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39 生命女神不见了
    梁立冬有八年的游戏经验,经历了数百次的死亡,每次都是在生命女神殿中重生。可以说,玩家们最熟悉的神邸,必定是生命女神,因为每次重生一睁眼,就是看到生命女神那高挑丰满的神像,然后吟听着生命女神麾下牧师饱含热情的祝福声。所以在玩家群体中,信仰生命女神的人很多,超过了六成!

    据官方不完全统计,玩家们在游戏中有很多口癖,其中出镜率最高的是:我们可爱美丽的生命女神……由此可见生命女神的人气有多高。

    虽然梁立冬没有信仰生命女神,但对她也算是极有好感,毕竟一心劝人向善的神邸正常人都不会讨厌,更何况生命女神还长得很漂亮。自从‘革命’事件后,玩家们对所有的神邸都变得有些抵触,但生命女神凭着时间的优势,又慢慢扭转了玩家对她的印象,而后玩家将其中的恶感扔给了游戏官方,认为众神降神谕的事件,是游戏官方刻意为之的举动,就是为了保持游戏的社会制度,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生命女神这样善良的神邸,居然会打压一次改善底层人民生活的‘革命’。

    梁立冬也觉得这应该是游戏官方有意为之,因为神谕的内容和生命女神的教义理念不符。

    不管怎么样,游戏的事情算是过去了,而现在一个新的疑问摆在他的面前,生命女神的模样变了,似乎连教义也有所改变,难道生命女神也知道去韩国整容了,或者是……梁立冬想到一个令他牙痛的可能性。

    梁立冬在思考着生命女神的事情,迟疑了几秒。对面的阿克曼不耐烦地说道:“快点,别拦着我收学生。再迟些你连二十金币都没有。”

    现在梁立冬越发肯定,生命女神肯定出问题了,一个lv6的神甫,活了几十年,一点生命女神牧师该有的样子都没有。他拍着贝琳的脑袋,安抚了一会少女的情绪,然后对着前面的老头子说道:“我给你三十枚金币,你别来烦贝琳好不好!”

    阿克曼气得全身发抖,胡子都快翘起来了:“你……你居然敢侮辱我,侮辱一名神甫,你好大的胆子。”

    “我胆子一向很大!”梁立冬冷笑一声,缓缓说道:“我记得生命女神曾经过说,当你无缘无故去侮辱他人的时候,你必定也会被他人侮辱。做人得先善待别人,他人才会善待你。你既然是生命女神的神甫,不会连这道理都不懂吧。”

    阿克曼气得快跳了起来:“生命女神萝丝女士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她一直告诫我们,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萝丝女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梁立冬呵呵了一声,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生命女神像看着这么陌生了,原来真的是‘换人’了。萝丝这名字他曾听过,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她应该是阴影神后,主管阴谋,暗杀。因为是邪恶神邸,她被所有的‘光明’生物厌恶,神像不准出现在地上,只能在阴暗的地下世界中被那些黑暗生物和邪恶生物信奉。

    如果现在的生命女神是萝丝,那么梁立冬就能明白为什么生命女神殿中的人,几乎个个都是一股戾气在身了。

    “对,你现在怕了吧。”阿克曼一脸得意地说道:“把女孩子留下,看在你是施法者的份上,我就不为难你了。”

    梁立冬眉毛竖扭起来,他将精神力提升至最大,一股脑压向对方:“我突然也觉得萝丝女神说得很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无缘无故掳走我的学生,这似乎也不是什么友善的举动吧。”

    梁立冬的精神力并不算太强,毕竟他的意志力属性也只有8.05,但阿克曼还是被压迫得退后现好几步,他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这里可是生命女神殿,你居然敢在这里放肆,这是对萝丝女士的亵渎。”

    “我很敬佩萝丝女士,我只是看不起你罢了!一大把年纪了,才这点实力,有资格成为贝琳的老师?”梁立冬毫不留情地讽刺道:“贝琳是我们渥金女神殿培养的人才,如果你们想要强抢,也别怪我们渥金女神不给面子,大不了我们进行小区域的圣战。我作为这片区域渥金女神的苦行信徒,有资格接下你们的挑战,倒是你,敢不敢说服你们的主教向我们发起圣战宣言?”

    阿克曼气得都快吐血了:“你,你这粗鲁的乡村施法者……”

    “我粗鲁?你看看我这发色,再看看我的眼睛!”梁立冬冷笑着,一脸地高傲:“论血统,我比你高贵至少十倍,论实力,我比你强得多!你居然敢说我粗鲁?连贵族都不是的跳梁小丑,居然也敢评论一名贵族施法者,谁给你的勇气,谁给你的资格?”

    ‘贵族气质’天赋全力开启,阿克曼被梁立冬的‘王八’之气逼得步步后退,他的脸又青又红,恼怒万分却又偏偏被梁立冬挤兑地说不出话来。

    “哼,一个粗俗之徒,不自量力,还真以为自己是人上人了。贝琳我们走!”

