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33 纯爷们从不回头看爆炸
    ‘战争迷雾’是一个很实用的军团级战略魔法,它能在一定的范围内,制造一片由魔力凝聚而成的出来的白雾,范围很大,不但能隔绝视野,而且能防止一些超视觉魔法和技能的探测,军队藏匿在其中的话,会起到很好的隐蔽效果。但它也能一个致命的缺点,因为是魔法凝聚出来的雾气,所以会受到‘驱散’魔法的克制。

    卡尔以为这片雾气是‘战争迷雾’,但使用了驱散魔法却没有任何效果之后,他终于发现了这片雾气不的寻常之处。首先是身处在这片雾气中视野范围很小,小得让人觉得可怕,另外一个就是声音的传播似乎也受到了限制,他听不到周围有任何声音。

    这不是战争迷雾,却比战争迷雾更加厉害,更加可怕!卡尔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梁立冬拼着受伤也要事先击杀他们的气系魔法师了,对方怕这片雾气被吹散。

    不过我也会气系魔法啊!卡尔魔杖往前轻轻一指,一道三米高的旋风从阳台上飞了出去。旋风所过之处,白雾尽散,形成一道长长的通道。但不到两秒钟,雾气就立刻填充了回来,雾气中那条通道很快就消失。

    “该死!”

    这是卡尔所会的,威力最强的风系魔法了,虽然有些作用,但作用太小,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先前的自信和喜悦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他们研究乌瑟尔和笆笆拉的能力,制定了完美的计划,这场刺杀本已十拿九稳,但是没想到,却多了贝塔这个搅局者。

    该死的贝塔,该死的牧师!卡尔恼怒地嘀咕着,从阳台上消失,回到城堡内。

    ‘驾雾’是云龙血脉的第一个魔法技能,其效果是产生一片‘自然现象’的雾气。因为是自然现象产生的雾气,不算作魔法,所以无法被‘驱散’,但也因为是自然现象,会受到风系魔法的‘微弱’影响。

    气系魔法师或许能对这片雾气做些什么,可卡尔是火系魔法师,就算他懂得风系魔法,但只会受到‘微弱’影响的‘驾雾’技能,根本不怕一般的风系技能效果。

    庭园中,乌瑟尔和笆笆拉两人的表情很精彩。他们重现着凯尔第一次感受驾雾技能时惊奇的心情。乌瑟尔的手指轻轻地在眼前划来划去,似乎是想触碰视野中出现的,密密麻麻的红点,他一时之间不太习惯这样的信息量巨大的视野‘窗口’。

    “这绝对不是战争迷雾。”笆笆拉惊叹着,她是魔法师,精神力更强,很快就弄清楚这个魔法给自己带来的益处:“我感觉到自己变得轻盈,这个魔法有加强移动速度的效果,我还感觉到自己的脚下像是踩在一片软软的毛毯之上,这应该是‘消声移动’的效果!”

    “不,是无声移动!”乌瑟尔用力地跺了一下地面,他倒抽一口冷气:“这个魔法范围很大,能维持多久?如果能维持一个小时以上,我晚上带着三千骑兵绝对能把凌峰城给偷下来!”

    凌峰城是敌对国乌达布里的边境城市,就在冬风城对面八十公里外的地方。

    不得不说乌瑟尔是名称职的军人,他第一时间就看穿了驾雾魔法的真正用途。

    笆笆拉看着梁立冬:“贝塔阁下,这是什么魔法,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我的血脉魔法。很少人知道。”梁立冬大致将这个魔法对敌我双方的影响说了一遍,然后说道:“他们速度会变慢,视野听力都会变差,我们的优势很大!乌瑟尔城主和笆笆拉小姐就麻烦你们去对付那个空间魔法师和他旁边四个佣兵,我进城堡中对付卡尔!”

    “那我呢?”凯尔指了指自己,一脸期待!

    “你保护笆笆拉。”梁立冬答道:“保护队伍中的施法者,是所有近战职业都必须学会的规则。”

    凯尔点点头,没有异议。笆笆拉很开心地看着前者,脸色微红。

    分工完成后,梁立冬走过庭园,穿过那些躲在雾气中,霍霍发抖的人群,从正门进到城堡之中。雾气早已在城堡的内部弥漫,城堡中的仆人很自发地躲在角落,等待事情过去。正厅很大,面积大约应该有五百平米,梁立先先看到了朗曼家族的盾纹章,中间一只侧面站立的狮子。

    这样的形象确实很适合一个军人贵族世家,梁立冬肩膀上的贞德突然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个卡尔实力比你强很多,或许你在战斗方面很有天赋,但对方实力碾压,我记得你的知识中有‘一力破万巧’的说法,为什么要将自己置于险地!”

