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42 金矿
    第二天,梁立冬那里都没有去,一直待在旅馆中,直到下午有人敲响了他的房门。

    来者是位女士,很漂亮的女士。即使天气寒冷,她也穿着相当暴露俗气的衣服,白花花的大腿像是两根玉笋,身前的两团白肉若隐若现,从大小上来看,只比笆笆拉差一点点,最重要的是,她的脸很漂亮,眼睛狭长,还有长长的睫毛,整个人看起来很妩媚。若是普通人,百分百会将她当成是烟花女子。但梁立冬带着系统,对方的人物信息映入他的视网膜中:

    姓名:???(lv7)

    性别:女

    职业:???

    年龄:???

    虽然对方几乎所有的信息都是未知状态,但(lv7)这个信息很明确地告诉梁立冬,眼前的女人是个职业者,而且是个很厉害的职业者。lv7,只要综合属性不太差的话,这等级已经算是处于人类中游实力的人才了。

    这女人关上房门,然后用嗲声嗲起的声线说道:“尊敬的阁下,需要服务吗?”

    梁立冬指指旁边的椅子,说道:“坐下吧,杀手工会派你过业来只是传递信息,又不是杀人,有必要伪装成这样子吗?”

    这女人愣了一下,而后她脸上妩媚的神色尽去,变得十分严肃,暴露的衣着此时反而成了陪衬,她依言坐下,两条长长的‘玉笋’搭在一起,然后她从自己的‘海沟’中掏出一张薄纸,放到桌面上,说道:“我以为自己的变装已经很厉害了,没想到在阁下面前还是一点用处也没有!”

    “这里是我们所能搜集到的所有材料了。我能打包票,绝对物超所值。既然我们表现了诚意,那么阁下是否也该亮出自己的佣金了?”

    梁立冬从空间背包中拿出七张卷轴,放到桌面上,说道:“你自己检察一下吧。”

    女人站了起来,她小心翼翼地检察着每一张卷轴,按理说她应该不需要这么小心,因为魔法卷轴只有施法者使用才会触发效果。从这小小的动作上,梁立冬推测这个女人应该懂得施法,或者和自己一样,也是复合型职业者,比如说是魔剑士,或者是魔弓手。

    “全部都是真货!”女人点点头,又坐了下来。

    “还有事吗?”梁立冬抖了抖眉毛:“按理说我们现在的交易已经完成了。”

    “做戏要做全套!”女人脸色很从容地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让我在这里叫上几声!”

    “请便!”梁立冬伸手做了个随意的姿势。

    女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令男人血脉贲张的轻吟声从她的嘴中响起,这声音起先很缓慢,然后渐渐变得快速激烈。这女人叫得很勾魂,但她的身子没有一点动作,脸上更是毫无表情,周围的空气仿佛在变得更加寒冷。

    她冷淡地看着梁立冬。

    梁立冬也静静地看着她。

    女人嘴里发出的声音越发高昂,门外都能听到,大约又过了数分钟后,她以一道长长的女高声结束了自己的‘表演’。

    女人拿起卷轴放进自己的裙摆中,她离开后,扭头对着梁立冬说道:“阁下,你是我见过最冷静的人,冷静到我觉得你不是男人的地步。男性施法者难道都是这个样子的吗?从来不对女性感兴趣?”

    “不,我对女性感兴趣,但我对你不感兴趣。因为我是已经有妻子的人,她们可比你漂亮多了。”

    哼!女人不满地扭头离开。即使是职业者,只要她还是女人,就不喜欢有别的男人无视她的魅力。

    等女人离开后,梁立冬将桌面上的纸条拿在手里,看完后他吹了声口哨,怪不得女人说货超所值。这张纸条虽说不大,但里面全是干货,那个削瘦佣兵的年龄身份,社交关系就不提了,连他的性格,以及弱点都有提及。

    看完后,梁立冬将纸条撕成了碎片,然后扔到了纸篓中。他站起来,对着床上说道:“贞德,你继续休息,我出去引诱敌人出来,等到合适行动的时候,我会通知你。”

    贞德在床上打卫个滚,然后懒洋洋地说道:“好,我等你消息。”

    梁立冬一出到旅馆外,没走多远,就感觉自己被人盯上了,怪不得那个杀手工会的女人要全一套戏给别人‘听’,她不想暴露自己,也不想暴露雇主和杀手工会有所接触,这样的敬业精神,怪不得杀手工会能在夹缝中生存了几千年。

    走在大街上,利用有意无意的转身视角条光,他发现了一个lv3的职业者一直跟在身后。他装作没注意到的模样,带着这条小尾巴四处走,到附近买了很多的土货,然后回到旅馆正厅的时候,他对着店主喊道:“我明天下午就要走了,你把我这几天所有的消耗都算出来,明天中午到我的房间里来找我。”