    梁立冬拉起贝琳转身就走,身后阿克曼被气得坐了下来,根本兴不起心思前来阻拦……多少年了,自从他成为了施法者之后,有谁敢这样对他说话,但他现在却被一个青年人气得快晕倒。话说回来,阿克曼从来没有遇到过气势这么强的年青人,那种仿佛从骨子血脉中散发出来的压迫感,让他心惊胆颤,这绝对是大世家培养出来的继承人。

    出了生命女神殿,一直害怕着的贝琳终于镇定下来,她扭头看着和自己并排走着的梁立冬,崇拜地说道:“刚才老师好威风,就像是个国王一样威严。要不是你是我的老师,我绝对会被吓得大哭的!老师以前一定是很厉害,很厉害大贵族家的少爷吧,为什么你不愿意做贵族少爷,却愿意当一个苦行信徒!”

    “我不是贵族!”

    贝琳自然不信:“是是,我知道老师现在是苦行信徒,不是贵族了。但老师为什么要当苦行信徒啊。”

    “因为我赞同渥金女神的理念,我觉得和她志同道合,就出来帮帮她宣传教义,全当是在帮助朋友!”

    贝琳一脸吃惊:“人能和神成为朋友吗?”

    “当然可以!”梁立冬毫不犹豫地说道:“当你理解了神的理念之时,虽然你的实力不如神,但在理念上,你已经能和他平起平坐了。这时候你就是神的朋友,神也很乐意有一个能理解他理念的凡人朋友!神和信仰者的关系有点复杂,即可以成为合作者,可以成为互相交易者,也可以成为朋友,但就是不能成为主仆。一旦你以仆人的角度去侍奉神,那么在短期内你可以获得很强的实力,但你永远无法触摸到神的光芒,你将永远无法进入神的视线中,因为永远不会有主人会高看某个仆人一眼。”

    贝琳摇摇头:“听不明白!”

    等你长大后些便明白了。梁立冬拍拍少女的脑袋。贞德从高空中飞下来,将卷轴扔给梁立冬,然后落在后者的肩膀上,它不满地说道:“啊,累死了,抓着两个卷轴,居然比抓着猎物飞行还要累,就怕一不小心它们就发挥作用,把我电成烤鹰,烧成秃毛鸡,一直心惊胆颤……主人,回去你得做餐好吃的,犒劳犒劳我!”

    行,没问题!梁立冬将卷轴收回空间中,然后带着贝琳回到旅馆,此时太阳快下山了,所有的孩子们都已经集合完毕,他们听那几个女孩子说了贝琳被掳走的事情,现在他们见到梁立冬和贝琳都安全回来,顿时放下心来。几个与贝琳要好的女孩子冲上来,拖她过去,哭着询问她有没有受伤!

    “老师抱歉,这么关键的时候我却不在!”凯尔走过来,一脸自责。

    “没事!”梁立冬拍拍少年的肩膀:“反正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好好锻炼剑术,以后有你表现的机会。”

    梁立冬周围看了会,发现孩子们都回来了,便宣布所有人集合,趁天色还没有暗,赶回村子。如果等到太阳下山了再起程的话,夜晚的雪路会异常难走,不但冷,而且山间小路还易起风。

    因为所有的山货都已经卖完,孩子们轻装简行,再加上驾雾魔法的帮助,他们在夜色正式降临之前就回到了村子中。

    村子前很多大人在着急地等待,他们看见一片大雾飘过来,然后雾气散去,所有的孩子们都在其中,他们忍不住欢呼起来。

    梁立冬将卖山货的钱从空间背包中拿起来,扔给凯尔,然后说道:“我突然想起有些事情要办,所以我打算离开村子几天。我不在的时候,你负责教导其它孩子复习学过的文字,我也说不准几天内会回来,但我想不会超过半个月。”

    凯尔捧着钱袋,眉头一皱,他突然说道:“老师你这是打算去杀人吗?”

    嗯?梁立冬有些惊讶:“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么觉得!”凯尔自己也是一脸莫明其妙的表情:“老师自己要小心些,我们好不容易有一个好老师,这样的机会或许几百年也不会遇到一次,如果你出事了,我们会很伤心的。”

    梁立冬打了呵欠:“我只是去冬风城里办点事情,和魔法有关,你太爱胡思乱想了。好了,我先走了,否则时间上赶不急。”

    “一路小心!”凯尔在后面挥了挥手。

    梁立冬使用了驾雾魔法,快速离开村庄的范围,这次因为没有一群小家伙们作拖累,他的行进速度很快。在离开村庄很远之后,肩膀上的贞德突然说道:“那小子好敏锐的直觉,说他没有特殊血脉,鬼才信!”

    梁立冬点点头表示赞同。

    “你就这么不放心那个什么阿克曼?担心他报复?”

    梁立冬说道:“如果是其它神邸的信徒我倒不会这么担心,可萝丝的信徒不同。萝丝这邪神出了名的睚眦必报,她的信徒自然也是这德行。阿克曼虽然被我骂得不敢还嘴,但我怕过了些时间,他想通后会产生强烈的报复心。明着来我倒是不怕,就怕他暗中对村民和孩子们下手,我打算监视他数天,但凡他的行动有一点点不对劲,我就先发制人,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