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34 事了又起
    庭园中,四个佣兵倒在血泊中,其中一人身上焦黑,另外三个全是致命的劈砍伤,光从伤势上就能看得出来他们是死于谁手。空间魔法师躺在地上,鼻清脸肿,胸膛在微微起伏,应该还活着,或许乌瑟尔打算将这个空间魔法师收为己用,或许也只是单纯为了情报,很难说。

    “卡尔死了?”笆笆拉问道。

    梁立冬答道:“死了,尸骨无存。”

    笆笆拉有些黯然,她很是不解地说道:“卡尔这人虽然很冷淡,但我小时候遇到魔法上的问题无法理解时,都会去问问他,从他那里我得到了很多的魔法理论知识,按理说他和我们朗曼家的关系不差,为什么他要背叛我们,背叛霍莱汶!”

    梁立冬摇头:“他没有背叛霍莱汶,他只是背叛了你们朗曼家族的友谊罢了。我不知道与你们有仇的恩莱科是什么样的人,但我相信他至少是霍莱汶人,你们的斗争,顶多只是霍莱汶贵族内部斗争而已,还没有上升到背叛国家的地步。”

    笆笆拉越发不解:“那他为什么要背叛我们朗曼家族的友谊?”

    “因为他在朗曼家族看不到希望啊。”梁立冬淡淡地说道。

    “就因为我是女人吗?”笆笆拉看了凯尔一眼,说道:“我以后的丈夫必定会掌管冬风城,我个人可以不管理冬风城的政务。他如果对我不满,可以说出来,我们可以慢慢商量如果振兴冬风城,为什么要投向我们家族的敌人。”

    “其实这只是个借口。”梁立冬看了一眼旁边沉默不语的乌瑟尔:“真正的原因是,你们朗曼家族无法同时供养两名魔法师。笆笆拉,你很有天赋,如果要成为一名合格的魔法师,得花费很多的金币,学习魔法要钱,改良魔法也要钱,而且是大笔大笔的钱。我个人估计,3000枚金币只是起步,6000以上是正常预算。你们朗曼家族虽然经营冬风城数百年,各累了很多的金币,但你们是军人世家,就算积累的金币再多,也不会过万枚!卡尔虽然有精神空间不稳的问题,但他的资质其实在你之上,要培养他,需要更多的金币,不是我看小你们朗曼家族,是你们真的没办法同时供养两名魔法师!你的父亲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女儿,转而去培养一个外人。卡尔就是看明白了这一点才离开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的敌人恩莱科应该很有钱,或者说他背后的家族很有钱。所以他能请得起魔法师当刺客,也能说服卡尔为他们服务。在这个世界,大量的金币,在某些时候,也可以转换成个人实力!”

    笆笆拉吃惊地问道:“父亲,是这样的吗?我这些年学习魔法花了多少金币?”

    乌瑟尔苦笑一下,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笆笆拉深受打击,她喃喃自语道:“原来卡尔的离开居然是与我有关,如果我没有魔法天份就好了。”

    “好了,事已至此,再后悔也没有用。”乌瑟尔安慰道:“你是我女儿,我不帮你,难道要帮着外人不成。学习魔法是好事,我们家终于出了个施法者,就算把城堡卖了,我也要把你培养成一流的魔法师,所以钱的问题别担心。”

    笆笆拉点点头,但神色不是太高兴。凯尔在一旁,若有所思。

    梁立冬的话不但是讲给笆笆拉听的,也是讲给凯尔听的。魔法师的辛酸,梁立冬很清楚,其实钱只是小问题,最麻烦的是解析魔法。玩家魔法师因为受过系统的教育,大部分都是高学历人才,他们在‘研究’这方面很精通,也懂得如何学习新知识,更何况因为‘网络’的存在,玩家魔法师们可以互通有无,聚在聊天室中集体讨论。

    可npc魔法师不同,他们确实是接受了一定的教育,只是并不系统,而且他们经常还敝扫自珍,研究出了一点东西就死死捂着,不肯分享出去。梁立冬见过太多的npc魔法师被好不容易弄来的魔法建模构造图难住,解析了好几年也学不会那个魔法。

    平均来说,玩家魔法师学习新魔法的速度远超npc魔法师,但即使如此,玩家魔法师依然觉得自己的青春年华都浪费在解析魔法上了,更何况npc魔法师。

    梁立冬弹弹手指,取消驾雾魔法,城堡中的白雾渐渐消去,那些看不见路的贵族们此时都欢呼起来,他们四处寻找自己的亲友,一时间庭园中闹得不行。

    “我们先回去了。”梁立冬指了指还在燃烧的二楼:“我知道你一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就不打扰了。帮你对付卡尔等人的报酬,等你有时间派人送到里德村来吧。”

    乌瑟尔惊讶道:“我们不是战友了吗?谈钱太伤感情了吧。”

    “呵,谁和你是战友了。”梁立冬啧啧一声:“如果我那份报酬没有了,我不介意成为第二个卡尔。”

    “从来没见过这么贪钱的苦行信徒!”乌瑟尔嘀咕了一声。

    梁立冬哈哈大笑:“我可是渥金女神的信徒,爱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乌瑟尔愣了一下,他没有听过‘渥金女神’这名号,不过从对方的话里能猜测出来,这个神邸的神职多半与金钱有关,他呵呵应了两声,将话题引到别处,而笆笆拉则去城堡地下,取消了封闭魔法结界。

    结界才刚取消,一大队骑兵就从吊桥上冲进庭园中,领头的是个女人,模样笆笆拉有些相似,她的锁子甲上沾满了血迹,神色也相当焦急。她的视线在庭园中四处搜寻,看到乌瑟尔就立刻下马飞奔过去,投入男人的怀抱中:“刚才我在外面吓死了,你没有事吧,笆笆拉呢……”

    “走吧!”