    贞德成为梁立冬的魔宠后,获得了主人一大部分的知识,但它并没有梁立冬的记忆,所以它并不清楚,梁立冬这些玩家在游戏中,经历了多少的战斗,玩家整个群体的战斗经验,战斗风格,完全不是npc职业者可以想像的。

    确实,如果光论表面上的实力,看人物面板的话,卡尔是强过梁立冬,但如果论真正的战斗实力,梁立冬未必怕对方。‘神裔贵族’这个职业弱是相对同层次的玩家而言,但对于npc职业者,玩家的pk理念,还有风格,至少领先他们一截。

    更何况现在卡尔处于‘驾雾’技能的范围之内,这可是梁立冬的主场,作为游戏中第一梯次的玩家,有这么大优势的情况下,还输掉,那真的是要得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智商了。

    从正厅的环型楼递缓缓而上,梁立冬微笑道:“放心,我有信心对付他。不过你也得帮我才行,这样我的胜算才更大。”

    “好吧,你是主人,你说了算。”贞德说了声,开始梳理自己新长出来的亮金色小绒毛,刚才的爆炸使得它的羽毛变得乱糟糟的。

    梁立冬上到了二楼,他根据系统视野中的红色小点,很快就锁定了卡尔的位置,他左转走入一条铺着红色毯子的走廊,然后问道:“贞德,我发现有外人的时候,你不太爱说话呢。”

    “是吗?”贞德歪着鸟头想了会,说道:“可能是和他们没有共同语言吧。你想想看,我继承了你的知识,虽然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主人你,但我至少知道一点,你输送给我的知识,差点把我的小脑袋给挤爆了,拥有这么多知识的主人,绝对不是普通人,还有你的血脉很独特,你身上有一种高贵特质,并不是人们常说的,虚无飘渺的气质,而是更实质的一种特殊能力,刚才我看一直在观察乌瑟尔和笆笆拉,我发现他们在这方面根本比不上你。他们受人尊敬是因为他们的身份,而你本身就给人一种高贵的感觉,即使你穿着乞丐的衣服,我想也没有人会小看你。”

    “那这与你不爱说话有什么关系啊?”

    “既然主人你拥有高贵的身份,那我在没有弄清楚如何与人交流之前,当然不能多说话,万一说错话,岂不是会丢了你的脸面!”

    虽然贞德说是替梁立冬着想,但后者从它的语气,还有‘神情’上看得出来,贞德似乎是不太看得起乌瑟尔和笆笆拉……难道贵族气质这特质因为契约的关系传递到了贞德身上?

    带着这样的疑惑,梁立冬上到了三楼,城堡很大,但已经都被浓雾弥漫。梁立冬在一个拐角处等了会,大约半分钟后,他从空间背包掏出一张卷轴,往拐角那边一扔,然后就快步走开。没到两秒钟,闪电噼哩叭拉的声音响起,而后便是卡尔愤怒的喊声:

    “是谁,有本事出现面对面决斗!”

    他话音刚落,一发大火球就轰到了拐角处,碎石飞散,墙壁被打同一个大洞,石头被灼烧的气味四处乱飘。好在梁立冬走得早,否则一定会被波及到。

    “这卡尔真卑鄙呢,叫着要正面决斗,却是冷不防一记强力魔法扔过来。”贞德啧啧了两声:“不过主人你也是够阴险,居然利用地形优势戏弄他。”

    “我面板数据不如他,现在拼的就是战斗经验和地形优势。”梁立冬左右看了看,走到下一个拐角,又扔下一张卷轴。

    贞德盯着卷轴看了会,笑道:“又想用对付暗杀者的方法来对付他?”

    “他不会中招的,不过可以给他一个习惯性的印象,为我的真正攻击作准备。”梁立冬快步离开,从楼梯下到了二楼:“他要离开这里,就必须得关闭城堡的封闭结界,正常情况下,封闭结界的魔法阵一般都在地底下,我有把握在他到达地底魔法阵之前干掉他。”

    梁立冬在二楼绕了一圈,发现一名小女仆躲在某间房间的床下发抖,他走过去,将其添加为‘友军’,然后挪开大床,拍拍她的肩膀说道:“你赶快离开这里,跑到庭园里去,这里有危险。”

    小女仆听到人声,再左右看了一下,惊喜叫道:“我能看到路了!”然后一溜烟就跑了。

    在‘驾雾’魔法的负面效果下,普通人如果不是友军,根本没办法看到自己眼前五厘米外的任何东西,这和瞎子没有什么区别。

    梁立冬看着小女仆跑掉,然后卡尔愤怒的咆哮声从三楼上面隐隐约约传下来:“空间定锚卷轴……你是贝塔。混蛋,你这混蛋,居然黑了我的卷轴,你有本事出来,别有这种卑鄙的手段!”

    “果然没有中招,主人你预料挺正确的嘛!”贞德相当佩服地说道。

    梁立冬想了会,说道:“从两次他的反应速度来看,他的视野范围应该在15-18米之间。他此时为了防止我偷袭,应该张开了魔力护盾!”