    在梁立冬喊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感觉到身后的跟踪者消失了。

    心中微微笑了下,对方已经开始照他的计划走了,接下来便是完善细节。他在侍者的问好声中回到自己的房间,贞德已经醒了,虽然还是有些睡意濛眬,不过明显精神比之前好上许多。

    “吃些东西后,有些事情需要你帮忙!”梁立冬将贞德捧到桌子上:“待会我给你讲解。”

    大约半小时后,贞德带着两个卷轴从窗户飞了出去,然后过了段时间又回来,又带着两个卷轴飞出去,如此反复数次之后,它在深夜的时候终于得到在床上休息。

    第二天早上,梁立冬先让贞德离开旅馆,一直在高空中盘旋,然后他通过视野共享,以居高临下的视角,很快就找到了数个神迹可疑的人在旅馆的周围徘徊。

    “杀手工会的信息单上写着他们有八个人,但现在只见到的六个,还有两个会在哪里?”

    “不这这无关紧要,只要我出城,他们肯定会跟上来。”

    梁立冬在旅馆的房间中自言自语了会,然后他开始检查起自己的装备来,空间背包中的卷轴重新按顺序叠好,免得到时候出了差错,从杀手工会顺来的赝品帝陨剑他也拿了出来,让侍者带出去再次磨利了些,然后他开始吃东西,喝水,吃得很慢,把所有的东西都完全嚼碎成糊状后才咽入肚中。

    但他也没有吃多少东西,因为吃得在太多,会让大脑的反应下降一些。

    这是他至今为止最到的,将会是最凶险的一战,如果计划成功,他能全歼敌人,如果失败了,死亡的机率很大,这里可不是游戏,死了就是死了,再也就没有复活的机会了。

    时间缓缓到了下午,梁立冬起身,很是平常的样子去楼下结了这几天的住宿费,然后一个人晃悠悠的在城门方向走着。虽然春临已经过去了数天,但在一些阳光很难照射到的地方依然能看到残余的冬雪。

    空气依旧寒冷,人们却仿佛已经感受到春天的温暖即将来临。

    梁立冬走出了城,行走在因为融雪而有泥泞的道路上,他走得很悠闲,仿佛没有注意到身后三百多米处,吊着一群沉默的佣兵,还有一个穿着青绿色长袍的施法者。

    但实际上梁立冬很清楚,他不但知道身后吊着一群人,更清楚人数。因为高空中贞德一直在盘旋着,它就将是一架侦察兵,将自己看到的东西,通过心灵通道,完全反馈到梁立冬的意识中。

    “加上阿克曼一共九个人,杀手工会提供的情况果然没有错。”

    他笑着继续前行,走过了许多的弯道,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天色就有些暗了,这时候梁立冬的身影变得仿佛鬼崇起来,他左右看了看,仿佛是确认周围没有人之后,转身就躲进了路晕的一条山道中,然后顺着山道而上,很快山上的树草就将他的身影给掩盖了。

    大路的拐角处,九个人看着远远地看着梁立冬消失的地方,他们迟疑了会,领头的削瘦男人说道:“他形可疑,而且躲进了山林中,如果我们贸然追击,或许会遭了他的暗算。”

    “别那么胆小,我们有九个人,他只有一个。”阿克曼拍了拍瘦男人说道:“跟上去,事后大不了我多给你们一个指头的金币,如何!”

    听到佣金又增加了,其它八个佣兵互相用神色询问了下,最后瘦男人拍板:“跟上去!”

    作为一个佣兵团体,他们自然有追踪的好手,是个红鼻子的中年人,他一边在前边拨开野草,一边领路且说道:“猎物一边向山上进发,一边却又在掩盖自己的踪迹,虽然做得很不错,但依然还是露了些蛛丝马迹,我觉得他似乎有所目的,却又不愿意让其它人知道!”

    “跟上去,快些!”阿克曼兴奋起来,他最喜欢破坏敌人的计划了。

    九人一直追踪,大约跟了两个多小时,却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他们来到一处高耸的峭壁之前。

    “咦,他人去哪里了?”阿克曼在这附近没有发现人。

    “这里!”追踪好手在旁边拨开一片草藤,后面露出一个黑黑的大洞。

    九人走进去,阿克曼点起了照明术,洞穴很深,他们大约走了十几分钟都没有走到尽头,正怀疑着猎物是不是真的进到这个洞穴的时候,深处传来了清晰的回声:

    “哈哈哈,真的是金矿,藏宝图果然没有骗我,我发财了!哇哈哈哈哈。”

    兴奋到极的狂笑从洞穴内部传出来,几个佣兵身体都是一愣,短暂的迟疑之后,他们小跑着向前,然后越跑越快,最后发现前边有一片亮光,他们冲过去,然后很快就停住了身体。

    猎物举着火把,站在空洞的中央,而在他的周围,无论是顶部,还是洞壁,甚至是地面,都随着火光的摇动,反射着一点点的金色光芒,这一点点的金光汇聚起来,仿佛就像是天上的星星全聚集在这里了。

    金矿!

    九个人同时张大了嘴。