之内就将整个城堡覆盖了起来。那些没有从吊桥上离开的贵族全被关在了里面,一时间惊异的情绪再次出现。

    乌瑟尔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封闭结界怎么突然启动了。”

    空间魔法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当然是为了将你困在这里,不让你逃走啊,乌瑟尔。”

    笆笆拉此时也有些惊慌起来:“封闭结界不是卡尔一直在看管吗?他在哪里?”

    “我在这里!”有些飘忽的声音从城堡的上方传出,一个黑袍的施法者出现在城堡五楼的阳台上,他看着下方,笑道:“乌瑟尔,我送你一些礼物!”

    他一抬手,巨大的火球直接冲向了自己的斜上方,巨大的爆炸声过后,瞭望塔不见了,碎石到处乱飞,其中还混着一块块焦黑的断肢。有些比较大石块砸到了庭院的人群中,当场死了数个,还有更多的人受伤不轻。

    气定大火球,威力比笆笆拉的更强。

    乌瑟尔脸色越发难看:“卡尔,我自认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为什么你要背叛我?”

    “为什么?呵呵,因为你没有儿子啊。”卡尔无喜无悲,只是轻轻耸了耸肩:“如果你能生个儿子出来,我继续跟着你也无所谓,但你只有一个女儿,还打算召入赘女婿,这样的家族不用二十年就会没落,我为什么要跟着这样没有前途的家族,继续为你们服务。我寻找一个更好更有前途的家族依附不是合情合理吗?”

    “谁说女人不能管理好一个家族。而且我女儿还是少见的女性魔法师,她有带领朗曼家族的能力!”

    “女人永远是女人,没有一个女人能成为好领主,好女王!这是有历史教训的!”卡尔微笑道:“况且我现在已经背叛了,如果我再投向你那边,你还会信任我吗?”

    乌瑟尔沉默了。

    这时候卡尔看到梁立冬,他说道:“贝塔阁下,很抱歉把你也卷进这场事故之中。我们很清楚,你只是被乌瑟尔卑鄙地拖进这趟浑水而已。如果你能保持旁观的话,我们会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毕竟你不久前才帮了我,我不能恩将仇报。”

    “我杀了两个佣兵,我不觉得你们事后会放过我。”梁立冬笑笑:“或许你不打算对我做什么,但我不认为你背后的势力不会对我不利!”

    “和施法者为敌,不是明智之举。”卡尔淡淡地说道:“我相信我现任的顾主懂得什么是轻重!他很有智慧。”

    笆笆拉有些紧张地看着梁立冬,现在他们虽然处于劣势,但依然还有一战的能力,可如果梁立冬再投向敌人那边,那他们真的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了。

    “是啊,和施法者为敌,不是明智之举。”梁立冬笑了:“笆笆拉小姐也是施法者啊,为什么你背后的顾主还要对付她?另外就是,我和你的观点不同,我看好笆笆拉小姐的未来,觉得投资她要比投资你背后的顾主有前途得多,虽然她的父亲是个卑鄙的混蛋,但她却是个不错的女孩,又是我学生的心上人,我凭什么站在你们那边。”

    乌瑟尔松了口气,笆笆拉和凯尔两人脸色都是微红,要不是身处战场之中,两人的气氛会更加暧昧。

    “那很遗憾!”卡尔无奈地叹了口气:“等你死后,我会给你一个体面的安葬,如果你还有什么遗言,请尽管说出来,我会尽量为你办成。”

    一般来说,人都是很矛盾的生物,卡尔为了前途可以毫无顾忌地背叛乌瑟尔,但面对着梁立冬,他又觉得很是愧疚。不过梁立冬却没有再理他,而是走到乌瑟尔的身边,问道:“你还有什么后招呢,聪明的城主。”

    “聪明反被聪明误!”乌瑟尔尴尬地笑了一下:“我其实早知道他们要刺杀我,但我为了能一次性消灭他们,就把军队派出去,潜伏在城中的各个角落,等合适的时机,直接杀死恩莱科那个混蛋,但我没有想到,卡尔居然被他策反了,知道了我的计划,他们现在将计就计,反而将我们困在了城堡中,我相信人群中应该还混着更多的刺客没有出现。”

    “确实是这样,不过这些都是小问题。”梁立冬看着周围,寻找着可疑的人物:“如果你们没有后招的话,我倒是有……不过在那之前,你们得帮我把对方的气系魔法师找出来,只有杀了那个隐藏在人群中的气系魔法师,我才有更高的信心应付这场危机!”

    这时候笆笆拉和凯尔正好走过来,后者听到这话,眼睛一亮:“老师你准备用那个很神奇的雾魔法?”

    梁立冬点点头。

    笆笆拉有些疑惑:“雾魔法?战争迷雾?虽然这魔法很有用,但卡尔他是战争法师,肯定记录了‘驱散’魔法,作用不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