    他说着话,然后回二楼楼梯口,再匀速走到走廊的拐角处:“一共是38步,以平均0.6米每步来看的话,这里距离楼梯口有二十米以上。贞德,一会等卡尔下来,你直接全力发射一发空气弹过去,明白吗?”

    贞德点点头。

    没过两分钟,卡尔的身影果然出现在楼梯口那里,早有准备的贞德直接憋足了劲,一颗半径大约有60厘米的透明空气弹打向卡尔。与此同时,梁立冬撒腿就跑,当然还不忘了在拐角处又扔下一张卷轴。

    一秒种后,拐角那边轰隆一声,像是某个物体被重物击中了一样,然后便是卡尔的咳嗽声传来。

    全力发射了空气弹后,贞德的神情有些委糜,它说道:“我短时间内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没关系!受了你的攻击后,他应该会将魔力护盾转为元素抗性护盾!”梁立冬淡淡说道:“魔力护盾虽然即可以防止物理打击,又可以抵挡魔法攻击,但因为是复合型护盾的关系,他对两种攻击方式都不算十分有效。贞德你全力攻击之下,魔力护盾虽然可以将你的攻击挡下来,但相必他也是不好受的。”

    似乎是要验证梁立冬的猜测,卡尔的咳嗽声隐隐约约传了过来,然后空气中微弱的‘嗡’了一下。

    “看吧,他将魔力护盾转成元素抗性护盾了。”梁立冬笑了。

    贞德身子打了个抖:“主人,你的心机太可怕了,我有点害怕……”

    梁立冬继续从容地往前走,这时候后背的拐角处那里冒出一串长长的火焰,因为受到燃烧的关系,梁立冬扔下的卷轴提前触发了。这是一个冰冻术,它的寒气刚冒出来,就被灸热火焰吞没。

    “贝塔!”卡尔在拐角那边大喊:“这些小手段是没有用的,你的魔法强度太弱,根本连我的护盾都破不了。等我解开了封闭结界,我一定要狠狠地羞辱你!”

    “燃烧之手……”梁立冬仿佛笑得更开心了:“他开始急了,我本以为要到一楼才会有机会杀了他,但现在……我觉得不用三分钟,他就死定了。”

    梁立冬在楼梯口附近找了间有窗户的空房,然后走进去,关上门。这时候卡尔正好从拐角那里走出来。

    卡尔有些累了,这片古怪的浓雾会加重他的身体,拖慢他的步伐。而且他必须得留神,防止贝塔冷不防出现的魔法攻击和扔在拐角处的魔法卷轴。刚才那次‘空间定锚’吓死他了,要不是他反应快,急时做了魔法反制,否则就会被拖进虚空之中。

    “该死的贝塔,尽会耍些小手段,一点魔法师的荣誉都没有。”卡尔愤恨地嘀咕着,缓缓前行。

    梁立冬贴靠在门后,静静地听着对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从空间背包中取出了铁剑,退后两步,正面对着木门。

    呼哧呼哧……卡尔沉重的呼吸声就在门外。

    梁立冬突然发力,用肩撞向木门。虽然说朗曼家的木门质量挺好,但也经不起一个职业者的全力冲撞。

    梁立冬连人带门一边从房间中冲出来,手中的长剑穿透了木门,刺中一个软绵绵的物体。而后他带着木门将这个物体冲到了墙上……啪地一声怪响后,梁立冬看到木门后边有一道道血花溅射出来,在雪白墙壁上显得像是一朵妖艳的红色须花!

    木门后边的人,不用想知道是卡尔。梁立冬之所以这么容易得手,就是因为卡尔将自己的防御魔法由‘魔力护盾’转换成了‘元素抗性护盾’!后者只对魔法有着十分强的防御效果,但完全无法防御纯粹的物理攻击。

    更何况先前梁立冬三番四次在拐角处设下陷阱,所以卡尔已经误认为梁立冬只会在拐角这样容易逃避他的地方发起攻击,他根本没有想到,梁立冬这次居然埋伏在房门的后面,等着他自己送上门。

    “你该死……”木门后传来有气无力的声音。

    空气中的魔力元素开始臊动,梁立冬抱起贞德,没有任何犹豫,放弃长剑,直接冲进房间中,然后撞破窗户从二楼跳了下去。

    落地的时候,梁立冬习惯性地侧身翻滚,将下坠的力道卸掉,然后顺势站了起来。也就是这时候,二楼发生了巨大的爆炸,整层楼都被火焰吞没,火焰仿佛一条条火龙从窗户那里喷出来。火焰的亮光整亮了整片迷雾!

    梁立冬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将刚才落地翻滚沾染到的灰尘拍掉,然后再将怀里的贞德放到自己的肩膀上。

    梁立冬迈步前行,火焰在城堡的二楼肆意燃烧,亮光为他拉出一个长长的背影……纯爷们从不回头看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