    趁着乌瑟尔和妻子交流的空档,梁立冬拉着凯尔离开。

    和一众惊慌失措的贵族越过吊桥,两人很快就找到了正在焦急等待的老村长,他见到孙子出来,身上也没有血迹,顿时放心下来。

    三人在偏僻的道路旁坐上马车,赶车的人依然凯尔,他一路上都是闷闷无言。快回到村子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老师,你说过我只要能站在笆笆拉的面前,就教我学习战斗专长,我这算过关了吗?”

    “当然算。”

    梁立冬本来就打算将凯尔教导成职业者,让他去和笆笆拉跳舞,无非是想促成少男少女的好事罢了。况且刚才的战斗中,凯尔虽然没有出力,但那份镇定却不同凡响。可以看得出来,在意志力上,他远超普通人甚多,这样的人,很适合成为职业者。

    “你是打算主攻魔法,还是打算继续学习剑术?”

    “剑术!”凯尔毫不犹豫地说道。

    “为什么不学习魔法了?”梁立冬笑着问道。

    凯尔答道:“学习魔法需要太多的金币了,连城主家都只能勉强供得起一名魔法师,我们家……”

    老村长在旁听得脸色一黯,他虽然不太赞同孙子成为佣兵,但如果是成为魔法师的话,他不会太反对,毕竟魔法师地位很高。但现在孙子因为家境的关系,放弃成为魔法师,在老人家看来,这是他的责任,他没有本事,连给孙子学魔法的钱都赚不到。

    “既然决定了,明天下午你就来找我吧……嗯,顺便叫上贝琳。”

    马车回到村口,梁立冬先回自己的小草房,他躺到床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今天累了一天,现在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贞德从他的肩膀跳下来,问道:“你要教导凯尔成为职业者,我能明白,他确实是个好苗子。但你为什么要他叫上贝琳一起?贝琳并不适合成为近战职业者。”

    “但她适合成为牧师!成为牧师不需要身体素质,只有智力正常,再有足够虔诚的态度就足够了。”梁立冬说道:“经过这几天的观察,我发现她的注意力很集中,甚至比凯尔都强些。渥金女神殿建立后,除了我,必须得有一个人处理日常事物,如果贝琳能成为信仰者,会帮上大忙。况且她成了信仰者,对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那你为什么要免费帮他们。”贞德又问道:“根据我从主人你那里得到的知识,一般教导他人成为职业者,都需要收取大笔的金币吧,我不相信他们两人能拿得出来。”

    梁立冬笑笑,没有说话。在玩家看来,人物经验才是最重要的东西,金钱只能排到第二。教导凯尔和贝琳,能额外得到了些经验,何乐而不为,钱这东西,他如果想要的话,并不算太难,只是要费些工夫罢了。

    但贞德却误会了:“你这人太好心了,算了,你才是主人,我管不着啊。”

    它摇头晃脑地走到床角,卷起毯边倒下就睡。

    第二天,梁立冬起来,打开人物系统,发现昨天午夜他得了23点经验。

    “越级杀怪果然经验高!”

    梁立冬赞叹了声,然后去河边教导那群小家伙们识字,给他们讲些做人的道理。

    很快就到了下午,凯尔拖着贝琳来到后山的小树林中,因为要教导剑术,梁立冬让他做了几把木剑过来。凯尔一脸的兴奋,而贝琳则是一脸的莫明其妙,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贝塔大人叫到这地方来。

    “贝琳,你想成为牧师吗?”梁立冬问道。

    少女愣了一下之后,她的脸庞变得明亮起来:“贝塔大人,我能成为牧师吗?”

    “我也不敢保证,但你有这潜质。”梁立冬拍拍少女的头顶,说道:“这要看你是不是足够认真,是不是足够勤奋!”

    “我愿意,请老师一定要教导我。”贝琳很机灵,她马上改口称呼‘老师’。

    梁立冬用木剑在旁边的小树上划了一道痕迹,然后说道:“你坐到草地上,一会就盯着这条痕迹看,不准眨眼,也不能动,即使有虫子在咬你,也不能动,明白了吗?如果明白了就立刻开始,直到我喊停为止。”

    贝琳点点头,立刻跑到小树前坐了下来,死死地盯着那道新鲜的划痕。

    “接下来轮到你了。”梁立冬看着兴奋不已的凯尔:“我听你说过,你在城里向佣兵学会一套剑术,耍给我看看。”

    凯尔退后两步,拿起木剑就虎虎生风地舞了起来。木剑划破空气,呜呜作响,看起来颇是威猛,大约六分钟后,凯尔作了个收剑动作,他满头大汗地问道:“老师,怎么样!”

    “狗屁不通!”梁立冬毫不留情的讥讽道:“你这也叫剑术?教你剑术的那个佣兵在逗你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